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才德的女子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


她丈夫心裡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


她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


她尋找羊羢和麻,甘心用手做工。


她好像商船從遠方運糧來,


未到黎明她就起來,把食物分給家中的人,將當做的工分派婢女。


她想得田地就買來;用手所得之利栽種葡萄園。


她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


她覺得所經營的有利;她的燈終夜不滅。


她手拿撚線竿,手把紡線車。


她張手賙濟困苦人,伸手幫補窮乏人。


她不因下雪為家裡的人擔心,因為全家都穿著朱紅衣服。


她為自己製作繡花毯子;她的衣服是細麻和紫色布做的。


她丈夫在城門口與本地的長老同坐,為眾人所認識。


她做細麻布衣裳出賣,又將腰帶賣與商家。


能力和威儀是她的衣服;她想到日後的景況就喜笑。


她開口就發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則。


她觀察家務,並不吃閒飯。


她的兒女起來稱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稱讚她,


說:「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你超過一切。」


~箴言31:10-29


 


這應該是我來做的啊


結果


卻是你做得徹徹底底了


 


「我如同談戀愛的女人一般跟在你們後面幫助你們,


解決了你們的問題。」


你這麼說了。


 


是啊


是啊


確實是如此啊


 


天上地下


最如這才德的女子忙碌奔波的


不就是你嗎


 


可是


應該是我來做的


 


卻是你


懷著無比的愛


這麼做了呀


 


所以我感動


覺得幸福


並且想要努力


 


我想追著你跑


為你成為才德的女子


 


讓你感動


也覺得幸福


 


2012的倒數中


我的內心


這樣地述說


2012年12月29日 星期六

 


前幾天做了一個夢,夢裡我去到一戶人家。


 


為什麼我要去那裡呢?因為我被許配到那家去了。


 


那一家,是以我原本的身世,想都不要想能夠牽上關係的名門。我像個孤女一般,怯怯地去到了那裡。


 


去的時候,有很多人圍著一張很長的桌子坐著,我被帶到最邊邊的位子坐下,旁邊的人告訴我,我要嫁的人,正遠遠地坐在桌子的另一端,是這家的長子。我望過去,他也看著我,是在偶像劇男主角以上的帥哥喔(講帥哥好像不太符合夢裡的莊重氣氛,但是他看起來又年輕又帥氣,不用帥哥這單字好像又找不出別的詞來相襯)。這時他看我的眼神,帶著保留的態度,像要觀察我是否能達到資格。


 


我對於我竟然是許配給這家的長子感到驚訝,還有,對於他那麼帥也很驚訝^^,然後對於自己是否能達到資格,也感到不安


 


這時有個女孩拉著我起來,帶我到一面牆前面,在那面牆上掛了一排的字,她說,那是這家人的名字,然後她指著一個字說:「看,你的名字。」


 


我一看,真的是我的名字。那女孩說:「本來這個字不是你的,但是空出來了。這個字,不就是你嗎?屬於這個字的人很好,所以你要襯得上喔。為你留位子了,所以你做得到的。」


 


接下來,有人要我為一個人講話語,要講「七階段法則」。我在準備的時候,發現長子走過來了,他沒有說話,但是我感覺他是要來聽我怎麼講,果然他就在要聽話語的人身邊坐下了。


 


「啊,會透過我有怎麼樣料理話語的能力來判斷我是否達到資格啊。」我這樣體會了。


 


這時我感到很有信心,因為我有必勝的絕招: 鄭明析 老師的原版圖表與話語!


 


同時也感受到,那長子的心門已經開始打開。


 


然後呢?


 


然後,我就在充滿信心、喜悅與幸福的感覺中醒過來了。


 


其他的,就不多說了。


 


我想,這不只是給我的夢,也是給所有與主相戀的人的夢啊,所以寫了下來。


2012年12月26日 星期三

負責任的祈求

 


鄭明析老師跟我們說了他做的一個夢。


 


在夢中,從大馬 路進到 老師家的巷子窄到只容一人通行,讓人感到不便且鬱悶,老師心想:「如果這塊地是我的,我希望能把路稍微拓寬一點」然而那是別人的地,所以只能悶在心裡。


 


但某天,老師在外奔波一天回來時,驚喜地發現巷子被拓寬了,只是沒有到自己原先想要的寬度,還是有些遺憾。


 


老師去找主人道謝,才發現主人原來是認識的人。主人說自己在整修大馬路時,也順便整修了附近的巷道,並問老師喜歡嗎?


 


既然主人問起,老師就把心中的感謝和遺憾一併說了出來。主人聽了,也感到遺憾:「你怎麼不早點過來找我並拜託我呢?如果你拜託我,你又不是別人,而是我認識的人,所以我在整修路的時候,當然會樂意幫你做啊


 


此 時 老師想起過去曾經為附近兩塊土地的事情拜託過這個主人,便問起後續如何。於是主人叫人拿來地籍圖,一看,那兩塊土地在老師拜託之後,已經登記到了老師名下,可以任意使用了。


 


因此老師體會到:「原來確實地向主人拜託並祈求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啊!至於沒有拜託也沒有祈求的部分,就如同主人按照自己所想的,只是稍微拓寬通往我家的巷子一般,只會幫忙基本的部分啊!喔~原來是因為這樣,聖子主才在經上說:『祈求吧!』 神也說:『向我拜託吧!你又不是別人,而是我心愛的人,這樣難道我不會幫助嗎?』」


 


主讓老師告訴我們這個夢,藉此對我們說:「祈求吧!即使是心愛的人,也要拜託並祈求,才會賜下。」


 


早上禱告時,心想:「確實地拜託並祈求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啊!」這句話真是動人啊,只是,這樣人會不會太單純地以為不管什麼,只要求就會實現呢?


 


「為什麼老師拜託那兩塊土地,主人就給了呢?」當然擁有天上地下所有一切的主是極其大方的,但是給予也不會無厘頭地給啊。


 


這 時想起 老師教導過的「禱告的內容與順序」。首先要先悔改,做錯、不足的部份先道歉;然後要感謝主過去賜予及幫助的一切;再來要告白自己想做什麼事情;最後為想做的事情所需要的幫助向主祈求。只要禱告是合宜的,時機到時便會成就。


 


啊,老師拜託那兩塊土地時,必然也說明了想要用那兩塊土地來做些什麼、取得後為怎麼做等等事項,因此打動了主人的內心,所以主人爽快地在時機到時便大方地給予了。也因此主人才會 向 老師說:「可以任意使用了。」


 


所以祈求的時候,也不是懇切就好,理由是什麼很重要啊,沒道理的事,再怎麼大方也很難推行的。


 


總是要做負責任的祈求,然後主能阿沙力地賜予啊。


2012年12月22日 星期六

阿嬤看電視

 


通常人們只相信聖經裡的故事,這跟生活在律法中的舊約人沒兩樣。如果耶穌提到律法中沒有的內容,舊約人們就會說:「這是你自己講的吧?」他們是瞎子、聾子,是愚鈍的人。在這時代也是一樣,如果時代被差來者講到聖經中沒有的內容,新約人們就會說:「那是你自己說的吧?」新歷史難道都會被寫在兩千年前、四千年前的內容裡嗎?「現在」 神和聖子所講的內容,難道在兩千年前、四千年前就寫得出來嗎?


在從前的祖先時代,難道會講到關於現在的房子、大樓、高速鐵路、火車和飛機的事嗎?對那些一輩子頂多只能赤腳來回自己的地區之人, 神傳講了屬於那時代的話語。看看聖經吧!找找看有沒有記錄「飛機」的經文吧!「我是搭飛機來的,已經到某個機場、吃過飯了。我是搭汽車來的。」聖經中有這樣的經文嗎?


即使在當代度過同一個時代的生活,但是層次會隨著歲月而有所不同。


神隨著時代展開「天國歷史」。所以不要只是提到過去的歷史而羨慕,要瞭解現在的歷史,並且羨慕吧!


~整理自20121219週三箴言


 


聽到這些箴言時,我想到了我那已經過世的阿嬤。


 


我的阿嬷若再早生個幾年,就是清朝人了。她沒上過學,不識字,只會說台語,一輩子都待在家裡過生活。


 


在她人生過大半的時候,電視問世了。對從小就有電視的我們而言,沒想過電視是怎樣的存在,自然而然地在生活中就與電視為伍。然而對阿嬤來說,電視應該是很不可思議的東西。


 


有一天,阿嬤告訴我們一件事,她說她好幾天沒看電視了,因為裡面的東西,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我們以為是她的電視壞了,不過去幫她看看時,發現是因為電視被切換到沒有訊號的頻道了。


 


早期一點的電視是沒有搖控器的,選台器就是電視上一個轉鈕,轉到有對應電視台的數字,就可以看到那一台的節目,對阿嬤來說,反正一直轉那轉鈕,一圈也不過十二個選擇,終究在某處就會有畫面出現,然後音量控制也是轉鈕式的,一切很簡單明瞭。但是後來汰舊換新,新電視變成是有搖控器的。不要說搞不清楚搖控器和上面那些按鍵是做什麼用的,就連電視上也沒了轉鈕,改成阿嬤無法理解的「往上選台」、「往下選台」、「往上大聲」、「往下小聲」這些按鍵,不知道要按幾下才是對的,特別是那時候只有三台,一過頭就只能期待有緣再相見了。


 


我們幫她選回了有畫面的頻道,這時阿嬤指定要看某一台。為什麼獨鍾那一台呢?因為雖然是鴨子聽雷,但是阿嬤會看晚間新聞。另兩台的新聞主播,一個是男性,阿嬤說:「那個男的一直看我,對我說話,我會歹勢」一個是女性,在播報時老是會一付事情很嚴重的樣子,阿嬤說:「她很兇,都一直罵我」相較之下,阿嬤中意的那個女性主播:「她人最好,都笑面笑面的


 


我們嚐試跟阿嬤解釋不是那麼一回事啦,但是,阿嬤聽不進去。也不是阿嬤太固執,我想,是因為以她的認知觀為基礎,根本就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


 


當時的總統若不笑,看起來就很嚴肅,所以有時候,阿嬤會打電話來問我們:「剛剛總統生氣罵人,他在罵我什麼啊?」呃好像只是在宣讀元旦公告而已吧。


 


電話對阿嬤應該也是很不可思議的東西,最早期是轉盤式電話,阿嬤因為不識字,自己看著電話簿要撥有困難,所以有了也沒有用,後來有了按鍵式,並且可以設定快速撥號的電話機,我們就按著順序,幫她設定了打到她七個孩子家的快速撥號,電話才對她顯得有些意義。


 


總之,雖然跟我們一起生活在很進步的年代了,但是阿嬤始終搞不清楚這些東西的原理,所以即使有使用,範圍也是很有限。當然,或許對她來說,覺得這樣已經夠了。但是我們都明白電視和電話不是那樣而已,如果阿嬤能突破原有的界限,想必得到的益處會更多吧。


 


如此,在聽到講到時代、層次的箴言時,就想起了很實際呼應的,阿嬤的故事。


2012年12月19日 星期三

大雪

 


一夜之間


下起了大雪


 


那麼大


那麼大


 


瞬間成為


雪白世界


 


美麗的同時


各種麻煩也接腫而來


 


巴士停駛


車子拋錨


 


兩小時還到不了


以往開十分鐘就夠的地方


 


無奈地


就被困住


 


想去


也無法去


 


以為還來得及


卻被突然冒出的問題卡住


 


結果雖然願意


終究就是無緣


 


美麗又殘酷的大雪


述說了這樣的命運


 


--


今年的雪來得比較晚,但是一來卻氣勢驚人,從半夜到午前,大雪紛飛,累積了超過二十幾公分的積雪,樂了等著打雪仗,跟主說想要有White Christmas的孩子,但是整個城市的交通則是變得大亂。四處有拋錨的汽車,公車嚴重脫班,輪胎打滑的狀況層出不窮,短短兩個路口,花掉好幾十分鐘才過得了,想要上班、上學、來教會,被困而無法出現的人也是有。


 


有無能為力而無奈被困的人,也有心情鬆懈而自己選擇被困的人吧。


 


想到在信仰的世界中,在屬靈的環境裡,是否也有人被困住呢?有人是否就算有想要在最後的時刻打起精神,卻因種種條件被絆住而仍舊到不了呢?有人是否心情鬆懈,而隨著心意喜好自己選擇了不到呢?


 


這樣,是否會因此最終失去機會呢?


 


因而寫下了這些文字。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亞伯拉罕的信心與以撒的順服

 


亞伯拉罕把燔祭的柴放在他兒子以撒身上,自己手裡拿著火與刀;於是二人同行。以撒對他父親亞伯拉罕說:「父親哪!」


亞伯拉罕說:「我兒,我在這裡。」


以撒說:「請看,火與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裡呢?」


亞伯拉罕說:「我兒,神必自己預備作燔祭的羊羔。」於是二人同行。


他們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在那裡築壇,把柴擺好,捆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 .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耶和華的使者從天上呼叫他說:「亞伯拉罕!亞伯拉罕!」


他說:「我在這裡。」


天使說:「你不可在這童子身上下手。一點不可害他!現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為你沒有將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留下不給我。」


亞伯拉罕舉目觀看,不料,有一隻公羊,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亞伯拉罕就取了那隻公羊來,獻為燔祭,代替他的兒子。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就是耶和華必預備的意思】,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創世記22:6-14


 


這是聖經中,相當令人難以理解的一段故事。


 


因為,人通常很難做到這樣。


 


「做父親的,怎能這麼狠心?」


「做兒子的,如何會這麼甘願?」


 


在我初信仰的時候,就對此感到費解。而會面臨這樣的問題,是因為在我面前,有需要拋棄的心情與事物,然後在掙扎當中,有人舉了亞伯拉罕獻以撒的例子來鼓勵我。


 


舉這例子絕對是想要鼓勵我,不過,我就不是那麼有慧根,能夠憑著讀幾遍描述簡潔的經文,就得到全然的體會。老實說,直接丟給我這個故事,讓我陷入更深的掙扎之中。


 


我知道在神面前順服是好的,而且我是個很樂意守規矩的人,但就因如此,我會對那「規矩」是怎麼個存在很在意。


 


「亞伯拉罕完全地相信神,所以他是信心之父啊!」


「以撒順服啊,這就是他流傳千古的特色啊!」


 


這些話可以理解,但是,那是結論,我想知道,是怎麼做到的?因為靠我的本能,我好像做不到咧。


 


感謝神的是,雖然我很掙扎,但是最後「想要順服旨意」的心情還是戰勝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的思慮,所以還是順服了。


 


最終結果讓我知道,真是順服得好啊。然而,這順服並不容易呢,所以也就雖然佩服亞伯拉罕和以撒,卻更好奇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啊?


 


有一天, 鄭明析 老師在證道中說了:「亞伯拉罕的平常信仰就很好,對亞伯拉罕而言,把最好的東西獻給神是理所當然的,他也如此教育以撒,所以以撒從小也有這樣的觀念。」


 


啊,不是短短的幾句經文可以詮釋這所有的意境呢。因為有深厚的底子,也都養成習慣了,所以即使神的話那麼地令人費解,還是可以「阿們!」來前進,然後就又再一次地看到耶和華以勒的光輝,更加深信心與順服的根基。


 


再次地看這段經文,腦中浮現的,是跟過去全然不同的景像。過去想:亞伯拉罕應該心情很沉重吧,所以一段路走了三天之久。這一路上,恐怕自己的心情洩露,是否一個字也不敢對以撒述說,兩人就這樣悶悶地繞著路走,然後到最後不得不做個了結呢?


 


這時卻想:啊,一路上亞伯拉罕是如何地對心愛的獨生子述說自己對神還有對兒子的愛,做到沒有遺憾的地步呢?在這三天的路程中,以撒不知得到了多少父親傳承下來的信仰根基啊!在祭壇上,父子兩人的心情,不知有多美麗又神聖啊!


 


一般人,不是這樣生活過來的,哪裡能夠即刻理解呢?


 


不過,就算無法理解,也不代表就無關。若攸關生命,總要當機立斷,有的事等到追根究底完之後才要做決定,早就大勢已去,也因此主才會說:「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翰福音20:29)


 


雖不容易,但是平常就打造這樣的根基與習慣,而能到時體察旨意的方向來順服的人,真的有福啊。


2012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新歌曲

 


早期攝理中傳唱的許多歌曲,是拿既有的歌曲改詞來使用,把世人用來抒發各式心意的歌詞,加以修改,或是重新填詞,而變成為對神的告白。十幾二十年下來,那些歌曲的原曲在世上有許多已經不復流行,甚至已被遺忘,卻仍在攝理中能占有一席之地。


 


不過,畢竟是改詞歌,怎麼樣唱也是無法變成正式公開傳唱的歌曲,隨著攝理越來越大,也不得不正視這樣的問題,再加上音樂人才也變多了,所以最近這些所謂的改詞歌一一地重新被譜曲,再也不是改詞歌,而有了嶄新的風貌,並且可以公開地傳唱。


 


然而,有一些改詞歌,在我個人的想法中,並不希望被重新譜曲。那些歌曲,是 鄭明析 老師特別喜歡,以前時常會唱的歌曲。


 


那麼多曲子,一一重新譜曲,要那麼忙碌的老師都會唱,這負荷也太過了。而且,老師最喜歡的那些曲子,就是有很深感情的曲子啊,很希望 能為 老師留住咧。


 


所以我曾想,要是我有足夠的錢和管道,就去把那些曲子都買下來,這樣就可以讓老師愛怎麼唱就怎麼唱了。從好幾年前,我就把這樣的事情放入禱告當中。


 


隨著改詞歌一一地變換風貌出現,我的心情既興奮,但也有些忐忑,就怕我想要買下的那些曲子,突然就被譜了新曲了。


 


約半年過來,發表的新曲多半都是我意想當中,覺得會被首先譜的歌曲。但是最近,終於出現了我不希望被譜新曲的歌曲。


 


因為內心有成見,所以就更挑剔,我對主說:「主啊,這旋律,沒辦法說服我呢,我本來想,這曲子應該會放到最後再碰的吧,如果現在就要更改,應該要出現讓我不得不說『這曲子好棒!』而心服口服的旋律啊,但是這聽起來,不是那麼明朗的曲子咧,感覺無法產生深刻的情感啊


 


但是我想,既然是發表的曲子,應該是經過老師核可了,老師都同意了,我在堅持什麼呢?只不過,還是覺得無法對這新曲投注什麼情感。


 


所以在禱告中,又跟主報告了這樣的狀況,請求主教導我正確地看待。


 


後來,心中浮現一個體會:舊的,就留在舊時代,那些,在新時代,已不需要。而在邁向新時代這方面,老師是頭號人物呢。


 


啊,要了 解 老師為什麼喜歡那些歌曲,為什麼唱那些歌曲啊。感歎舊時代何時來到新時代,是有期限的,在有機會的時候,會一再感歎,一再等待,但當新時代已確立之後,這感歎就再也沒必要,也不需等待了。


 


再怎麼喜歡過的東西,一旦過時,一旦不符合心情,也就過去了。


 


所以,真的要以新的眼光,新的角度,新的心情,重新地看啊。


 


新歌曲的時代,已經到了。


2012年12月11日 星期二

過去

 


今天,我為了我沒有活在過去獻上感謝。


 


感謝我不是生活在古代中。


 


也感謝我不是生活在過去的記憶中。


 


因為,此時,此刻,這個當下,真的是美好的時代。


 


即便同樣是攝理,從過去到現在,也改變了許多。


 


愛神愛主的心不變,但是形式和內涵卻不斷地更新變化。


 


很多事,以為一樣的,其實不一樣了,仔細瞧瞧,會看出層次提升了。


 


也有的事,以為不一樣了,仔細瞧瞧,卻並沒有改變,原來是過去自己眼花。


 


在當中,這個那個,都看到主動工行走的痕跡。


 


多麼令人讚嘆啊!哈利路亞!


 


以為夠了的人,停下腳步的人,轉身離去的人,真的可惜啊。


 


而我,能夠一直參與,是神的恩典啊,真的很感謝,也很興奮。


 


感謝曾經擁有的過去,懷抱現今存在的精采,並看到未來閃耀的光芒。


 


我不得不說:「讚!」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達人開步走

 



禮拜三的時候,聽到了很棒的話語,果然主的話語啊,是那麼地切中人心。特別是最後一段,是很簡捷,但又不得不要點頭稱是的比喻,真是太鮮明的證道了。


 


在登山口就會決定去到哪個山谷,因此今年的最後是很重要的。這是因為今年就會決定該走的路,明年則會走上那條路。此時應該要完全地變化,才會決定2013年的路是在哪個層次;在2013年的入口就會決定2013年將如何奔跑攝理。~20121205週三話語


 


正在想,對啊,我想要走上什麼路,登上什麼山呢?這時候,不就應該要就定位,在山口集合了嗎?


 


然後禮拜六清晨,又聽到了有關達人的箴言,這又是另一個令人拍案叫絕的話語啊。


 


善於快速又熟練地做某件事,就是達人。


 


有善於見證事物或人的達人;有精神方面的達人、屬魂世界的達人和屬靈世界的達人;有能夠主管時間的縮地達人;有能夠抓住並主管撒但魔鬼的達人;有善於寫文章的達人;有禱告的達人;與天使對話談天的人也是達人;有構想的達人; 有作品的達人;有證道的達人與肢體動作的達人;有說明的達人;有形像石的達人。別人都看不出來,達人卻看得出來;有智慧的達人;有說服的達人;有感動的達人;有能夠使出能力、如神般的達人;有身懷絕技的達人;有能與聖子主對話的達人;有懂得按摩訣竅的達人;有處理事情的達人;有遊說的達人;有善於寫信的達人;有箴言的達人;有善於正確報告的智慧達人;過得很健康的人是健康的達人;善於走鋼索的人也是達人;也有管理的達人;也有傳道的達人;有繪畫的達人;也有管理與開發月明洞的達人;有方法論的達人;有善於觀察事物、善於觀察人的達人;有善於做事的達人。


 


然而,也有惡評的達人;有血氣的達人;撒但是說謊的達人;有善於偷竊的達人;有善於使人蒙冤的達人;有很多懶惰方面的達人。


如果做得好,不論大小都是達人。


要持續做做看,才能成為達人。


達人就是專家。


達人是屬於四次元世界的人。


達人會超越時間去做事。


~20121208清晨箴言整理


 


到底,我是什麼達人呢?我該是什麼達人呢?我又會是什麼達人呢?


 


聽話語和禱告的時候,有得到一些感動,嗯,我想要成為在主面前做那件事的達人。然後,就行動了。


 


哪件事呢?是屬於我跟主的秘密呢。


 


然而,我想,在主釋放出這般的話語時,大家也都多多少少會有類似的感應吧。


 


這時刻,應該很多人都有了「我想要成為在主面前做那件事的達人」的想法,並且開始行動了。


 


很期待啊,精采的2012年結尾,還有精采的2013年啊。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這德性,那德性

 


這個禮拜的話語,講到「德性」這回事。


 


不是說四維八德的那種德性,而是這副模樣、那個調調的那種德性。


 


講了也不是要人去看不下別人的模樣,挑別人的毛病,而是要人思考在去掉弟兄眼中的刺前,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樑木,然後,為弟兄禱告吧。


 


兩千年前,主就這樣教導了。


 


但是兩千年後,這樣的事情還是又得教導。因為,真的不容易啊。特別是近代文明中,人們雖跟成為聖賢還很有距離,但是自尊心卻個個沖上天際,因此不太高明地彼此踐踏、互相打壓,簡直就是家常便飯,還美其名說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進化之道。


 


縱使有人看出冤冤相報何時了,也頂多是消極地儘量避開,儘量不去做而已。


 


而主的標準真的很高啊,仇敵得去擁抱,弟兄得原諒到海枯石爛為止,看著讓人如坐針氈、如刺哽喉的這副德性、那副德性,得要忍耐到底


 


2012124的清晨箴言說到,我的老師,在三十四年當中看遍這德性、那德性,心焦情急直到現在,所以如今,聖子主很喜歡他。


 


真的,只是算我自己經歷的二十年,不論是攝理中,或是在世上,各種有的沒有的德性就實在太多了,直叫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何況是 老師走過的路呢?


 


我跟主說:「主啊,您說這德性、那德性,要忍耐,看到底就好吧。然而,有些德性,真的不堪入目啊,雖然知道忍耐為上,也想要忍耐,但是著實難受啊。老師,真是了不起啊。」


 


那時心中有個感動:「他的了不起是因為愛啊!不是說愛能遮掩一切過錯嗎?老師的愛,是跟主看齊的,因為愛大,所以心焦情急也還是等待下去。」


 


比起消極的避開,我的老師,是以積極的愛來期待、來忍耐、來面對啊。


 


做不到的人中,卻有人有意見,似乎他做不到,但別人做得到,就必定有詐一般。


 


這不就是等級的差異嗎?


 


我啊,也不是什麼多高尚的人,但我有幸遇到好老師啊,所以聽話努力去做就是了。


 


最後,就會見真章啦。


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年輕人-活著回去(下)



之後,不只為那位士兵禱告而已,年輕人因為聽說一個分隊當中三分之二以上的人死掉是很平常的事,實在是太受衝擊了,所以為了自己和同袍不要在戰場中喪生,不斷懇切地向 神和主懇求。



一天,在獨處的時間中,年輕人把頭往後仰,看著天空,懇切地尋找 神和主。



「神啊!主啊!我真的很想要活著回去啊!生命是多麼可貴啊,即使用全天下也無法交換的,不是嗎?所以就算是在戰場中,我仍會以著主的愛,就連面對敵人時也不會把對方殺死。但是懇求主,也不要讓敵人殺死我啊!」年輕人不斷地向主哀求,緊纏著主不放,懇切到感覺心臟都快要燒焦了一般。



那時,潔淨的天空顯得格外蔚藍晴朗,美麗深遂到讓年輕人都看傻了。



「啊,這天空彷彿是 神的眼睛啊, 神啊,您正注視著我,對吧?」頓時年輕人覺得又敬畏又感動。



忽然,年輕人的心中聽到了一個聲音:「你必定會活著回去。別擔心。」



聽到這聲音的年輕人忍不住飆出了眼淚,淚水如下雨般流個不停。



「神啊!感謝您!太好了,太感謝了!」因為 神給了年輕人會活著回去的答案,所以年輕人非常開心,且感激不已。



「感謝您!我會回去繼續傳道,一輩子拯救生命的。我會傳道帥氣又漂亮的人,請 神和主期待唷!」如此年輕人對承諾會讓自己活著回去的 神也許下了諾言。



然而,雖然 神說自己會活著回去,但是年輕人並非就一路順遂地在戰場中過著高枕無憂的好日子。參與了數百次的作戰和戰鬥時,各種痛苦也是毫不留情地就襲擊過來。曾經被敵人面對面地拿著槍指著;曾經差點就被躲在背後的敵人給暗算;曾經死命地往前奔跑才躲過落下來把四周炸得粉碎的砲彈;曾經一個人站哨時遇見一整隊的敵軍前進到距離自己不過幾十米的地區;曾經差點從進行大迴轉的直升機中被摔落地面驚險可怕的死亡關卡,林林總總加起來,遇上了不下三十次。



同袍們為了減輕面臨死亡威脅的壓力,一有機會就抽煙、喝酒、找女人、看色情書刊、聊八卦,年輕人卻是禱告和讀經,全然地尋找 神。而每次死亡來到自己眼前囂張的時候,年輕人雖感到危險和恐懼,但總想起 神的承諾:「你必定會活著回去。別擔心。」相信 神絕對不會欺騙自己,所以也持守著自己對 神所說的,絕對會愛惜生命,即使跟敵人面對面時也不會把對方殺死,唯有仰望著 神和主來生活這樣的諾言而堅持到底。結果,就如 神所說的那般,年輕人總是脫離死亡的關卡存活下來了。



回想這一切, 神並沒有說:「你終究會活著回去,但是會遇到三十次的死亡關卡。會經歷這樣的過程。」只是讓年輕人看到了蔚藍的天空,賜下啟示而說出結論,給予「你會活著回去」的答案而已。然而年輕人緊抓著這啟示去實踐,因此讓這啟示也確實地成就了。



多年後,已不再年輕的年輕人,將這個故事告訴了跟隨自己來相信 神的各國年輕人們。並說:



「不論是 神、聖靈或是聖子主,祂們在賜下啟示時會透過大自然讓人有所體會,並且讓人在心中聽到祂們的聲音。這就是透過萬物賜下的啟示。」



「我當時心想:『 神和主都說我會活著回去,祂們應該會成就那句話吧!應該不會說謊吧!』如此,每當我遇到死亡的恐懼和危險時,我都絕對相信 神和主的話語而忍耐、堅持了。最終這啟示果然成就了。」



「你們也要寶貴地看待 神賜予的啟示。每天透過萬物來領受啟示、透過自己的身軀來領受啟示、透過自己的頭腦和內心來領受啟示,也透過人來領受啟示吧!因為大家都聆聽並實踐了主的話語,所以會發光,變得珍貴、美麗、神祕又雄壯。」



阿們!





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年輕人-活著回去(上)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 從學校 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每天家人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年輕人卻在凌晨三點就起來洗冷水澡,然後帶著聖經和蠟燭,到山上去禱告及讀經。寒冬中,水缸的水都結冰了,年輕人想到自己跟耶穌的承諾,打破了結冰層,舀出底下的冰水往身上澆,刺骨的寒冷打在肉體上,年輕人咬著牙,承受這一切。因為生活實在太困苦,太想見到耶穌了,年輕人每天呼喊耶穌,痛哭流涕地禱告,然後饑渴般地在聖經中尋找答案。


 


終於在讀了五百次聖經後,年輕人開始理解聖經的內容了。啊,原來聖經是一本大比喻書啊, 神真是太偉大的歷史家及文學家了!年輕人越讀越起勁,每天趕忙把田裡的事情做完,就是回到山上去讀經及禱告,家人都覺得他瘋了,但是年輕人不看人的臉色,繼續他的追尋之路,並且因為自己太覺得喜悅,忍不住要跟人分享,所以人常常到路邊去傳道,邀請人們一同來跟隨耶穌。


 


到了當兵的年紀,年輕人不可避免的,也入了伍。聽說自己的部隊是要被派往戰場作戰的部隊,年輕人打從心底不想去送死,於是拼命地向 神禱告,拜託 神讓自己從去戰場的名單上刷下來。


 


原以為 神一定會垂聽自己的禱告,結果,年輕人卻生了一場大病,病到快死的年輕人最後體會到,原來 神的旨意是要自己上戰場,於是下定決心順從 神,病才奇蹟似地好了起來,年輕人也就這樣去了戰場。


 


剛到戰地的時候,為了讓他們熟悉環境,年輕人的部隊並沒有就立即上場作戰,而是等候了一個月,才與別的部隊交接。


 


在交接之時,年輕人看到那些已經在這地方作戰過一陣子的士兵,一個個沉默不語,臉部緊繃著,但又掩飾不掉疲憊無力的神情,頓時對於戰場竟如此地消磨人們的精神,感到十分震驚。


 


「請問,你來這裡多久了?」年輕人問了一個跟他們進行交接的士兵。


「快要一年了。」


 


「那麼,請告訴我,這裡實際的狀況是如何呢?」


「實際的狀況?嗯該怎麼說呢」士兵吞吞吐吐的,似乎年輕人問了他一個大家都不願意面對的問題。


 


然而年輕人,因為太想知道實際的情況了,所以也顧不得對方是否不願提起,還是追問了下去:


 


「這樣說好了,一個分隊是九個人嘛,那麼你的分隊到目前為止,幾個人不在了呢?」


「啊,幾個人不在了啊到目前為止,已經死了六個人,還有三個人存活」士兵終究是緩緩地說出了答案,那聲音,還帶著微微的顫抖。


 


「什麼?死了這麼多人?」年輕人感到非常地驚訝。


「唉,這種程度,還算是蠻多人活下來了呢!有些分隊,是集體陣亡了啊。像是某某部隊,他們還有某某部隊,他們」雖是不願提起的話語,但一旦觸及,就好像悶燒了許久的鍋子,一口氣終於吐了出來一樣,士兵也就打開了話匣子,繼續說了下去。


 


那士兵將各種傳聞講給年輕人聽,但是年輕人卻再也無法專心把他所說的聽進去,腦海裡只是不斷地閃著:「已經死了六個人只有三個人存活有的是集體陣亡了」這些字眼。


 


「哇,死了三分之二以上啊,而且還是稀鬆平常的事哩這樣,我能夠活著回去嗎?」想到這裡,一股面臨死亡的恐懼和恐慌便籠罩著年輕人,也就更可以理解為什麼那些士兵完全失去神采的模樣了。


 


好不容易稍微回過神來的年輕人,又問了士兵一個問題:「那麼,你什麼時候可以回家了呢?」


 


霎時那士兵又像冰凍了一樣,說不出話來。過一會兒,他才哽咽著說:「還要再移動到別的地區作戰一個月,然後我才能回去但是,我沒把握能幸運地度過這一個月而活著回去啊


 


看著噙著淚水的士兵,年輕人問他:「你有沒有相信 神和耶穌呢?」


 


「沒有。相信 神和耶穌,就會有用嗎?」


「如果我幫你禱告,讓你能活著回去的話,你一定要相信喔!」


 


年輕人的態度非常認真,那士兵愣了一愣,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中,人人自危,根本沒有人可倚靠,這時年輕人卻那麼斬釘截鐵地告訴他,要為他禱告,讓他活著回去,這讓士兵感到又驚訝,又感動。


 


「你保證,你會為了讓我活著回去而禱告嗎?」


「我絕對保證!所以你也要相信喔。」


「好,因為你這麼說,我真的會相信喔!」那士兵如此答應了年輕人的請求。


 


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好時機好命人

 


時機就是機會。一旦時機成熟,不論好的或不好的東西都會來臨。


如果在時機好的時候完全預備好,之後在時機不好的時候實踐,這麼一來,即使不好的時機來臨,也可以全都得勝並解決。


如果在自己時機好的時候閒著,當不好的時機來臨時會無法承擔。如果在豐年時只顧著吃喝,都沒有預備荒年的時機,等到荒年的時機來臨時就會掙扎並感到辛苦。


應該要在秋天事先預備好,才能夠在冬天吃著所預備的東西來度過患難期,也才能夠在新春來到時迎接到春天。時代人們也是如此。


趁著此時、有時代的太陽時,勤勞地去做吧!


~20121128清晨箴言


 


「那麼,現在,是好的時機就要過去,還是好的時機就要來到呢?」


 


邊聽著話語,邊有了這個問題。某幾則看起來,是好日子快要來了啊。但某幾則看起來,卻又像是說,趁著好時機在時,趕快儲備存糧吧。所以,到底,現在,是好的時機就要過去,還是好的時機就要來到呢?


 


晨更結束後,繼續想著這個問題。


 


主啊,我覺得,現在是好時機啊,因為,有主,有老師,有弟兄姐妹,有話語,有幸福,是很好的時刻啊。


 


但是,我也覺得,以後還是好時機啊,因為,要舉辦婚宴一千年呢。


 


頓時心中浮現一個想法:總之,不論何時,主賜給我的,我所遇到的,就是好時機啦!


 


然後有個感動:啊,方向對的話,就是良性的循環,方向錯的話,就是惡性的循環呢。


 


因為覺得是好時機,所以如同話語所說的,要努力儲存糧食,累積實力,結果在之後,因為有實力面對任何的狀況,所以仍舊是好時機,又可以繼續累積實力咧。


 


但若覺得是壞時機,什麼事都做不得,只是等待的話,結果在下一階段,還是沒有實力,就算是好時機,也不如有實力的人能獲得龐大的成果,而在好時機當中仍舊走壞運


 


所以,要養成好習慣呢。之前話語講過,年老的時候,頭腦就是會變遲鈍,變不好啊,那時我心裡就想,所以一定要在年輕時養成好習慣,這樣在年老頭腦不好的時候,也不會因無法思考到要怎樣做才好,就能夠因習慣好而做好啊。


 


這樣子,就會「日日是好日,年年是好年」啊。這句話,若只是用希望的,就永遠停留在山的另一邊,只能是個嘴上呼喊著的夢想。然而若變成是自我的態度與行動,那麼就會真的實現在生活當中了呢。


 


自己就是左右自己是否是遇上好時機的好命人的重要關鍵啊。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愛的幸運兒

 


前兩天看到一則娛樂新聞,說許多藝人迷上了一齣清宮劇,觀看之餘,甚至還玩起了自封貴妃、互封宮嬪的遊戲起來。


 


因為提到的角色太多,看得我霧煞煞,所以一時興起,就找了劇情簡介來瞧瞧。


 


或許是這簡介寫得不怎麼樣,看了之後,腦海裡一點兒想去看這部戲的念頭也沒有。


 


那些妃嬪的命運,就是在皇上這時喜不喜歡你、有沒有懷上龍子、娘家後台硬不硬、其他的妃子害不害你等等這樣的事件中打轉,簡直就是排列組合的遊戲罷了。最後,女主角歷經波瀾,終登大位,總算可以喘一口氣了,但此時身邊也沒什麼愛的人存在,到底該算是贏了,還是輸了,說不上來。


 


我在想,那麼人們在著迷些什麼呢?是因美不勝收的絢麗排場和漂亮演員這等的感官層次嗎?亦或是覺得劇中某人就如自己的寫照嗎?


 


我不是別人,自然難以了解別人的為什麼。只是內心突然浮現一個感動:「哈利路亞!我與那些全然無關,我是出生在這時代,被主當成愛的對象的幸運兒啊!」


 


後宮爭鬥是什麼東西啊?尊榮大位是什麼東西啊?那些所謂的絢麗,不要說有如過往雲煙了,對往天國努力前進的人來說,那哪算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呢?


 


不管到哪裡,都唯有主與我而已,那些東西根本就無容身之處啊。


 


哈哈哈,愛的幸運兒,這才算是贏家啊。


2012年11月22日 星期四

心情與專業

 


在教會裡,有時會遇到兩難的狀況。


 


一個事工,到底是要講究心情,還是要講究專業才好呢?


 


有人很有心啊,可是實力實在是有待加強,總覺得要獻上給神的東西,該是最好的,擺上不夠好的東西很尷尬呢,似有不夠恭敬之嫌啊。


 


但是都已經到新婦時代了,什麼專業都比不上愛的心情這項新婦的專業啊,所以硬要拿專業實力來衡量好壞,也是很僕人等級的沒有意思咧。


 


就這樣,常會陷入兩難。


 


以攝理史走過的足跡來看,多半,還是先講究心情。


 


我以前,其實蠻受不了「以心情取代專業」的,我覺得,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家家酒等級和Pro等級,又不難分辨。但是後來我發現,與其說我覺得獻上給神的東西應該是最好的,不如老實承認是我還不怎麼愛神,也還不怎麼愛神很愛的那些弟兄姐妹,才會覺得他們做得不可愛。


 


當我在愛的方面水準有點提升之後,我才挖掘到那被專業給壓住的心情的表現,然後,就發覺之前受不了的,有的也蠻可愛的嘛。


 


為什麼咧,因為時代就是來到這樣的時代啊。很有實力但是沒有感情,那就只是做事,只是演出罷了。雖然沒有什麼實力,但是很有心情地去做,還是會有談戀愛的感覺啊,不都說情人眼裡出西施了嗎?


 


不過,真的很有心情去做的話,最終還是會走上專業的道路的,如果沒有想要越做越好,那麼心情不就是消失不見了嗎?


 


真的很愛的話,終究會脫離只是靠「對方愛你」來過日子的狀況的,會想要為對方改變,會想要為對方做更多,會想要給對方更好的,對吧?所以就會往專業的層次走去。


 


到時,就不再兩難,而是兼具心情與能力,又美麗、又神秘、又雄壯了。


 


啊,那真是好啊。


 


--


現在教會人數不多,有時一個人要當好幾人用,不厲害的人也要當厲害的人用,出點紕漏或是含糊收場的狀況也是有的。看在眼裡,會覺得跟標準是有點距離啊。


 


雖然如此,卻不會刻意去講些什麼,因為孩子們還小,若一味地要求做到標準,只是打擊他們的信心與動力罷了,所以較寬鬆地來看待。


 


只是,有時也會覺得沒能給主最好的,有點不好意思。


 


結果清晨時聽了一篇見證文,講到禮拜的一些事情,很感動,也很感謝。


 


雖然聖三位會首先察看中心,


但你們的內心和精誠,


也會透過肉體呈現出來,不是嗎?


 


首先瞭解聖三位再對待吧!


也透過表率來學習吧!


造就自己並具備一切之後再前來吧!


核心是愛,


愛的內心不會只停留在內心中,


那內心若充滿,必定會滿溢出來。


滿溢的愛的內心會透過肉體表露出來的。


 


確實是這樣的啊,去做的過程中,就會明白地顯現出來。


 


成為心情與實力兼具的人啊,我想,聽了話語之後,大家都會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