搜尋此網誌

2006年11月26日 星期日

老公的好朋友

認識多年


交情匪淺


每日必要相見


多家老公共同的好朋友


 


電腦


 


電視


 


電冰箱


2006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妥協

你燦爛地笑,我的心也滿足得快要溢出來。


你負氣地哭,我的心也糾結到無法打得開。


 


我想,是不是我多給你一點,多滿足你一點,


你就會多愛我一點,多開心點?


我也就更幸福一點?


 


所以我選擇,


一次又一次的妥協,


好讓你只有笑容沒有淚水。


 


也期盼,


在山窮水盡之前,


有你的眼神從漠然轉變為炙熱的一天。


 


然而,我的手那麼小,


把心掏出來的速度,永遠趕不及你的需要,


使你落下的眼淚越來越多,淹沒了你曾有的笑嬮。


 


我更擔心,


你以為我不夠愛你,


所以啟動越來越激烈的威脅,


從眼淚,轉到身軀,來到生命。


 


妥協到了最後,


要面臨什麼結果,


我怕無法承受,


驚恐地閃躲著。


 


~帶領生命和談戀愛很相似,


有時想要留住對方,所以對於對方的要求與好惡,給予妥協。


然而妥協的收放,該是看著天來做的一門藝術。


若只有妥協,往往最後帶來的是毀滅。


2006年11月17日 星期五

起飛



今天,


我下定決心去行了。


 


因為做到見底,


就超越界線。


 


從三次元進入四次元,


從肉界轉移到靈界。


 


下定決心,


就起飛了。


 


幫助我的根源者,


與我同在,


一天做的,


超過一百天工作的成績。


 


~2006.11.17清晨禮拜,詩。


2006年11月16日 星期四

長壽

聽過一句話:「人的矛盾就是想要長壽,卻又不想老。」


 


是啊,要是可以,我也想長壽一點。


 


可是,雖然說,活到一百多歲,總是種福氣;雖然說,每年一次,有很多fans帥帥的市長會來探望,贈送敬老金,媒體會來熱鬧一下;雖然說,多活一天,總是比早點嚥氣來得慶幸一些,但是,到了那時候,除了吃喝拉撒以及等人來探望外,我還有能力做其他的事嗎?(更何況,那時的市長可能不帥…)那會是我想要的長壽嗎?


 


我的老師說,所以,你要在年輕的時候努力。年輕時動一天,勝過年紀大時的好幾天,所以年輕時不要閒著。


 


也有一位長輩說,他在年輕時,就下定決心要活好幾輩子,他的目標值是十二輩子。不是說等待輪迴來世,而是在這輩子就做到。於是他從中學開始,別人吃喝玩樂的時候,他就用來學習各樣的知識與才藝。大學讀的是土木系,但是同時鑽研音樂、電腦、傳統醫學、武術與內功等等,而且各有成就。步入中年的時候,他自己檢視一番,覺得尚未達到十二輩子的功效,但是一半應已完成。


 


很多人想,退休後就去做這個做那個的,最常聽到的是希望到時能環遊世界。然而,或許那時候有錢有閒了,卻不知道,有沒有力氣呢。沒有氣力的長壽,多令人感到遺憾啊。


 


哪樣是帥氣的呢?長壽,不該只是講活得久咧。


 


耶穌三十歲出來傳揚福音,三年多便過世了,卻影響世界兩千年,未來,也還會影響下去。當然我覺得,如果不是三年多便過世,給世界的影響會更大,但是帶給我們一個很大的省思是,長壽其實不在生命年數的長短,而在生命存在的深度與廣度。


 


正確地了解而做一天的事情,勝過不懂事而亂來的一生。頂級地度過每一天,是真正長壽的秘訣咧。


2006年11月15日 星期三

最喜歡

「媽媽,你知道我最喜歡什麼嗎?」 
「恐龍。」
「DENNNN....」  (錯誤的聲音,手還得打叉叉)

「那換我問你:『媽媽最喜歡什麼?』」
「XX(我忘記是什麼了)。」
「DENNNN...」 

「那換媽媽猜了。」
「好,車車。」
「DENNNN...」 

「好,那換你猜。」
「嗯,全部都喜歡,對不對?」  (哇!好奸詐呀!)
「DENNNN...」(怎麼能夠這樣就被玩完了

「那換媽媽猜了。」
「好,雷暴黃龍。」
「DENNNN...,要不要我告訴你?」 

「不用不用,換你猜了。」
「好,HANNANIM!」(太狠了!我...我...  )
「DING...DONG!」(這...我實在沒有勇氣說不喜歡...嗚嗚,我輸了)


~發生在2003.12.15,媽媽和四歲半兒子的一段對話,HANNANIM(하나님)是神的意思。


2006年11月14日 星期二

誰給誰安慰?

今天在別人家的部落格中,看到了一篇短文「最愛的人最先放手」,作者是張雋。因為看來應該是轉載的文章,所以我試著要找到原出處來引用。很可惜的,找了一陣子,看到的都是轉載的。既然已經是轉載的,再轉載變得很多餘的感覺,若有人想看全文,輸入文章名稱去搜尋,應該就會出現多筆記錄可看了。


這個短短的故事主要是講一對夫妻,結婚多年後,夫罹癌,妻無怨無悔地照顧他,但是夫卻在醫院中戀上了另一名女病人,熱戀的結果是各自結束了原有的婚姻而結褵。已經成為前妻的女子,兩年後再見負心的前夫,忍不住對他說,兩年前之所以放手,是因為他跟她說了一個兩女搶子的故事,最愛的人會先放手,所以她放手讓他去,前夫無言以對。然而最後故事急轉直下,男子來到名為亡妻的女子墓前道別,說自己可能是最後一次得以來看她了。原來兩人並非彼此相愛而結合,兩女搶子的故事,原是病得極嚴重的她告訴病得也不輕的他的故事,然後他們為了放自己所愛的另一半離開,合作演了一齣戲。


被人轉載多次,表示蠻多人是受感動的。不過我介紹這篇文章,並非提倡這樣的愛情,我自己是不走這條路線的人。然而這篇文章,讓我想起好多年前看過的一本小說,書名是什麼我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是皇冠出版的一套翻譯小說,那時我是中學生,看了很多小說和散文。


小說中的女主角,在新婚蜜月的時候,先生就出意外成了植物人,之後女主角獨自生活,固定會去探望先生。女主角經歷許多悲歡離合,她都會去跟先生說,先生始終沒有清醒過來,只是靜靜地聆聽她所說的話。故事的最後,女主角遇上了一位男子,那男子愛她,陪她度過辛苦的事情,女主角也跟先生說了這些事之後回家。故事轉到成為植物人多年的先生心中:


「這麼多年來,我以為是因為她每個禮拜來看我,支持著我,所以我不願死去。但是今天,當她來告訴我他的事情時,我才發現,原來我不願死去,是因為我怕她失去我的支持而無法活下去。現在,我終於可以放下這份重擔,安然地走了。」


第二天,先生就永遠地睡去了。


那時我看到這段很震撼,到底誰支持誰呢?人們以為是這樣,甚至那位先生也以為是太太在支持他,不是嗎?


再過幾年,我親眼見到的一個例子,又震撼了我的心:


一位我很敬愛的師母,因為癌症末期,住進了安寧病房。我很少去醫院探望她,因為我知道,她起來一次,都要花費好多體力,那麼就讓她把體力留給最心愛的家人吧。


有一天因為有事要去找牧師,所以我去了醫院。在房門口,看到一群人來探望師母。他們說:「師母!我們唱歌給你聽!你要加油喔!」師母坐起身來,笑著看著他們,還一邊拍手唱和。


我看了躲到旁邊去掉眼淚。到底誰在安慰誰呢?當然我們是抱著安慰師母的心情來加油打氣的,可是,撐著身體努力回應大家,好給大家力量的師母,更是在安慰我們吧。


誰愛誰?誰支持誰?誰安慰誰?


說不準,算不準的。


所以,但求自己沒有遺憾來做就是了吧。


2006年11月5日 星期日

相信

「你還相信他嗎?」


「相信啊。」


「那麼多不利的消息,你怎麼還能相信他?」


「不然,怎能叫相信呢?」


 


相信,來自真體會。


愛,來自真感覺。


 


不是說:


 


山無稜


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亦不願與君絕


 


那麼,那些隨著人的思緒與操弄而無一時定性的消息與言論,


該讓人變心嗎?


 


相信,就相信到底。


愛,就愛到底。


 


否則,不要主張得好。


2006年11月1日 星期三

小小礦夫營

20061028日,集結好幾個教會的小朋友所組成的主日學假日學校,在這天來到了九份和金瓜石。因為我們的健慧老師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九份國小的吳老師和王老師,所以牽線促成了這次的活動。在兩位老師的帶隊下,不論是大人小孩,都度過了很有意思的一天。


 



九份國小礦夫營


 


假日學校原則上是兩週一次,但是上一次遇上了中秋國慶連假後的補上班上課,只好取消,隔了一個月才再見面,小朋友和家長的熱情不減,從台北、基隆、宜蘭、花蓮、台南等地,總共來了六十人左右。一個月前小朋友在教會所上的室內課是有關「神所創造的這世界是有法則的」,這次的活動,是延伸那次的課題,帶小朋友來看看,這些礦物,也是在法則之下才形成的喔。


 


約定在九份國小集合,車子可以停進校園裡,真是太方便了。不過九份的路非常彎曲陡峭,我們的車是超過十歲的廂型車,真的很擔心會上不去呢,還好終於在九點十分左右,在我們不斷地呼喊主還有加油聲中,技術高超的馬大哥叔叔把車子開進了九份國小,真是哈利路亞啊!


 


因為來的人都是教會的成員或好友,所以讚美當然是少不了的,來自鶯歌的原住民信榮教會,當仁不讓地擔任了領唱的角色,大人小孩齊聲歡唱,好不熱鬧。


 


之後兵分兩路,三年級以上的小朋友由吳老師帶隊,先去懷舊講古區,二年級以下的小朋友則由王老師帶隊,先去磨石洗金區。


 


王老師叫小朋友兩兩成一組,然後進去工作區,每一組有一套工具還有一塊礦石。第一個步驟是用鐵鎚棒將礦石搗碎在臼裡成砂,然後用湯匙將礦砂舀進鐵碗裡再倒入已有些水在裡面的碾槽,將沉重的碾輪放入槽中,小朋友坐著用腳推拉碾輪好讓砂與水完全混合成泥。接下來是把礦泥用湯匙舀進鐵碗,帶到水池區洗金,經過數次有技巧地搖動加了水的鐵碗,靠著離心力作用,把不要的砂排出去,留下比重較重的金。


 


先把礦石搗碎


 



把搗碎的礦砂舀進鐵碗裡


 



把礦砂倒入已經有些水的碾槽


 



充份地混合礦砂和水


 



把礦泥舀回鐵碗


 



洗金囉


 


玩沙和玩水一向是小朋友相當熱衷的,這個活動真是抓住他們的心情了!七手八腳的,終於有了最後的成果,把剩下的一些礦砂倒進塑膠袋裡,帶回家做紀念囉。雖然還是帶有不少沙土,不過夾雜在當中的亮晶晶已經夠讓他們興奮了,當年在九份採到礦的人也有這樣的幸福感吧。(後來才知道,小朋友玩的礦石並不是真金,而是愚人金,這對我們沒什麼差別,但是對當年採礦的人就大大有差了)


 



我們的成果


 


拿著戰利品的小朋友,換去懷舊講古區了,在昏黃的燈光下,牆上貼著描述過去九份生活的圖畫,當年採礦的盛期,金瓜石區是屬於公家經營,礦工是領薪水的,九份則是屬於租地自營,採到就是自己的,沒採到就賠本,也因此兩地的氣氛和風情不太相同,比較起來金瓜石較純樸,九份則較活潑但也充滿投機氣味。老師很賣力地講,大人是聽得津津有味,小朋友就比較坐不住了,不斷地拿起地上鋪的小石頭玩。但是說也奇怪,看起來都沒有再聽,結束後問他們問題,倒是答出來了,真是厲害啊。


 



九份昔日寫照


 


後來每個小朋友還拿到一份禮物,是一台木製的小台車,回去可以自行彩繪,另外還有一條項鍊,墜子是一小瓶碎礦片。


 


有關九份國小和小小礦夫營的介紹,可以參考九份國小網頁:


http://www.jfes.tpc.edu.tw/


 


午餐則是到熱鬧的老街解決囉。看到滿坑滿谷的人鑽動,我只想填飽肚子就好,找了一家比較少人的店,結果叫了兒子卻不想吃,最後我真的吃得很飽,吃芋圓的空間也被填滿了,嗚嗚嗚


 


下午我們離開九份,往金瓜石去,目標是黃金博物園區。這是一個很美的園區,但是假日遊客蠻多的,如果在平日人較少的時候來,感覺會更好呢。


 


在這裡我們看了日式宿舍,參觀了環境館、太子賓館、坑道、黃金博物館。吳老師和王老師一路為大家介紹文化與生態,連路人都忍不住湊過來聽。進去坑道參觀前,每個人都領到了一張派工卡,彷彿大家都是真的礦工了。然後要戴上安全帽,並且宣誓絕對遵守規矩,才可以進去。每天開放參觀的坑道,會有不同,這天我們參觀的金礦坑道。雖然是真實的坑道,不過整理得很安全舒適了,當年礦工們可是沒有這種環境的咧。


 



我是小礦工


 


有關黃金博物園區的訊息,可以參考黃金博物園區的網頁:


http://www.gep.tpc.gov.tw/


 


最後我們延著園區後方的小路走出去,到了靠近海邊的半山涼亭,一起讚美、禱告來感謝 神,在這裡圓滿地結束了一天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