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預言達成


很多地方,流傳著預言與傳說。


 


當這傳說的主人出現的時候,人們對照著便讚嘆:「啊,預言成就了!時代達成了!」


 


因為帶著希望,所以對於預言,會有所關注。


 


不過關注點要是偏離了,主角出現了又離開了,也是不會察覺。


 


當耶穌來的時候,舊宗教人士急於知道:若你是彌賽亞,在你之前必有以利亞出現,那人在哪裡?


 


雖然施洗約翰就是答案,但是由於他自己見證得不夠清楚,以及猶太宗教無法盡信,以至於在這個預言的達成上,他們失手了。


 


並且因此,更延伸到耶穌就是達成彌賽亞預言的這點上,更是徹底地失手了。


 


只是,彌賽亞預言的達成,該關注的是什麼,以利亞的出現雖是個重點,卻並不必然是個決勝點。


 


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行走,看見弟兄二人,就是那稱呼彼得的西門和他兄弟安得烈,在海裡撒網;他們本是打魚的。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馬太福音4:18-20


 


從那裡往前走,又看見弟兄二人,就是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他兄弟約翰,同他們的父親西庇太在船上補網,耶穌就招呼他們,他們立刻捨了船,別了父親,跟從了耶穌。~馬太福音4:21-22


 


這事以後,耶穌出去,看見一個稅吏,名叫利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他就撇下所有的,起來,跟從了耶穌。~路加福音5:27-28


 


又次日,耶穌想要往加利利去,遇見腓力,就對他說:「來跟從我吧。」這腓力是伯賽大人,和安得烈、彼得同城。腓力找著拿但業,對他說:「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眾先知所記的那一位,我們遇見了,就是約瑟的兒子拿撒勒人耶穌。」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腓力說:「你來看!」耶穌看見拿但業來,就指著他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裡是沒有詭詐的。」拿但業對耶穌說:「你從哪裡知道我呢?」耶穌回答說:「腓力還沒有招呼你,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了。」拿但業說:「拉比,你是神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約翰福音1:43-49


 


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約翰福音4:28-29


 


於是撒瑪利亞人來見耶穌,求他在他們那裡住下,他便在那裡住了兩天。因耶穌的話,信的人就更多了,便對婦人說:「現在我們信,不是因為你的話,是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真是救世主。」~約翰福音4:40-42


 


這些人,沒有一個問到「那在彌賽亞來之前要來的以利亞是誰?」


 


他們不在乎這個問題,他們在乎的,是耶穌所展現出來的,生命救援的預言被達成的部份。


 


有關彌賽亞,最重要、最必須的預言,不就是這一點嗎?


 


跟耶穌相遇的這些人,從耶穌的話語、行為、能力以及愛,看到了生命的救援,也見證了最核心的預言的達成。


 


看熱鬧,還是看門道?


 


這預言的達成也是一種奧妙。


 


--


前幾天,在教會有聖經課程。


 


一載二載半載,這是有關預言與達成、歷史與時機的課程。


 


神的時機總是算得好好的,讓人只能嘆為觀止。


 


不過突然想到:我並不是因為這樣都算得好好的,才相信而跟隨的。對我而言,這些部份,算是錦上添花吧。我是真的感受到這裡有主的同在,驚異於這話語的奧妙,還有實踐話語者的能量,所以徹底地折服了。


 


也想到,兩千年前,耶穌來的時候,也達成了許多舊約的預言。然而跟隨的人,是因為那些預言的緣故嗎?


 


我看到的,更多是因為他們實體地感受到生命的救援,所以跟隨的。反而很在乎預言的那些人,被以利亞在哪裡這一點給擊敗了。


 


所以,像孩子一樣單純,以心靈和誠實來感受吧。


 


這樣不會被那些預言是否達成給綑綁,而能很簡單地迎接啊。


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恰如其份


老是感到疏離感是種毛病。


 


不過,過度地不會感到疏離感,恐怕也是一種毛病。


 


初信仰時,看到有人呼天搶地地哭號著禱告,會覺得:「啊~有這麼嚴重嗎?會不會太超過了一點?」


 


不過,當看到一群非常優秀聰明的孩子,在禱告會時都只是默默地禱告,全然理智的樣子,卻忍不住心痛:「你們不要懂事到那種程度,一點點也不想要麻煩主,這樣對你們或是對主,都是種折磨啊。」


 


遇到一些佈道師、牧師的巡迴活動時,會看到有些人像追星一樣,黏在旁邊,什麼東西都想沾上一點,總讓人心裡不禁嘀咕:「你也看看場合,收斂一點好不好?」


 


不過看到有人不沾到好像是路人一樣的時候,也是會為他擔心:「難道都沒有一點想要靠近的心情嗎?不知道再過去多少,你就會變成無份的人呢?」


 


有些人,很在乎為什麼有人可以聽到主的聲音、有人可以瞥到主的身影、有人可以去靈界遊歷但自己卻在肉界不動如山,因而對主感到疏離,或者是對自己感到極不滿意。


 


然而也有些人,在上了啟示論之後,就抓著「最大、最明確的啟示就是話語」,因而從來就不想自己其實或許也具備跟主直接溝通的能力,而讓主只是癡癡地等待。


 


沒味道讓人無食慾,味道太重讓人直反胃;老是吃醋猜疑讓人煩,但是都無動於衷的話,不得不讓人想要秤秤那份真心有幾兩。


 


過與不及,都是種毛病啊。


 


若能撒嬌到恰如其份,就是美啊。


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舊情難燃


你可能想


幫我點一杯你熟悉的焦糖瑪琪朵


我會感到窩心而融化


 


你可能想


送我一束高雅美麗的香檳色玫瑰


我會感到驚喜而感動


 


結果


你感到錯鄂了


是吧?


 


沒人知道的焦糖瑪琪朵及香檳色玫瑰


應該是秘密武器


但是卻全然失效


 


是的


那是沒有其他人知道


也不會有人送我的焦糖瑪琪朵及香檳色玫瑰


 


然而


雖然沒有其他人知道


也不會有人送我


 


我卻也不在乎


甚至


我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


我發現我真的喜歡的


並不是這些


 


或許


過去只是為了配合讓你感到滿足


才喜歡的


 


所以


在我已不再留戀過去的這時刻


你以為的窩心變成了尷尬


 


真的


你要了解


我不會再愛你了


 


從我跟我的真愛相遇之後


我不需要


也不會再愛你了


 


就請你


帶著你的焦糖瑪琪朵和香檳色玫瑰


不要太難看地退場吧


 


--


有一天晨禱,想到下定決心要愛著主來過生活的人們,或許有時會有遇到過去的舊戀人這樣的時候吧,那會是什麼狀況呢?


 


如果正值低潮的時候,沒有緊抓著主,會不會因著這舊戀人一些熟悉的動作,就把自己的心門打開,輕易地被感動了?


 


看著人卻不看著主的話,真的很容易會這樣吧,想到這個的時候,不禁心情要沉重起來。


 


但也想到,如果是完全定睛在主身上了,那麼舊戀人的動作,或許反而會令人覺得突兀與好笑吧。


 


所以寫下了這些文字,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夠跟要丟棄的過去,舊情難燃。


2010年12月20日 星期一

難纏


有一些孩子,他們從小就在教會長大,雖然年紀小,但是在教會裡的年資與經歷,很可能輕易地就超過許多長大了才來教會的大哥哥、大姐姐。


 


這些孩子所屬的部門,叫做Milky Way


 


Milky Way的成員是幼稚園和國小的小朋友,也就是介於四歲到十二歲之間。當然也會有不是出生在教會,而是在這段年紀中才來到教會的小朋友,不過目前還是以從小就在的小朋友居多,就算是半途來的,也多是幼兒的年紀就來居多。


 


說真的,根據我多年跟他們纏鬥的經驗,Milky Way算是有點不好應付的部門。


 


不是說別的部門就好混,不過基本上若具備能搞定Milky Way的能力,我覺得去別的部門也不用害怕自己不行了。


 


他們多半都很聰明,很敏銳,從小參與及見識的東西也不少,眼睛亮晶晶的,如果企圖只想要「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來帶領他們的話,可能會踢到很大的鐵板。


 


我為什麼會這麼清楚呢?


 


除了跟他們纏鬥多年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們家的那一位,是超級鐵板。(唉,可能因為父母也是很鐵板啊…)


 


教會裡帶Milky Way的教師,是非常資深的前輩,她自己有三個孩子,都帶得很好,我非常喜歡她。我們家的鐵板兒子也很尊敬她。


 


不過為了孩子們有更多不同的學習,最近招募了願意對他們付出心血的大哥哥大姐姐來幫忙帶活動。


 


真的,願意對他們付出心血,是很大的功績啊。


 


但因為了解這些孩子不是容易應付的,在感謝之餘,也覺得得為自願者多多禱告才行。


 


不久,果然爸爸媽媽就收到這樣的求救:


 


「我叫他這樣那樣,可是他都不願意呢


「他都這樣那樣,怎麼辦才好呢?」


 


這,很難說怎麼辦才好啊。


 


每一個生命都是很獨特的,沒有誰是所謂油麻菜籽,隨便丟隨便長,無論是誰,都有主耶穌所賜予的成長專案。


 


沒有辦法一句話就把這成長專案解釋完畢的。主角得要自己緊抓著主去發現這專案的內容,還有指導者也得自己緊抓著主才有辦法獲得成功執行這專案的能力。


 


雖然問題好像是來自那孩子,但是解決之道卻是自己要從主那裡得到能力啊。


 


當然也不能這樣把責任都推給人家,所以我們也問了那位給人家造成壓力的主角。


 


「你好像很難纏啊?」


「是嗎?」


「是啊,有人覺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呢。所以媽媽想問你,你覺得該怎麼辦才好呢?」


「我怎麼知道呢?」


「你想想看,如果是主耶穌的話,會怎麼帶你呢?」


「會很有趣啊。像切紅蘿蔔就很有趣。」


 


切紅蘿蔔是為了準備生菜沙拉的材料,因為教會聖誕晚會後有愛宴,我們幫忙準備食物。這個部份鐵板先生就做得很開心。


 


他從小就喜歡跟視訊Team、音響Team、大會執行部在一起,而對上台去唱唱跳跳沒有興趣。


 


覺得他難纏的人,某個程度是不理解他的Style來對應的關係。


 


「但是你們是一個Group,是一起的,所以以後你在遇到覺得不有趣的時候,不是不喜歡就結束,你要自己問主,怎麼辦才好,想要有趣的話,要問主怎麼做好讓大家覺得有趣而有好的結果。」


 


Milky Way,不要只是成為鐵板,不要讓主和人失望,而是要成為閃閃發光的明星啊。


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過客


來到異鄉,多了些從未有的經歷與感受。


 


在我所住的地方附近,有個Shopping Mall,並不是太大,不過要逛也是可以逛個半天。


 


然而住在這邊八個月了,我還沒全走過一圈。


 


最近因為聖誕節快到了,人們忙著採購禮物,來來往往的人們,幾乎都是手上好幾袋。


 


因為想要買一棵小聖誕樹,所以我也進了Mall,裡面有幾家店可能會滿足我的需要。


 


果真有一家店裡有我要的小聖誕樹。


 


另外我買了一些可以裝飾在小聖誕樹上的東西。不多,因為樹很小,怕掛多了負荷不了。


 


然後我就結束了我的購物行。


 


走出Mall的時候,忽然想起 鄭明析 老師前一陣子說的:這屬肉體的世界不長久,不想對短暫存在就會消失的東西投入深厚的情感。


 


以前在台灣,從來沒有想過「過客」是什麼樣的感覺。不僅那片土地是自小熟悉的地方,住的地方也都是自己家裡的房子。


 


然而來到異鄉,雖然也有可能會一直住下去,但是卻開始有了不知道哪天又會邁向下一段旅程,所以不想在這裡多做無謂的花費與投資的想法。


 


只買必要的東西,只留下必要的東西,越簡單越好。


 


太多東西是帶不走的,因此,不想要投入深厚的感情而被綑綁。


 


若移居到另一個地方,最能帶走的,就是已經裝進自己腦袋與身體裡的東西。所以,比起那些帶不走的東西,更在乎的是這些隨身就可以帶走的東西。


 


不想對肉界的東西投入深厚的感情,就像這樣子吧。


 


當我們兩腿一伸,肉體所擁有的東西,全部帶不走。能帶走的,就只有靈和已經化為靈的部份而已。


 


太追求這些東西,擁有這些東西,結果卻反而成了一種綑綁,一種累贅。


 


我在這段日子中,很深刻地經歷了這種感覺啊。


2010年12月15日 星期三

沒人喜歡的女孩20

 


很可惜的,女孩那天並沒有遇到想見的人。眼見天色越來越暗,女孩只好趁早離開這個不熟悉的地方。


 


第二天,女孩在下課後,應該去補習的,只是她又到了補習街附近,就東走西晃地耗時間。


 


晃著晃著,走到了一家書店前。這家書店,女孩走過很多次了,不過從來沒有進去過,因為,這不是一家一般的書店,它是基督教書店。


 


雖然才十一月,不過可能是這幾年景氣不太好,店家總是早早就開始促銷,就像情人節之後就開始拼端午節業績,端午節之後就開始拼中秋節業績一樣,聖誕樹居然這時間已經擺出來了。


 


「週年慶,全店八折起。」書店門口貼著這樣的告示。


 


八折起那就進去看看吧,雖然不是去教會的人,不過看起來裡面也有賣文具用品和小禮物,或許可以參考看看。


 


走了一圈發現,大部份的書,看起來都距離非常地遙遠,不過文具倒是有很多很可愛的樣式,筆記本看起來也很高雅,女孩就停留在文具櫃前面,細細地挑了起來。


 


耳邊傳來音樂聲,一開始沒什麼注意,那是英文歌,女孩的英文不好,很自然地就覺得跟英文歌無緣。


 


不過,那旋律,吸引了女孩。聽到後來,女孩居然有想哭的感覺。


 


女孩到櫃台去問:「請問,這是什麼歌?」


 


「啊,是Casting CrowsWho am I…


 


Who am I? 好極了,雖然英文不好,但是這幾個字還懂得。當天晚上回到家,女孩就上網蒐尋了這首歌。


 


好聽原來基督教的歌曲,也有這麼好聽的,以前總以為,都是像平安夜那種聽了會睡著的曲子。


 


那天半夜,女孩在網路上,點選了許多福音歌曲,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覺得很多都很好聽。


 


女孩想到前一天那個學姐說的:「嗯,會有敬拜讚美,也就是唱教會詩歌的部份」就把還塞在包包裡的傳單挖出來,「與萬世巨星永恆愛戀的邂逅」或許,去看看也不錯。


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幸運兒


不管多麼深奧


不管多麼困難


 


只要是問對了


只要是敲到心坎上了


 


都是毫無保留


暢快地回答


 


回答的人


是那麼地慷慨


 


提問的人


是多麼地有智慧啊


 


而只是因為跟著


就能夠一同享受的我


 


真是只配傻笑


開心喜悅的幸運兒啊


 


--


禮拜天聽到這樣的話語:


 


鄭明析老師向主告白:「我能相信並愛著永恆不變的、永遠存在的全能者 神,真好!而且,聖靈和耶穌也永遠不變,真好!」


 


聽到這番告白的耶穌就問:「你知道 神為什麼永遠存在嗎?」


 


鄭明析老師馬上說:「請耶穌教導我。」


 


耶穌便說:「你要瞭解來生活。要正確地瞭解,然後感謝永恆的 神。最近每當你禱告時,都想著永遠存在的 神,也感到喜悅而獻上感謝和榮耀,所以我會告訴你的。」


 


霎時心裡也不禁告白:「是啊,主啊,能夠相信並愛著永恆不變的、永遠存在的全能者 神、聖靈和耶穌,真的是好好啊。」


 


並且也很強烈地感受到,是因為 鄭明析 老師的條件,所以主耶穌才賜下話語的。


 


不禁又在內心說:「能夠有這樣的老師,真的是好好啊。我真的是幸福啊。」


 


所以就寫下了這些文字。


2010年12月11日 星期六

聖誕禮物



 


最近去當了一個義工,包禮物的義工。


 


在這裡,聖誕節是流行送禮的季節,所以一些公益團體就會趁勢在Mall裡面提供包禮物的服務,收取一些費用,累積下一年度運作的基金。


 


會去當義工的原因是,想多認識一些人,多了解一些這個社會運作的狀況,而這個工作的門檻很低,所以就成了我在這裡的第一個義工經驗。


 


其他來當義工的人,有些是已經當了十幾年的老面孔,不過大部份是年輕的高中生或大學生,應該是學校有要求要有社會服務的時數。來的學生很多,多到我晚了幾天去填時段,居然沒什麼時段好填了。


 


所以我去的時段是比較冷門的週間下午時段,去了兩天,包不到幾個禮物,大部份的時間都是拿來做裝飾用的緞帶球,據說越靠近聖誕節就會越忙,到時候就沒時間做費工的緞帶球,所以要先做一堆存起來。


 


坐在那邊做緞帶球的時候,聽著收音機放出來的應景音樂,內心不禁想:聖誕節,是因耶穌而來的吧,這些音樂,卻跟耶穌沒什麼相關啊。


 


事實上這裡的人,當然有基督信仰的人也不少,不過大部份對於聖誕節,氣氛卻是放在「有個假期」這樣的感覺。採買禮物、包裝禮物、互送禮物,幾乎變成是最重點的項目。


 


難怪我在台灣買過好幾片有關於聖誕節的DVD,核心都放在「聖誕節的重點不是禮物,而是耶穌!」這上面。


 


現在人在國外,真是身歷其境了。


 


但是內心裡一點也沒有想要配合這樣情景的感覺。


 


我想到 鄭明析 老師說的:對於短暫存在的東西,不想產生深厚的感情。


 


就是這種感覺啊。


 


我只想要,拿到「主」這個禮物。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我」也能夠成為一個禮物獻給主。


 


各位親朋好友,在聖誕節,就千萬不要送我什麼禮物,也不要想從我這裡拿到什麼禮物了,就好好地與主一起過節,好吧?


2010年12月8日 星期三

重要的存在


最近的話語常在講「神的創造」,說人是神的創造中最偉大最美麗的存在,而腦又是人當中,最偉大最美麗的存在。


 


一起聽話語的孩子,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呢?老是動不動就尿遁,椅子上好像有針一樣,到底有沒有在聽呢?


 


好像是有的,起碼,有裝進腦袋裡一些吧。


 


從什麼事情可以知道呢?


 


今天兒子跟我說,在學校上課的時候,老師問大家:「有什麼東西是冬天會穿的呢?」


 


我想老師想的答案是:圍巾、手套、大衣、雪鞋等等這類的。


 


結果兒子跟老師說:「T-shirt


 


老師說:「No, No, No, T-shirt不是冬天穿的。」


 


兒子就把外套脫掉,讓老師看到他一年四季都穿的T-shirt…


 


我想老師應該當場說不出話來吧。


 


對兒子來說,台灣實在太熱了,而這裡的氣溫真是太可愛了,就算是下雪,他也是穿一件短袖T-shirt,然後外面罩一件外套。有時候他從學校回來的時候,外套還是拿在手上


 


我聽了笑了出來的時候,兒子還非常有哲理地說:


 


T-shirt實在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啊!」


 


所以我說,他們是有在聽話語的吧。


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享受



在攝理,總是不斷地可以聽到讓你眼睛一亮的話語。對我而言,這就是主在這裡動工的確據之一。我深刻地感受到,若不是天上地下的根源者,是說不出這樣帥氣又令人無話可說的話語的。


 


最近話語提到的一個重點,就是有限的肉體世界。


 


基督教講肉體世界是虛空的,要看重那靈魂的永生,這個並不希奇,但是多半只能以現實面來說:你看追求肉體世界的這些多虛空,應該要追求永恆的世界。並不是說全然沒有說服力,但是總覺得不夠透徹。


 


至少我沒碰過講得讓人感到暢快的。(當然,或許是我太孤陋寡聞了,但是我暗想恐怕真是沒人能講得讓人感到暢快的啊)


 


鄭明析老師說,他從十一、二歲就想過這樣的問題:「人像萬物一樣活著,到後來都會死,真的很虛空。有沒有不會死的路呢?創造人類的 神為什麼讓人拚命賺錢之後蓋好房子,到了可以好好生活時卻老死呢?為什麼 神把人的壽限定得這麼短暫呢?一百年太短了。明明是 神創造的人類,人過好日子、好好享受的期間跟吃苦頭的時間比起來太短了。」


 


後來在修道生活中,專心禱告,鑽研聖經,跟主學習之後,主讓他看到了靈界並教導說:「 神創造人的時候,並非只以肉體為中心,而是為了讓靈魂度過永恆的生活,是以此為目的創造人的肉體的。 神是讓人在人生一百年期間能尋找而來到永恆的國度,以此為目的來創造人。靈會來到永恆的屬天國度,所以,如果在世上活太久就會感到痛苦。人只要活一百年,他的肉體就可以在這世上充分地享受榮華富貴並把靈造就完全,使靈能夠來到屬天國度。因此人生一百年是剛剛好的。」


 


就是這個啊!肉體並非不重要,事實上很重要,因為肉體存在的時間,就像是懷胎的期間,是用來孕育將來要過永恆人生的靈的期間,要是這時候搞砸了,未來也就搞砸了。


 


但是如果只覺得肉體很重要,而隨著肉體的喜好情慾來過活的話,就變成本末倒置了,結果就會只能最多在世享樂一百年,永生卻全陷在黑暗中。


 


事實上按照 神的創造,人是可以在這肉體存在的一百年當中,把靈造就得完全,並充分地享受這個世界的。


 


人因為對天上的國度了解太少,能欣賞這個肉體世界的美好的能力也太小,所以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覆去做一些事情,覺得那才叫享受。就像明明要享受甘醇,只要品嘗過一小杯好酒就可以知道,甚或連酒都不必喝,只要從喝到水質很好的水便可以知道並擁有,但是卻沉溺於一再飲用各樣的美酒,以為這樣才叫做享受。美食、錦衣、玩樂、權勢、名譽,都以這樣的模式來經歷,覺得那樣才叫做享受。事實上這樣的享受多在肉體瞬間的感覺便結束了。


 


結果是很浪費,跟 神原本創造的雄壯、神秘、美麗相差甚遠。


 


聽了話語之後再想想,真的,我是很享受的人啊。


 


不是世人想的那種享受,但是我是在享受 神創造的美好啊。


 


不信的人或許會嗤之以鼻,覺得不過是享受不了的人在自圓其說,阿Q作祟罷了。


 


但是隨便啦,要那樣想的人,就那樣想吧。


 


我就要這樣享受我的人生啊。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解決


早上泡了一杯奶茶。


 


老公問:「這是我們一起喝的嗎?」


 


我並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所以就說:「是。」


 


不久,那杯奶茶就在老公和兒子的夾攻之下,剩下了約一口的份量。


 


我說:「我的奶茶剩下那麼一點了。」


 


老公說:「你不是說那是我們一起喝的嗎?」


 


我說:「是啊,但是我們的奶茶裡面,有『我喝的部份』吧,所以我是說,『我喝的部份』只有那麼一點點。」


 


不知道這段對話的兒子過來,拿起杯子就想結束那杯奶茶的一生。


 


老公趕快阻止他:「那是媽媽的!」


 


兒子把杯子放下,露出「唉唷!」不高興的表情。


 


老公跟兒子說:「那是媽媽泡的奶茶呢。」


 


當場我覺得這樣說也不全然是事情的重點,想一想後就跟兒子說:


 


「那是媽媽的奶茶,你應該想如果你喝了的話,媽媽怎麼辦?如果真的很想喝,你可以問:『媽媽,我可以把這杯喝完之後,再泡一杯給你嗎?』而不是只是不負責任地喝掉,或是就不喝然後覺得不開心。應該要找出解決的方法才對。」


 


「為什麼信仰的國防會很弱?因為遇到困難,不是想怎麼解決,而只是想要躲開,只是想那就算了,不是積極且有益地去解決,所以永遠累積不了解決事情的能力,國防才會那麼弱。」


 


「信仰中遇到不速之客時,該怎麼辦?耶穌是像鴕鳥一樣躲嗎?耶穌用正確的真理來回應,不是嗎?有問題,要解決,不是只是想pass而已。」


 


會說出這些話,是因為這幾天看到一些事,想到我們因為在主的保護之下舒服慣了,常常只想安全下壘就好,所以事情才會一直都沒有什麼進展。如果來了不速之客,只是裝死、裝睡、裝聾作啞、裝作沒事,他就算這次走了,下次還是不速之客,不是嗎?如果從來都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時,要怎麼去解決的話,什麼時候能夠突破而往前進呢?


 


主很強,但我們卻是令人感到惋惜的弱啊。


 


後來老公跟兒子說:「如果你想喝的話,就喝了,然後爸爸再泡一杯給媽媽吧。」


 


兒子就把奶茶喝了,然後我拿到了另一杯完全屬於我的奶茶。


 


小小一杯奶茶,看到了烏龜的一面。想要邁向天國,驚覺要突破的事情很多呢。


2010年12月2日 星期四

TMI


TMI,這是去上英文課時學來的。這是什麼意思呢?


 


TMI = Too Much Information


 


什麼時候用呢?就是當對方想要告訴你,或是正在告訴你一些,你一點都不想知道,一點都不想聽的東西,特別是有關他個人的私事,這時你就可以跟他說:


 


Oh, TMI!


 


在朋友同學之間,算是有點幽默而不太傷人的說法。


 


自從學到了這個詞,有時候面對別人滔滔不絕講些對我來說是瑣事的事情時,真的很想說:TMI!


 


我想也有的時候,表情和肢體,就已經展現出來TMI的樣子了吧。


 


晨禱的時候,跟主說:「主啊!為什麼人喜歡哇啦哇啦地講個不停?那些事情講了也沒有益處,做到了再來說比較好吧,說多了但是沒有改變的話,感覺像開空頭支票一樣讓人覺得不喜歡啊。真的很想說TMI咧。」


 


這樣說了之後,卻有個靈感跑進來:「主都不會跟你說TMI。」


 


頓時像被雷打到一樣,是啊,主從來沒有擋住我們的一字一言。


 


所以跟主說:「主啊,我知道了,我會儘量挑戰看看的。不過主啊,我可能能力很有限,沒辦法像主那樣無限量地接受呢。請主也幫幫我,讓我能力變大啊。」


 


所以啦,我會再挑戰看看的。不過人啊,總是要知道,怎麼樣都不會跟你說TMI的是親愛的主啊,千萬不要隨便寄望在人身上啊。


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沒人喜歡的女孩19

 


「啊是在大門口右手邊的那一棟大樓裡。」男生速速回答後,就不太自然地將目光轉開。


 


沒人喜歡我這樣的念頭又衝上女孩的腦海中。為什麼連個不認識的發傳單的路人也這樣呢?


 


但是,彷彿自我防禦似地,女孩馬上把這樣的念頭熟練地壓到心底,告訴自己什麼負面的訊號也沒收到,只是自己敏感過度而已。


 


「那麼,請問,是誰要模仿Michael Jackson呢?」女孩繼續詢問發傳單的男生。


 


「啊?Michael Jackson?」男生看起來一頭霧水的樣子。


 


「是啊,這上面說的萬世巨星是Michael Jackson吧?」


 


「啊?」男生似乎怎麼樣也說不出話來了。


 


這時過來了一個女生,問說:「嗨,怎麼了嗎?」


 


男生好像溺水抓到浮木一樣,跟那個女生說:「學姐,她有一些問題,可以請你幫她解答嗎?」


 


「好啊,什麼問題呢?」因為學姐很爽快地答應了,學弟馬上就離開她們兩人的談話範圍,跑到旁邊去發傳單了。


 


「喔,就是我問他,這個紀念音樂會裡是誰要模仿Michael Jackson,結果他答不出來,我想他對這個活動不是很熟的樣子。」


 


「紀念音樂會?我們這個活動並不是個紀念音樂會,也跟Michael Jackson沒有關係。」


 


「可是,萬世巨星,不是Michael Jackson嗎?」


 


「不是呢,如果你是Michaelfan,那麼實在是很抱歉了。」


 


「不然誰是你們說的萬世巨星呢?」


 


「這是一個福音佈道大會,我們要介紹的是耶穌。」


 


「耶穌?課本上說的四大聖哲裡面的耶穌嗎?」


 


「嗯,耶穌並不只是所謂四大聖哲之一這樣的人物而已,不過就你所了解的,是的,就是那位耶穌。」


 


雖然這位學姐有問有答,不過女孩感覺她並不是很熱烈,彷彿只要女孩停下來,她就不會再繼續說了一樣。


 


「那麼這個活動裡會有什麼呢?」


 


「嗯,會有敬拜讚美,也就是唱教會詩歌的部份,還有主題演講,另外也會有醫病禱告的時間。」


 


女孩覺得這內容聽起來很陌生,再加上兩人的對話感覺有一搭沒一搭,女孩漸漸失去了對這活動的興趣。


 


「喔,這樣啊,謝謝囉。」


 


不像對別人總多加勸說,介紹活動的這位學姐聽到女孩這麼說,只是笑笑回答說:「不客氣。」就離開女孩去找別人了。


 


「哼,我想一定是個無聊的活動」女孩下了結論後,隨手把傳單塞到包包裡,想起這天來到這裡的目的,又開始尋找是否有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