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8年4月30日 星期三

KiKi-9

「大四下,我又陷入另一個煩惱當中。」


「啊?又來了嗎?」


「我的男朋友,當完兵,按照他的計劃,考托福,GRE,準備要出國唸書。很早以前,我就知道這樣的計劃。那時候就想,他出去的時候,我也要出去。」


「這樣不好嗎?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我們也是這樣想的。」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我並不是那麼想要出國唸書,準備托福這些事情,一直提不起勁來做。」


「哇!那你的男朋友會不會很急啊?」


「會吧。可是,他覺得,我不喜歡的話,也不能太逼我。後來,我們甚至開始討論起,只要兩個人感情夠深,分開兩地不會有問題的話題。」


「所以你們就決定一個出去,一個留下來嗎?」


「沒有說定,但是這樣的想法,彷彿成了默契。人啊,只要鎖定一個想法去討論,總是就會圍繞這樣的結果出不去。感情再好的夫妻,一旦討論起離婚的合理性,最後都會覺得自己非離婚不可。我既然已經萌生要自己留下的念頭,行動也就漸漸地更符合這樣的條件。托福不考,GRE不碰,甚至開始希望他暫時不要出去。」


「所以他就不出去了嗎?」


「其實他已經為我延了一年,就是想等我畢業,一起出去。我不想去以後,他也想過要不要留下來,可是,出國唸書是他的夢想,家裡也是這樣期盼著,我雖然也會希望他留下,但是,我覺得提出這樣的請求不好。」


「那你們就好好把握他出國前的一段時間相處囉?」


「結果並不是這樣子。」


「啊?怎麼會?」


「因為那時心情也是起伏蠻大的,不知道這樣的選擇到底是對是錯,兩人的相處常常有大大小小的磨擦,然後心情就更惡劣了。在一次吵架的冷戰當中,一個學姐邀我去教會的活動。」


「我知道了,然後教會的人就安慰你,對不對?」


「我是在教會中得到安慰了,不過並不是你想的,有人來安慰我唷。」


「不然是怎樣?」


「我想那時候我的臉色並不是很好吧,雖然人坐著,心卻不在那邊,還在對吵架的事情生氣。從小我媽媽就說,我的心情都在臉上寫得清清楚楚的,有時候很不識相,真是不可愛!」


「不會吧,怎麼我不覺得姐姐是這樣的人。」


「呵,好歹我也修造了一陣子了嘛。」


「嘻嘻!對啦,然後呢?」


「然後有人開始講耶穌的故事,而且,講的跟我想的不一樣。」


「對!我來聽聖經課的時候,也有這種感覺!以前碰到的傳道人,都是一直告訴你耶穌就是主啊,你要相信啊,相信很好啊,可以得救啊這樣的話,雖然很好心,可是有點虛幻哩。」


「嗯,所以之前學姐一直找我去教會,說有很棒的聖經課程,我也是不想去,因為我總以為講來講去,還是那些,不能說服我,說很棒,也不能盡信吧。結果那天因為心情不好,不想見男朋友的面,就答應學姐去了。本來想說,在那邊坐坐,時間到了,就說另有要事走了就好,反正我不願意的話,也沒有人能逼我信主吧。沒想到,真的聽到了很棒的聖經課程。我覺得很有意思,同樣一本聖經,同樣信主的人,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差異?在講課的人身上,彷彿看到一個正在燃燒的生命,我很驚訝,這些人,如何有這樣的生命力?」


「姐姐,你就是這樣啊,也讓我覺得很驚奇。」


「是嗎?感謝 神。不過,我要告訴你唷,展現生命力最極致的,就是主了,我們,是因為跟隨主,才跟著能有這樣的生命力的。」


「喔,我想,這個,我要慢慢才能更加體會吧。」


「嗯,的確慢慢會有感覺的。那時候本來心情鬱悶的,結果聽著聽著,心情轉變,有種好像我要發現新大陸的感覺。所以學姐再約我,我又同意了。原本我以為聖經不過是一本歷史,但是發現在裡面,有很多很深刻的描寫,我覺得很受吸引。」


「那,你的男朋友反應怎麼樣呢?你有讓他知道嗎?」


 


我看看KiKi,這個問題,她好像很急著想知道答案。現在的她,也是遇到這樣的問題了嗎?


 


「有。因為,我覺得很興奮,很想找他一起來。」


「結果呢?」


「他不太願意。一方面是出國在即,很多事要辦,一方面,他也是沒辦法突破過去對教會還有聖經及傳道人的看法,他不排斥信仰,卻不覺得需要信仰,我跟他講久了,他有點煩,跟著我去了一次,那次剛好碰上一個表達能力沒那麼好的講師,我跟大家的接觸比較多,回去也有看聖經,比較能夠體諒與了解,但是我的男朋友,應該是忍耐著聽吧,結束後他馬上就告辭走人了,讓我也覺得很尷尬。後來他沒有阻止我去,但是自己就不願意再去了。他已經要出國了,我不想讓我們的關係弄得更僵,所以也就不太提這樣的事,有時候去教會,也只跟他說有事情而已。」


「嗯,我也是這樣,可是,這樣也蠻累的


「一直到他出國的那天,我去機場送他。他的家人當然也在,不管有多少話想講,也沒辦法在眾人面前講出來。當他走進出境室的時候,我心裡湧現不捨的感覺。夾雜那一陣子緊繃相處的情緒,各種複雜的心情交錯。我以為我會掉眼淚,結果出奇得冷靜,搭上回台北的巴士時,我忽然覺得,鬆了一口氣。」


「是嗎?」


「我在巴士上,發覺自己竟是鬆了一口氣時,我第一次,拿去勇氣,仔細地去思考,我們的未來。」


2008年4月29日 星期二

KiKi-8

寂寞?


 


會啊,還是會寂寞的。但是,現在的我,對於寂寞,已經不再是如同少女時期那樣的無助與恐懼了。


 


「在我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我交了男朋友。」


「哇!姐姐的愛情故事哩!」


「他對我很好,而我很喜歡他對我好。」


「啊!跟我很像啊!」


「後來他去當兵。」


「啊?難道你就兵變了?」


「沒有。我對感情是很認真的。只是,本來兩個人都膩在一起的,因為他當兵就硬生生地分開了,所以很不能適應。」


「是喔


「我雖然算是蠻獨立的女孩子,不過有的時候,身體不太舒服,或是有什麼事情自己不會做,內心還是會感到難過。」


「後來呢?」


「後來,我漸漸陷入一種深深的哀愁中,事情再美好,都有結束的一天嗎?永遠,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對啊,我也會這樣想哩,只是通常不會想太久,就被別的事情打斷了。」


「那時候好像無法阻擋的,我一直想這樣的問題。為了怕自己出不來,我讓自己儘量和別人在一起。那陣子最喜歡的課,變成是體育課和軍訓課,因為這兩種課,一起上的都是自己同班的同學,不像別的課,有很多不認識的人一起修,陌生的感覺讓我很心慌。」


「姐姐,看來你那時很嚴重哩。」


「有一堂社會系開的課,我跑去上,教授是一位老太太,我們叫她丁媽,丁媽的先生是飛官,年輕的時候,他們都是過著最時髦的生活。他們夫妻很恩愛,但是,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先生就英年早逝了。丁媽說,她以前很怕一個人,睡覺一定要有人陪,但是先生過世的那晚,她一個人守靈,得到了覺悟,從此不再害怕孤單。」


「她覺悟什麼啊?」


「她說,人,到最後,都是一個人而已。」


「啊!」


「一個人!都是一個人咧!聽到這句話的我,之前的努力功虧一簣,掉進很深的情緒裡面。下課以後,出了教室,看到天很藍,草很綠,居然就想掉眼淚,為了怕同學被嚇到,我趕快離開了校園,在馬路上走著。」


「好可憐唷!」


「之後幾天都渾渾噩噩的,腦海裡想的都是這些。人啊,夠幸運的話,遇到一個人,你愛他,他也愛你,再幸運的話,你愛他一輩子,他也是愛你一輩子,沒什麼比這更好了吧。可是,再怎麼恩愛一輩子,總是有一個先走,另一個人就要孤單地度過餘生。如果都沒有嚐過恩愛的滋味,孤獨也許不算什麼,可是就是恩愛的一輩子,再要面對孤獨,情何以堪呢?」


「嗯


「我還想,一般來說,女生的壽命較長,大部份又比先生年紀小一些,所以,留下來的那一個人,可能是我。怎麼辦?」


「啊


「即使那可能是很久以後才會面對的,也有可能我們根本就不會相愛永久,也或許是我杞人憂天,但是我對於自己推論出來的結果,還是覺得很恐懼。」


「後來呢?」


「我跟我的同學講,她們聽了都哈哈大笑,說我太神經質。可是,我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而且感覺也沒有人懂或理會,我也沒有地方可以傾訴。」


「你沒有跟你的男朋友講嗎?」


「講了一些。」


「那他怎麼說哩?」


「他是很理性的人,我講的,並非完全荒謬,但他也是無解,只能安慰我,不管怎麼樣,現在總要好好相愛。」


「這樣你就好了嗎?」


「沒有。」


「果然


「你也覺得不行吧。也許有人可以,但是我沒有辦法就這樣安心。就這樣難過了好一陣子。有一天,我在電視上看到泰瑞莎修女,就有了一種想法:我不要只愛一個人,我也不要只有一個人愛,那麼,就不會落到孤單的處境


「不要只愛一人,也不要只有一個人愛


「不是說當花蝴蝶的意思,我那時候是想,我以後一定要投入社會公益的活動,照顧很多的人,到老的時候,一群人圍著我叫奶奶,就不會是一個人了。」


「哈!喔,不好意思啦,你那時候一定是很認真的吧,可是,聽到這樣的答案,還是,還是覺得有點,有點


「有點好笑是吧。是有點好笑啊,可是當時心情盪到谷底的我,得到這樣想法的時候,真的有得救了的感覺。那時候,也沒有跟別人多講,心情漸漸好起來了,我感覺,旁邊的親朋好友都鬆了一口氣,覺得我總算從發神經的狀態當中脫離出來了。」


「哎唷,怎麼這樣啊。」


「就這樣,我繼續我的大學生活,結果也沒有馬上去參加公益活動,心情穩定了,就蠻快樂的。一直到了大四下,有個學姐,帶我去了教會。」


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KiKi-7

「勇氣從哪裡來?我不知道。與生俱來的吧?不是很多人天生膽小嗎?像我,看到小強就全身發毛。」


「哈哈,小強啊,我也很受不了小強,特別是會飛的小強。」


「對啊!對啊!想到就噁心哩!」


「那你們家碰到小強的時候都怎麼辦?」


「大叫啊!」


「大叫?全家一起叫啊?」


「對啊,我媽和我姐姐也都怕小強啊,所以只要有人尖叫,其他的人就會跟著一起叫。」


「那小強就自動走開了嗎?」


「有時候會啊!不過,大部份是不行的啦!那時就要靠堅強的爸爸去解決啊。」


「要是小強挑你爸爸不在的時候出現呢?」


「如果只有我在家,我早就逃離現場了。如果我媽在的話,在我們姐妹的尖叫聲中,她還是會閉著眼睛拿起拖鞋去打小強的。」


「看來你媽也是怕小強怕到不行啊。」


「沒錯啊,她說她生下我們之前,絕對不跟小強打照面的,要不是不想再聽寶貝女兒尖叫,她也早就逃之夭夭了。」


「是啊,為女則弱,為母則強囉,你看,媽媽因為愛子女的關係,勇氣大增,不是嗎?」


「是沒錯啦,可是不是所有的愛都可以相提並論吧?」


KiKi,你有點沮喪哩


 


KiKi沉默了一陣子。就在我想那麼今天就不要再講這個話題的時候,她忽然又開口,講了一大串的話。


 


「姐姐,你說愛讓人有勇氣,我聽了好嚮往唷。可是,為什麼我在我的愛情中,感受到的是我需要勇氣,而不是我有了勇氣呢?其實我不想講出來的,這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嗎?可是,我很困惑啊。這個人喜歡你,你也喜歡他,可是,喜歡就是愛嗎?還是喜歡到什麼程度才叫做愛呢?還有,愛就一定要在一起嗎?還有,愛就是什麼事都要考慮兩個人嗎?還有,雖然是喜歡,但是還是有些部份不能接受該怎麼辦呢?還有,就算現在愛,以後還愛嗎?還有,還有很多問題咧!姐姐,想到這些問題,我怎麼還能點頭說愛讓人有勇氣啊?」


 


我看著脹紅著臉的KiKi,她的表情很認真,這些疑問應該是隨著她跟男朋友交往以來,常常在她腦海裡轉啊轉的吧,可我差點就因著她的還有,還有,就笑了出來。


 


「姐姐,為什麼你可以那麼自由呢?我也好想啊,可是,怎麼做呢?是不是像你這樣不談戀愛就可以得到自由呢?」


 


KiKi認識我不久之後,就問過我的終身大事。那時我就已經跟她說過,我決定不結婚,一輩子奉獻給 神。因為回答得很簡單,KiKi好像有點不解,不過她並沒有追問,可能是表示對我尊重吧。


 


「耶穌說,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自由,是因為把所有的事情交給 神,包括談戀愛這件事,並不是說不談戀愛就可以自由的。在聖經一開始, 神造了人之後,賜福給人,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沒有說人就應該不要結婚,你看,要是每個人都不結婚,人不就邁向絕種之路了?」


「嗯,那倒是。所以,重點是在於有沒有把自己交給 神囉?」


「是啊,你可以在教會裡面,看到兩個都把自己交給 神的人,之後戀愛結為夫妻,那種契合,也是自由哩。」


「哇!聽起來好好喔。可是,你講的是結婚之前就都把自己交給 神了,那已經死會的人怎麼辦啊?」


「嗯,不管是什麼情形,改變成為愛 神的人也是更趨近於理想,不是嗎?」


「是啊。不過,會麻煩許多吧。」


「對的事情,就算是麻煩,也是得做啊。想要過理想的生活,都是需要努力的。你要知道,即使是下了決心把自己交給 神,自由也不是馬上就來的。」


「為什麼?」


「因為要自由確實地降臨,不只下決心,還得要行為一致呢,而人啊,有時心裡願意,但是肉體卻軟弱啊,下定決心的時候固然很暢快,但是該行為的時候,各種大大小小的狀況,就會出現來抵減你的決心哩,所以啊,也總是要掙扎一番,得來不易的自由才能抓得穩呢。」


「會值得吧?」


「值得啊!雖然有的時候,總覺得熬不下去了吧,可是堅持下去的時候,真的越來越感受到自由了。」


「喔


 


「姐姐


「嗯?」


 


KiKi好像猶疑著要不要繼續問下去。


 


「姐姐,你剛剛不是說,夫妻契合也是自由嗎?表示你並不是對婚姻視為畏途啊,你也可以尋找一個同樣把自己交給 神的人結婚嘛,為什麼決定不結婚呢?你也說有時覺得熬不下去了,你也會擔心寂寞吧?」


2008年4月27日 星期日

KiKi-6

我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一向我對於這樣的問題,都覺得很難回答。好像小學的時候,不知道「我的志願」這題目出現過幾次,每次我都會面對這題目茫然許久,我想做什麼呢?我其實從來沒有想過要當老師,還是要當醫生,我只希望能盡我的力來過每一天。雖然我的作文分數一向很高,但是在那時刻,我對那些只能用簡單文句,但是確實表達自己以後要當廚師還是司機的同學,真是羨慕得不得了。這樣的心情交戰,我的老師和同學是不會曉得的,因為,一個平凡的小學生,面對兩小時作文課的期限,要交差的最好方法,就是選擇一種職業,描寫出崇高的意境,表達自己的嚮往。於是結果,我在大家面前,心虛地朗讀過我要當老師、我要當醫生、我要當科學家,還有我要當音樂家的文章。


 


相信主之後,改變很多,但是改變很多很廣,而且並非瞬間,而是漸漸改變的,忽然問我最大的改變是什麼,一時之間,真是難以開口。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我居然很快開口了,應該是天使在一旁快速地幫我算清楚,然後給我靈感吧。


 


「變得更勇敢。」


「勇敢?」


「對。」


「姐姐,你要說清楚一點啊,只講這樣子,好吊人胃口唷。」


「喔。」


 


其實並不是要吊KiKi的胃口,而是我對於能這樣說出答案,自己也有點嚇一跳。一下子回神以後,才有辦法繼續。


 


「變得更勇敢,當然有原因。第一個就是,因為知道有 神做靠山。」


「哈!這個的確厲害囉。」


「第二個,人之所以不安,一來是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遇到事情的時候無法妥善處理,還有因為未來有不確定性,難以預備與掌握,所以會有害怕的感覺。認識 神以後,學習到很多知識及方法論,比起以前,更有判斷事情未來走向的能力,還有處理事情的能力也增強許多,所以面對未來,更有勇氣了。」


「哇!說得很有道理哩。我也好想要變勇敢。」


「想要變勇敢,好好學習 神的一切吧。」


「有啊,有啊,我現在每天都有禱告,還有讀經唷。」


「很好啊,繼續加油啊。不過這樣還不夠哩。」


「啊?還不夠?」


「是啊,這世界是 神所創造的,什麼都要學習哩,特別是從人身上學習的工夫是無法少的。」


「什麼啊?那怎麼辦?姐姐你知道我對跟人的相處,覺得最頭痛了。」


「雖然頭痛,也是要想辦法超越囉。耶穌說,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 神,還有要愛人如己,這是一切道理的總綱呢,只做一半的話,再怎麼做,也是不會及格的啊。」


「唉。沒辦法嗎?」


 


KiKi有點苦惱的樣子。她的苦惱,我並不是沒有過。 神是良善的,耶穌也說,你們要完全,像天父一樣,但是相信 神的人,並不完全像天父一樣。有的人,至少對我來說,真的不甚可愛。然而,有一天,我發現,努力地照著主的話語,超越自己的個性來愛 神與愛人時,居然我真的可以愛這個我原本不會去跟他打交道的人了,即使我仍對這個人的某些個性搖頭,我還是愛他哩。那天,我讚嘆 神的大能,讚嘆愛的奇妙,頓時也覺得苦惱消退不少。


 


如果,KiKi也能獲得主愛的能力,就不會這樣苦惱了吧。


 


「剛剛我說過,認識 神以來,學習到很多的知識及方法論,你知道嗎?在其中,最令我大開眼界的,就是愛的道理了。」


「愛的道理?」


「嗯,在自己讀經、研究話語中,看到很多教導愛的描寫,不管是親情、友情、或是愛情,都有很多新奇的發現,但是真正落實那些感受,卻是在生活當中,不管是在教會裡或是教會外,從人與人的相處上,看到這些愛的道理及秘密活生生地展現哩。」


「活生生地展現?那是什麼情形啊?」


「嗯,有的時候,雖然不是自己的事情,不過,體會著主對那生命的心情,彷彿自己也經歷了一次愛情。」


「這樣好嗎?愛情,也是會辛苦的


「有高興,也有悲傷啊,但是,隨著這樣的經驗讓愛的知識與能力增強的時候,特別感受到,愛讓人有勇氣。」


「愛讓人有勇氣?」


「是的。」


 


講到愛,感覺KiKi有點僵硬,剛剛才很起勁地想要有勇氣,突然卻洩了氣,面對我很篤定的回答,KiKi顯得不太以為然。


 


「可我覺得,愛就像一首流行歌說的一樣,需要勇氣哩。」


「我知道那首歌,很紅嘛。」


「是啊,紅得不得了。所以顯然大部份的人是認同的吧?」


「那麼你覺得,勇氣從哪裡來呢?」


陳大人的人生觀

陳大人,小學一年級的時候跟媽媽還有雙胞胎姐姐來到教會,現在六年級,幾年來蟬連萬芳幼初等部人氣王(其實沒有這種選拔啦,是我自己封的),他跟死黨一起皮的時候也是很皮,但是不時不經意地流露出細膩貼心的部份,讓婆婆媽媽們也忍不住要成為他的fan。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朋友開始稱呼他大人。他不見得是最突出的,卻是讓大家都喜歡的,所以其他小朋友甘願叫他大人吧(跟一群孩子相處過的人就會知道這有多麼難得...)。


4月26日的銀河水學校中,鄭明析老師告訴小朋友,雖然小,但是還是要有分辨力,如果大人因為你是小孩而隨意對待你,要明白那樣的作法並不恰當,要了解神的創造中,自己是非常有價值,不該被任意對待的。


的確小朋友雖然年紀小,思想卻不見得小,雖是童言,意境卻很高。在神的教導和父母細心照顧之下,小朋友的表現是不可限量的。陳大人某天在媽媽的電腦上寫下了一些文字,讓眾家媽媽們十足驚豔,在百般勸導之下,低調的陳大人終於同意我把他的作品po在我的部落格中,請大家欣賞。


人生觀


人生觀的第一點:正向


第二點:負向


一點的負向和一點的正向變成正常的人


很多正向只要一遇到挫折就會變負向


很多負向就會變瘋子最後自殺!


第三點:節制的動作


不會讓自己走火入魔


第四點:不要太雞婆


自己都沒管好,怎麼都管別人!


回收定理


不好的知識回收成好的


投籃定理


跳是準備,投是出發,球是信心,籃是目標!


燈定理


亮時是成功,暗時是練習!


電腦定理


鍵盤是輔助,字是未來!


流水定理


水是精神,地心引力是墮落


亂之定理


亂不是醜陋,而是整齊的師父


槓桿定理


給我信心門把,我能轉動世界!


椅子定理


椅子說:我的四個支柱,造了我!


施力臂大於抗力臂


堅持心是大於誘惑


球之定理


xx(萬芳另一位突出的六年級同學,陳大人之死黨是也)說:球是圓的,弱者可勝強者!


眼鏡定理


肉眼是粗糙但眼鏡世界是細心,凸透鏡才是真正的世界!


2008年4月24日 星期四

KiKi-5

KiKi是蠻有才情的女孩子。她看很多書,也練過書法,彈得一手好琴,在同學的Band唱過vocal,也在戲劇系的公演中客串過令人印象深刻的路人甲。


 


有時候,她見到我,會又叫又跳地跑過來抱住我:「姐姐!好想你唷!」


 


嗯,不是前天才見過面嗎?常常我對她的反應是有點錯愕,但是,你對這樣的熱情,能夠說不嗎?幾次之後,竟會有點上癮哩,彷彿,自己是個VIP


 


KiKi不總是這樣的。所以,才更覺得自己像個VIP吧。


 


她會挑人,挑環境,挑場景。條件不對,就進入自我保護的狀態,有點呆滯,有點倦容,眉頭也皺了起來。天氣不對,溫度不對,心情不對,就會像那隻黃金鼠一樣,怎麼叫也不肯醒來,只是躲在家裡。


 


據她說,這已經是她改善了的狀況了。過去,面對讓她不舒服的人或事,KiKi會瞬間臉色大變,馬上回嘴。她很聰明,總瞧得出對方的弱點,再加上看過不少書,開罵起來讓人完全招架不住。久了,得罪不少人,也讓自己更累。所以她開始不再回嘴,只是,就把對方當做空氣。


 


之前她曾經想要好好陪男朋友出席各項活動,即使意願低落,還是盡力去參與。不過有一次,她因為對橋牌興趣缺缺,只是拿著一本書坐在一旁看著,結果那天男朋友的成績一團糟,在朋友間牌技算小有名氣的他,有點下不了台,正自嘲不知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有個不識相的傢伙,說出了讓KiKi火冒三丈的話。


 


「哎唷,一定是你的女朋友在後面看書的關係啦,看書,就看輸囉!」


 


光是一個不識相的傢伙還不打緊,居然,一群人都哈哈大笑。


 


KiKi不發一語,很快地把變了的臉色調整回來。她把書闔起來,收進背包裡,然後擠出有點歉意的表情,對男朋友說:「真是對不起了,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一群人更是大笑,拍著男朋友的肩膀,說他馭妻有方,女朋友真是溫柔可人啊,既然女朋友這麼識大體,那麼今天請客就更沒有問題了。


 


變臉的瞬間,男朋友應該是有些許的感覺吧,但是,朋友們起鬨得起勁,很快地,就無法考慮KiKi的臉色,進一步,那瞬間就已經落入記憶中了。


 


那天哈哈大笑的人,KiKi記得一清二楚。從此那些人,在KiKi的眼中,彷彿從來都不存在,而他們,沒有一個人看得出來。而KiKi對於有那些人的聚會,總是就會有身體不適的情形出現,所以就留在家裡,或是有功課要討論而離去,若是到了現場,KiKi就會一副室內空氣不好,人快要暈過去的樣子,很快地就逃到室外去。


 


這樣的KiKi,撥出了一些跟男朋友相處的時間,還有躲在家裡看書的時間,跟我去了教會,也去了學校的團契,她很喜歡禱告,喜歡聽講解聖經的話語,尤其是有關耶穌的事情;她喜歡主耶穌,也喜歡我,還有一些人,但是並不全然喜歡教會及團契的一切。


 


「姐姐,教會裡的人,有的跟你差好多哩。」


「當然啦,教會就像一個縮小的地球村,什麼樣的人都會有的。」


「我本來還以為在教會裡,人際關係就可以不用那麼累了,結果跟我想像的很不一樣哩。」


「你會覺得累,是因為沒有看到盼望,如果看到會變得越來越好的願景時,就不會覺得累了,只會看成是為了達到目標而理所當然要付出的代價而已。」


「嗯,是吧,因為覺得有些人八百年也不會改變,所以連跟他們講話的力氣都不想花哩。」


「水往低處流,人往有愛的地方聚集,感受到愛,特別是感受到主的愛時,每個人都會有驚人的改變的。」


「驚人的改變?」


「是啊。你看彼得,他原本是個漁夫,每天只是為了一家的溫飽在海上奮鬥,但是遇見耶穌之後,感受到主的愛,跟隨了主,最後成為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哩。」


「嗯,與主相遇,改變真是大啊。」


「有一天,你回首看看現在的自己時,也會看到很大的改變呢。」


 


「姐姐,那你覺得你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呢?」


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

KiKi-4

幾天之後,好像被什麼力量吸引一般,又走進校園裡。


 


今天,會遇見KiKi妹妹,莫名期待的心情,向校園深處走去的同時,越來越高漲。


 


「姐姐!」真的來了!


「啊!KiKi妹妹!」轉眼間,她已經蹦蹦跳跳地到了我的面前。


「哈!什麼KiKi妹妹啊!」


「啊,不好意思,因為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不覺就把你叫成KiKi了。」


「哈哈哈!那麼我就要叫你教會姐姐囉!」


「教會姐姐?這也挺有意思的。」


「這是屬於我們兩人之間的暗號唷!」


 


從來在同學及朋友之間,即使有很好的交情,我也不玩這種遊戲的。不過,面對一個在你面前笑著蹦蹦跳的女孩,你能說不嗎?


 


「好啊,我就叫你KiKi妹妹,你就叫我教會姐姐。」


「好棒啊!我自己有兩個姐姐,可是都跟著爸媽移民去加拿大了,只剩我在這裡。現在,我又有一個姐姐了。」


「那你怎麼不一起去加拿大呢?」


「我不是很喜歡變動的人,所以想唸完大學以後再說。」


「你父母放心嗎?」


「還好。以前他們就常常忙到不在家,久了大家也就都習慣了。」


「他們知道你跟男朋友的事嗎?」


「我有告訴他們我有男朋友,不過沒說我們現在住在一起。我們講好不幫對方接電話的,所以應該也不會被發現。」


「喔。」


 


「對了,姐姐!我告訴你唷,上次你不是教我禱告的事情嗎,我回去以後有禱告唷,我覺得,很有效哩!」


「真的啊,說來聽聽囉。」


「哈哈,有的說起來不好意思哩,就是沒去上課啊,就禱告老師不要點名,結果就真的逃過一劫了!」


「我的天啊,你把禱告用在這種事情上啊?」


「所以我也很不好意思啊,可是沒辦法,那個老師是點兩次不到就大開殺戒的呢,後來那天晚上我就一直感謝 神。」


「下次還是不要這樣囉,禱告也是不要讓 神為難才好啊。」


「嗯,我知道了。不過還有一件事情,才更神奇哩!」


「怎麼樣呢?」看著KiKi表情豐富的臉與肢體,實在令人對事情的發展太感興趣了!


 


「就是前天晚上啊,我一個人要回我家拿東西,遇到很驚險的事唷。」


「你們家在這邊還有房子啊?」


「有啊,我爸媽是有想過要賣掉,不過現在房價不好,所以就留著。」


「這樣你不住在那裡沒關係嗎?」


「他們不清楚,因為我把電話轉接到我的手機,而且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他們也不太會打電話來,一個月可能才通話一兩次而已。」


「喔。那你怎麼會一個人呢?你男朋友呢?」


「他這學期有跟一個教授做計劃,那天晚上他被教授找去了,今天晚上也是。」


「所以你才會一個人啊。」


「是啊,只不過是去拿一點東西嘛,我就自己回去啦。結果快到我家的時候,路邊有一群十五六歲的男生,他們在我們家那邊很有名,平常就是在街上混,應該很多個都不去學校上學了,也聽說有的被找去跳八家將,雖然不能就說他們是壞小孩,不過平常我如果看到他們都是躲得遠遠的。那時候我看到他們,想要走開,可是他們已經注意到我。遠遠的我就聽到:『喔,水姑娘唷!』『有沒有人要把啊?』『妹妹,一起玩玩吧!』我心裡都毛起來了,趕快往另一個方向走,我想要是他們跟著我到我家就完蛋了。結果他們還是跟過來哩!我都快嚇死了。」


「附近都沒有別人嗎?」


「就是沒有啊,可能是因為他們在那邊晃來晃去的關係,大家都避開了。我想,叫爹娘也沒用了,他們可是在加拿大啊,馬上出發也要一天後才能到我的身邊哩!然後我不知不覺的就開始在心中大喊:『 神啊!救我啊!救我脫離兇惡啊!』那時候我的雙腿雖然在走,可是已經快要僵掉了!那些人還派出一個人繞到我前面來,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只能一直呼喊 神啊! 神啊!結果,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哇!你快說!」


「那個男生走到我面前,看了一看,居然露出失望的表情,然後就走開了。我看到他走開,當然就趕快往前走了。那時候聽到他跟其他的人說;『是個小孩子,還沒轉大人哩!真倒楣!再去找別的吧!』」


「感謝 神!」


「是啊!我一邊趕快走開,一邊也是一直感謝 神哩!可是怎麼樣我也是個大學生了,這些中學生居然看我是小女孩,怎麼會這樣呢?後來我見到我男朋友的時候,還問他:『我看起來很像小孩子嗎?』他被我問得莫名其妙的,覺得我在發什麼神經。」


「你沒有告訴他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有。要是告訴他,他以後就更不讓我一個人行動了。雖然我知道他是關心我,可是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一個人也可以做很多事啊。而且他對信仰一向沒興趣,我說是 神救了我,他也是不會相信的,講了多沒意思。」


「嗯。 神用的方法真的讓人想不到哩,讓那個男生的眼睛模糊了,把你看成小孩子。聖經裡也有類似的故事唷。」


 


「對了!姐姐,我有去買聖經看唷。你看!」KiKi從她的袋子裡掏出一本聖經。


「很漂亮的聖經呢!還有中英文對照哩。」


「是啊!我那天在書店裡,才知道聖經有那麼多款啊!選了半天,很喜歡這本,就買下來了,不過,有點小貴哩。」


「哈!這本啊,恐怕要一千多塊吧,對學生來說,的確有點小貴。不過聖經是一輩子都要用的書,這樣的花費也是值得的。」


「是啊。不過,姐姐,我看不太懂哩。裡面的字,雖然都認得,但是什麼意思,很難理解哩。」


「嗯,那是因為 神在聖經裡,用了很多精彩絕倫的比喻唷,如果不能參透比喻,只是以文字表面來看的話,就很容易搞不清楚。還有,要理解聖經,也要了解記載當時的時代背景和宗教的習慣,才能慢慢上手。不過,當你可以漸漸讀懂的時候,一定會覺得讀聖經是太有趣的事情了。」


「哇!姐姐你講得好吸引人啊!你能教我嗎?」


「好啊。你可以來參加我們的查經班啊,還有學校的團契裡面也有一些人可以跟你分享聖經,我可以帶你跟他們認識,有空堂的時候,就可以利用。我平常要上班,沒辦法見面的話,你也可以寫e-mail給我。」


「嗯,那我也給你我的e-mail。」


 


留下了彼此的聯絡方式,這樣,以後就不會只是憑靈感來相見了,我望著對我笑的KiKi,她也是同樣感到歡喜吧。


2008年4月22日 星期二

KiKi-3

晚上的校園裡,大概是天氣很好,人還蠻多的。


 


「姐姐!」


 


走入活動中心旁邊的小路,突然有人叫我。


 


「啊,是你啊。」是來找KiKi的那個女孩。


「姐姐來做什麼?」


「我剛剛去看社團學弟妹辦的活動。你呢?為什麼坐在這裡?」


「我男朋友來比橋牌。」


「那你怎麼不在裡面?」


「我對那個沒興趣,看也看不懂,好無聊唷,所以跑出來吹吹風。」


「男朋友不會失望嗎?」


「失望?我才失望呢,他打橋牌的時候,都不理我


「比賽需要專心吧。」


「話是這麼說啦,可是我真的很無聊咧。」


「你覺得他對你不好嗎?」


「也不是啦。其實他很照顧我,常常會逗我笑,帶我去玩,也會製造很多驚奇讓我高興。他說,我是他的小公主。」


「所以你很喜歡他囉。」


「喜歡啊,他對我很好嘛。只是


「怎麼樣呢?」


「他很喜歡帶我去參加朋友間的聚會,每次他都很得意地跟朋友介紹我是他的女朋友。」


「你不喜歡嗎?」


「我不喜歡他們講話的樣子,我很不習慣應酬,好像在那邊讓人品頭論足的,很討厭,我只想靜靜地兩個人在一起。」


「你沒有跟他說嗎?」


「沒有,因為他看起來很高興。」


「那你怎麼處理呢?」


「後來,我就開始裝累,好早點脫離那種場面。」


「他不知道嗎?」


「呵,我想我裝得蠻好的吧。」


 


初春的晚上,還有些寒意。我看著女孩,不知道要講些什麼。


 


「唉,而且,不只這樣,還有讓我很不安的事情


「嗯?」


「他在追我的時候,本來是有女朋友的


「啊?」


「我知道他有女朋友,是我上一屆的學姐,我以為他只是像哥哥一樣對我好。他也是這樣跟我說的。可是,後來,不一樣了


「你那時沒有猶豫嗎?」


「有啊,我當然猶豫,畢竟,誰願意當一個第三者呢?可是,每次跟他在一起都好快樂啊,那種氣氛,我真的就像是公主一樣啊。」


「那他就腳踏兩條船嗎?」


「一陣子,他說他已經不愛學姐了,可是怕一下子對學姐的傷害太大,所以要我對他有信心,他會慢慢地跟學姐分手。」


「可是紙包不住火吧。」


「是啊,後來學姐還是知道了,來找我談判,可是我們誰也不想放棄,根本談不出結果。」


「後來呢?」


「後來有一天,他跟我說他已經跟學姐講好了,沒事了。我不知道他們到底講了什麼,他沒告訴我,我也不想知道,好累啊,反正沒事了就好。」



「開學以後,聽說學姐休學出國去了。我有點鬆了一口氣,可是,也很害怕


「害怕什麼?」


「他的女人緣很好,有時候他跟別的女生講話,雖然也知道沒什麼,但是看到對方眉開眼笑的表情,我覺得很受不了,就怕那女生會倒貼上來。然後我會擔心,即使他把我捧在手心上,可是不知道哪一天,我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學姐?」


 


女孩的眉頭都皺在一起了,剛剛在呼喚我的時候閃閃發亮的眼神,也黯淡了下去。


 


很想安慰她,但是想到雅歌書的句子:「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對於愛情這件事,種種體會與學習,是個人的課題,旁人是無法插嘴的。只能靜靜地坐在她的身邊,一起吹風。


 


「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搞的,才跟姐姐見兩次面,都一直講這些讓人心情不好的話。」


「沒關係,比起 神每天聽人們的禱告,我這樣的傾聽,微不足道。」


「是嗎?真好,禱告就是把自己想講的話講給 神聽嗎?」


「嗯,禱告就是自己跟 神之間的對話,當你進入很深的禱告的時候,心靈會感應到 神的回應。」


「唉,可是我不是基督徒。」


「任何人都可以向 神禱告啊。而且,遠在你認識 神以前, 神就已經垂聽你禱告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真的嗎?那我也要試試看囉。可是要怎麼禱告啊?」


「可以先呼喚親愛的天父,然後你想講的,不管是悔改、感謝、懇求或是傾吐心情,都可以講,最後奉基督的名結束。有時候,我們也建議新手用耶穌基督的禱告文來禱告,教會的小朋友,很多都是從主禱文開始他們的禱告的。」


「主禱文?」


      我們在天上的父:


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願你的國降臨;


          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


          免我們的債,


          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


          救我們脫離兇惡。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


          直到永遠。阿們!」


「啊,很有意思啊,光這樣唸,心裡突然就覺得平安起來哩。」


「是啊。」


「啊!我該進去看看了,雖然覺得很無聊,不過如果連他的成績如何都不知道的話,就不太妙了。姐姐,謝謝你,跟你講話以後,心情好像比較舒暢一些哩。還有,謝謝你告訴我禱告的事,我會記得的。」


「好,加油唷!」


「嗯,Bye-bye!


Bye!


 


女孩快速跑向活動中心裡面去。望著她的背影,心裡有一點惆悵,她,本來應該要是怎樣的女孩子呢?會這樣子見面與交談,是 神早就收到她內心不安所發出的訊息了吧。


 


忽然想到,兩次見面,都未曾提及彼此的姓名。只因為她叫我一聲姐姐,很自然地,把她當作是妹妹來看待,彷彿姓名就不是那麼重要的樣子。


 


「你要禱告啊!KiKi妹妹,我也會為你禱告的。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2008年4月21日 星期一

大好人

你說,


因為不是你一人禱告,


我們也禱告了,


所以神垂聽了,


展現了神蹟。


 


我說,


你真是大好人啊。


 


其實,


我們不禱告,


你也不會倒,


神也會為一直站在神那邊的你動工。


 


反而,


倒的會是我們自己。


 


謝謝你,


你真是大好人。


KiKi-2

禮拜六的早上,我又在跟資源回收奮鬥了。經過不斷地宣導,看得出大家配合的程度增加,未經清潔就丟進回收桶的東西減少了,雖然還是會有白目的人,丟進與標示內容不合的垃圾,猶如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不過已經比以前好整理多了。


 


老鼠,黃金鼠KiKi不知道現在怎麼樣哩?雖然男孩很有飼養牠的熱情,但是小孩畢竟是小孩,玩起來的時候,KiKi不知道受得了受不了?唉,May God Bless You!


 


沿著樓梯走上來一個女孩,看到我,她微笑。


 


這個女孩,我不認識,所以我也是微笑。


 


「你好


「你好啊,我沒見過你咧,你要找誰呢?」


「啊,沒有


「嗯?那有什麼事呢?」


「姐姐,你知不知道,有一隻黃金鼠…?


「啊?你是說KiKi嗎?」


「太好了,你知道啊!」


「你是原本養KiKi的人嗎?」


「嗯。KiKi在裡面嗎?我可以看看牠嗎?」


「牠已經被領養了,現在不在這裡。」


「喔。」


 


得到這樣的答案,看得出來她有點失望,而且讓她陷入進退兩難的狀況。為了化解她的尷尬,也想滿足我的好奇心,我繼續開口。


 


KiKi在這裡的一段期間,大家都很喜歡牠,牠真的是一隻愛吃愛睡的黃金鼠哩!」


「是啊!」講到KiKi,女孩露出一點笑容。


「牠現在被很好的人家飼養了,你不用擔心牠。」


「那就好


「對了,不好意思,我想問問,你說是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再養牠了,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我們很好奇哩。」


「這個」好像有難言之隱的樣子。


「對不起,我只是問問,你不想講的話,就不要講。」


「啊,沒關係。」


 


我們在樓梯間坐了下來,當然是坐在與資源回收區有點距離的地方。


 


「你養KiKi多久啊?」


「三個多月,是我的同學送我的生日禮物。」


「喔,所以你是處女座的?」


「啊?是」她有點吃驚。


「在KiKi來到這裡前三個多月生日,應該是處女座或天秤座吧,我猜是處女座。」


「姐姐的心思好快啊。」


「呵呵,這是在教會磨鍊出來的功力呢。」


「真好。你跟我以前遇到的基督徒不太一樣呢。」


「真的嗎?」


「是啊,我以前遇到的,跟我講一堆我聽不懂的話,然後問我,你知道主在哪裡嗎?我就搖搖頭,他們會一直指著胸口,告訴我在心裡啊,在心裡啊。可是我都沒感覺。」


「哈哈,這樣啊。那你怎麼不把KiKi拜託別人,而想到把KiKi放在教會門口呢?」


「啊,我不知道要拜託誰,我現在跟同學比較少來往,也想不到什麼親戚和朋友。」


「你還是學生吧,怎麼會跟同學比較少來往呢?」


「啊,因為下課的時間,我男朋友都會來接我。」


「這樣啊。」男朋友緊迫盯人啊。


「有一次從這附近經過,聽到在唱詩歌的聲音,很好聽哩。我想,有這樣歌聲的地方,KiKi會喜歡吧,而且,教會人多,應該比較容易找到要養KiKi的人。」


「所以你就把KiKi送來了?」


「嗯。」


「捨不得嗎?」


「是啊,我很喜歡牠,而且KiKi是跟我最要好的同學送我的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無法再養牠?」


「唉,我男朋友不喜歡小動物


「黃金鼠也不行啊?」


「嗯,我同學本來還想要送我小狗哩,就是因為怕我男朋友受不了,所以才改送黃金鼠的。」


「喔,可是你也養了三個多月啊,難道他一開始沒有反對嗎?」


「我看到KiKi的時候,好喜歡啊,而且總不能把同學的好意退回去嘛。」


「那麼為什麼後來你又沒辦法養牠了呢?」


「每次我們見面,我都忍不住會跟他講KiKi的事情,可是,他不喜歡。他本來就不喜歡小動物,而且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我要喜歡一隻黃金鼠


「喔,好尷尬唷。可是,你不會為了不要再講KiKi的事情,就乾脆把KiKi送走吧?」


「當然不是這樣,我看他不喜歡,就已經漸漸不講了


「這樣還不行嗎?」


要住一起就不行了


「啊?」


 


不知道有沒有滿二十歲的女孩,兩人住在一起了啊


 


女孩突然站起來。


 


「我該回去了,我男朋友可能在找我了。」


「你沒有手機嗎?」


「我怕我來看KiKi的時候他打電話來,所以故意沒帶手機。」


「這樣啊


「不好意思,耽誤你這麼久。Bye-bye!」


Bye!」


 


為了男朋友,放棄了KiKi、同學,還有什麼呢?

KiKi-1

禮拜五的晚上,進入週末的慵懶時段。


 


但是,教會樓梯間一堆待整理的資源回收物,顯然不是這樣想。


 


資源回收,是件好事,卻也是一件難以讓大家都抓住要領的事情。做了再多次的告示牌,講解了再多次的原則,廢紙箱還是會出現紙餐盒,瓶罐桶裡的鋁箔包還是帶著吸管。最後,總是還需要再整理,才能真正拿去回收。


 


開始整理吧,我可不希望禮拜天要做禮拜的時候,教會被一堆看起來像垃圾的資源回收物包圍。


 


一公尺半外的櫃子,現在被大家用來擺安全帽。瞥見櫃子旁邊,有張A4大小的紙,寫了一些字。


 


大概是要大家在限期內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拿走,否則就要丟棄的告示吧


 


整理完洗好手,忽然聽到「都都都都」的聲音。


 


「咦?下雨了嗎?」


「有嗎?」


「那我怎麼聽到都都都都的聲音?」


「我去陽台看看沒有啊!」


「奇怪,那是什麼聲音?」


 


都都都都,都都都都,很清楚啊。我循著聲音找過去,是那張A4紙!


 


呵!什麼東西啊!讓人覺得毛毛的。


 


「你好。這隻黃金鼠叫KiKi,因為某種原因,我們沒辦法再養牠了,希望能夠找到可以照顧牠的人。牠不會咬人,只是愛吃愛睡。藍色塑膠袋裡是牠的食物,每個星期換一次水就可以了。」


 


哇!原來是棄嬰啊!A4紙下是一隻裝在小小養殖箱裡的黃金鼠!我在整理東西的時候,牠大概是在睡覺,醒來以後就跑起滾輪來,都都都都的聲音原來是滾輪轉動的聲音。


 


「嘿!有人把棄嬰留在我們教會門口咧!」


 


雖然電影、小說裡面常有棄嬰被丟在教堂外面的情節,不過這樣的事情,我們還是第一次遇到。一群人圍著看這個小棄嬰,七嘴八舌起來。


 


「什麼叫做沒辦法再養牠了啊?牠真的愛吃到會吃垮人嗎?」


「哈哈哈!不知道哩,黃金鼠也不會吵人啊!」


「搞不好是因著哈姆太郎的熱潮養的,結果現在退燒了。」


「現在怎麼辦啊?有人要養嗎?」


「好可愛唷,可是我媽怕老鼠,我帶回去她一定會嚇昏了。」


「我看在沒有人領養牠以前,只能養在教會裡了。」


 


KiKi就這樣在教會住了下來。果真如原主人所說,牠是一隻愛吃愛睡的黃金鼠,每次看到牠,總是窩在木屑堆裡睡覺,即使敲敲箱子想要吵醒牠,成功的次數並不多。常常,好像不想理會叫牠清醒的聲音,就越往木屑堆深處鑽,結果碰到了葵瓜子,閉著眼睛就吃了起來!把箱子提到陽台,用太陽曬牠也是沒有用,曬一下午,就睡一下午,舒服得很哩。


 


除了被大家讚嘆牠能吃能睡的功夫外,KiKi最大的功用,就是用來哄小孩子。幾個幼齡孩子心情不好,哭鬧的時候,只要把KiKi搬出來,馬上止住眼淚,屢試不爽!我們以為,KiKi在某一天,會被封為教會吉祥物吧。


 


結果,過年後,從其他教會來作客的小男生,對KiKi一見鍾情。對於飼養KiKi,男孩表示了強烈且堅決的意願,讓人無法拒絕。


 


好像Stuart一樣,KiKi被好心人家領養了。來得突然,去時匆匆,KiKi在教會的生活,就這樣走入歷史。


2008年4月19日 星期六

彼得與保羅2

人啊,


會因為這樣那樣,


就犯了錯。


 


但若悔改的話,


神也不會自找麻煩,


而毫不可惜地把這罪的包袱丟掉。


 


所以,


彼得三次不認主後痛哭流涕,


耶穌溫柔地告訴他:「你餵養我的小羊。」


彼得也帥氣地施展了一次傳道三千人的神蹟。


 


所以,


逼迫耶穌與門徒甚深的掃羅瞎眼悔悟後,


耶穌透過亞拿尼亞重新打開他屬靈與屬肉上的眼睛,


神使用重生的保羅走遍各地傳道與管理。


 


彼得成就了大事,


保羅也成就了大事。


 


「悔改開啟寬恕的門,


 悔改帶來救援,


 知道悔改價值的人是了解天國味道的人。」


 ~來自鄭明析牧師的2008.4.16週三話語


 


註:


1.「彼得三次不認主」可看聖經馬太福音26:69-75、馬可福音14:66-72、路加福音22:56-62,約翰福音18:15-1818:25-27


2.「耶穌要彼得餵養小羊」可看約翰福音21:15-19


3.「彼得一次傳道三千人的神蹟」可看使徒行傳2:14-42


4.「掃羅逼迫耶穌與門徒」可看使徒行傳7:54-608:1-3以及9:1-2


5.「掃羅瞎眼」可看使徒行傳9:3-9


6.「耶穌透過亞拿尼亞讓掃羅屬靈屬肉的眼睛打開」可看使徒行傳9:10-19


7.「保羅走遍各地傳道與管理」可看使徒行傳9章以後章節,及保羅各書信卷。


2008年4月16日 星期三

彼得與保羅1

彼得不是保羅,


保羅也不是彼得。


 


彼得對保羅無甚好感,


保羅對彼得也沒啥喜歡。


 


有跟彼得一起做事的人,


也有跟保羅一起同工的人。


 


彼得做了無可取代的大事,


保羅也做了流傳千古的大事。


 


叫彼得轉性成為保羅沒道理,


要保羅變型成為彼得也算亂來。


 


彼得做保羅的事恐零零落落,


保羅做彼得的事鐵事倍功半。


 


彼得就是彼得,


保羅就是保羅。


 


彼得就該做彼得的事,


保羅就該走保羅的路。


 


但是,


彼得和保羅,


若能彼此喜歡,


可以做出無可取代加流傳千古更十倍百倍的大事。


 


神也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