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八十

 


在全知全能者面前


八十


跟零


還有就連九十九


都叫做慚愧到貼地的不完全


 


若論到從無底死亡深淵往上升


八十


卻是讓人聽了掉下眼淚


出乎意料的欣喜


 


有這樣


有那樣


 


神所創造與管理的這世界


真是


太豐富


絕無冷場啊


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乞丐與國王

 


了解越多,就越知道自己所了解的太少。


 


我相信 神全知全能,我相信 神是法則的 神,我相信一切若沒有 神的允許是不會發生的。


 


當我不明白旨意時,我知道並不是 神的謬誤,而是我了解得太少,想知道答案,要等待。


 


看聖經的時候,有時也會無法理解事情為何會如此,無法轉得過來,就像對生命意外地結束到底是什麼旨意感到困惑一樣。


 


路加福音中記載了耶穌說的一件事:


 


「有一個財主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並且狗來舔他的瘡。後來那討飯的死了,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裡。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的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裡,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裡,極其痛苦。』亞伯拉罕說:『兒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裡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財主說:『我祖啊!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的,他們必要悔改。』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路加福音16:19-31


 


這乾淨俐落的敘述,看到了生前把 神撇下,把摩西和先知的話晾在一旁,每日宴樂的財主,死後落入陰間受苦,也看到了生前卑賤度日的乞丐,被接去天上得安慰。


 


雖然可以明白,信仰好壞,跟貧富無關,卑賤的人當中會有信仰很好的人,但是始終感到困惑的是,既然他在 神面前信仰那麼好,為何會一直是乞丐到死為止呢?


 


信仰好的話,不要說 神會賜下祝福,自己應該也會奮發起來,生活會改變的不是嗎?


 


到底一個信仰好的乞丐,是怎麼樣的一個情形呢?


 


這樣的問題,每次想了,得不到什麼答案,只能繼續等著。


 


有天從一位姐妹的部落格看到了一篇文章:「坐寶座的王」,內容是美國一位先知性的人物Rick Joyner(中譯「雷克.喬納」)的著作” The Final Quest(中譯「末日決戰」,繁體中文版由基督教以琳書房出版)中的一部份文字,內心得到很大的衝擊。


 


末日決戰是雷克得到異夢以及一些預言性的經歷後記錄下來的結果,整本書分為五部,「坐寶座的王」出現在第五部近末了之處。


 


耶穌讓雷克看到兩個人,一個是很熱心服事主、向人作見證、教導人、探望病人、為病人禱告,對主十分熱心、對人也有真摯的愛的男子。另一個則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有一隻小貓在他腳邊踱來破去,他就想踢牠,可是又約束自己別踢,不過他還是很無情地用腳把貓推到一邊去。耶穌問,這兩個人,哪一個最討主喜悅?


 


雷克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前者(我想我也難免如此,倒是兒子選了後者,理由是:「他沒有踢貓啊!」),然而卻被耶穌打了回票。耶穌說,第一個人生長在很好的環境,他蒙主賜下了一百份的愛,但是他只使用了百分之七十五;另一個人叫安傑羅,有著悲慘的境遇,而主為了讓他去得勝一切,只給他三份的愛,他盡其所能地用了出來,不去傷害小貓。


 


安傑羅忠心於主所給他的那麼少的恩賜,所以主又再給他三份愛,他把它們全用在不再偷竊上,幾乎餓死也不拿任何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後來他得到一張福音單張,看的時候,聖靈開啟他的心,他就把生命獻給了主。之後主再加添愛在他身上,他也忠心地全用了出來。


 


安傑羅是個聾子,無法說話,雖然很窮,卻開始把自己所掙來的錢一半以上,用來買福音單張,站在街頭分發,想要將福音分享給別人。他勝過一切困難地忠於主所賜給他的一切,並以主的愛勝過了全世界,他感激所有的一切,去愛每個人、每件事,最後還為了救一名酒醉在街頭受凍的老酒徒而自己凍死在街頭。


 


主說,安傑羅以主的愛勝過了這世界,很少有人用那麼少去勝過那麼多的。所以主把安傑羅接到天上去得他該得的賞賜,成了一位坐寶座的王。


 


看到這裡已經夠讓人震驚的了,我想,我難不成就是那拿到一百份愛卻只行為百分之七十五,甚至更少的人嗎?


 


更讓人感到震撼的,是主耶穌對雷克說:「我讓你在異象中看見他,因為你多次走過他身邊,你甚至有一次向朋友指著他,說了些關於他的話。」


 


因為安傑羅衣衫襤褸,又聾又啞,以至於不僅一般人不願意接近他,連雷克看到他在發福音單張時也產生排斥感,批評他是:「一個宗教笨瓜,是仇敵所差來,使人排斥福音的。」


 


聽到耶穌如此說,雷克受到很大的衝擊(我也是),並不斷地道歉。耶穌告訴他,不可以憑外貌來判斷人,在外表像安傑羅那樣的人中,也有許多人是主的真僕人。


 


「他本來可以在地上就把這樣的愛分賜給你的。他有很多可以給我的百姓,但我的百姓卻不願意靠近他,就連我的先知都避開他。他信心的成長是靠著買了一本聖經和幾本書,而且讀了又讀。他試著要上教會,卻找不到一間願意接待他的教會。如果他們把他帶進去,也就把我帶進去了,他代表著我在敲他們的門。」


 


「安傑羅活著的每一天都是殉道者,他樂意犧牲自己去救最有需要的朋友,而只讓自己剛好夠活就好了。誠如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信上說,你若捨已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就算不得什麼。但是,當你以愛獻上自己,就大有價值了。安傑羅每天都捨命,因為他沒有為自己活,而是為別人活。雖然在地上時,他一直認為自己是聖徒中最小的,但其實他是最偉大的聖徒之一。正如你已經知道的,許多自認為是最偉大的,也被別人認為是最偉大的,最後到這裡時卻是最小的。安傑羅並未為某項教義而死,甚至不是為作見證而死,但他的確是為我捨命。」


 


「我讓你在異象中見到安傑羅,好讓你在街上經過他時,可以認出他來。如果當初你把在異象中所見到的他的過去,跟他分享,他那時就會把他的生命獻給我。然後你就可以訓練這位偉大的王作門徒,他就會對我的教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如果我的百姓看待別人能夠像我一樣,他們就會認出安傑羅,還有許多和他一樣的人,這些人就可以傳講出一篇篇偉大的講章。而我的百姓就會從四面八方來坐在他們腳前,因為那就等於坐在我的腳前。他就會教你們如何去愛,如何投資我所賜給你們的恩賜,好叫你們可以結出更多的果子來。」


 


我們以為,乞丐之所以為乞丐終老,恐怕是罪的代價,或是沒有得救的功績,亦或不努力的結果,但是對安傑羅、拉撒路而言,非也,那不是他的問題,也不是 神的問題,而是在於周圍沒有接受他,沒有幫助他,沒有透過他更接近 神的人啊。


 


我們以為,乞丐不再是乞丐,才算是得救,然而那不過是我們眼中淺薄的救援觀念。在人的世界,他是個被視為低下的乞丐,在天的眼光,那卻不過是個軀殼,過得更好是件美事,但是沒有過得更好,並不損他在天的評價,因他在天的評價,早已因他對主的全心填滿了,其餘再加添的,反而都是給留別人的紅利罷了。


 


以前,真的是很小見咧。察覺到自己對生命價值的看法,還離主的標竿很遠,真是汗顏,也感謝主透過雷克經歷並寫下這些來喚醒自己。 


 


主說,要把主放在首位來思考。還要加油,還要加油。


2009年4月23日 星期四

親臨

 


主啊


是什麼風


讓您親自到來呢


 


是快要無法抑遏的怒氣


引颳起的滔天狂風


 


主啊


是誰瞎眼聾耳


惹動您忿怒的酒醡呢


 


我將肥美的田地


栽種了上好的葡萄


設好了莊園


租給了人們


 


豈料他們卻對我派去收租的僕人


冷嘲熱諷


不加理會


視他們為假冒


 


我容忍他們藐視我的僕人


以為或者僕人確實份量不夠


所以差遣我的愛子愛女再去


 


豈料他們對我差去的子女


仍舊翻臉不認


甚至為強留自身利益


起意殺害我的子女


 


主啊


這進步的時代


還有殺人害命這等事嗎


 


阻卻我的道路


就是殺人者


違背我的旨意


就是害命者


 


若非我的愛子愛女


替他們背罪求饒


我豈能手下留情到現在


 


但我親自要來


看看人們是否仍無動於衷


 


再沒中保者緩衝在中間


一切將赤裸裸地顯現


 


行善的


復活得生


 


行惡的


復活定罪


2009年4月21日 星期二

救援-後記

 


2006年的某一天,鄭明析老師上街去,途中聽到了淒厲的聲音。尋聲而去,看到了一個屠狗場。被宰的狗血淋淋地掛在架上,待宰的狗則目睹一切,驚恐萬分卻無處可逃,紛紛發出哀嚎的聲音。


 


「那是狗的地獄。」鄭明析老師這麼想,同時也體會到,人若未得救援,豈不就如這些待宰的狗一般悽慘?


 


待宰的狗當中,有一隻狗吸引了鄭明析老師的目光,牠看來雖驚恐,卻仍優雅,後來鄭明析老師在屠夫不解中,買下了這隻狗,並體會到如同這隻狗被從刀下救出,人若尋求主,也能脫離死亡圈得到救援,所以給了這隻狗一個紀念性的名字:「救援」。


 


救援在20089,專人護送下,搭飛機抵達韓國,回到了鄭明析老師帶著大家一起建設的月明洞。在一位韓國會員的部落格中,有救援在月明洞的影片


 


台灣一位姐姐,把這段影片的字幕翻譯了出來,放在她的部落格中。


 


救援回到月明洞之後,有個姐妹問我要不要寫救援的故事。我是有點遲疑的,不知道能寫出什麼東西。但是沒想到,當天在回家的途中,腦海中突然浮現:


 


我想,


我,


註定,


賤命一條


 


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雖然不知救援在被捕之前是過著怎麼樣的日子,但是彷彿看到牠在街上漂流、闖盪、受傷就好像在世上漂流的生命一般,渴望愛,渴望幸福,但卻無解,只留傷痕。


 


所以回家便開始寫下我想像中,救援崎嶇的遭遇,並且與鄭明析老師相遇的經過。到今天,補上最終回與後記。


 


我故意不露出主角是一隻狗的字眼,因為,這不是一隻狗的故事而已,也是許多人的故事。


 


救援回到月明洞,有了家,得到了愛。


 


天父,也為你,預備了家,盛滿了愛。


 


你,何時回來?


救援16

 


我得救了,


我的孩子,


也得救了。


 


我躺臥在屬於我的窩中,


生下了我的孩子。


 


媽媽,哥哥,姐姐,


還有孩子的爸爸,


你們離開帶來的苦痛,


已不再牢籠我。


 


舉目無親的孤單,


何處可去的徬徨,


在這裡結束了。


 


過去想都不敢想的撫摸,


過去看都不敢看的藍天,


都臨到我了。


 


他叫我救援。


 


救援,


屬於我的,


獨一無二的名字。


 


是的,


我得救了,


我是救援。


 


神啊,


感謝您,


我是救援。

2009年4月20日 星期一

警報

 


昨天下班以後,同事陸續走了,只留下我和來找我的兒子,還有一位律師。


 


接近七點的時候,突然大樓警鈴聲大作:「發生火災,發生火災,請立即由安全通道逃生。」


 


我打開辦公室大門,在樓梯間觀望了一下,好像有點煙味,沒有特別的熱度,但是警報聲遲遲不停。


 


我讓兒子到一樓找管理員看看怎麼回事,就看到管理員上樓來要去找火點。


 


警報聲一直不停,所以我跟兒子說,把東西收一收,我們走吧。本來想留下來加班的律師也趕緊收了東西走人了。兒子很快地把自己的東西收一收,站在門口等我關電腦、收拾桌上的東西。


 


「媽媽,樓上的人都走下來了!」


「好,那你先下去吧,媽媽收好東西關好門就下去。」


 


就在準備關門的時候,有電話進來,我以為是兒子或是同事催我快下去,就接了準備說就要下去了。不過卻是一名客戶打電話來問他寄的信收到沒。


 


我跟客戶說因為現在大樓正在警報中(他有聽到我們這邊非常吵),我們都要離開了,可否明天再回答他。不巧就如同我無法理解這位客戶為什麼會那麼斤斤計較,這位客戶也無法理解我要趕快離開辦公室的必要,他硬生生地又要我解釋之前我們寫給他的信中他看不懂的問題。


 


所以等我下去跟兒子會合時,兒子已經等很久了。他告訴我管理員說火災警報的原因是五樓燒廢紙冒煙出來,已經解決了。但是警報聲仍不停作響,兒子問我辦公室裡的電腦怎麼辦,我說也沒辦法啊,搬不走的,不過原則上要燒穿樓層到另一樓去沒那麼快,現在管理員也都還在處理,如果再燒起來的話,請消防隊來處理應該是來得及。


 


這時我發現兒子滿頭大汗。我的辦公室在三樓,從三樓跑到一樓,理應不至於流那麼多汗才對。


 


「媽媽,我流好多汗喔,因為我很擔心媽媽被火困住。」


 


原來那是為媽媽緊張擔心所流的汗啊,我聽了覺得好感動,也好心疼。


 


管理員下來告訴我們,已經沒事了,但反而是警報器卡住,所以停不下來,他正在聯絡廠商來處理。


 


知道沒事之後,我們就離開大樓,去搭公車回家了。坐在公車上,腦海中一直浮現的是兒子為我擔心而滿頭大汗的樣子。


 


突然有一種感覺,在主再來的警報聲中,我的靈,也正在為我所愛的父母尚未信主,而急得滿頭大汗,流下無助的眼淚。


 


為此,我跪在主面前懇求了,並且決定,要更專一地為這事禱告。


 


看到本文的各位啊,若你尚未信主,而曾有你身邊的人向你傳福音,他的心情,就是這樣啊,縱使不明白,也請想想他的汗水,他的眼淚,試著接納看看吧。


 


還有,銷毀廢紙請用碎紙機,用燒的會冒煙引起警報,這是常識。


 


又,當對方已經跟你說有警報要離開那地時,請不要拖住人家。


 


但,上面這兩句只是附帶提的,重點不要搞混了。


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年輕人-貪心的大叔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青少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從學校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讀經是年輕人在主面前,做了又做的事情,讀到滾瓜爛熟的地步。神奇的是,即便已經熟得不能再熟,看到創世記的第一個字,就可以想到啟示錄的最後一字了,年輕人還是每每從讀經當中,再一次、又一次地得到新的感動與體會。



這天年輕人看到了出埃及記,從主日學就背起來的摩西十誡。



「啊,這十誡,雖然是那麼多年前立下的法,到現今,卻仍是世界各地法律的根本咧。果然 神是全知全能,從阿拉法到俄梅的 神啊!」



放下聖經,年輕人坐在屋前,邊吃著午餐,繼續思考、讚歎 神的作為。



忽然來了一位沒見過面的大叔。



「你好啊。」

「喔,你好。大叔不是這附近的人吧,沒見過你呢!」

「是啊,我是從城裡過來的。」

「來我們這山谷中的窮鄉下做什麼呢?」

「啊,我是想問問,你們家有沒有,在耕種的時候,從田裡挖出來的碗啊,盤子啊,那些東西。」

「從田裡挖出來的啊有啊,我跟哥哥一起挖到過。但是你要找那種東西做什麼?」

「我是研究古瓷的專家,想說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埋在地裡的古瓷出土,所以過來看看。如果不錯的話,我願意出價購買。」

「好啊,不過我正在吃午飯,等吃完再去拿好吧?大叔要不要來塊地瓜呢?」

「喔,好啊,也有點餓了。」



「大叔,你看看,這個就是我和哥哥從田裡挖出來的碗,之前有人說大概可以賣個一兩千塊吧。」

「這個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咧,價值不到幾百塊啦。這樣吧,五百塊我就買了。」

「大叔,你說你是研究古瓷的專家,那麼這個碗值多少錢,你應該曉得,如果只值五百塊的話,我要是專家,是連買都不會買的。你不要欺負我們鄉下人啊。」

「講什麼欺負人呢?我啊,我才倒楣呢!」

「是嗎?怎麼回事?」

「我兩個月前,在山下的村子路邊,看到一個老太太在賣菜。她賣的菜我是沒什麼興趣,她用來裝零錢的碗才吸引我的眼光。」



大叔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兩個月前發生的事情:



「那是一個上古的青瓷啊,顯然老太太不識貨。我就跟老太太說:『這碗挺雅緻的,我想買回家放在桌上養株小花。賣我不賣呢?』老太太說那是他兒子在田裡工作時挖出來的,送給她說若能賣點小錢就拿去當零花吧,老太太邊賣菜邊賣碗,卻沒人對那碗有興趣。我問老太太要賣多少錢,老太太說想要七百塊賣我,我就跟她殺價,只肯給她五百塊,最後老太太終於同意我出的價格,就以五百塊把那個青瓷賣給我了。



我獲得了一個上好的古董啊,開心得不得了。而且好事不只一樁,後來我遇到一個婦人在賣人蔘,她因為開市的那天有事不能去擺攤,只好在路邊看看能不能賣掉一些,多少賺一點,我看那人蔘品質不錯,就問她要賣多少錢?她說若我全部買下的話,算我六千塊。我跟她殺價,只願意出三千塊。那個婦人聽到我砍了一半的價格,就不想賣了,不過我跟她說若我沒有買,恐怕一天過去她也賣不出去,後來她就被我說服了,大半袋的人蔘就賣了我三千塊。」



「大叔,你殺價殺得太過份了啦,對方真可憐啊。」

「不是這樣講的,這是我懂得做生意,也算是運氣好,天賜良機啊。」

「那你為什麼現在還要再跑來這邊找東西?也太食髓知味了吧。」

「唉,事情本來一切都是很美好的,後來卻發生了不幸的事。我提著大半袋的人蔘,又拿著一個青瓷碗,覺得行動不太方便,還有也不想讓人看到我的寶物,就把青瓷碗放進裝人蔘的袋子裡,然後去趕最後一班回城裡的公車。」

「大叔啊,你手裡拿著貴重的東西,還跑去搭公車喔,怎麼這麼小氣啊?」

「你知道什麼啊,小錢也是錢啊。不過你說的對,假如我那天不要去搭公車,花點錢搭計程車的話就好了。我上了公車,只剩最後一排的中間有位子坐,我就坐了上去,後來人越上越多,車子都擠滿了。我抱著裝人蔘和青瓷的袋子,小心翼翼地不讓別人碰到。可是,唉,可是,後來我竟然累得睡著了!」

「啊?大叔,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啊。」

「結果,我驚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袋子已經不在我的腿上,青瓷碗從袋子裡滾到地上摔破了,人蔘也掉在地上被人踩爛了。天啊,老天爺怎麼這麼會開我玩笑呢?我從好運瞬間跌落壞運,因為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我回家後病了兩個月,躺在床上爬不起來。後來是我想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還是振作起來,或許老天爺會再讓我獲得一次好運吧,所以我又回到這附近來尋找,看看有沒有寶物。」



「大叔,那請問一下,到底那個青瓷,價值是多少呢?」

「那個青瓷啊,最保守估計,應該可以賣到一百萬元以上吧。」

「什麼!一百萬!大叔,你應該摸著良心來做事吧,那個老太太跟你要七百塊,也不到一千分之一,你居然還殺價!你起碼應該給她一兩萬才合理吧!」

「可是我身上沒那麼多現金啊,而且如果我說要給她一兩萬,她可能就會起疑,覺得這個碗更值錢,就不賣我了。」

「就算這樣,你也要想辦法給她該得到的利益啊。你太貪心了,大叔,你沒上過教會,讀過聖經嗎?聖經上記著 神賜下的十誡,裡面說不可偷盜,也不可貪戀人所有之物,這是連小朋友都知道的。大叔你如果遵守這個誡命,公義地對待人的話, 神怎麼會收回你遇到的好處呢?」

「唉,說這些都來不及了,我只期盼,再遇上一次好事啊。」

「大叔,你不拿著良心來做事的話,是不可能會再遇上好事的!」

「真的嗎?嗚嗚~~」



「大叔,其實有比找到一個古代青瓷更好的事情。」

「是嗎?是什麼?」

「大叔你應該上教會,相信耶穌,耶穌賜給你的,是比這些還要好上百倍千倍萬倍的永生的祝福,而且不僅如此,你相信耶穌後,會變得亨通,那時一定會遇到比兩個月前的機會更好的事情的。」



年輕人向大叔傳達福音,大叔帶著年輕人所給的建議下山了。雖不知大叔後來有沒有聽年輕人的話去教會,不過年輕人在多年後,仍然會想起大叔的事情,並且告訴跟隨的人們,良心的重要。



附註:記載在舊約聖經中的十誡(出埃及記20:1-27)



神吩咐這一切的話說:

「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

「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

「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神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

「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

「不可殺人。

「不可姦淫。

「不可偷盜。

「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

「不可貪戀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人的妻子、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


關於年輕人

2009年4月17日 星期五

尼布甲尼撒的夢(上)



以色列人在建國之後,經歷了掃羅、大衛、所羅門三個國王,繁榮興盛。但是在所羅門去世之後,國土就分裂成北以色列和南猶大兩國,因為以色列人對 神的信仰不忠,最後以色列國先被亞述滅亡,猶大多撐了一段日子,終於還是被新興的巴比倫給滅了。


 


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奪了耶路撒冷,之後從以色列人中,選出幾名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都俱備的少年,要教他們巴比倫的文字語言,好讓他們可以在王的面前服侍。當中有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哈拿尼雅、米沙利和亞撒利雅,他們四個人是猶大族。


 


尼布甲尼撒王叫人給但以理他們大魚大肉及美酒,意思是要給他們很好的待遇。但是但以理等人並不想吃這些食物,因為這類的美食很容易使人的體質變得遲鈍,而遠離 神的靈感。但以理就求太監長不要給他們這些食物,太監長很驚訝,怎麼會有人不要吃這些美食呢?這可是王的恩賜啊!


 


太監長說:「你叫我不要給你吃這些東西,可是你要知道,這可是王賜給你們的飲食呢,如果你們不吃,然後比起別人看來面黃肌瘦的,王一定會怪罪於我的,我可擔當不起啊!」


 


但以理和他的朋友,還是向太監長求,他們說:「這樣好了,請你讓我們試個十天看看吧,這十天就給我們素菜吃,白水喝,然後你看看我們會不會面黃肌瘦,再照你所看的來安排我們吧!」


 


太監長見他們有所堅持的樣子,就答應試十天看看。過了十天,只吃素菜、喝白水的但以理他們,竟然面色紅潤,比大吃美食的人還要健壯。太監長嘖嘖稱奇,也就不再強迫但以理他們吃王所給的食物,就讓他們吃素菜。


 


等到學習的期間滿了,太監長把所有的少年帶到王面前,王一一跟他們談話,結果這些少年當中,沒有人能比得上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和亞撒利雅,王考問他們很多事情,發現這四個少年的智慧聰明比整個國家的術士和法師都還要勝過十倍,王就把他們四人留在身邊侍立。


 


有一天,尼布甲尼撒王做了一個夢,心情覺得很煩擾,整夜睡不好,但是起來的時候,又想不起到底夢到了什麼,於是他把全國的術士、法師都叫了過來。王說:「我做了一夢,讓我覺得很煩,你們告訴我那是什麼夢。」


 


於是法師對王說:「請王告訴我們夢到了什麼,我們好解夢吧。」


 


王說:「夢到什麼我已經忘了。現在我叫你們解,你們就趕快解,不然我就把你們斬了!」


 


在場的法師和術士面面相靦,不知道夢到什麼,怎麼解夢呢?


 


一陣寂靜以後,眼看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終於有個術士怯怯地開口了:「請王將夢告訴僕人,僕人就可以講解。」


 


尼布甲尼撒王大拍桌子:「混蛋!我知道你們都在推拖!剛剛我不就是說過我不記得夢到什麼了嗎?我告訴你們,你們平常都吃我的,喝我的,現在不把夢講給我聽的話,就只有凌遲一途知道了嗎?」


 


在王面前的術士和法師都臉色發白,他們絕望地說:「王的要求,沒人做得到,從來也沒有人這樣問過。王的問題實在太難了,除了不與世人同居的神明,沒有人說得出來。」


 


尼布甲尼撒王聽了非常生氣,就下令把所有平常在王面前獻策服侍的哲士都殺了!命令一出,因為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也屬哲士,所以人們就到處尋找但以理等人,要殺他們。


 


護衛長亞略奉命要殺哲士,來到但以理面前時,但以理婉轉地請教他,到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命令出現呢?亞略就告訴但以理早上在王宮中發生的事情。


 


但以理聽了,就告訴亞略他可以把夢講解給王聽,但是要寬限一點時間。之後但以理找到他的三個朋友,要大家一起迫切地禱告,祈求 神施憐憫,把這樣奧秘的事情指明,免得但以理和朋友與巴比倫的其他哲士一同滅亡。


 


在擺上精誠的徹夜禱告中, 神把這奧秘的事在異象當中向但以理顯明,得到答案的但以理便大大地稱頌天上的 神。


 


於是一大清早,但以理去見亞略,說已經有了答案,請亞略千萬不要再滅絕巴比倫的哲士了。


 


亞略急忙把但以理帶到王面前,說:「有個猶大人說他能將夢講解給王。」


 


王聽了大喜,問但以理:「你果真能把我所做的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嗎?」


 


但以理說:「王所問的事情,不管是哲士、術士、法師、觀兆的,都無法告訴王,只有一位在天上的 神能將這樣的奧秘顯明出來。王做的夢,是 神將日後必有的事指示王。因為王在床上思想以後的事情,所以 神讓王做了這個夢。至於為什麼這樣奧秘的事要顯明給我知,並非我的智慧勝過別人,而是 神要讓王知道夢的講解和心裡思念的事情。」


 


「王所做的夢是這樣的:王夢到一個很大的人像,這像甚高,極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狀甚是可怕。這像的頭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你觀看,見有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把腳砸碎;於是金、銀、銅、鐵、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為夏天禾場上的糠粃,被風吹散,無處可尋。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天下。」


 



繪圖者:Scott Su


 


「對!對!對!就是這樣子,我想起來了!那,這夢是什麼意思呢?」


 


「王啊,這夢的意思就是,天上的 神已經國度、權柄、能力、尊榮都賜給你。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獸,並天空的飛鳥,他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這一切。你就是那金頭。在你以後必另興一國,不及於你;又有第三國,就是銅的,必掌管天下。第四國,必堅壯如鐵,鐵能打碎剋制百物,又能壓碎一切,那國也必打碎壓制各國。你既見像的腳和腳指頭,一半是窑匠的泥,一半是鐵,那國將來也必分開。你既見鐵與泥攙雜,那國也必有鐵的力量。那腳指頭,既是半鐵半泥,那國也必半強半弱。你既見鐵與泥攙雜,那國民也必與各種人攙雜,卻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鐵和泥不能相合一樣。當那列王在位的時候,天上的 神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也不歸別國的人,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你既看見非人手鑿出來的一塊石頭從山而出,打碎金、銀、銅、鐵、泥,那就是至大的 神把後來必有的事給王指明。這夢準是這樣,這講解也是確實的。」


 


尼布甲尼撒王聽了,大大稱奇,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秘的事,你們的 神果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秘事的。」王便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並且吩咐人送給但以理許多禮物。


 


之後王派但以理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並且在但以理的要求下,他的三名朋友也一同來管理巴比倫的事務。但以理被王高舉。


 



尼布甲尼撒的夢(下)



2009年4月14日 星期二

人工呼吸

 


因為


你給我了這一口氣



變成了有靈的活人


 


因為


你給了我這一口氣



枯骨生筋長肉有皮


活了起來


 


因為


你給了我這一口氣



領受了聖靈


握有了審判的權柄


 


  


否則



不過是


一塊肉而已


 


 


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創世記2:7


 


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我必給你們加上筋,使你們長肉,又將皮遮蔽你們,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你們便知道我是耶和華。~以西結書37:5-6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約翰福音20:21-23


2009年4月9日 星期四

資助

 


街頭有時會出現向人請求幫助的人,多半是出現在車站附近,跟你說他因這個那個原因,回不了家,希望你資助他一些錢搭車。


 


這種事起碼在二十年前就有了,因為我讀高中的時候,訓導主任就曾跟我們說,若在路上遇到這種情形,就請那人到教官室去,因為教官能給的幫助比一個高中女生來得大。


 


我也遇過幾次,通常我會把身上的零錢給他,我想雖然十之八九是誑人的(說辭真的蠻爛的…),但或許有真的是遇上困難的,起碼可以讓他拿這些零錢靠近目的地一點,或是可以打電話求救。


 


耶穌說,若有人要你的裏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可我這人修鍊不夠,還做不到這等程度,只能做到防止落井下石罷了。


 


有一次,剛下班走出大樓,有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跟我說他錢包不見了,沒辦法回淡水。


 


淡水!瞬間我眼睛一亮!那時捷運還沒開始使用悠遊卡,使用的是一張一千元的儲值卡,這卡沒悠遊卡好用,唯一的強項就是:尾程優惠,也就是你只要有餘額進站,就可以搭一程,坐到任一站都沒問題。擁有阿租馬個性的我,在餘額低於一百元時,就會小心翼翼地計算使用,好讓最後餘額是5元,然後留下來等著某天要搭較長程的捷運時使用,老實說也不是缺那個錢,可是用5元的卡搭50元的車,感覺不錯捏。


 


年輕人說要去淡水!太好了!我身上剛好有一張算到剩餘額5元的儲值卡,於是就把那張卡給年輕人,很誠懇地告訴他,這張卡可以讓他搭捷運到淡水,回到淡水,就不必擔心了


 


年輕人有點呆掉,我還催促他,天色漸漸晚了,趕快去搭捷運回家吧


 


而後可能神憐憫我會為難,還有就是我現在是個忙碌的上班族兼家庭主婦,沒時間在路上慢慢晃,所以也很久沒遇到了。


 


倒是這幾天聽到一個姐妹遇到的事,很絕。


 


姐妹停摩托車時,有人過來跟她說要回基隆沒錢。姐妹當然也會懷疑是不是騙人的,而且也不是有餘錢的人,但是剛好前幾天鄭明析老師講到有關別人跟你要東西不想給,受到耶穌指責的事,所以姐妹就問他,那麼是需要多少錢呢?


 


那人說要一百多。


 


姐妹給了他一張一百元,想想又問,一百多到底是多多少呢?


 


那人說,那不然一百五好了。


 


姐妹說,可是我沒有五十元。於是又拿了一張一百元出來。


 


結果那人從口袋掏出了五十元,找給姐妹


 


受到些震撼的姐妹有點說不出話來。不過再開口時,姐妹對他說:


 


「你相信神嗎?你去過教會嗎?我是在教會服事的人,沒有在外面工作,所以經濟上並不寬裕,但是神還是感動我給你所要的,你要相信不是神動工是不會這樣的,希望你能夠好好地去教會。」


 


那人答應了。


 


還可以找錢很絕,神在當中動工更絕。


 


鄭明析老師在年輕時,幫助過許多街頭乞丐、流浪漢,我聽的時候覺得很了不起,但是其實不太明白這樣幫助的旨意,不是說不該幫助人,而是覺得不是給人魚吃不如教人捕魚嗎?,並且乞丐、流浪漢的問題,不從整個社會來做,很難解決的,頂多只是幫助一人、一時而已,到底為什麼神讓鄭明析老師花費那麼多力氣去做這樣的事呢?攝理過去較少致力於慈善事業上,除了因為攝理年輕人較多,能資助他人的程度有限,也有因為救助的事業已有不少很優秀的團體在做,所以把力氣使用在傳道,讓人站立起來,以期發揮更大的力量,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太明白去這樣幫助的意義到底是如何?


 


聽到姐妹的經歷,讓我體會到,這不是一個給人錢來滿足他短暫要求的事情而已,神讓那人有機會遇到可以傳他福音的人,也讓姐妹有機會得感動來傳福音。


 


那不是一件幫助而已,是一件福音的事工,即使那人一文不名,可能是個騙子,他也需要福音,而神也預定要給他福音。我以前想的,真太狹隘。


 


果然嶄新地變化的一年,會有很多突破界限的事情發生啊。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再次賜下的禮物

 


兒子跟六年級的一個哥哥約好要帶寶貝的樂樂棒球組(一支球棒和兩顆正式比賽球)去學校,兩人打勾勾還蓋了手印。喜滋滋地帶出門,結果卻忘在公車上,並且是進了學校,看到那個哥哥的臉,才想起來,便哭了。


 


邊哭邊打電話給爸爸,拜託爸爸幫忙去公車總站找。爸爸先打電話跟媽媽講,然後打電話去兩端的公車總站。


 


六年級哥哥每一節下課都來催促兒子打電話問爸爸結果如何,結果都是失望而歸。


 


媽媽下班的時候,想想就繞去了體育用品店,買了一組新的球棒和球,沒有原來的好,原來的還有背袋,球也是大顆的,不過暫時也買不到那種,只能退而求其次。


 


回到家,看到新球組,兒子愣了一下,呆呆地拿著。晚一點的時候媽媽問他,掉東西的經過如何,講著講著兒子就又掉眼淚了,看來真的非常難過。媽媽又問他,拿到新的球棒時有沒有很開心,他說是很驚訝,因為他以為媽媽去幫他找回來了,所以才會呆呆的。


 


「那你明天要不要帶新球棒去學校?」


「不要。」


「那你什麼時候才要帶去呢?不是跟六年級哥哥有約定嗎?」


「等我忘記丟掉球棒的難過再說。」


「可是球棒買了,沒有使用的話,也是沒有價值的呢,你要記住丟掉球棒的難過,知道神在乎我們的生命也是像這樣子,然後好好地愛惜新的去使用吧。」


「再掉的話怎麼辦?」


「那麼就等哪一天爸爸送你上學的時候再帶去吧,就不會掉在公車上了。」


 


晚上睡覺時,爸爸告訴媽媽,兒子跟他說,如果找不回來的話,就是神要他不要打棒球了,那麼他就不打了。


 


是喔,小男生有點長大了咧。


 


第二天早上,媽媽問他:「你跟爸爸說如果找不回來就不打棒球了是不是?」


「是啊。」


「那有新球棒算不算找回來了呢?」


「嗯,不能算吧。」


 


爸爸說:「因為你自己先下決心,所以神接納了,才感動媽媽買新的球組給你的,知道嗎?如果你只是不平不滿,對一支球棒和兩顆球難過鬱悶,都沒有想到神的話,神就不會給你了。」


 


後來因為時間有點太晚了,不知道前一天晚上媽媽有做過建議的爸爸說要送我們一程,兒子睜大了眼睛:「喔!那我要帶新球棒去!」為了避免在路上消失,他還打定主意,到下次爸爸媽媽去學校參加活動之前,球棒都要擺在學校


 


爸爸媽媽要他在同學看到新球棒時,一定要見證是如何從神那邊拿到禮物的,在這裡也幫他見證一下。


2009年4月3日 星期五

撒但砰砰砰



 


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魔鬼就帶他進了聖城,叫他站在殿頂上,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耶穌對他說:「經上又記著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耶穌說:「撒但,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於是,魔鬼離了耶穌,有天使來伺候他。(馬太福音4:1-11)


 


禮拜三的時候,小朋友聽了這段故事。


 


聽眾有羅公主、蘇小華、噶小谷和小蝸牛。


 


助教是阿致姐姐。


 


除了要告訴他們,主耶穌很堅定又帥氣地得勝了撒但以外,一直以來,我覺得一定要告訴小朋友的一點就是:撒但並不會臉上寫著我是撒但,或是又醜又髒又長角長尾巴地出現在你面前,讓你一眼就認出他是撒但。


 


撒但可能是又高又帥,穿著白閃閃的衣服,彬彬有禮地來到你身邊,說話風趣又貼心,乍看下簡直就是光明的天使(請參考哥林多前書11:14)。站在人浮動躁亂的心情上,撒但簡直就是深解人心的麻吉。


 


「小朋友,撒但長得很醜嗎?不是呢,撒但來找你的時候會化妝喔,會把自己弄得香噴噴的,你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撒但咧。」小朋友不太相信加菲老師的話,因為他們腦袋中的撒但都是長角的、黑黑的、有尖牙、有尾巴、醜得要命的。


 


「然後撒但會說一些好像很有道理的話喔,你看他跟耶穌說:『神很愛你對不對?所以不會讓你肚子餓的,他一定可以幫你把這些石頭變成麵包。』還有跟耶穌說:『你是神的兒子嘛,神一定會保護你的對不對?所以你從這裡跳下去,神也會抱住你才對!』而且撒但很會拿東西引誘人,全世界明明就是神的,他還跟耶穌說:『如果你跟隨我啊,我就把全世界都送給你。』他騙人對不對?可是耶穌很有智慧喔,他知道撒但是騙人的,所以都沒有被騙。」講到這裡,小朋友還不覺得怎樣。


 


「撒但也很會跑到小朋友旁邊引誘你們喔。」小朋友開始有點緊張,阿致姐姐跟加菲老師兩個人一搭一唱地點了每個小朋友的名字。


 


「羅公主,昨天在百貨公司看到的那件衣服好漂亮喔,媽媽都不買給你,媽媽都比較喜歡哥哥對不對?」羅公主聽到這句話,睜大了眼睛,連忙否認。


 


「噶小谷,都是弟弟害你被罵對不對?我們把弟弟送給別人好了!」噶小谷一邊害羞地笑一邊搖頭。


 


「蘇小華,哥哥有好多玩具都不給你玩,很小氣對不對?我們要跟他吵架,讓他把玩具給我們!」蘇小華聽得都握起拳頭來了。


 


「小蝸牛,姐姐很愛欺負你對不對?爸爸媽媽還幫她,不公平!我們要生氣哭哭,在地上滾來滾去!」小蝸牛一邊說「哪是!」一邊開始對著加菲老師和阿致姐姐扮演的撒但開槍砰砰砰。


 


為了激起他們更深刻的感覺,加菲老師和阿致姐姐繼續扮演討人厭的撒但,跟小朋友辯論說,明明剛剛講的都是對的。


 


結果「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所有的小朋友都開始戰鬥,欲罷不能,直到加菲老師宣布故事結束了為止。


 


小朋友,你們要記住今天的激動呢,不要讓加菲老師和阿致姐姐白演了壞人啊!



 


上圖:噶小谷、羅公主、蘇小華


小蝸牛咧?無法控制地爬到別的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