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最喜歡誰?


教會裡有很可愛的小朋友,而且還有喜歡逗他們玩的大哥哥大姐姐。


 


有一次,聚會結束後,不知怎麼起頭的,一個大姐姐和一個大哥哥,圍住了一個小女生,追著小女生問要選擇他們其中的哪一人。


 


四、五歲大的小女生看起來很困惑。我在一旁看,也覺得很困惑。跟不少小孩子相處過的我,覺得這樣的問題並不妥當,小女生的困惑是很理所當然的。


 


為什麼得要選擇這一人,而不要那一人呢?為什麼不可以喜歡大姐姐,也喜歡大哥哥,而是一定要殘酷地選擇一人呢?不論是哪一人,都很好啊,不是嗎?


 


神創造人,每個人都很寶貴,每個人都很有特色,每個人都有他的價值,小朋友若在小時候很清楚地被引導來看這樣的事情,會有助於養成他尊重各個生命的態度。所以這樣會讓他們感到困惑的問題,我覺得是不妥當的。


 


結果雖然大姐姐跟大哥哥使出渾身解數,希望能獲得一票,不過到最後,小女生還是羞澀地笑著,並沒有做出決定。


 


回家的路上,我問兒子:「覺得剛剛大姐姐和大哥哥那樣的比賽怎麼樣呢?」


 


兒子想一想後說:「比來比去的,很好笑。」(很好玩的意思,不是可笑)


 


我又問他:「如果你是妹妹,會怎麼樣呢?」


 


他說:「不知道,很傷腦筋吧。」


 


我說:「那你覺得妹妹比較喜歡大姐姐還是大哥哥呢?」


 


他說:「都不是,妹妹應該最喜歡主日學教師姐姐。」


 


我說:「為什麼?」


 


他說:「因為教師姐姐花最多時間在她身上啊。」


 


是啊,喜歡不是靠一時的氣氛爭取來的,而是不斷地傾注真情真心而換來的。


 


不只是人跟人之前的相處,人與主之間,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如果沒有在平時就不斷地傾注真情真心與主交往,如何能期待自己被接到最棒的天國去呢?


 


我就這件事,跟兒子說,就算好玩,也不要隨意地做出這樣的事情,這是好像很好玩,但是卻沒有什麼實質益處的事情。


 


把喜歡這樣的事情拿來做為比賽項目的意義與後果,得要思考清楚呢。


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最後


留到最後的


才能說真是攝理人


 


活到最後的


才能說真是常青樹


 


而在最後


住進天國新房的


才能說


真是新婦


 


--


不論男女老幼,


不論在這世上被編在哪一個部門,


有時名字和稱呼也只是一種口頭形式,


實際的結果總是在最後才見真章,


所以不論是誰,


不要在乎那些名義,


就是奮鬥到最後吧。


Fighting! Ya!


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沒人喜歡的女孩22

 


門口的接待人員問她:「請問,是誰邀請您過來的呢?」


 


誰?算是那個不想跟她說話的男生,還是那個學姐呢?


 


「我自己來的。」應該算是這樣吧,感覺那兩人也沒有特別邀請自己過來。


 


看來很多人是被邀請過來的,他們一靠近,就有像是親朋好友的人過來跟他們打招呼,並且帶他們入座。


 


女孩有點羨慕他們。別人像是被簇擁著進去,而自己卻是孤單前來


 


接待人員把女孩帶進場內,女孩選了一個角落的位子坐下。


 


台上已經有個Band還有幾個像是歌手的人在預備,女孩印象中,教會的詩歌應該是跟管風琴或是鋼琴、小提琴這樣的樂器合在一起的吧,但是台上出現的是Band呢。雖然之前女孩已經開始發覺自己了解得很少,這時看到Band還是有些訝異。


 


不久他們開始表演了。說是表演也有點奇怪,因為,觀眾席當中,有許多人都跟著唱,所以說是表演,不如說是同歡嗎?


 


整場的氣氛很熱烈,一首接一首,女孩看到有些人似乎在拭淚。不同與那些人的感動,一首曲子也不認識的女孩卻覺得自己彷彿闖進了不屬於自己的地方。


 


或許是來錯了吧


 


女孩有點想要走,但是因為選了這個角落的位子,一離開得要經過許多人的面前,女孩只能繼續坐著。


 


不過接下來的那首歌,卻改變了女孩的心意。


 


「你是為了接受愛而來到這世界,現在也正接受這樣的愛


 


好好聽,而且,你是為了接受愛而來到這世界?是嗎?是的話,多好呢?


 


更讓女孩驚訝的,是接下來台上唱起了「我願意」。


 


這不是流行歌嗎?


 


好像看到女孩的驚訝,坐在旁邊的一位小姐輕輕地說:「這首歌其實是寫給 神的曲子呢。」


 


在「我願意」的歌聲中,有個女講員上台開始講話。


 


「今天我在這裡,是為各位送信來的。有人懇切地拜託我,把一封信送過來。要不是這樣,像我這樣的陌生人,怎麼會來開口跟你們說話呢?」


 


很特別的開場白啊,到底是什麼樣的信呢?


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誰的工?



仔細地看、仔細地思考、仔細地調查吧!這麼一來,就會像 神一般清楚瞭解。也要仔細看自己本身,這麼一來,就可以知道自己的狀況如何。要仔細看並思考是 神所動的工?還是撒但所做的事?這麼一來就可以做到,沒有不可能的事。~ 2011/5/22主的話語


 


最近世界末日的話題很夯,到處都有人預言世界末日在哪一天要到來。聖經裡明明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馬太福音24:36)這些挑明日子跟時辰的預言也一一破滅。


 


對於這樣的預言一再地出現與破滅,許多人像是在看笑話一般,還有人把「世界末日」改成了「是『芥末日』」,揪大家一起吃芥末共襄盛舉


 


清晨禱告的時候,想到有人大聲疾呼世界末日的到來,相信的人甚至變賣了一切家產,停下一切活動,就等著在末日的天災地變中,被提升天,但結果是所相信的這預言失算,徒留錯愕、失望與無言。


 


突然想到禮拜天的話語:「要仔細看並思考是 神所動的工?還是撒但所做的事?」所以就問了:「主啊,這樣的事情,是 神所動的工?還是撒但所做的事呢?」


 


邊禱告邊思考,內心有種感覺:到處有人呼喊世界末日的到來,這是 神的動工,因為,時刻逼近了,這樣的感動很自然地會賜給世界各地的人,不同地區、不同種族都有人呼喊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巧合與偶然。然而,即便有 神的旨意,若在呼喊的時候,沒有戰戰兢兢地確實守住 神所賜下的東西,很容易就越線,因此便給了撒但利用的機會,開始把自己的想法、撒但的想法加入來發展,最後原本是正確的訊息卻有了虛假的內容,也使得世人更加混淆、更加不信。


 


撒但會利用無知的人講出80%90%正確的話。假如我們所說的七個是正確的,撒但就會利用人說出六個正確的,然後說出一個錯誤的。~ 2011/5/18主的話語


 


錯誤的事情被顯明出來,有 神要讓人們知道那是錯誤的部份,但也有撒但趁機擾亂的部份,所以主才殷殷地告誡我們,要仔細地看,仔細地思考。俗語說:「同款也是不同師父咧。」一個對,兩個對,三個對,最後一個不對,就是不對。為了不要被這躲在最後的錯謬給騙了,緊貼著主來仔細地看、仔細地思考、仔細地判斷,不能鬆懈呢。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情人熱線


我的想法總是敞開著。這句話的意思是「我的電話是開機的。」你們應該要打電話,那麼就會和我相通。跟我說吧!如果你們不灰心,而是絕對相信我,連撒但也束手無策。


 


你們想到我的那時候,就會緊貼在我身上。要認為你們的內心和身軀都緊貼在我身上。如果你們愛我,連確認都不用確認,你們的內心和身軀就會緊貼在我身上。這是屬天的秘密。趁著那時對我說出想說的話吧!~ 2011/5/18主的話語


 


想到你的時候,「咻!」的一聲,我就像釘子被強力磁鐵吸引一般,立時貼到了你的身上。


 


呵呵,很開心,又有點害羞,所以只能傻笑。


 


你摸摸我的頭,笑著說:「我的手機總是開機的喔!」


 


我說:「嗯,撥777就可以了對吧?」


 


「是的,不過,也可以不用撥啊,因為我給你的手機是可以聲控的啊,只要你呼喊我的名字,就會撥通我的號碼了。」


 


「呵呵,我知道了。可是,現在我不是緊貼在你身上了嗎?直接講就好了,這樣還需要撥手機嗎?」


 


「緊貼在一起還是可以撥啊,難道你沒有看過兩個人並肩而坐,還連上MSN聊天的嗎?」


 


「當然有啊,視訊部裡多的是呢。」


 


「是啊,這樣的對話也是別具風味,不是嗎?」


 


「是呢,我所認識的你真的是全世界最懂得情趣的一位。那我撥電話給你喔,可以講多久呢?」


 


「想講多久就講多久啊,因為你已經用了我看為最寶貴的愛來預付費用,這方案是講到爆也不必擔心會透支的情人熱線專案,從白天講到夜晚,再講到天亮,講到天長地久也沒有問題的。」


 


「呵呵,那手機的電池會不會講到沒電啊?」


 


「我是什麼人呢?我給你的手機,是最先進的手機,只要放入愛,越講就越充飽電,講越久,就能講更久。」


 


「呵呵,果然是天國的東西啊。那我撥囉!」


 


「主唷!」


 


「嘟~~


 


Hello!


 


Hello!是我!사랑해요!」


 


--


搭公車要去上班的時候,想到週三話語的內容,之後內心便進入了這樣的情境,一路像傻瓜一般嘴角往上翹,直到下車


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五

重要


「你們能愛我並預備的時間,如此一般只剩下一點點。」~ 2011/5/15主的話語


 


前幾天,一起工作的一位大哥,突然挨近我的身邊,說:「問你一個問題好不好?」


 


我說好之後,他說:「我問你,愛情和麵包哪一個比較重要呢?」


 


這問題實在不像是大哥為自己問的問題,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有感動要來問我這個問題。


 


我看著他,心裡瞬間的答案是:


 


「這世上的愛情和麵包算是哪門子重要的東西啊?最重要的當然是耶穌,最重要的當然是救援啊。」


 


不過大哥不是基督徒,無法理解我這個耶穌狂的答案吧,所以我看著他,過了三秒之後,用台語回答他說:


 


「保重自己卡重要。」


 


大哥顯然沒想到我的答案是這樣,愣了一下,但是接下來他點點頭,說:「好,我來跟他講。」


 


這個「他」是誰,我不知道,也不知道大哥是否真的跟他講了,如果講了,也不知道他覺得如何。


 


大哥走開之後,我邊繼續工作,邊想著:「主啊,已經好久好久,我都不會想到這個問題了呢,當世人不斷地被這樣的問題困擾的時候,我怎麼這麼幸福,都不必煩惱這種枝節呢?不認識主,沒有主好愛的人,只能拿這樣的東西當作很重要,所以才會煩惱啊。若是把愛主放在最優先,這些根本就不會成為煩惱了。」


 


禮拜天聽到主的話語說,能夠愛主並預備的時間,只剩下一點點了。


 


就是說,進化到把愛主當作最重要,不被枝節的事情困擾的機會,所剩不多了。


 


真心地希望這個「他」若聽了我的答案之後,能夠思想更多,也求主在這當中,能夠引導「他」走正確的路。


 


或許有看到這篇文章的人,也是一個「他」,祝福你能抓住機會,抓住最重要的事啊。


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新婦的名份




男女雖相愛,但如果爭吵、心意不合,就會分開成為不相干的人;同樣地,即使愛耶穌並達成了愛,但人若沒盡到責任而與主疏遠,彼此就會分開。~20110514清晨箴言


 


父子,


是一等親。


 


兄弟,


是二等親。


 


那麼,


配偶呢?


 


配偶,


就是配偶。


 


是你即是我,


我即是你的至高名份。


 


不是延伸出來的關係,


也不是這等或那等親。


 


然而,


若失去愛而分離,


 


便是陌路,


什麼也不是。


 


不是一,


便是零。


 


可以是最高的幸福,


也能是最慘的悲劇。


 


新婦的歷史,


就是這樣,


 


最尖端,


但也最沒有討價空間的歷史。


 


走上這條路的新婦們,


因此無論如何都緊貼著主直到最後吧。


2011年5月16日 星期一

多餘


從小寫作文我就不喜歡長篇大論。


 


當然每個人對於什麼叫做好文章的看法各有不同,而我對於寫文章的想法是,關於一個題目,總是內心會有一個核心的想法,我覺得那就是在我的作文中最該表達的東西,而一旦表達清楚,也就足夠了,所以我寫作文總是不怎麼長。高中的時候,有些同學寫篇作文,一寫就可以寫掉半本作文簿,對我而言,這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雖然我並不覺得寫得很多很長就叫好文章,不過對於她們可以疊出那麼多文字,還是感到很讚嘆。


 


那時候我就隱約覺得,雖然同學們那些長長的文章,說實在的我常覺得廢話多了些,不過似乎老師還挺欣賞的,我暗想我絕不是參加作文比賽、當作文老師這般的料,對於只想長話短說的我來說,這門學問對我來說,實在太艱深了。


 


最近去上英文寫作課,又重溫了那樣的感覺。隨著年紀的增長,現在的我比起以前對於廢話是更加沒有耐心了,對於一個題目,就算知道寫些什麼可能會得高分,我只要覺得那些其實都是廢話,還是會提也不想提。所以很自然地,我總是寫短短的文章。


 


然而很傷腦筋的是,有時光是題目我就已經覺得這是一點都不值得寫的題目,有一次課本上列了十五六個建議題目,一大半像是要我寫說明書,比如:如何移植樹木、如何照張好相片,這種題目是還算有意義啦,可是我又不是專家,讓不是專家的人來寫就很不負責地沒意義,而另外一大半標說是比較輕鬆的題目,我看來都很莫名其妙,比如:如何調情、如何養出一個被寵壞的孩子我看著這些題目,內心吶喊著:這是什麼東西!寫這些只是為了練習寫但是內容一點意義都沒有的東西做什麼!但是老師如同我過去的國文老師一般,很興致勃勃地教著我們要這樣寫那樣寫,可以寫這些寫那些。唉,我真是苦啊。


 


有一天,終於有個題目我覺得還算可以寫,所以我乖乖地配合了老師的要求,先寫了大綱,然後再寫文章。寫完之後交出去,老師很開心,因為她覺得我進步了,內容變多了


 


唉,不是這樣的啊,是因為有東西可以寫,所以內容才會變多,如果一樣是沒有東西寫的題目,我也還是只會交出短短的文章的。然而,我看老師是不會懂的


 


那時內心有個聲音:果然世上追求的東西很虛空,讀到大學學的東西,很多其實是不必要的而我們因為學習耶穌的想法多年,那些不必要的東西也丟掉了不少,要叫我再把那些撿回來附和世人的標準,真是太痛苦了。


 


我曾經想過要不要閃人,不過禱告後的感動是堅持到下個月初,好好地把這一期給結束。或許有時要重溫一下世上追求的東西有多虛空,才更能對自己到底有多幸福更多了解吧。


 


真的,我們所聽的主的話語,多麼地高純度且高價值啊,聽的人要珍惜且感謝啊。




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機會



在耶穌以上有一個牌子寫著:「這是猶太人的王。」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誚他,說:「你不是基督嗎?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那一個就應聲責備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神嗎?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做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做過一件不好的事。」就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路加福音23:38-43


 


去過天國遊歷的人中,有人看到了這個與耶穌同去的犯人。


 


啊,會羨慕嗎?當然,能被耶穌親自應許會同去樂園,這是多大的福分呢?相對於其他死後走向陰間地獄的人來說,會想說寧願自己是與耶穌同釘的這個犯人吧。


 


可是,他是個做了惡事的人呢,他自己也承認,自己所受的十字架刑罰與自己所做的相稱,難道,為了跟主一起釘十字架的這份「榮幸」,之前所行的惡是該做且值得的嗎?


 


不是的,要是這樣的榮幸是最關鍵點,那麼另一個犯人也擁有同樣的榮幸,應該也會自然而然地受到光照就跟著去樂園才對。


 


所以得救並非是「遇見主」這般的榮幸就可以達成的,而是在當下,自己還是要決志,還是要選擇走上得救的道路才可以。


 


而若問主的話,主應該也會這般說:「那個人在十字架上才得救並非預定的,在他的一生中, 神給了他許多次機會可以跟隨我,若他在那時就抓住機會,他就會受到我更多的教導,成為我榮耀的弟子,而不會行那些惡事,直到在十字架上才抓住最後的一次機會,得到羞恥的救援。」


 


據說這位同去樂園的犯人,在眾多閃閃發亮的天人中,他因為在世累積的義太少,只是穿著非常普通的衣服。想必他很感謝自己能夠得救,但是又很感嘆自己在世浪費掉絕大多數的生命吧。


 


而到最後都沒有抓住機會的人呢?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路加福音13:34-35


 


即便到時嘴上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然而靈魂或許已經在不滅的火中承受永遠的痛苦了。


 


所以,


 


「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應當趁著有光行走,免得黑暗臨到你們;那在黑暗裡行走的,不知道往何處去。你們應當趁著有光,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約翰福音12:35-36


 


不要羨慕那在最後才讓人捏把冷汗地抓住機會的人,而是趁有光的時候,信從這光,成為光明之子,在這時就毅然決然地抓住救援的機會吧。


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沒人喜歡的女孩21

 


哇!很多人呢。女孩嚇了一跳。


 


更覺得新奇的是,都是年輕人。


 


這跟女孩的印象是很有差別的,在女孩家附近,有個存在已久的教會,不過每次女孩經過,除了禮拜天,看到的都是大門關著,一片寂靜的樣子。禮拜天就熱鬧多了,然而看到的人大部份是有點年紀的,也有一些小孩子夾雜著,像女孩這樣年紀的人,好像是沒什麼看見。


 


從那教會傳出來的詩歌聲,也都是讓女孩覺得跟自己不是同掛的曲調,所以女孩才會認為教會的歌曲都是像平安夜那種聽了會睡著的曲子。


 


因此即便時常路過,女孩卻一直覺得那裡就像路邊一樣,跟自己不會有什麼特別的交集與緣份。更別說其他的教會了,那就像別人的家、別人的學校,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有一次有人來按門鈴,爸爸去應了門,結果是個傳教士。他們站在大門的兩邊,僵持了好一陣子,最後那傳教士留下傳單資料走了,而爸爸一關上門,就把傳單扔到準備回收的廢紙堆去,還說:「教會?那是老了才需要去的地方吧!」


 


後來女孩有拿起那張傳單來看一下,上面寫著:「末日近了!審判就要來臨!」


 


裡面寫的一些東西,女孩看了是有看沒有懂,但是不管怎麼樣,光那大標題就讓她不想碰觸,而且整張傳單的色澤就是黑色、紅色和白色,感覺非常沉重。


 


女孩覺得,自己的生活就已經夠沉重的了,實在沒必要再增加一些。


 


至於爸爸所說的:「教會?那是老了才需要去的地方吧!」女孩也不甚贊同。女孩想,這麼沉重的東西,年輕的時候都覺得背負不動而不願去嚐試了,何況是老了的時候呢?


 


這樣想的時候,真的無法了解,那些去教會的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要說女孩知道的基督徒沒有年輕人也不對,從小在同學當中還是有人是基督徒,不過人數很少,一整班裡面常常只有一個或兩個人是而已。而且他們為什麼是基督徒呢?因為他們的爸爸媽媽是基督徒,所以他們是從出生就被規定是基督徒的。要是不特別指出來,其實沒人會知道他們是基督徒吧,都一樣吃喝睡,也一樣讀書寫作業,也一樣喜怒哀樂,有什麼特別的呢?


 


既然不是生在基督教家庭,自然不會是基督徒,自己也沒那個興趣,好像也沒必要在半路變成是基督徒,女孩就是這樣想的。


 


但是現場來了很多年輕人,女孩真的很驚訝。


 


--


最近又努力寫了一些,希望靈感能多多,好快快寫完...


2011年5月9日 星期一

在意



跟幾個姐妹一起吃飯的時候,聊到了有些人具備一些很有趣的特質。


 


比如說,毫不隱藏自己很喜歡吃東西,常因此被別人拿來開玩笑也不在乎。


 


經典的一個例子,是某個弟兄看到某個姐妹「又」在吃東西,對於她的食量與食慾感到非常不可思議,於是就問了:「你怎麼又在吃東西啊?」


 


姐妹回答說:「我哪是『又』在吃東西?我又沒停下來過,怎能說『又』在吃東西呢?」


 


聽到這段故事的人總是哈哈大笑,覺得那位姐妹真是太逗了。


 


其實,在某些角度上來看,這樣的特質跟習性,是行走天路很重要的關鍵呢。


 


會去在意別人的眼光與說法,或許可以達成一些人和的效果,不過若是重視這些超過主的想法,就有流於人本主義的危機了。


 


有的時候,我們甚至會在某些人身上彷彿看到,主為了造就這人,讓他先只看著自己,讓他在人的世界中總是跳Tone,跟其他人難以同調,直到他不會變質才鬆手的痕跡。這是免得人走向巴別塔道路的保護啊。


 


而有時候,那不在意人的眼光與說法的特性,並不盡然只是天生特質而已,抽絲剝繭來看的話,會發現那是因為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擁有自信,所以不會去在意人的評價。


 


這樣的人,當他認定主之後,也可以不受別人的眼光與說法的影響,執著地走下去,即便別人覺得他是怪咖,也無所謂。


 


鄭明析老師應該是這類人中的翹楚吧。


 


不是聽聽有趣或是令人訝異的故事就過去了而已,這些部份,往往也隱藏了主的旨意啊。


2011年5月2日 星期一

特質


溫哥華的攝理教會中,有來自不同母國的各民族會員,其中華人和韓國人最多,所以各自成立了華文部和韓文部,其他民族的會員則編在英文部中,有一些會員雖然是華裔或是韓裔,不過他們在加拿大很久了,英文比母語還流利,因此也去英文部。華文部和英文部的會員以未婚的青年部會員及學生會員居多,而韓文部則以家庭會員為多數。


 


這個禮拜天下午,韓文部的會員辦了烤肉活動,我雖然不是韓文部的會員,不過跟兒子一起去參加了他們的活動,吃飽喝足了之後,小朋友玩他們自己的,大人則圍坐在一起分享。


 


雖然韓文部大部份是家庭會員,不過還是有少數幾個年輕的會員,主持分享的弟兄對一個女孩子說,因為現場除了她(25)以外,其他的人都年過四十了,所以她算是主角,今天特別允許她想對大家問什麼就問什麼。


 


未婚的女孩子可能對一個家庭的組成很好奇吧,所以她問了:「有爭執的時候怎麼辦?」還有「當初為什麼會選擇這個人成為你的另一半?」之類的問題。


 


於是後來演變成每一對夫妻分享自己覺得神看中自己或是對方的哪一點特質而揀選來到攝理?或是自己覺得為什麼神把對方賜給自己當作一生的伴偶。


 


很久以前 鄭明析 老師在話語中就說過,神看中人的某個特質而選擇人,看你對國家盡忠,因此想說你認識我之後也會對我盡忠;看你對父母盡孝,因此想說你認識我之後也會對我盡孝;看你對愛人付出精誠的愛,因此想說你認識我之後也會對我付出精誠的愛


 


以著這樣的話語為引子,大家開始分享有關自己與另一半的部份。


 


有人說,她的另一半是遇到對的事情就會堅持到底,這點執著令人感動;有人說,他的另一半跟他氣味相投,總是懂得他的幽默;有人說,自己的原生家庭有家暴問題,另一半則有無限的寬容;有人說,自己是很理性的人,而另一半則是有很感性的部份來調和;有人說,自己是無論遇到什麼事都是「啊,反正有這樣有那樣」,但是另一半則是什麼事情都要問主問得很清楚,讓他不得不思考信仰也得要清清楚楚的;有人說,自己的另一半有令自己驚訝的不動搖的信心;有人說,自己的另一半是對話語著迷的人;有人說,自己在神面前很有意見,常常想說服神同意自己的想法,但是另一半卻總是順服神,而神也讓他從另一半身上看到順服神的功效


 


到我的時候,我說:我的另一半是個在神面前忠誠的人,我認為他是可與主一起進行大歷史的人。而我自己呢,簡而言之,我覺得我是個可愛的人,所以被揀選到攝理來,哈哈。


 


這樣的分享當中,有人說,原來自己在另一半的眼中是這樣的人,以前都不知道呢。其實也不只是這樣而已,有時候連我們自己,為什麼被神揀選,都沒有細想過吧。對於弟兄姐妹為什麼被揀選,在神眼中是多麼地寶貴,我們也常常沒有概念。


 


然而都有原因的,不是嗎?就像聖經中說的,我們該數算我們得到的恩典,對於我們為什麼被揀選,神又是多麼地珍視我們,也該更多地思考並且珍惜地來反饋。


 


看到這篇文章的弟兄姐妹們,也想想自己被揀選的特質是什麼,然後好好地跟主告白自己的體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