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7年11月29日 星期四

無緣的數學2


前幾天寫了一篇「無緣的數學」,看來勾起不少人的回憶。

我想到小時候考數學,很多同學會怕應用題,因為一般計算題只要照一定的方法去算就好了,但是應用題卻要自己列式子。我倒是很喜歡應用題,因為通常應用題一題的分數要高過計算題一題,而且因為應用題講的是實際可能發生的例子,所以通常數字都會好看好算,怎麼比起來都比計算題可愛啊。同學們的反應其實顯出很多人數學是用死記的,而不是弄懂的。



幾年前曾經看過一部宮崎駿的動畫「兒時的點點滴滴」(參考:http://www.ivideo.com.tw/rent_video/video_detail.asp?film_id=882)

裡面有個段子讓我印象很深刻,就是女主角妙子數學成績差,姐姐就教她,題目是除數是分數的除法,姐姐說:「分數的除法就是把『除以』變成『乘以』,然後『除數』的分子和分母顛倒過來變成『乘數』,再算出來就好了。」但是怎麼教妙子都無法理解,讓姐姐很受不了。

這時妙子拿了蘋果說明她的困惑:「一個蘋果分成四份,是一除以四,等於四分之一。」妙子把蘋果切成四份。「但是,一個蘋果怎麼分四分之一份呢?」

姐姐為之語塞,最後只能撂下話說:「不管你了!」

(因為手中沒有影片,所以是以印象中來描述,可能會有誤差,不過情節應無大礙)



我想妙子的疑問,讓很多人心有戚戚焉吧。雖然妙子當住了,可是卻表示她有在想這個數學的意義是什麼,只是還沒想通而已,這反而是大有可為的。可惜的是,並不是有這樣問題的人都可以得到適當的引導,為了快速,很多人是訴諸學習解題方法,記公式,背技巧。如果是懂得題目的話,每用一次公式都是複習了核心的基本觀念,但是只是死記的話,每用一次公式,都只是一個計算而已。

因為學校數學的教學內容是隨著年紀越大而越來越深的,一旦沒有從小就是以弄懂的方式來學習數學,越來越深的數學往往一個式子是需要好幾個觀念組合來解決的,就再也跑不動了,有時甚至是敗在極差的基本運算能力上,也就與數學越來越無緣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很希望我的家教學生是從小學數學重新奠基,可惜這只能用想的而已。所以現在我採取的方式是不要管難的題目,首先理解習作,然後做到滾瓜爛熟為止。(由於大小姐並沒有給我做到滾瓜爛熟,所以我還沒辦法評估這樣做的功效到底如何)

凡事總要有原點、核心,才會踏實。信仰其實也是這樣,假如說相信神,但是卻不了解神的話,很容易到最後覺得虛空、無力。就像自己會算,但是不知道怎麼教人家,這樣就難說真的會了,很努力地過信仰生活,但是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也是很難說這信仰真是好啊。

約書亞6-與基遍結盟


約旦河西,住山地、高原,並對著黎巴嫩山沿大海一帶的諸王,就是赫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的諸王,聽見這事,就都聚集,同心合意地要與約書亞和以色列人爭戰。

(約書亞記9:1-2)



在其他種族絞盡腦汁想要找出個辦法對抗約書亞的時候,有個種族有了不同的想法。


「看來以色列人討回迦南地是遲早的事了。」


「嗯,他們銳不可擋的樣子,老天爺擺明是站在他們那邊的吧。」


「這樣子我們若跟他們硬碰硬,豈不是自尋死路?我看得避免跟他們打起來!」


「沒有人願意打啊,但是又不是我們說不要打他們就不打,早晚就會來到這裡的,到時候只有死路一條了…」


「難道這就是我們的命運嗎?基遍人難道就得這樣消失在世上嗎?」


「一定還有活路吧…我們去求和吧!」


「怎麼求和?你看他們之前,打一仗就燒一城、滅一族,哪裡有求和的空間啊?只怕還沒講話,就已經被殺了!」


「想想辦法吧,如果不求和,我們只有等死了。」


「怎麼樣才能讓他們接受我們呢…」


「太難了…怎麼辦呢…」


「啊!有了!不如我們這樣做吧…」


幾天後,有一些人來到吉甲,他們灰頭土臉的,穿著舊衣服,腳上的鞋子也破了洞,他們的驢背著佈滿補丁的行囊與酒袋,隨身攜帶的餅居然還長霉了,以色列人看到這群人,議論紛紛,猜想他們到底是做什麼的。


「我們想見約書亞。」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見約書亞?」


「我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我們想和以色列人結盟。」


「結盟?為什麼要跟我們結盟?你們該不會是住在迦南地的人吧?我們怎能跟你們結盟呢?這恐怕是個詭計吧!」


「不是不是,我們真的是誠心誠意想請你們來統治我們的。」


約書亞聽到報告,親自出來訊問這些人。


「你們是什麼人?從哪裡來的?」


「我們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來的。」


「為什麼要大老遠地跑來這裡,令人起疑。」


「因為我們聽見耶和華-你 神的名聲和他在埃及所行的一切事,並他向約旦河東的兩個亞摩利王所行的事,我們的長老和一切的居民就說,顯然耶和華果然是獨一無二的 神,要我們帶著路上用的食物來找你們,求你們與我們結盟,統治我們,讓我們當你們的僕人。」


「你們說的是真的嗎?你們果然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嗎?」

「千真萬確,我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你看,我們出來要往這邊來的時候,從家裡帶出來的餅還是熱的,現在都乾了,有的還長了霉,我們的皮酒袋,原本也是新的,但是用到現在都破了,還有我們的衣服和鞋子,經過了這麼多天,都從新的變成舊的了,我們是有禮的人,全是預備了新的才出門的,但是路途實在太遙遠了,才會看起來都舊了。但是請你們不要嫌棄,這些餅雖然乾了,還可食用,希望你們能收下。」


因為還有許多仗要打,糧食的確是很需要的,以色列人看著這些人所帶來的餅,並且他們真切的表情,沒有禱告求問 神這事適不適宜,便接受了這些食物。約書亞與他們結盟,與他們立約,說不會攻打他們,以色列的眾首領也都起誓同意了這件事。


過了三天,消息傳來,這些人,竟然不是來自遙遠的地方,根本就是近鄰基遍的人!以色列人氣憤地包圍了基遍,但是首領們都已經指著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向這些人起誓了,所以沒辦法下令擊殺他們。


約書亞把基遍的首領叫了過來,對他們說:


「為什麼欺哄我們說『我們離你們甚遠』呢?其實你們就住在這裡而已!現在你們不得不受咒詛,你們必斷不了做奴僕的命!為我 神的殿作劈柴挑水的人!」


基遍人回答約書亞:


「因為有人實在告訴我們,耶和華-你的 神曾吩咐他的僕人摩西,把這全地賜給你們,並在你們面前滅絕這地的一切居民,所以我們為你們的緣故甚怕喪命,才這樣做的。現在我們在你們手中,你們覺得怎麼樣對待我們為善為正,就那麼做吧!」


約書亞因他們曾起的誓,決定不殺基遍人,基遍人成為以色列人的僕人,住在他們中間,為以色列會眾和耶和華的壇做了劈柴挑水的人。


* 基遍人欺瞞約書亞及與約書亞立約的故事,請參考聖經約書亞記第9章。

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無緣的數學

跟數學超沒有緣份的女孩子


搞不清楚那些a,b,c,m,n,x,y,z...


正在扮演常數,還是函數,還是多項式...


 


無法理解她為何無法理解的我


無奈地消化不良了起來


一整夜鬱悶難解


 


帶著卑微的出身在人群中挑戰極限,突破重圍


才擔負得起拯救世人的大任


這果然真是有道理的啊


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煩惱

有時候,覺得可以活在甜言蜜語中,也是挺好的。


可偏自己是理性到不行的傢伙。


 


煩惱的事情,總是得到有個定論,才能告一段落。


在這之前,所有的安慰,只顯得是無關緊要的刺激。


 


所以,


神才早就說,


「所以,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馬太福音6:31-34


 


關於煩惱這件事,還得要學習。


2007年11月22日 星期四

四億元


早上經過一間彩券行,還沒開的門上貼著一張「頭獎四億」。


 


哇,又累積到了四億了嗎?現在好像不累積到多一點,買的人就不多。四億的話,應該不少人會加碼吧。


 


那我,要不要也參一腳呢?如果我中四億的話,要扣多少稅啊?也是15%嗎?那就還有三億多咧,這樣子做個一億的愛主奉獻,然後把教會旁邊的房子給他買下來,再回屏東蓋個傳道會館,還有錢的話,把事務所擴張一下


 


可是,我是跟中獎有緣份的人嗎?


 


錢並不能解決所有的事情呢,中獎也只是在眾多人當中,只佔一點點比例的幸運而已,絕大多數的人,命運並沒有因為參與這個遊戲而改變。即便是世界首富,用盡他的財產,能改變這世界的多少呢?


 


能改變全世界的力量,其實神是把它埋在每個人的手中。所以為什麼主是在卑微中出世呢?因為他要代表每一個人。如果他是啣著金湯匙而生,有多少世事他會不了解呢?又怎能體會絕大多數人的心情呢?


 


但是主之所以是主,就是卑微地出現,但是最終卻成功,成為身為人的典範。這是神要教導人,所以你照這樣做,就能成為有價值的大人物。


 


這樣比起來,我還是希望被神多多使用,中獎這種特例,還是撇在一邊吧。


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約書亞5-攻取艾城


耶和華對約書亞說:「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你起來,率請一切兵丁上艾城去,我已經把艾城的王和他的民、他的城,並他的地,都交在你手裏。你怎樣待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也當照樣待艾城和艾城的王。只是城內所奪的財物和牲畜,你們可以取為自己的掠物。你要在城後設下伏兵。」…

(約書亞記8:1-2)



約書亞得了 神的指示之後,選了三萬精兵,趁夜叫他們出發。


「你們要在艾城的後方埋伏,不要離城太遠,並且隨時備戰。我則帶另一批人從前面攻城,等艾城人出來攻擊我們的時候,我們就逃跑,引他們離開城來追趕我們,到時你們就從後方出現攻取艾城, 神必把那城交在你們的手中。你們奪了城以後,就放火燒城,要照耶和華的話行。」


在約書亞的命令下,三萬精兵於是先行速往艾城的西邊埋伏。約書亞與其他的百姓則整裝待發。


清早,約書亞帶領兵丁前進,走了一天的路,在晚上進入了艾城北邊的山谷要塞。艾城王接到約書亞親自來襲的情報之後,緊急召集全部軍民應戰,他們不知後有伏兵,直往前攻。當艾城軍隊逼近的時候,約書亞假裝敗落逃跑,艾城王以為他們再一次地打敗了約書亞的軍隊,非常興奮。


「哈哈!什麼令人聞之喪膽的約書亞軍隊嘛!上次被我們打個落花流水的,這次還敢來!我以為他們發奮圖強了哩,結果還不是如此!看來約書亞軍隊的名聲,不過是湊巧罷了,之前被他們打敗的城,我看不是運氣不好,就是太不長進了,才會被拿下啊。」


「王啊,您說的沒錯,我看約書亞的軍隊根本是浪得虛名。這次我們狠狠地殺他個片甲不留,其他國家一定會對我們刮目相看,以後再也不敢找我們麻煩!」


「有道理,整個迦南地各種族都害怕的約書亞軍隊被我們艾城給破了,這多風光啊!這麼偉大的時刻,叫全城的人都來參與吧!大家衝啊!」


艾城王招聚了全城民眾趕往追殺,整城的人興沖沖地留下敞開的城門,奮力追趕以色列軍隊,想要一舉獲得勝利。


時機已到, 神吩咐約書亞向艾城伸出手裏的短槍,指示伏兵發動攻擊。躲在艾城後方的伏兵衝進空無一人的艾城,輕而易舉地奪了城,放火焚燒。發覺不對勁的艾城人回頭一看,城中煙氣沖天,頓時大驚失色。


「怎麼回事啊?」


「糟糕,我們中計了!」


「不是說我們會贏嗎?怎麼這樣?」


「嗚嗚,完蛋了,早說約書亞軍隊很可怕的…」


「現在怎麼辦啊?」


「怎麼辦?趕快逃啊?」


「往哪裡逃?」


假裝逃跑的以色列人此時轉身,與出城的伏兵前後包夾,圍困艾城人。艾城人向前跑也不是,向後逃也不是,以色列人擊殺了他們,被焚燒的艾城也成為荒場,約書亞軍隊再次大獲全勝。


* 以色列人攻取艾城的故事,請參考聖經約書亞記第8章。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井邊的女人



北方,撒馬利亞,敘加城。


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在這邊開了一口井,把這附近的地,給了他最鍾愛的兒子約瑟。經過一千多年,水井仍湧出水來,提醒過往的人們,這裡曾有過的光榮。


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了。


以智慧聞名於世的所羅門王過世之後,以色列統一王國就一分為二,不同於南方保持著血統純正,北方不僅王室起起落落,篡位、謀殺,各樣的戲碼層出不窮,人民也與外族通婚,漸漸的在這塊土地的人,容貌、膚色、口音、習慣,跟南方越來越有差別。


南方的猶太人,很瞧不起撒馬利亞人。雖然一樣都被別的國家滅國了,至少南方撐的時間是比較久的,而且保持著血統的純正,不跟外族通婚,也只認定耶和華是唯一的真神,沒有亂七八糟的信仰。怎麼樣,撒馬利亞人就是比較低下的,猶太人,不會跟這樣的人來往,連碰到他們碰過的東西,都覺得褻瀆了神和自己。


撒馬利亞人不服氣,但是也莫可奈何。祖先是相信神的,怎麼可能子孫會忘卻這樣的信仰呢?但是的確是外族的血統進來了,也的確讓外族的信仰在這塊土地上流竄,事實擺在眼前,不要說別人瞧不起,自己也覺得難抬得起頭來。對於猶太人選擇這樣對待同一祖先的弟兄,撒馬利亞人其實無力反駁。


但是這天,這塊被猶太人嫌棄而不願意過來的土地,卻來了幾個猶太人。其中一個,就在井邊坐下了。其他的人,則進城去買食物。


大正午的,日頭正熾,女人出來打水。這女人長得還算秀麗,但是臉龐上卻有掩不住的倦容。


女人看到坐在井邊的男子。


「啊,是猶太人呢,怎麼上我們這裡來了?別想從猶太人那裡得到好臉色,趕快打了水就走吧。」女人心裡暗暗想著,快手快腳地把井裡的桶子拉出來,往水瓶裡注水。


「請你給我點水喝,好嗎?」男子卻突然開口,對女人做了個請求。


女人愣了一下,但這男子的聲音很輕柔,讓人興不起拒絕的念頭。女人便將水瓶遞給男子,讓他就著喝了起來。


「謝謝你,這水真好喝。」男子將水瓶還給女人,並向她道謝。


「這是一個沒有給我臉色看的猶太人呢,真是希奇。」女子邊想,邊把水瓶裡的水再次注滿,好奇心使她忍不住開口。


「你是猶太人吧?我從你的相貌、衣服和口音,就知道你是猶太人沒錯的。可是猶太人是不跟我們撒馬利亞人來往的,你怎麼跟我說話,還跟我要水喝呢?」


男子笑了笑,說:「你如果知道神在你身上要降下什麼恩典,你如果知道在你面前的人是誰的話,絕對不會問這個問題的。」


「知道你是誰?你不是就是一個路過這裡,渴了而向我要水喝的猶太人嗎?」女人覺得眼前的男子有些好笑,明明自己需要開口請人幫忙的,還說什麼大話呢?看來人家說,猶太人眼睛長在頭頂上,還真是沒錯啊。


「你要是知道我是誰,早就反過來跟我要那喝了不會再渴的活水了。」看著女人略露質疑的眼神,男子卻仍氣定神閒地再說一次。


「先生啊,沒看你帶著水啊,不然你也不用跟我要水喝了,也沒看你帶著挖井的工具啊,到底你從哪裡能給我水喝啊?而且世上哪來喝了不會再渴的水啊?你剛剛喝的水,是從我們祖先雅各所開的井打上來的水呢,連雅各這麼偉大的祖先,他自己也是喝這個水,這已經是非常有名的水井了,你還會有更棒的水嗎?難道,你比雅各還要了不起嗎?」女人再也忍不住了,雖然男子的態度一直都很溫和,但是講的話實在是,不曉得是狂妄還是腦筋不正常呢?就一鼓腦兒把自己心中的話全跰了出來。


「這水雖好喝,喝了還是會再渴。若是喝我所給的水,就永遠不渴,因為我給的水,會在喝的人體內,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男子還是繼續見證著那喝了不會再渴的水。


「欸?有這麼神奇的水?那麼請先生把這水給我,讓我永遠不渴,也不用大熱天的跑個老遠來這裡打水了。」


女子瞪大了眼睛,若真有這樣的水,那就算賺到了,如果男子是唬人的,自己也沒什麼損失吧。說起來,要真有這樣的水,多好呢?


「那麼,你把你的丈夫一起帶過來吧,這水不該只有一個人喝。」繼要水喝之後,男子又對女人提出了個要求。


「丈夫?我…我沒有丈夫…」女人聽到這樣的請求,卻慌亂了起來。


男子那溫柔又睿智的眼神,讓女人更無法抬起頭來。


「你說的沒錯,雖然你有五個所謂的戀人,卻沒有一個是可以跟你共度一生的丈夫。」


女子十分吃驚,眼前這個男子,彷彿有透視力一樣,明明初次見面,卻說中了女子的情形。


女子家境不好,從小渴望能夠遇上好人家,平凡也好,普通也好,嫁一個疼愛她的丈夫而度一生,無奈出入她家門的,竟都不是可靠的男人。纏綿的時候,盡是甜言蜜語,但是一下床後,個個似乎得了健忘症還是廢人症,女人想要叫他們為自己做點事,口說乾了也不見有行動。日正當中,女子自己出門打水,一方面是家裡實在沒水用了,一方面是女人刻意挑了人人待在家裡躲避太陽的時間,免得被看到又要被問,那幾個吃軟飯的傢伙到哪裡去了?就又成為鄰里的笑柄。


沒想到,應該不見人蹤的正午,女人還是遇到了人,但是,這男子,感覺非常地不同。第一次見面,怎能看透自己呢?女人心想,該不會,是遇上了個先知吧?如果真是先知的話,可得好好把握機會,讓先知為自己的將來把脈一下,看看能不能脫離悲傷,遇見幸福。


「先生,你是個先知吧,我看你的談吐,準是個先知沒錯。那麼我可以請問你一個問題嗎?就是我們撒馬利亞人從以前就在山上禮拜,但是你們猶太人卻說禮拜得在耶路撒冷進行才是對的,先生您說呢?」女人首先拋出了一個問題,想聽聽男子會如何回答。


「婦人啊,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男子說了一個女人從沒有想過,但是聽了又震憾又感動的答案。


過去猶太人一直瞧不起撒馬利亞人的信仰,並且堅稱他們是正統,說禮拜的地方就是耶路撒冷才對,撒馬利亞人對這樣的說法並不服氣,覺得到山上應該更接近天才對,卻始終也沒個正確答案讓大家能滿足。但是從男子口中說出來的答案,令人說不出反駁的話,讓人打從心底,就想回答「阿們」。


女人早就想過,神不該只是那些猶太人的神吧,女人也很想得到來自神的救恩啊。聽說彌賽亞會來,來了之後,人的問題就會得到解決,比起每天等待那些不負責任的男人回家,女人的心裡,其實更加期待的是彌賽亞的到來。但是族中的智者、長老,都無法告訴大家彌賽亞何時會來,就連拉下面子去問猶太人的祭司,除了看他們的臉色之外,從來也沒得到過答案,都只說「快來了,快來了。」而到底多快,誰也不敢保證,女人真的很怕到老死為止,都白等了。這男子看來確實是了不起的先知才對,或許,從他口中,可以得到彌賽亞何時來到的消息。


「我知道彌賽亞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女人鼓起勇氣問了男子,期盼可以得到好答案。


男子往遠處看去,看到去城裡買食物的弟子已經抱著食物走回來,等填飽肚子,大伙兒就準備上路了呢,這一別,可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這女人了。


這女人,不簡單啊,雖然生活並不順遂,但是感覺很敏銳,接住自己拋出去的球,一問一答間,竟問出了這麼關鍵的問題。


對許多人而言,直接告訴他答案,並不是最好的,缺乏自我的思考與體會,得到了答案也沒有感覺,反而走向更可惜的結果。但是沒時間了,馬上就要離開這地方了,這女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問了核心的問題,應該可以承受最直接的答案吧。


男子轉頭再看著女人:「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


女人愣住了,雖然隨著跟男子的對話,心裡隱約覺得自己應該是遇上了不起的人物,而且感覺越來越明顯,心跳也越來越快,所以才會鼓起勇氣問他彌賽亞的問題,卻怎麼也沒想到,這人就是!


弟子們靠過來:「夫子,我們回來了。」


女人突然拋下了水瓶,往城裡跑去,遇到人就說:「不得了了!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彌賽亞嗎?」


女人在城裡引起了一陣騷動,人們扶老攜幼,趕到城外,要見女人所見證的彌賽亞。他們求男子一群人住下來,好解開他們的疑惑,於是男子在這城裡,留了兩天。


聽過男子親自講道之後,城裡相信的人就更多了,人們並且對女人說:「現在我們信,不是因為你的話,是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真是救世主。」


女人笑了,並不因為人們感謝她通風報信,而是,她遇到了主耶穌,心中果然如同有泉源湧出水來,不再乾渴,她的生命,正要擺脫過去的無奈,飛揚起來。


 


●撒馬利亞女人遇見耶穌的故事,請參考聖經約翰福音第四章。


2007年11月11日 星期日

最大的看顧

有種東西叫做奶瓶消毒鍋,可以放進奶瓶及零件,然後以蒸汽來消毒。新生兒的家裡應該都有這東西。


 


蒸汽消毒應該是很乾淨了,不過並不是這樣就可以完全阻絕病菌。因為可能手不乾淨,因為可能放著放著就又染到灰塵也說不定,或是因為水可能不乾淨


 


總之,病菌那麼小,我哪裡知道會從哪兒來啊?


 


所以在兒子出生不久,我就做了這樣的禱告:


 


「神啊!我真的不知道病菌會從哪裡來,那麼小,有沒有,多不多,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到,我也沒有透視的能力。神啊!但是您知道的,所以請您親自帶領這個孩子,假如我給他吃的食物對他不好,請您親自感動他,讓他不要吃。」


 


後來餵兒子吃東西的時候,如果他第一次沒有入口,我會再試一次,因為恐怕是剛好角度不對或是他分心了,如果第二次他還是不肯吃,我就會停手,認定這是他不需要入口的。


 


兒子也一直都很健康,真的要感謝神。他的健保卡一直很少用到,並且在上小學之前,又跟爸爸去了月明洞一趟,待了八十天,在那裡的絕妙環境中,吸收了大量神賜予的精氣,之後健保卡更都只有用在拔牙上。


 


在同事為了自己和孩子的身體,疲於奔命地跑醫院診所、燉中藥進補的時候,我想起曾經做過把孩子交在神手中來照顧的禱告,所以寫下感謝的見證。


2007年11月9日 星期五

約書亞4-亞干犯罪


取下耶利哥城後,約書亞想要乘勝追擊,於是他派人往伯利利東邊、靠近伯‧亞文的艾城去打探情形。


探子很快地回報:「根據我們的觀察,那城甚小,人數也少,不需要我們全部的軍隊都上,大概只要兩三千人就可以輕鬆地攻下了。」


約書亞大喜,就派了三千名軍兵去攻打艾城。但是沒想到,小小的艾城,卻攻不下來,才在耶利哥城奪下名聲的約書亞軍隊,竟然在艾城人的面前棄械逃跑了!艾城人從城裡追殺出來,一直追到示巴琳,擊殺了以色列人三十六名,三千名以色列士兵潰不成軍,以色列百姓知道了,無不驚慌起來,一時之間,以色列軍營中,充滿著惟恐敗亡的氣息。


約書亞十分震驚地撕裂了衣服,如喪家一般和以色列的長老們披麻蒙灰,跪在約櫃前向 神禱告。


痛哭流涕的約書亞禱告說:「主耶和華啊!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地不是應許給我們的嗎?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讓人聞之喪膽的以色列軍隊,竟然在仇敵面前轉背逃跑,在百姓面前,我還有什麼臉說話呢?迦南人和這地一切的居民聽見了這事就必來圍困我們,準備把我們除滅。接下來到底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直到清晨, 神終於給跪了整夜的約書亞回覆:


「以色列人犯了罪,違背了我所吩咐他們的約,取了當滅的物;又偷竊,又行詭詐,又把那當滅的方在他們的家具裏。因此,以色列人在仇敵面前站立不住。他們在仇敵面前轉背逃跑,是因成了被咒詛的;你們若不把當滅的物從你們中間除掉,我就不再與你們同在了。」


「是,我們一定會除掉當滅的物,請指示我們要怎麼做。」


「叫百姓自潔,到早晨叫百姓按著支派近前排列,被找出來的那個人,有當滅的物在他那裏,他和他所有的必被火焚燒;因他違背了耶和華的約,又因他在以色列中行了愚妄的事。」


於是,一大清早,約書亞宣布了 神的吩咐,緊張的氣氛在以色列人當中彌漫開來,大家都等著看,到底是誰做了惹動耶和華忿怒的事情。


十二支派中,抽出來的是猶大支派。其他支派的人鬆了一口氣,猶大支派的人則起了一陣騷動。


在猶大支派中,再抽出來的是謝拉宗族。宗族的長老臉色蒼白,不敢相信在自己的宗族裡面,有了大逆不道的子孫。


謝拉宗族中,再抽出來的是撒底家室。開始有人哭了起來,其他沒有被抽出的人,雖然沒有責任,卻也緊張到連一點聲音都不敢出。


撒底家室的人,按著人丁,一個一個近前到約書亞面前來。最後留在約書亞面前的,是猶大支派謝拉的曾孫,撒底的孫子,迦米的兒子亞干。全場靜默無聲,亞干的母親暈了過去。


約書亞說:「孩子,我勸你將榮耀歸給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在他面前認罪,將你所做的事告訴我,不要向我隱瞞。」


亞干發著抖,向約書亞坦白:「我實在得罪 神了。我在從耶利哥所奪的財物中看見一件美好的示拿衣服,還有二百舍客勒銀子,以及一條黃金重五十舍客勒,我就起了貪念,沒有把東西繳出來,而藏在我帳棚內的地底下。」


約書亞派人去亞干的帳棚查看,果然找到衣服和金銀。


罪證確鑿,亞干也認了罪,按照以色列人的律,連累弟兄在艾城死傷的亞干,被以色列眾人以石頭擊打,找到的衣服和金銀及他所有的家產,全用火焚燒掉。眾人丟出的石頭在亞干身上堆成一個石塚。於是以色列人除掉了在他們當中當滅的物,再次成為潔淨。


* 以色列人在艾城敗落及亞干犯罪的故事,請參考聖經約書亞記第7章。

2007年11月5日 星期一

如果你被誤會

禮拜六和禮拜天,我們一家參加了一個活動。大人們聚會的時候,小朋友也有屬於他們的活動。


 


在禮拜天下午,兒子跟其他小朋友起了衝突,聽說最後還動了手。


 


我出現的時候,已經有一位大姐姐跟他講了很久,可是他還是不開心,不願意回到群體裡面。


 


我讓大姐姐先回去教室,我自己跟兒子談談。我問他發生什麼事了呢?他忽然哭了起來:「他們罵我,我沒有做什麼,他們就罵我是『沒用的飯桶』。」


 


事件發生的時候,我不在場,當然無法說他說對說錯,一般人描述事情,總沒辦法全面描述,而且多半會只講自己的感受與觀點。不過我想其他的小朋友講這句話應該是有的,因為前一天早上,他們才講了「沒用的飯桶」的笑話給我聽,我不喜歡這個笑點在人身攻擊上的笑話,但是他們卻覺得好好笑。


 


除了沒用的飯桶事件之外,心情已經不好的兒子在玩「老師說」的遊戲時輸了,被小小懲罰了一下,沒想到有小朋友頑皮,拿起老師的道具,又處罰了兒子一下。這下子兒子可是火大了,就回手了。


 


兒子邊講邊哭,我想到我小時候,也是對於別人說自己非常在意,特別是覺得對方胡說八道時。


 


我跟兒子說,別人說不好的話,做了不好的事,老師會處理的,如果自己打了人,得要去道歉才可以。


 


兒子很不平。我跟他說了主的故事。


 


耶穌不是沒犯罪卻被釘上十字架嗎?神的使命者在歷史的進行當中,受到多少誣衊、輕視,背負多少誤會呢?可是為了神的歷史,也因為唯有愛神,所以都默默忍耐了。


 


兒子啊,如果你被誤會,感到很難過的話,要記得想想主的心情喔,想想主有多痛,但是又有多勇敢,繼續走下去。


 


想到主的話,自己受的一些小委屈,就算不了什麼了。媽媽的話,把在這樣的事情上生氣的力氣,都留下來,要留下來在真正的大事上使用。


 


八歲大的孩子,不知能聽懂多少,但是安靜下來了。最後同意回去跟小朋友一起活動。


 


禮拜天的下午,我自己也受到很大的激盪。主啊,謝謝,加油!


2007年11月4日 星期日

約書亞3-耶利哥城陷落


經過三天的預備,再加上探子有利的回報,約書亞向百姓宣佈:「拔營!過約旦河!」


於是祭司利未人抬起 神的約櫃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他們的腳一入約旦河,河水的水位就急速下落,好讓以色列人順利通過,直到最後一雙腳出水,水位才升高恢復原狀。耶利哥城牆上擠滿了人,看著密密麻麻的以色列人在 神的幫助下以驚人的氣勢越過約旦河,眾人既驚奇又害怕,城門早就關得緊緊的,無人出入,他們緊張備戰,但是誰也不敢先動一步,因著以色列人,他們的膽氣全消除了。


奇怪的是,約書亞的大軍兵臨城下,但是卻沒有馬上攻擊。原來迦南地雖然是他們的老家,卻也是離開了四百多年,對於這裡的掌握,當然不如三十一族來的輕鬆,所以他們在吉甲安營,仔細地研擬進攻的計劃。


在約書亞向 神獻上禱告的時候, 神給了約書亞如何攻陷耶利哥城的計策:


「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七個祭司要拿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到第七日,你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們吹的角聲拖長,你們聽見角聲,眾百姓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


於是約書亞招聚了百姓,宣佈了攻陷耶利哥城的計劃。在帶兵器的兵丁帶頭保護下,七個祭司拿著七個羊角走在前面吹角,緊跟著的是耶和華的約櫃,之後是大軍。除了祭司一邊走一邊吹角,其他的人被吩咐不得出聲,第一天,耶和華的約櫃與約書亞的軍隊繞了耶利哥城一圈。之後他們就回營去了。


從以色列人過河以來就坐立難安的耶利哥人,看到以色列人開始繞城,雖然是發著抖,每個人還是拿起了武器,準備一決死戰。然而以色列人繞城一圈後就沒有動作,回營去了,搞得耶利哥人一頭霧水。


「怎麼回事啊?」


「看樣子他們也還沒準備好吧,不然怎麼不攻城呢?」


「不能鬆懈啊,也許他們今天繞城一圈,是要把整個耶利哥城看個清楚,明天就發動攻勢了也說不定。」


「有道理,我們一定要小心,今晚,要小心他們來襲,千萬不要睡著了!」


耶利哥軍隊整夜沒睡,防備約書亞的軍隊來襲。但是,夜就這樣過去了,直到天亮為止,也沒發生什麼事。眼睛充滿血絲的耶利哥人,正打算休息一下的時候,以色列人又有行動了!耶利哥人強振起精神,準備迎戰的時候,以色列人像昨天一樣,繞了城一圈,又回營去了。


「又是繞一圈!」


「他們到底要做什麼啊?」


「難道是昨天觀察得還不夠,今天再來一次?」


「我受不了了!到底要折磨到什麼時候?我們現在就衝出去跟他們決一死戰吧!」


「不要鬧了!衝出去?我還想活哩!」


「嗚…,我也想活啊!」


「不准再說了!這樣子還沒打我們就敗了!再說的人,我就先斃了他!」


眾人終於安靜下來,在不安和恐懼中又過了一夜。


第三天,第四天,以色列人仍舊安靜地繞了耶利哥城一圈後回營。耶利哥人搞不清楚以色列人在玩什麼把戲,但是漸漸地有些人不是那麼緊張了。


「今天也來了嗎?」


「是啊,跟前幾天一樣。」


「我們就看看他們要繞到什麼時候好了。」


「沒錯,反正我們的儲糧還夠個把月的,他們總不會繞那麼多天吧。」


第五天,第六天,仍舊是老樣子。城牆上的耶利哥人明顯變少了,是嘛,誰那麼閒每天看一樣的戲呢?


第七天,以色列人也來了。守城的耶利哥人打著哈欠,睡眼惺忪地看著以色列人繞城。


一圈結束了,以色列人該回營了。


但是,並沒有。


以色列人開始繞起第二圈。守城的衛兵揉了揉眼睛,叫醒旁邊的弟兄。


「喂,他們還沒繞完一圈嗎?」


「喔~是吧,他們總是繞一圈的啊,既然還在繞,就是一圈還沒結束嘛。」


「喔。」


「喂,不對啊,那幾個吹角的,我已經看到不只一次了。」


「是嗎?還是他們今天多派了幾個吹角的?」


「沒有,我很確定,他們不只繞了一圈,現在好像是第三圈了。」


「真的嗎?怎麼回事?」


衛兵緊張起來,通令全城的人,情勢有變!城牆又漸漸擠滿了人,匆忙趕到的軍隊邊跑邊穿戴裝備,突然出現的狀況,讓全城陷入慌亂當中。


第四圈,第五圈,第六圈,大家感受到事情大條了!在城牆上拿著武器的軍兵看得不禁全身發抖,雙腳發軟。整城的人不知所措,到處傳來叫罵與哭號的聲音。喇合的家人躲在屋子裡幾天,本來已經開始不滿,責罵喇合大驚小怪了,這時可沒人敢再說話。喇合把窗子上的朱紅色線再次綁緊,然後關緊大門,全家跪下來向耶和華禱告。


到了第七圈,約書亞吩咐百姓說:


「呼喊吧,因為耶和華已經把城交給你們了!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華面前毀滅;只有妓女喇合與她家中所有的可以存活,因為她隱藏了我們所打發的使者。至於你們,務要謹慎,不可取那當滅的物,恐怕你們取了那當滅的物就連累以色列的全營,使全營受咒詛。惟有金子、銀子,和銅鐵的器皿都要歸耶和華為聖,必入耶和華的庫中。」


於是祭司把角聲拖長,百姓聽見角聲便大聲呼喊,數萬人的聲音響徹雲宵,耶利哥人驚嚇萬分,在城裡亂竄,只想找一條路逃出城去。結果城牆抵不住聲波及眾人的推擠而塌陷了,圍著城的以色列人便順利地進了城,奪取了耶利哥,耶利哥人在約書亞的軍隊面前徹底地慘敗。


先前被喇合所救的兩人,將喇合一家帶到以色列營中歇息。之後眾人將金子、銀子和銅鐵的器皿放進耶和華殿的庫中,然後用火將塌陷了的耶利哥城燒盡。


約書亞的軍隊,轟轟烈烈地打勝了過約旦河的第一仗。因為耶和華與約書亞同在,約書亞的聲名傳揚遍地。


* 以色列人過約旦河的故事,請參考聖經約書亞記第3、4章。
* 耶利哥城陷落的故事,請參考聖經約書亞記第6章。

2007年11月1日 星期四

野老鼠

「該收割稻穀的日子,發現有野老鼠來偷吃,因為氣得半死,花了一整天,把野老鼠抓到,打到牠皮開肉綻,內心非常地爽快。但是晚上的時候,卻下起霜來,結果,該收而未收的那些稻穀,就因霜害而毀了。所以即使氣憤,還是做原本該做的事,這樣等到稻穀全收進來,野老鼠再沒東西吃,自然就餓死了。」~主日話語中,提到「義人受到惡人欺負時,為何不回手呢?」結果說了這樣的比喻。


 


在農村人口漸漸老化的狀況下,阿剛跟阿進算是少見的年輕農夫了。因為城市也面臨不景氣,工作不見得有著落,阿剛和阿進接受了上一代的建議,試著接手家裡的農田。


 


從事農業得靠天吃飯,雨下不來,怕乾旱,雨下多了,作物又爛掉,阿剛和阿進努力了幾個月,終於到了秋收的時候。


 


老人家說:「稻穀已經熟了,快點收割吧,否則天候突然變了,作物會受損,到時就欲哭無淚了。」所以阿剛和阿進,一大清早到了田裡,準備一鼓作氣把田裡的穀物收割完畢。


 


「欸?怎麼這樣?」阿剛發現,有穀物被咬斷了,應該是老鼠幹的好事。


「啊,這邊也有!那邊也是!」看著辛苦栽培成熟的穀物被老鼠偷吃破壞,阿剛和阿進都很生氣。


 


這時阿剛看到不遠處有黑影閃過。


 


「臭老鼠!哪裡跑!」阿剛開始追打起老鼠。「喂!阿進!你也來抓啊!不把這些臭老鼠抓來剝皮怎麼可以!」


「阿剛,可是老人家說,不趕快把穀物收割起來,萬一天候變了就糟了。」


「哎唷!都氣得要死了,不抓到手怎麼行?還要讓牠們偷吃多少啊?你不抓就算了,到時候老鼠知道我的厲害,全部逃到你的田去吃喝,你就知道了。」


「阿剛,你趕快把穀物收割完,老鼠就沒東西吃了,自然會餓死啊。」


「等牠餓死?要等到什麼時候!我今天就要牠們好看!」


 


於是阿剛開始追逐起老鼠來,而阿進則默默地收割著稻穀。


 


一天過去,阿剛抓到了三隻老鼠。


「哈哈!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阿剛弄了一鍋熱水來伺候這些老鼠。「哇哈哈!真是痛快至極啊!」


這時阿進忙著把收割下來的稻穀運回倉庫。


「阿剛,你今天都沒收割咧。」


「沒關係,明天再做就好了。」


 


入夜之後,天氣丕變,竟下了霜。一夜過後,穀物受了霜害,損失慘重。


阿剛看著受損的穀物,真的是欲哭無淚。昨天躲過一劫,沒有被抓到的老鼠,又閃過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