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7年6月27日 星期三

為什麼被打勾勾或打叉叉呢?




箴言6:16-19


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


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


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


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紛爭的人。


 


這個主日禮拜的講道,使用的是箴言6:16-19的經文,教導神所憎惡的事情及人,也教導這些神所憎惡的事情的相反就是神所喜歡的事情,如果我們做神喜歡的事情,就會變成神所喜歡的人。


 


禮拜三的時候,我以這篇講道做了一份閱讀測驗給國小的孩子做。


既然是閱讀測驗,當然要有問題:


1.寫出神所憎惡的事情有哪幾種。


2.寫出神所喜歡的人有哪幾種。


3.神喜歡的打勾勾,神憎惡的打叉叉。


(  )幫受傷的人塗藥的撒馬利亞人(  )賣主的猶大(  )幫門徒洗腳的耶穌(  )追趕大衛的掃羅(  )惡評神的歷史的稗子(  )接待天使的亞伯拉罕(  )獻上一千燔祭的所羅門王(  )幫助同學的小朋友(  )說同學壞話的小朋友(  )把聖殿的器皿拿來用的伯沙撒王


4.說說看第3題的這些人為什麼被打勾勾或打叉叉呢?


 


坐在我旁邊的兒子,寫啊寫的,後來我瞥了一眼,發現他在寫第四題。奇怪,這個不喜歡寫字的孩子應該很高興只要「說說看」卻不必寫啊,怎麼這麼甘願地寫了起來?可是,有十個人呢,怎麼會只寫了一句呢?


 


等他拿去給他那個部門的輔導大哥哥看了以後,我說我也要看。


 


那謎樣的一句是:


「因為要把神喜歡的和憎惡的人分開的關係。」


 


嗯,原來我出了爭議題啊……



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很棒的孩子

端午節連續假期,教會的弟兄姐妹安排了一次出遊。由於計劃與探路的弟兄姐妹非常地盡責,十幾輛車,七十幾個人,都非常地盡興,也得到很多恩典。


第一天:早上龍洞南口海洋公園海游,中午吃福隆便當,下午走草嶺古道,晚餐北關吃海鮮,夜晚民宿放天燈和分組自由活動。

第二天:早上自行車田野風光+北濱公園海灘(沙灘排球或戲水或賽跑),中午員山魚丸米粉,下午開心返家。


這裡要講的,是我在爬山的時候,感受到神賜給我們很棒的孩子。


去爬草嶺古道是下午的事情,早上戲水之後,身體猶如洗完SPA一樣,邁向懶洋洋的狀態,中午吃便當的涼亭,微風徐徐,更是呼喚人快快進入靈界。本該趁吃完午飯休息一下的孩子,又被大人手上的橡皮筋吸引,爸爸媽媽小時候與同學常玩的跳橡皮筋,對他們卻是那麼新奇有趣,誰也不肯缺席,只能以前仆後繼衝向橡皮筋來形容。於是開始爬山的時候,二十幾個孩子中,陸續有人顯現出了疲態。


前一夜,兒子是半夜兩點才去睡的,理由,大家應該不陌生了,對,就是寫功課是也。等於睡了四個小時,就集合出發了。走著走著,簡直快要閉上眼睛了。媽媽牽著他的手,一邊鼓勵一邊拉,但是看著入山口旁的親水公園,超好玩的樣子,其實心中浮現一個想法:「改變行程也是不錯滴吧。」


不過,就是不覺得放棄是好的,所以我們還是繼續往上走。因為知道兒子真的是很累了,所以跟他說:「我們慢慢走,然後如果遇到折返的司機們往回走了,我們就跟他們一起回來,搭車去接大家,好不好?」


兒子同意了,於是我們慢慢往上走。開始有一些小朋友支撐不住,爸爸媽媽只好折返休息了,我們不知道,我們何時也會往回走。只是很神奇的,到了一個轉彎的地方,我停下來叫跑到另一個岔路的小朋友,兒子就在這時掙脫了我的手,先往前走去,而且精神似乎好了起來,越走越快,過一陣子,我已經看不到他的蹤影。


後來,下起雨來,而且雨勢不小,主辦人擔心小朋友淋雨受不了,本來想勸大家都往回走吧,走在比較後面的,有的就被勸回了,不過還是有蠻多人繼續往前走。我說:「去年我們帶一群孩子訪韓,每天都是這樣的下雨天,如果下雨就不做什麼,那次我們就什麼也沒有的回來了。我們的孩子們其實並不那麼在乎下雨的,要想想今天可是數十個神的愛人在這個地方,什麼狀況一定都是神要賜給我們的,所以就繼續走吧。」


聽了去年的訪韓經驗,很有責任感的主辦人終於是比較放心了。這時候我想到,假如不是兒子鬆開我的手,假如他仍在我身邊,仍是疲累的樣子,我會不會也是這樣信心滿滿,還是就聽勸帶兒子回頭了呢。雖然之前講過底限備案,結果等到司機們在虎字碑留影後要折返了,孩子卻早跑到更前面去,根本就無法執行呢。和兒子最後在山頂上相遇了,神的動工真的很有意思啊。


也有一家人,是在六歲的大兒子堅持之下,媽媽牽著大兒子,爸爸抱著小兒子,走到了山頂,見到了神掛在那邊送給我們的彩虹。孩子們說:「那是神跟我們的約定!」


結果,完成這個行程的孩子比例很高呢。他們,沒有想像中那麼脆弱的,甚至,比大人還要堅強,還要屬靈。


神真的,賜給我們很棒的孩子啊。


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道路

我想,買張機票,飛到你身邊,幫你扛下所有的辛苦與悲傷。


 


在不知所措的日子中,我只能哭,只能傻,只能呆。


很想,可以做些什麼。很急,到底要做些什麼。


 


我對神說:「神啊,即便取走我的生命也沒問題,可以交換嗎?」


神沒有回答。


 


而你溫柔地說出了答案:「你沒辦法的,也沒必要的。因為那是我要走的道路,誰也無法插手。而你也有你要走的道路。」


 


我知道了,我會走我要走的道路的。


 


只是,就算沒辦法,就算沒必要,就算不會這樣去做,


我還是會那麼想。


 


如果,我沒有一絲這樣的想法與衝動,


我說愛你,該有虛假的部份吧。


 


如果,沒有人有這樣的想法與衝動,


你也走不下去吧。


 


我知道了,我會走我要走的道路,


帶著只要你一呼喚就飛過去的決心與實力,


我會走我要走的道路,


 


然後,


跟你相遇。


 


--


聽到了很美的心情分享,而寫下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