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11月30日 星期一

包山又包海



如果你有一個機會,所許的願必定會成就,你會許什麼願?


 


想要的東西太多了,到底怎樣許願可以成就最大的效果呢?


 


要金錢?要愛情?要名譽?要地位?要權勢?


 


到底有沒有一個說法,可以包山包海?


 


或許很多人都曾經想過這個問題吧,然而,這真是個難透的問題啊。(兒子說這不會很難,說:「神啊,請給我一百個願望。」然後記得在最後第一百個的時候,再更新一次...果然連小學生都想過這樣的問題了)


 


學生間總有些沒有根據的傳說,我記得高中的時候,在樂隊裡認識了一群很活潑(就是很吵)的學妹,她們是從國中就在一起練樂隊,上高中後又會合了,默契相當好,搞笑也很厲害,她們宣稱:「兩個人同時說同樣的話時,看誰先打到對方的頭,然後說出自己的願望,這樣就會成就。」


 


信不信是一回事,瞎起鬨好玩的成份較大,於是每當有人在同時說出同樣的話時,就會看到一陣混亂,兩個人都拼命地想先打到對方的頭,然後衝出自己的願望來。


 


這反應必須在一瞬間完成,一慢就吃虧了,於是漸漸地大家會開始預備「萬一」遇上時所要說的話。


 


若有一句話能包山包海就好了...大家心裡都這麼想。


 


不過很現實的就是,這句話看來是不存在的。最後,有所頓悟的學妹們發展出的共同「出口願望」竟是:


 


「我長高!你長肥!」


 


沒想到,最後包的,不是山,也不是海


 


這一年來,教會興起了復興運動,這樣的時刻中,禱告是少不了的。


 


總不能漫無目的的禱告,於是常會見到「禱告項目」公布出來。


 


可以理解既然要請大家一起來禱告,就希望能有最大的成效,於是,想要包山包海的禱告項目也會出現。


 


有時,真的太急切了,太想要包山包海,一次成功,完全中的,所以這包山包海的禱告項目也就洋洋灑灑地像說明文般列了下來。


 


我年紀越來越大,記憶力也越來越不行,看到這樣的禱告項目,心裡就忍不住要嘀咕:「啊是記得住喔?光要記住那些東西,腦袋都花了,能禱告出什麼東西來咧?」


 


更麻煩的是,為了要包山包海,就不能寫得太詳細,免得因細節,有的東西就包不到。結果洋洋灑灑的一篇下來,每個項目,真是又大又籠統,繞口令了半天,還是無法抓到要怎樣具體禱告的靈感。


 


算我很不屬靈吧。不過不免想到,想要包山包海,結果,有包到山,有包到海嗎?


 


包到的,到底是什麼?


 


我喜歡實際一點的感覺,千里始於足下,走一步,有一步的距離,打高空,看起來有遠,卻什麼也沒有。


 


不過,真的沒有包山包海的願望嗎?


 


有的。


 


若給我一個絕對可以實現願望的機會,我要說:


 


「永遠與主在一起。」


2009年11月26日 星期四

傻了


圖片出處:http://www.nipic.com/show/3/73/edde1f82d4590c6b.html


 


「錢的事情,我會跟我妹說。」


 


男子從會議室出來準備離去,回頭跟律師說了這麼一句話。


 


說這話的男子,正被檢察官起訴中。在被害人向檢警報案後,他和一起涉有嫌疑的友人以有串供之虞為由,被羈押在看守所中,家人為了他,找上了律師。姐姐幫忙找認識的律師,媽媽來委任,妹妹幫他出了律師費,而律師因為人情,也給了優惠。


 


事情還蠻明確的,所以在被檢察官起訴後,人就被放了出來,案子搬到刑事庭去審理。為了他,家人繼續拜託律師。


 


到底他有沒有犯罪呢?男子有一套解釋,說他當然沒有犯罪,身為辯護律師,自要相信當事人所說的話,全力為他辯護。


 


然而每次男子來開會,都讓人感到哀傷。或許依法律、依證據,依法官的心證,他會被判沒罪,然而這事情,確實有被害人,他受到了損害,當然有他自己的疏忽,但是他的損害是確實發生了,只是因自己大意,因證據沒有完整保全,因他答辯的方向不投法官所好,所以他可能會輸掉。男子發現法官似乎不那麼站在被害人那邊,氣勢也跟著張狂了起來,他想他哪有犯罪。


 


這是一個讓律師內心感到無奈甚至些許遺憾的案子。


 


而感到無奈和遺憾的,或許不只是為他辯護的律師。男子持續為了出庭的預備來開會討論,態度越來越理所當然。跟他提到刑事一審的服務費還沒付的事,他便說了那樣的話。


 


到底,有什麼好理所當然的呢?到底,家人要幫你收拾善後,到什麼程度呢?旁人看了好氣,但是在家人的立場,怎麼辦呢?能不管嗎?看著淚眼汪汪的母親,女兒可以狠心不理會這個從小在外鬼混、惹是生非的兄弟嗎?


 


總是幻想著他這次度過難關,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吧。不管是阿Q,還是鴕鳥,也不想去釐清內心中被壓抑的那覺得狗改不了吃屎的念頭到底有多強烈。


 


很傻吧。


 


世上,卻有更傻的。


 


女孩有個不成材的父親,喝酒後打妻女,老伸手要錢,女孩懂事以來,總帶著有一天要帶著媽媽妹妹遠走高飛離開這一切的想法。


 


後來女孩來到教會,從耶穌,得到了從未享有的愛。女孩把媽媽、妹妹,一起帶來教會。爸爸雖還是那不成材的爸爸,母女三人卻總是有了一個靈魂的庇護所。


 


畢業之後女孩開始工作,爸爸伸手的對象,從媽媽一人,變成了兩邊伸手。總是自己的父親,而且擁有了耶穌的愛,一切更能忍耐了,女孩盡其所能地,滿足父親的要求。


 


然而,這多像瘤一般啊,到底哪一天,可以割除,可以治癒呢?


 


有一天女孩面對嫌錢不夠又要打人的父親,萌生了再也不要管他的想法,還是,帶著媽媽和妹妹遠走高飛好了。


 


這樣跟耶穌哭著禱告的時候,女孩卻看到耶穌比她還要激烈地痛哭的畫面。


 


「連你都不要他的話,他怎麼辦呢?」


 


女孩震憾到了,這麼讓人好想切割的爸爸,耶穌卻不放手。女孩答應耶穌,不會放棄爸爸。之後再怎麼無法忍耐的事情,想到耶穌的眼淚與心情,就有了勇氣去面對。


 


「因為我愛你們,所以無法忍受你們走向死亡而救援你們。就算被你們騙,我還是會為你們做。你們每個人在跟我約定的時候都期盼些什麼,不是嗎?即使我知道你們從我身上得到自己所期盼的之後,也不會按照你所下定的決心為我做事,但因為我愛你們,所以又為你們做了。」


 


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呢?


 


就是有的,人自己做不到,才會以為可以做到是虛假的。


 


怎麼相勸也是不相信,怎麼苦口婆心也是當耳邊風,對主耶穌的愛視而不見的人,主耶穌因為愛,就是傻了,只是苦苦地等待與付出。


 


而你,什麼時候,脫掉那自以為是的理所當然,不再帶來無奈與遺憾呢?


 


因為愛你,


眼睛瞎了,


耳朵聾了,


內心茫了。


 


我是傻了,


明知被騙,


依然微笑,


接受了你。


 


直等哪天,


你回心了,


脫離罪惡,


轉身過來。


 


飛奔靠近,


與我一起,


雙手相攜,


往天國去。


 


就因如此,


我仍繼續,


瞎了聾了,


茫了傻了...


2009年11月23日 星期一

你想避開地震嗎?



 


世上有多款的天災人禍,最讓人感到措手不及,甚至連坐以待斃的時間都沒有的,大概是地震了。


 


雖然海嘯、火山爆發、土石流也是一瞬間的襲擊,不過海嘯是伴隨著地震而來,火山爆發前總會有蠢蠢欲動的現象,土石流更是當人做好水土保持、注意落雨狀況時,還算可以控制和避開的。


 


唯有地震,完全不必前言,就直接登場。


 


地殼變動、版塊擠壓、釋放能量這些也都只是事後的說法罷了。


 


我認識的人當中,有很多人,非常地害怕地震,一天搖地動,就驚慌害怕,直想往外衝。


 


我也怕地震,那不可知的不安感,就像你張著嘴讓牙醫整頓你的牙齒,不知道何時你那脆弱微露的神經就會被觸碰到,讓人全身緊繃剉咧但。而當然,面臨地震時的恐懼不安感,比起看牙時,還不知要高上多少倍了。


 


那麼如果有人告訴你避開地震的方法,你會欣然接受嗎?


 


若聽到有方法可以避開地震,想必大家都躍躍欲試才對,就好像告訴人們有方法可以安全有效地減肥時,很多人都會感興趣。


 


不過矛盾的是,當人知道這安全有效的減肥方法就是「控制飲食、持續運動」時,馬上打哈欠退去的人佔了多數。


 


退去的人在腦海中,夢想著有更輕鬆便利可達成的「安全有效」,所以雖不致對這專家提供的安全有效減肥法嗤之以鼻,但是完全不想要嚐試。


 


避開地震的方法也是一樣,都說有興趣知道,但是當大家聽到領受到啟示的人大聲疾呼:「審判的日子快到,趕快離開不信、拜偶像的生活,相信主耶穌,歸回到創造主耶和華面前,才能避開審判!」打哈欠退去的人也是佔了多數。


 


因為人們也夢想著,有更輕鬆便利就可避開患難的方法,寧願繼續盼望著奇蹟出現,只想舒服地等待著。


 


一兩個月以前,就開始有中部會有災難的預言出現了(不要就覺得北部很安全啊),而大概十天前,一位久未見面的姐妹從高雄有事來到台北,她跟我說,十一月上旬南投發生大地震後,又有好幾個人同時夢到了發生大地震(差不多的時間我是夢到沙暴,強風將像玻璃碎片般的沙礫狂掃過來,打在身上十分疼痛,只能趕緊進屋裡去躲避),其中,還有人看到了差點讓他跌下床的數字9.1,並且第二天就出現了一個新聞:「地震前兆?中寮萬隻蚯蚓鑽動」大家又再度嚇了一跳,目前她們正努力地到中部地區去呼喊傳道。


 


如果人能讓自己不要陷於肥胖,那麼不管是不是專家提出的,不管是不是安全有效的,不管是輕鬆還是麻煩的,沒有一種減肥法是需要的。


 


如果人能讓事情不落入要被審判的情形,那麼所有說能夠避開審判的方法,一個也不需要理會。


 


不幸的是,人就是不夠能力,卻還是高呼「我是自己的主人」!所以就隨心所欲地讓自己發胖,讓自己過罪過的生活,讓自己遠離神,讓自己陷於危機。


 


我還是很怕地震,除了因那未知的不安外,更因那是表達神受傷累累的心情與怒氣之故。


 


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創世記6:5-7


 


想要避開地震,那就安撫神那淌著血的內心吧。


 


甚願在太平時刻,讓大家是更喜悅快樂地認識神啊。只是,一百年、兩百年過去,這片土地認識神的狀況卻沒有什麼改變。


 


這時,看得清楚、得到預言的人,呼喊到快要吐血的地步了,親愛的同胞啊,能不能稍微正視一下問題,不要再逃避了呢?


 


你想避開地震嗎?唯有倚靠主宰這天地的神,才是道路啊。


 


延伸閱讀:王嘉熙牧師的部落格


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為難



原諒嗎?


不原諒嗎?


 


為了你,


陷入兩難。


 


保守嗎?


不保守嗎?


 


看著你,


無言以對。


 


原諒的話,


你就不知輕重,


不思悔改,


最終讓你的靈,


走向死亡。


 


不原諒的話,


你就受到試探而疏離,


不肯靠近,


結果從你的肉體開始,


也是死路一條。


 


保守的話,


你以為是你拜的那些有保佑,


仍硬著頸項。


 


不保守的話,


那些為你代求而流的眼淚,


又一滴也無法漏掉地敲在心上。


 


原諒也是死,


不原諒也是死。


 


保守也不是,


不保守也不是。


 


你,


到底是誰呢?


 


萬王之王,


為了你,


陷入兩難。


 


萬主之主,


看著你,


無言以對。


 


如此嘆氣,


左右為難。


 


然後決定還是原諒,


決定還是保守。


 


再次以兩千年來未曾止過的寶血,


來洗淨你。


 


肉體都沒有了也是再以靈為你擔十字架的祭,


來救贖你。


 


都原諒了,


都保守了,


沒有遺憾沒有迷戀地都做了。


 


你啊,


不要再麻木不仁,


沒有感覺了。


 


對這樣的愛都不知道,


所擁有的一切就都只是暫時,


都是虛假。


 


在你還摸得到自己的肉體時,


為了自己的救援,


自己也得負起責任吧。


耶穌的不同



 


「你好!請問你,有去過教會嗎?」


「沒有。」


「那你要不要去教會看看,認識耶穌呢?」


「可是


「我跟你說,耶穌是非常棒的一位喔!」


「恩主公也很棒啊,我從小就跟媽媽去行天宮拜拜,我覺得恩主公幫助我很多,讓我考試很順利,我很感謝恩主公,恩主公也很棒。」


「那麼,請問你,有感覺到恩主公很愛你,或是你很愛恩主公嗎?你覺得你跟恩主公之間很有感情嗎?」


「啊?沒有耶


「恩主公和耶穌,都可以幫助你,但是不一樣的是,耶穌不但可以幫助你,還是一位可以與你相愛的人喔!」


「喔?」


「你很感謝的話,可以把恩主公當成恩人,不過你可以把耶穌當作與你相愛的人,當作男朋友一樣的人,祂是因為很愛你,所以很想幫助你,很想把好的東西給你,還可以時常陪在你身邊,並不是因為祂是神明,而你向祂求,所以幫助你的...


 


這是一位姐妹,在傳道時,與一位可愛高中女孩的對話。女孩聽了大姐姐的介紹,產生了要去教會看看,認識耶穌的感動。聽到這樣的見證時,覺得耶穌會很開心吧,不只是這位姐妹去做了耶穌所喜悅的傳道,更是因為這位姐妹,說出耶穌的心聲啊。


 


耶穌,有什麼不同呢?


 


不明白的人,會覺得耶穌不過是一個宗教的代表性人物,跟釋迦牟尼,跟穆罕默德,跟觀世音,跟媽祖,跟恩主公等等,地位沒有什麼好不同的。


 


很多人也以為,所謂宗教,只要是好的,是正信的,都是勸人向善,雖有形式方法的不同,但總歸根本是沒什麼差別的。


 


在這片土地上,有這樣想法的人很多。所以有拜有保庇,拜了佛祖,拜了觀音,拜了媽祖,拜了恩主公,拜了土地公,不也就夠了嗎?何必再去多尊一個從西方外來的耶穌呢?


 


可是,仔細瞧瞧,真的是不一樣的。最基本的一個,就是沒有一位,像耶穌一樣,跟我們一起生活。


 


耶穌在世的時候,細數著每一天,跟所愛的弟子們一起吃喝睡行。即便是過了兩千年的現今,耶穌仍很忙碌地在這世上動工,不是精神同在而已,是很具體地賜下啟示,賜下感動,賜下話語,賜下愛,讓人們可以成為在天面前潔淨的新婦。


 


為什麼耶穌要跟我們一起生活呢?明明耶穌是天國的主人,可以在那金碧輝煌的地方無憂無慮地過活,為何過來我們這邊呢?都是因為很愛我們的關係。愛的關係,所以想要貼近我們,想要把最好的給我們,想要帶我們一起去過好日子。


 


被貢奉在廟裡、壇上的神像,有哪一位是如此的呢?他們或許留下了他們的精神讓人們學習,或許垂聽了人們的拜託,在能做到的部份給予幫忙,但是有哪一位有做到全面性?有哪一位是下來跟人們一起生活的?有哪一位是深深地愛著人類的?有哪一位是為了人類喪失了創造的價值而流下血淚的?有哪一位是為了救援快要掉入地獄的靈魂而繼續忍受被釘十字架的痛苦的?


 


靜下心想想,或都有教導,或都有勸善,但沒有一位,是把你當愛的對象。


 


除了耶穌。


 


這就是,最大,且致命性的不同啊。


2009年11月15日 星期日

How can you be so sweet?

 


透過信差


你對我說


你,辛苦了


 


我很訝異


因為


我內心並不感到辛苦


 


那一點點的勞心勞力


跟你所做的比起來


可能連灰都找不到吧


 


但我也感到很驚喜


除了早已伴隨著過程中來的幸福


居然你還要給我紅利


 


怎麼會這麼好啊


怎麼會人格棒到這樣子呢


How can you be so sweet?


 


你真是


宇宙無敵超級霹靂


絕無僅有的大好人啊


 


--


這是給耶穌的


傻裡傻氣的情話



2009年11月12日 星期四

歧途



歧途,


是從正路分出來的。


 


若知道是歧途


誰會想走呢?


 


可為什麼,


就是走上歧途?


 


因為一開始,


走的是正路,


 


因為一開始,


很確定自己走的是正路,


 


所以,


自信滿滿。


 


自信滿到,


忘了時刻詢問神。


 


自信滿到,


走岔了沒有感覺。


 


自信滿到,


不知道要設停損點。


 


於是,


懸崖勒馬算是幸運的。


 


更多是讓人感到不忍,


那墜入深淵時所顯露的不敢置信。


 


從正路開始,


不知不覺出現的歧途,


 


真是,


可怕又殘酷。


 


--


有一天,得到一個靈感,想寫一個題材,感到非常地興奮,我很確信這麼棒的靈感,絕對是從天而降的。


 


要下筆的時候,腦海出現一個印象,可能是一部電影,或是一本小說的情節,很可以呼應這個靈感。


 


於是便開始在網路上搜尋資料。


 


但是找了很久,卻找不到我要的東西。換了各樣關鍵字,更替了好幾個搜尋引擎,就是找不到。


 


雖然內心有輕微地浮現出:「不要再找了,那不是旨意。」的聲音,但是因為很確信那最初的靈感是 神給的,所以硬著頸項,把那樣的聲音壓下去,繼續搜尋。


 


結果還是找不到,眼看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有點著急的我,跟 神說:「再找十分鐘就好!」又說:「再找五分鐘就好!」再說:「找到六點半就好了!」


 


到六點半,我跪著跟 神說:「我錯了,請原諒我。我不該抓著一開始的感動,就大大地擴張到連問都不問 神,自以為是地做其他的事。結果是失敗了,而且連一開始的感動,也受到了耽擱


 


想想這個經過,覺得很恐怖,為什麼會陷入呢?因為很確信一開始的感動是確確實實的,結果就因此而放心、鬆懈地陷入了。


 


我們生活中,也很多這樣的情形。常常看到有人很努力,但是最後卻走偏了路,如果是從頭就都是按著自我想法去做,也不會讓人那麼惋惜了,然而更多的狀況是,一開始都是走在旨意的道路上的,之後卻認為自己已安穩地走在旨意的道路上,對自己開始以自我想法來行動沒有自覺,結果就出現了遺憾。


 


總是,不能一刻離開 神,不能一刻不以主為最優先,才不會由正路轉歧途啊。


2009年11月1日 星期日

牽手




 


「媽媽,請你跟我一起去教會吧!」孩子蹲在媽媽的面前,握著媽媽的雙手,如此請求了。


沒想到兒子這般的舉動,媽媽嚇了一跳,怦怦跳的內心,泛起一點點酸,卻又有那麼一點點甜。


 


這孩子,我的孩子啊,他長大了嗎?以前,總是到我跟前,問著:「媽媽!今天要吃什麼?」「媽媽!今天要做什麼?」這會兒,倒是一個祈使句啊。


這孩子,什麼時候長大了呢?明明,才幾天前吧,還那麼小小的啊。


雖然自己去了城市上大學,也當了兵回來,可是,明明,才幾天前吧,還那麼小小的啊。


明明幾天前,我才欣喜若狂地聽到他稚嫩地,發出了”MaMa”這般的聲音啊。


明明幾天前,我才牽著他的小手,送他去幼稚園,然後在聽到他大哭之前,趕緊逃離啊。


明明幾天前,我才去帶他去兒童樂園,慶祝他的生日不是嗎?


怎麼一下子,已經大學畢業,已經當完兵,已經這麼大了呢?


我知道,他去了教會,大學時開始去的。我知道,他很喜歡那裡,所以變得比較少回家。我知道,他很喜歡聖經,回到家裡來也是抱著聖經猛讀。我知道,他很喜歡耶穌,老是在嘴裡哼著歌唱給耶穌聽。


耶穌啊,你知道,我會嫉妒嗎?


什麼時候,總是伸出手來要我牽的小手,變成總是去擁抱你了呢?從他進入那彆扭的青春期之後,就沒有唱歌給我聽了呢。


可是,他看起來,很開心,很幸福。做媽媽的,不是就期盼孩子這樣嗎?


我矛盾,好一陣子了啊。


現在,他跑來跟我說,要我跟他一起去教會。


不行吧,那是我不知的世界啊。


不行吧,我不是在跟耶穌吃醋嗎?


可是,他的眼神,看起來,好期待,又很怕受傷害。到底哪個媽媽可以受得了這種眼神呢?


兒子啊,媽媽,沒有你想像的堅強。我會擔心,我會害怕,對那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感到不安,就像你當年要邁出家門去上幼稚園一樣啊。


我會怕。


 


「你牽著我的手去的話,我就去。」傻了一陣子的媽媽,最後撒嬌似地說出了孩子想不到的話。


「好,我會牽著你的手去。」孩子眼睛閃著淚光,又閃著堅毅。


於是孩子牽起媽媽的手,走出家門,上了公車,再轉火車,走向教會,緊緊地牽著,一秒也沒有鬆開。


 


媽媽,從小,你守護著我,牽著我的手,去闖盪我所不知的浩瀚世界。只要手被牽著,心就會安定,只要手被牽著,隨處都是溫暖安全的地方。現在,換我來牽著你的手,像你過去為我做的一樣。


其實,那雖然是我的手,但牽著你的,是比我還要愛你,比我愛你還要久的主。從那手心傳來的溫度,從內心湧出的幸福,就是主的愛。


媽媽,我愛你。


 


我的愛啊,我愛你。


從起初到末了,愛著你。


只要你手一伸過來,我就會牢牢牽著。


只要你張開雙臂,我就會緊緊擁抱你。


 


我不會放掉的,我不會鬆開的。


我的愛啊,在我的守護下,享受那創世以來最大的幸福吧。


 


--


獻給努力想要將主耶穌介紹給爸媽的孩子們,也獻給被孩子苦苦哀求勸說去教會的父母們。


 


一天早上,聽到了一位年輕的弟兄和媽媽之間很感人的故事,深深被那牽著不放的手感動。腦海中浮現他緊握著媽媽的手,一刻也不鬆開地,帶著媽媽去教會的畫面。心想,好像戀人啊,那時候,兩個人怦怦跳的內心,想著什麼呢?


 


想到孩子小時候,是媽媽牽著手到處去闖盪,而現在,該換孩子來守護媽媽了啊。這就是,現在努力去傳道父母的我們,很深切的心情啊。知道靠自己的能力做不到什麼,所以才想把爸爸媽媽交給主啊。


 


於是牽著媽媽的手,就變成孩子的手和主的手,交替出現的畫面。


 


親愛的爸爸媽媽,我們會與主一起,牢牢牽著你們的手的。


 


愛你們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