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7年2月26日 星期一

年輕人-1+0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少年到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從學校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除了自己努力地讀經、禱告,年輕人也打聽著哪兒有好的講道可聽,到處尋訪,參加了無數次的佈道大會,期盼從神的話語當中得到人生問題的解答。



有一回,聽說距離老家有一段路程,大家暱稱為「三岔路教會」的那邊,有個很會講道的傳道人被邀請來特講,年輕人早早把田裡的活兒幹完,急忙回家梳洗後,又趕往三岔路教會去。



會場已經坐滿了人,然而,如年輕人一般年紀的人卻很少,在一群老年人中,年輕人格外顯得醒目。



主講的傳道人果然口才流利,不斷地帶動著氣氛,鼓舞著人心。年輕人非常佩服傳道人,羨慕他有這般的才能。不禁也想著:「如果自己也有機會在講台上傳講話語的話



夜漸漸深沉,傳道人仍滔滔不絕地講著,半夜一點多,年輕人仍專注地聆聽話語,其他的老人家卻是回家的回家,打瞌睡的打瞌睡,年輕人納悶著:「他們,得到他們要的答案了嗎?」



這時,傳道人的話題,移轉到耶穌所講的一個比喻:



眾人正在聽見這些話的時候,耶穌因為將近耶路撒冷,又因他們以為神的國快要顯出來,就另設一個比喻,說:「有一個貴冑往遠方去,要得國回來,便叫了他的十個僕人來,交給他們十錠銀子,說:『你們去做生意,直等我回來。』他本國的人卻恨他,打發使者隨後去,說:『我們不願意這個人作我們的王。』他既得國回來,就吩咐叫那領銀子的僕人來,要知道他們做生意賺了多少。頭一個上來,說:『主啊,你的一錠銀子已經賺了十錠。』主人說:『好!良善的僕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權柄管十座城。』第二個來,說:『主啊!你的一錠銀子,已經賺了五錠。』主人說:『你也可以管五座城。』又有一個來說:『主啊,看哪,你的一錠銀子在這裡,我把他包在手巾裡存著。我原是怕你,因為你是嚴厲的人;沒有放下的,還要去拿;沒有種下的,還要去收。』主人對他說:『你這惡僕,我要憑你的口定你的罪。你既知道我是嚴厲的人,沒有放下的,還要去拿,沒有種下的,還要去收,為什麼不把我的銀子交給銀行,等我來的時候,連本帶利都可以要回來呢?』就對旁邊站著的人說:『奪過他這一錠來,給那有十錠的。』他們說:『主啊,他已經有十錠了。』主人說:『我告訴你們,凡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至於我那些仇敵,不要我作他們王的,把他們拉來,在我面前殺了吧!』」(路加福音19:11-27)



這經文,年輕人很熟了,為了從聖經中找到解決人生問題的答案,年輕人像搜察隊一般地啃讀這本從學校畢業以來他唯一擁有的書。



「要講按才幹接受託付的比喻啊



「十錠銀子五錠銀子一錠銀子



「那我呢?神會託付給我多少銀子?我又能賺回多少銀子給神呢?」



年輕人想著想著都入神了。



拿著這樣的問題來問神的時候,眼前居然漸漸地出現了一個數字,年輕人努力地想看清楚這個幻象。



「是多少呢什麼?只有1而已嗎?」



出現的數字竟只有1而已,年輕人難掩失望的心情:「也是啦,像我這樣笨笨的,又黑又土的鄉巴佬,要神託付我什麼呢?真是太妄想了。」



奇特的是,那個1卻沒有這樣就消失,年輕人的耳邊,更傳來聲音:「我給你一個1,後面,你想加幾個零,由你自己來決定。」



1的後面,慢慢出現了一個又接一個的零,數字也從1變成10100100010000…



年輕人大受感動:「原來,都是跟自己實踐出多少有關的,如果我做到十倍,就變成十,做到一萬倍,就變成一萬啊!」



得到這樣的感動,年輕人一輩子也沒忘記,過了三、四十年,當年在三岔路教會講道的傳道人已不知在何方,年輕人卻仍拿著神給他的稟性與機會,不斷地做神的工,來創造一個又一個的零。



「未來,我還要繼續這樣做。」現在已經六十幾歲的年輕人,如此說。




關於年輕人


2007年2月13日 星期二

禮物




每個禮拜六,我會拿到一份韓文的主日學教材,要翻譯成中文以供次日的主日學使用。之前都是由我找翻譯高手,在空中以Skype相會,邊口譯邊整理,直到有一次,教材比較早出來,想說可以早一點開工,不過聯絡不上人,剛好那天天氣不好,全家沒有出門,於是我叫了學了幾年韓文的兒子來試試看。


 


我要兒子看著韓文句子,告訴我他看出哪些東西,然後我再組合成適當的中文。結果出乎意料的,他讀取出來的訊息還蠻豐富的,加上原始的內容已經在前一個禮拜天聽過,所以這樣合作之下翻出來的初稿,居然可以達到八九成的正確度。最後再由韓文更好的爸爸看過修正,幼稚園小朋友主日學所使用的材料就出爐。


 


兒子學了幾年韓文,這時候真的讓我感到有價值啊。不過他屬於心情一派的小孩,有時候心情不好,就會不想翻,或是翻得比較草率(大致的意思還是對,不過描寫細部的部份就略過…),為了讓他好好地做這項事工,總得要想盡辦法讓他鬥志高昂才可以。


 


後來有幾次,我也找他堂姐幫忙。姐姐第一次很緊張,翻出的成果還不及弟弟(可能因為她是處女座的,沒把握的東西就不敢說),但是越來越好,而且,比起弟弟,姐姐要聽話多了。


 


因為姐姐最近幫忙做家事的時候,她的媽媽會給她一點零用錢做為獎賞,在知道女兒幫忙翻譯以後,她的媽媽問說那幫忙翻譯有沒有酬勞呢?


 


雖然他們來做這件事,我覺得很開心,也有想著要給他們一些獎勵,不過,我其實是沒有想過來翻譯主日學教材是有酬勞的。當然做神的事工,神都會記住的,不會虧欠我們的,不過,我們並不是因為要得報酬才做這些事的。而且,並不是沒有人做,所以拜託他們做的,對我看來,這也是一個給他們栽培的機會。


 


所以我問兒子:「你幫忙翻譯,會想要得到禮物嗎?」


「會啊。」


「那如果沒有禮物的話,你會想翻嗎?」


「不會。」


「那你翻譯這些東西,神有沒有給你禮物?」


他想了想,說:「沒有。」(果然孩子對禮物的感覺還是挺屬肉的)


 


真是難過啊,我就怕孩子落入這樣的思考,於是花了一段時間教育他:神給你很多很多非常寶貴的禮物了,身體很健康,很會運動,會說韓文,都是別人不見得有的禮物啊,也告訴他跟神計較的話,要是神也跟你計較,身體健康值兩億,會踢足球值一千萬,怎麼辦呢?


 


經過媽媽碎碎唸一陣子之後,他可能是聽懂了,或是被媽媽這麼認真嚇到了,總之他的心情轉變了,又變成很貼心的小天使:「我以後不管有沒有禮物,還會繼續翻的


 


之後我遇到姐姐,也問了她同樣的問題:「你幫忙翻譯會想得到禮物嗎?」


「當然會啊。」因為有了兒子的經驗,所以我已經不覺得怎麼樣了。


「那如果沒有禮物,你還會翻嗎?」


「會啊。」


「為什麼呢?」


「因為我很喜歡做。」


 


聽到這個,真的很感動呢。是啊,因為很喜歡做,所以才能繼續做下去呢,在神面前做各樣的事工,如果沒有了喜歡的感動,很難持久的。


 


神一定會賜下大禮物的。



Ps.給各位看一點由兩個孩子翻譯,然後經過整理和校訂的東西


우리가 살다보면 환난과 어려운 일들이 있어요. 그것은 교회를 다녀도 다녀도 생겨요. 그러니 이왕에 받을 바에야 하나님을 믿고 섬기는 것이 낫지요. 하나님의 일을 하면 이상적인 것을 얻게 되고, 잘했다 칭찬을 받게 돼요. 모두 어떤 상황에서도 힘차고 의롭게 사는 지혜로운 은하수가 되어요.


我們生活當中,會有患難和困難的事情。這是不管有沒有上教會都會遇到的。既然都會碰到困難,能相信著神、侍奉著神不是更好嗎。做神的事情會得到更理想的東西,做得好的話會得神的稱讚。不論遇到什麼狀況,我們一定要成為努力行義過生活、有智慧的銀河水。 


2007年2月8日 星期四

豬年好



年節時分,雖然我覺得這年頭應該已經不時興寄賀卡這麼一回事了,還是有不少賀卡送到了事務所來。可能律師事務所本身就是硬梆梆的行業吧,所以收到的賀卡也是中規中矩的。


因為正逢豬年,所以也有多款金豬賀卡。會一時興起,把金豬賀卡挑出來做個專輯,其實是因為今天收到一張讓我覺得:「平平都是豬,你就不能挑可愛一點的豬來印嗎?」的卡片,所以乾脆就把金豬賀卡排一排,讓大家評評看吧。


至於是哪一張讓我有這種感覺的,那就由看官自己來體會了,我可是得罪不起人的...













2007年2月6日 星期二

寫功課

兒子很不喜歡寫功課,面對著作業本就一臉不甘願的樣子,每天讓他寫完功課,都像打一場仗一樣。


 


禮拜六的時候,我堅持要他寫完二十個詞(每個要抄三遍),結果從九點寫到十二點,足足寫了三個小時!當中媽媽還得不時威脅利誘,使出各種激勵他的招數,算一算,寫一個詞得要花三分鐘...,刻鋼板也不用那麼久吧!


 


實在是覺得很受不了的媽媽,禮拜天跟他堂姐說:「你可不可以教他怎麼樣可以寫功課寫快一點?」姐姐點點頭,就去找他。


 


遠遠地我看到姐姐拉著弟弟的手,很誠懇地跟他說話。但是弟弟好像不太想聽。不過姐姐很優喔,她還是拉著弟弟的手直到講完為止。


 


後來我問姐姐:「你跟他講了嗎?」


「講了。」


「你怎麼說?」


「我就說:你想要寫快一點嗎?那你就要去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然後打開電風扇,這樣就會很舒服,就可以寫很快。


 


哈哈哈,好可愛的方法喔。


 


「然後呢?」


「他不聽,他說這樣不行吧,就跑掉了。」


 


嗯,這小子是在冷氣房裡吹著電風扇,花了三個小時才寫完功課的。除了回應他的唉唉叫以外,媽媽根本不想跟他說話,小狗也閃到別的地方去睡覺了,這應該也算安靜吧。


 


所以果然這樣是不行的吧。


 


~以上原寫於2005.08.22


 


現在,在寫功課上,這麼讓我們傷透腦筋的孩子,有了很大的改變。


 


他開始樂意寫功課,而且挑戰高難度的作法,可以寫注音的,硬是要寫國字。考試前的練習,也變得比較心甘情願,而且也接連拿到了幾次不錯的成績。


 


「你現在不一樣了,對不對?」


「對啊。」


「那你學校老師有沒有說你不一樣了。」


「有啊。」


「他怎麼說?」


「他說我是不是有吃藥了呢?」


「哈哈,那你怎麼說?」


「我沒說。」


「那你下次要見證,因為神引導你,所以改變了啊。」


「好。」


 


「那我問你,為什麼你現在可以這樣,以前卻不行呢?」


「因為,我以前沒有覺得要那樣,現在有覺得了。


 


我聽了,非常地訝異,二年級的孩子,講出了一針見血的話。


 


沒有感動,是沒有動力去做的,即使去做了,也是非常形式化。


 


果然是神在引導的吧,若不是,小小的孩子,怎能這麼清楚地感受到許多大人都搞不清楚的癥結呢?


 


孩子,長大了。在神的保守下,長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