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行不行



 


自己,到底重不重要呢?


 


在談到與主之間一對一的愛時,自己是絕對重要的,應該要想著:「若我不愛主,就沒有人愛主了。」這樣把自己對主的愛看為至高至大至為重要才可以。


 


不過,在團體生活中,卻不適合總是這樣來看待自己。固然要有主人的精神,但是在一個團體中,每個人都是重要的,每個人都有可以做與該做的事情,應該要思考:「這件事,是非我不可的事嗎?是否有別人更適合擔任這個使命呢?到底我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最恰當呢?」(經濟人上身:要考慮「機會成本」啊!)


 


然而,卻不乏有人攬了很多事情在身上,這個也做,那個也做。有時真的想要問:「真的沒有人了嗎?你要負責那麼多事,都顧得到嗎?」


 


雖說能者多勞,但很多時候,覺得別人無法做好,覺得沒有人可以做,覺得沒有人要做,覺得不是我就不行,這樣的想法卻似乎更是主因。


 


的確有時候,事情由熟手來做,又快又好。但是就算是熟手,身兼數職也會分身乏術。更何況,熟手也會有凋零的一天。


 


使用新人,栽培後進,或許會經歷不熟練的陣痛期,但是這是使事情得以生生不息傳承下去的作法。江山代有人才出,並且,經過栽培會變得更出色,這樣也才會有更新的動力。


 


所以就算自己行,就算自己可以做,有時卻不適宜做啊。


 


自己,到底重不重要呢?


 


問問主吧,在主的旨意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這是最重要的啊。


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我的方向盤



若那百萬豪華轎車


竟有三個方向盤


 


我寧願捨棄它


而與你一起乘騎小綿羊


 


坐在你的後方


貼在你的背上


 


什麼也不必想


只要緊緊地抱著你


 


聞著你身上傳來的馨香


感受著天大無比的溫暖


 


我不要別的方向盤


我的方向盤唯有你


 


這就是我的方向


我的幸福


 


--


「車裡有三個方向盤,一個是主的,一個是我的,一個是別人的。我看著我的方向盤,很想去碰,一旁掌握著方向盤在駕車的主,不斷地注意我是否會去碰自己的方向盤。最終我得勝了自己想駕馭車輛的慾望,完全地交給主來駕駛,主也鬆了一口氣。」


 


鄭明析牧師告訴我們有這樣的夢境。聽了之後覺得很震撼,一輛車,三個方向盤一個人生,三個導師,到底要聽主的,自己的,還是別人的呢?


 


早上禱告的時候,跟主說,主啊,我不想要有別的方向盤,要是我會想碰自己的方向盤,乾脆緊緊抱著你,讓手無法空出來。還是,我們騎摩托車好了,我會乖乖地坐在主的後面,貼在主的後背上,一切都交給主。


 


所以寫下了這些文字。


 


還有,雖然我寫下了小綿羊,但其實我覺得如果主要騎,一定是比最高檔的哈雷還要高檔尖端的重型機車,一整個酷帥到不行的。哈哈。


2012年2月22日 星期三

喜歡





喜歡


也是感謝




喜歡


也是了解




喜歡


也是認定




喜歡


也是愛




在禱告中


感受到了這點





禱告中跟主說:主啊,我很喜歡你賜給我們住的這個地方,之前住的那個地方,住的時候也是感到很喜歡,那麼,比起我喜歡的程度,我會不會感謝得不夠呢?




後來內心中感受到一個回應:喜歡,就是感謝呢。




我說:「阿們!就像父母為孩子預備了什麼東西,就算孩子沒有說出謝謝,但是看到他很喜歡的開心模樣,父母的內心就得到了最大的滿足呢。因為對方喜歡,表示了解並認定了賜予者的心意與愛,所以賜予的人會感到滿足,這是很棒且很實體的感謝呢。




這樣體會的我,為自己能夠喜歡主賜下的東西,感到很慶幸且喜悅,就更感謝了。也希望主賜給我隨時喜悅說:阿們!的實力啊。




所以寫下了這些文字。


2012年2月20日 星期一

年輕人-隱密中動工的神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從他年輕時開始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 從學校 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當時年輕人想像的救援其實很簡單,因為在山谷中的生活實在太困苦,最大的盼望就是能夠脫離那樣的狀況,過著好一點的生活,年輕人心想,若能那樣,就算是得到救援了吧。年輕人覺得自己就像籠中鳥被困在這窮鄉僻壤而動彈不得,總想一定是自己的罪太多了,才會生在這種地方,連離開都離開不了。



開始很努力上教會的年輕人,殷殷期盼生活從此會改變,可是隨著日子過去,卻沒有太大的差別。年輕人認為自己的罪太多,若不比別人更加努力,就期盼神賜下祝福的話,也是太過份了些,因此努力地檢討自己,督促自己再做好一點。



「雖然有做奉獻,但是拿得出來的奉獻數目真的小,是不是奉獻不夠,所以神無法祝福我呢?」這麼想的年輕人,於是除了家裡的農事之外,特別再跑去打工,把賺來的錢全部都奉獻出去。然而也沒有因此,就感受到從神那邊有特別的回報過來。



「不是奉獻的問題嗎?那麼,是因為我沒什麼學問,所以神無法祝福我呢?」這麼想的年輕人,便把家裡所有的書和能借到的書都讀到滾瓜爛熟,但是神也沒有因此就對年輕人有特別的動工。



「也不是讀書的問題嗎?啊,看看這張臉啊,實在不是個帥哥啊。因為我長得不好看,所以引不起神的興趣吧?」這麼想的年輕人,於是就開始費心思在臉上,也在頭髮上擦上髮油,想讓自己看起來能光鮮亮麗一點。但是就算這麼做了,也是沒有什麼用的樣子。



「也不是長相的問題嗎?或是,因為我個子太矮了,神看我這個短腿族覺得要是讓我去跑腿肯定會搞砸,所以神就不想看我呢?」這麼想的年輕人,有陣子就故意把鞋子墊高,讓自己看來更高一些,然而這麼做,感覺也是徒然。



怎麼想怎麼努力,也是好像沒有用,年輕人覺得神很遙遠,好像都不了解自己,所以感到很灰心。



只是,也沒有其他路可走,即使灰心還是十分敬畏神的年輕人只能繼續努力地上教會,努力地讀經、禱告,努力地希望不聰明的自己能找到讓神感到喜悅而賜下祝福的道路。



曾經以為怎麼努力大概也不會有用的年輕人,在多年過去後,卻發現不知不覺中,神開始使用自己做大事。年輕人檢視著自己,仍舊不是有錢人可以奉獻很多錢,也一樣是沒有傲人的學歷,也還是短腿一族,臉蛋更是只有變老而已,事實上自己本身的條件與環境並沒有什麼大改變,但是為什麼神這時卻使用自己呢?



「啊,不論過去、現在,甚至未來,神都是使用我的,只是神是在隱密中與我同在的神,所以是看我自己有沒有體會而有差別的啊。」年輕人思考過去和現在,有了這般的領悟。



以前年輕人上山砍柴,來回得要走上 八公里 的路,因為太遠了,實在不想很快又得來一次,因此即使很重,也是一次就把大量的木柴給背了回家,想想那是一般人不可能做到的事,若非神同在,怎能有那樣的韌性及執著可以做到呢?並且那成效不是在當時就結束了,因為如此被鍛鍊過來,後來年輕人在奔走主的事工時,跑遍各地,就算一年走上三千里的路,也不覺得吃力。然而以前不明白,只是覺得很辛苦而已,根本無法感受到神的同在。



在田裡工作的時候也是一樣,當時一整天在很炎熱的天氣裡,窩在麥田裡割麥子,做到腳快要抽筋的地步,年輕人邊做邊感到哀怨:「我的皮膚都被草割傷了,天氣又熱得要命,這樣無窮無盡地割麥子,今天也要,明天也要,後天也要,那麼多那麼多唉,地獄有這麼熱嗎?有這麼痛苦嗎?我看就算去到地獄,我也能見怪不怪地忍受吧」雖然那麼辛苦地工作了,但是想好好吃一頓飯卻仍是奢求,每天只能吃到麥飯,而配菜不過就是一匙辣椒醬,了不起再加上幾顆大蒜罷了,年輕人覺得這樣真沒意思,要是能把麥飯丟了,改吃一碗香軟的白米飯該有多好啊?年輕人忍不住跟神抱怨,神卻只是說:「人生的問題,不在吃什麼,而是在於有沒有行義來生活啊。難道食物是問題嗎?難道米飯是問題嗎?」年輕人只好摸著鼻子繼續吃著麥飯,沒有想到的是,在多年之後,麥飯和大蒜卻變成人們推崇的健康食物,而在人們追求這樣的流行之前,年輕人早這樣吃了多年來奠下了健康身體的基礎。



年輕人回想過去很多覺得辛苦冤枉的事情,結果養成了自己很健康、很有耐力、很有毅力的體質,倘若不是在年輕的時候經歷這樣的鍛鍊,到後來上了年紀,就算花再多的錢,吃再多的營養品,付出再多的心思,也是無法擁有這樣超人般的體質。真的從過去到現在,神都一直同在,神都一直動工,但是因為自己不了解,才會白受心情的折磨,也讓不被了解的神感到傷心。



「啊,神是不開口的神,對人的誤會與抱怨不會回嘴,只是隱密地把該做的事都做完。不管是下雨下雪,不管是多傷心欲絕的狀況,神都是努力做該做的事,神是這樣的神啊。但是過去我卻那樣誤會神,神會有多傷心呢?對沉默不語的神,我簡直是在捉弄人一般啊,真是太對不起了。」年輕人如此地體會,並且悔改自己過去有的錯誤想法,從此更加認定神無論何時何地都與自己同在,都為自己動工,帶著感謝的心為神做事。



覺得無法感受到神的幫助,無法看到神的動工,甚至因而懷疑神的存在的人啊,聽了以上的故事後,再思考看看吧。神是隱密中動工的神,也是會認定所有人在隱密中做的事情的神。要看著未來,才會了解神對自己有多大的期待。對神的誤解會讓神肝腸寸斷,因此不要再讓神喝苦杯了,試著以感激感謝來度過信仰生活,這樣當時機到時,神在隱密中動的工,都可以清楚地看見的。年輕人如此見證了,也願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神無時無刻都同在的幸福。




2012年2月19日 星期日

設限



 


以前在學校課堂上,老師跟我們討論過一個課題:大學新聘教授由現 任的 教授來評選是否為宜,試以經濟學的角度來分析...(是的,經濟學家就是這樣愛東想西想,分析來分析去的...


 


既然是討論,其實是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不過有時經濟學家所提出的參考答案,真的讓人感到有給他出乎意料以及有夠犀利啊。


 


那時候,我們的教授說,若設定人性是很脆弱而有幽暗的一面,那麼讓老教授來評選新教授不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因為要是引進了很優秀的新教授,自己的威望甚至飯碗將來便會受到威脅,所以在幽暗面的人性作祟之下,便會傾向引進不是那麼優秀,或是引進會聽自己話的人。這對專業學術發展實在不妙。


 


我並不是學術圈的人,所以詳情如何,不得而知。不過對於前者會設限這點假說,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後來在教會中,確實看到有前者設限的情形。


 


有的時候,是因為個性修造未完全,對於身為前者、指導者這樣的身份有所迷戀,所以在帶領生命的過程中,為防止別人超越自己,而對後者設了限。


 


有的時候,並不是故意,但是因為自己困在自己的問題中,首先自我設限卻不自知,以至於被帶領的人,也被擋著而難以超越那界限,無法挑戰更高的信仰層次。這樣的狀況,不管是父母、傳道者或是指導者,都可能會發生。


 


雖有不同的原因,但是總之都是被限制了發展,結果都是可惜。


 


晨禱時想到這樣的事情,除了向主懇求能夠親自帶領生命,讓後者可以脫離前者的遺傳罪,也感謝主一路教導出來的 鄭明析 老師不曾對我們在挑戰更高的信仰層次上設限,並且, 鄭明析 老師不要說對於挑戰信仰沒有自我設限,事實上一直以來他所挑戰的界限都超出我們太多,我們連要被擋都算是想太多。


 


所以總是看向主吧,也總是看主所認定的人吧,不要被不足的人事物限制住,也不要以自己的不足限制別人的發展啊。


2012年2月17日 星期五

鼻環


請你為我套上鼻環


並以你的手來牽引我


 


當我順服的時候


我便沉醉在你如春風的牽引


與你一起行走天的道路


 


當我不順服的時候


我仍因有那鼻環的關係


即使疼痛還是與你一起行走了天的道路


 


沉醉也好


疼痛也好


我終究還是與你在一起


 


不論過程中是喜悅


或過程中是辛苦


最後我與你一起到達目的地時便永遠幸福快樂


 


不了解的人們嗤笑我


說我淪為鼻環的奴隸


失去自我的自由


 


我卻看到他們所謂的舒服與自由


便是在恣意度日之後


被送往屠宰場成就另一種目的


 


所以任憑他們嘲弄吧


我唯有


 


請你為我套上鼻環


並以你的手牽引我


 


那環


我的Wedding Ring


 


--


「要請主為自己套上鼻環,被主拉著走,這樣不順服的時候,雖然被拉會感到疼痛,但終究是走主所要我們走的路了。」


 


聽到這樣的話時,對當中的心情感到很感動:雖然自己很不足,但是很希望能夠都按照主的旨意去做,才會就算可能會疼痛,還是請求主為自己套上這愛的枷鎖。


 


然後心裡又想,那麼怕痛而不願意被套上鼻環被拉著走的人又是如何呢?


 


「有鼻環的是與主人一起工作,一起吃喝快樂的牛,到老都會被當成家人一般來照顧,而沒鼻環的牛則是等著被吃掉的牛」內心出現了這樣的回應。


 


啊,因為是等著被吃,所以隨便牠們愛怎樣就怎樣,不聽話也沒關係,只要長肉就好了,反正等時機一到,就拿去祭五臟廟了。


 


這樣一比較,那鼻環正是救援的環、愛的環啊。


 


拜託幫我套上吧。


 


所以寫下了這些文字。


2012年2月16日 星期四

Eat My Dust!

圖片來源


這句話我是從一本童書上看到的。


 


書裡面的主角AJ是一個低年級的小學生,有天他的媽媽載他去參加美式足球的練習,到了之後,媽媽要求他Say Good-bye的時候要擁抱一下媽媽,小男生覺得這實在是太丟臉了,因此就拒絕了,不過媽媽不肯罷休,就追著AJ要擁抱他。這時AJ發揮了跑鋒的技術,左閃,右閃,前衝,躲過媽媽的追緝,把媽媽遠遠地甩開。AJ此刻在心裡得意洋洋地大喊: “Eat my dust!”


 


“Eat my dust!” 「吃土吧!」把人遠遠地甩開,讓他在你背後只能迎接你揚起來的塵土,就是這個樣子,也就是宣告對方是或將是手下敗將,想都不要想贏的意思。


 


想起這句話,是因為清晨禮拜的時候,聽到一個見證,證道的那位牧師因為不斷地被人惡劣地騷擾,覺得很痛苦,除了自己努力禱告克服外,也跟 鄭明析 老師拜託,請 鄭明析 老師幫忙禱告解決這個問題。之後,事情並非以我們想像的,讓那人停止騷擾來解決,而是那位牧師自己內心改變,水準提升到不再被那樣的騷擾所困,如此解決了問題。


 


對方並沒有改變,但是我方實力提升的話,對方就騷擾不到我們身上,只有 “Eat my dust!” 的份而已。


 


又想到昨天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要搭電梯,應該要趕快按關門鍵好讓電梯上行,然而在我後面進來的人卻拖拖拉拉的,甚至門自己要關的時候,又按了開門鍵。於是我催促他趕快關門,但是他雖沒有說什麼,卻仍舊不趕快關門。拖延了一陣子,突然進來了一個惡人,凶神惡煞的樣子,並且很不高興地說:「想要不等我就關門嗎?」那個該趕快關門卻拖延的人,這時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指著我說:「是她想要關門的!」


 


那個惡人惡狠狠地瞪著我,但我不想跟他爭論,只想趕快上樓,於是好言好語地說:「不好意思,我並不知道你也要搭電梯。」但是那惡人不善罷甘休,竟揪著我的領子繼續咒罵,瞬間我覺得他就要動手打我了。


 


接著有一股氣從我內心中湧出:「我是什麼人呢?我有主同在的氣!明明是你沒有道理,竟敢這樣囂張!」內心這樣宣告之後,從我的眼中便噴出一道非常強烈又銳利的光,射向那惡人的眼睛。惡人馬上變得不敢再看我,手也放下,整個人像洩了氣一樣,反而向我道歉。


 


在迎接永生的道路上,會出現故意的惡人,或是在無知的狀況下助紂為虐的路人,一路上想要絆倒我們。


 


然而我們是什麼人呢?我們是聆聽這時代再臨話語並相信跟隨的人,在我們身上,有主灌入的話語的氣、愛的氣、主權的氣。只要我們努力地修造自身這個器皿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堅固,讓主可以源源不絕地灌入主的氣,那麼阻擋的人, “Eat my dust!”


 


可以做到的,加油啊,各位奔跑天路的人!


2012年2月14日 星期二

最佳管理者


神啊


您是最棒的管理者了


 


因為做了完全的計劃


完美地創造天地


並且設定了無瑕的理致


所以天地得自動良好地運行


 


自動運行


也就不需要特別管理


這種事前的管理


真是太高竿了啊


 


聖靈啊


您是最棒的管理者了


 


雖然都不露臉


但是像不可缺乏的陽光一般


像令人感到安心的月光一般


將感動投射在我們身上


 


內心有感動


就有動力去做


這般讓我們產生意願的管理


真是太美麗了啊


 


主啊


您是最棒的管理者了


 


要走在我們前面


又要陪伴在我們身邊


要與我們一起做


又要提前幫我們預備


 


傳講話語做徹底的教育


又以身作則讓我們學習


如此無微不至的管理


真是太強大了啊


 


並且


聖三位雖各是獨自的個體


卻又全然地合一


 


所以


又高竿


又美麗


又強大


一應俱全


 


真是最棒的管理者啊


 


--


晨禱的時候,想到管理生命的問題,又想聖三位是怎麼管理的,體會到三位各有特色,但又成為一體,因此形成了最棒的管理。


 


所以在禱告中這般告白了。


2012年2月13日 星期一

慢火細燉


禱告也是有方法和訣竅的。假如請愛人做某些事,但他有時候只是說很愛你卻不為你做,這時就要用其他方法來祈求。要像滷牛腿、滷豬腳一樣慢火細燉般來哄愛人才可以。


主也是如此。向主禱告時,要與主對話、談話,也要像製作各種風味獨特的料理來招待般,為主做各式各樣的事、為主唱歌,也要回想過去的日子,並感謝和談論過去主為我們所做的一切。~20120212主日話語


 


總是談到最後,慢火細燉出來的愛情是不可缺乏的。


 


禱告跟主懇求是這樣,管理生命也是這樣。


 


教會有位姐妹,她管理生命到對方就算對話語還無法有深入的體會,就算對方陷入低潮連一動也不想動,還是會打起精神來教會做禮拜,最起碼也會乖乖上線聆聽話語。


 


因為對方知道,這位管理者絕對死纏爛打地會揪著你不放,所以再怎麼樣,還是會努力做到基本的部份。


 


不過,事情並非那麼簡單,不是只是死纏爛打就可以水到渠成。


 


在一旁看著的我,看到這位姐妹其實是不管在信仰上或生活上,都對這些人都付出了許多的關心與照顧,這是對方可以接受她的死纏爛打的原因啊。


 


很久以前,前輩就告訴我:「因為你付出愛,對方也感受到你的愛,有這樣的基礎時,責備都可以接受的。」


 


一路走來,看到的也是如此。因為先付出深厚的愛,因此後來就算嚴格地教育,對方也知道你是在愛他的基礎上做的,就算辛苦,也會甘心接受。


 


所以禱告不順利的時候要思考,除了時機時候的問題外,是不是只自顧自的講個不停,根本沒考慮到聖三位的心情?


 


管理不順利的時候也要思考,除了時機時候的問題外,是不是並沒有真心付出愛與關懷,只是像創造業績一般地做管理?


 


都需要慢火細燉啊。


2012年2月12日 星期日

Overcome


晨禱的時候,想起了幾天前發生的一件事情。


 


有個客人買了加幣二十幾元的東西,然後給了我一張五十元的鈔票付款。


 


我要找她錢的時候,心裡有個小小的想法,想問她有沒有零錢可以湊她要付的錢的零頭,這樣就不會找回一大堆零錢。但是那時她跟她的朋友在講話,我那小小的靈感就被打消了,就打入收了五十元,收銀系統計算出餘額之後,把該找的錢拿好,連同收據一同遞給客人。


 


這時,客人卻對我說:「我是給你一百元。」


 


頓時我愣住了,現在這個工作我已經做了一年,收錢找錢的動作已經很熟練,拿一百說五十的狀況怎麼可能發生。


 


我們在收錢的時候,一般都會跟客人回報:「收您五十元。」當時客人並沒有說什麼,這時她卻說她給我一百。我跟她說我是收五十,也是打入五十,但是她不相信,她說她的皮包裡全是百元大鈔,一定是給我一百。她的朋友也搭腔說,對,皮包裡都是百元大鈔,一定是給我一百。


 


這種時候,只好請店經理調錄影帶來看。店經裡去調的時候,我再仔細想了一次,記起我曾經想要跟她要零錢的部份,於是再跟客人說:「我很確定您是給我五十,因為我曾想跟您要零錢,好找您二十五元整鈔。」但是客人回我:「錄影帶結果出來了嗎?」她的朋友也是一副「你不必再解釋了」的表情。


 


說的也是,這時再怎麼解釋也是多餘,所以我閉了嘴,心感無奈地繼續幫下個客人服務。後來錄影帶結果出來了,證實我拿到的是一張紅色的五十元鈔票,而不是黃色的百元鈔票。堅持她是拿出百元大鈔的客人這時快快地跟我說:「不好意思,是我記錯了。」她的朋友還說:「奇怪,皮包裡面應該都是一百元的啊。」然後兩個人就快閃了。


 


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我雖然無奈,也沒有怎麼掛在心上。然而幾天後在晨禱時,卻又想起來。回想的時候,先跟主道歉,那想要零錢的念頭該是主給的靈感吧,當時錢都還沒有收到收銀機裡,客人自然無法說我手上拿的五十元鈔票是一百元,但我卻沒有徹底執行,所以後來又繞了一大圈。然而很感謝主,最後還是順利地結束了。


 


邊回想邊跟主報告時,當天不明顯的冤屈感卻強烈地湧了出來。要是說小數目,可能拿零錢的時候找錯個 一兩 枚硬幣,但是這麼大的數目,不論說是弄錯,或是想要污錢,這都是很要命的錯誤,所以草率地說人收一百講五十,對一個收銀員來說,真是莫大的羞辱。


 


當然因為不是小數目,客人有疑問的話,弄個明白是應該的,只是態度和語氣上或許再和緩些會較適當,如果客人跟我說:「不好意思,我印象中皮包裡都是百元大鈔,或許我是記錯了,不過是否能調一下錄影帶讓我確認一下。」這樣也不會弄得收銀員很受傷,最後客人也很難堪的狀況。


 


「真是冤屈呢,主啊。」這樣跟主說的時候,又想到,要說感到冤屈,應該是當下感受最深刻吧,然而當場我卻只是稍感無奈,就繼續服務別的客人。


 


「主啊,因為你與我同在,對吧?所以當場我才能很順利地度過,對吧?」


 


再想想,攝理史受到更多大大小小的冤屈呢,主也是在世上受到天大的冤屈,不是嗎? 鄭明析 老師曾跟主訴苦,說不了解的世人常常辱罵他,結果主跟 鄭明析 老師說:「你是第二名,世人罵最多的其實是我


 


那些回想起來真的會揪心流淚的冤屈,一切都是因為主同在,所以在當下,都克服了,都安然度過了。或許還有許多冤屈未雪,但因主同在,我們很幸福地走過這些道路了,並且深信最終就像是錄影帶做出鐵證,一切都會真相大白的。


 


主啊,謝謝您讓我們很幸福。願我們獻上的愛,也能撫平些許主所受的冤屈。


 


--


Overcome 克服;得勝


加幣一百元約為台幣三千元


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給不起的愛

圖片來源


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愚拙的拿著燈,卻不預備油;聰明的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裡。新郎遲延的時候,他們都打盹,睡著了。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那些童女就都起來收拾燈。愚拙的對聰明的說:「請分點油給我們,因為我們的燈要滅了。」聰明的回答說:「恐怕不夠你我用的;不如你們自己到賣油的那裡去買吧。」他們去買的時候,新郎到了。那預備好了的,同他進去坐席,門就關了。其餘的童女隨後也來了,說:「主啊,主啊,給我們開門!」他卻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認識你們。」.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馬太福音25:1-13


 


十童女為了要迎接新郎而做預備,因為不知道新郎會在白天或夜晚來到,所以準備了「燈」和其他的東西。


 


某天半夜,新郎來了,有人在外面呼喊:「看哪!是新郎,出來迎接吧!」等待新郎的十童女全都點燈,可是其中五人的燈卻點不燃,原來她們沒有準備「油」,只準備了「燈」。


 


新郎來了,燈卻無法點燃,在這非常慌張的當下,她們拜託旁邊的同伴借給她們一些油。對此,有智慧的五童女說:「我們自己用也不太夠,所以你們還是去市場買油回來吧!」


 


並不是小氣,若能給也就給了,然而在這緊張又興奮的時刻,要是因為把油給了出去,讓自己的燈最後因不夠油而熄滅,就無法看到新郎也無法迎接,之前的預備與等待就完全失去了意義,因此,不能冒險當爛好人,這是當下必須有的智慧。


 


沒有油而無法把燈點燃的愚拙五童女感到很慌張,於是跑去買油。此時,準備好油而把燈點燃的智慧五童女則迎接到了新郎,一起進入屋內。


 


不久後,去市場買油回來而把燈點燃的愚拙五童女敲門對新郎說:「我們來了,很抱歉遲到了,請幫我們開門!」但是無法跟愚昧者一起生活的新郎回答說:「我不認識你們。別破壞氣氛也別敲門!」而不幫她們開門。


 


沒迎接到新郎的童女,又震驚又憤怒,然而她們不敢辱罵新郎,也還懷抱著可被新郎接受的些許幻想,因此就把滿腔的不平不滿倒在那迎接到新郎的童女身上,辱罵又惡評她們。失心瘋的愚拙五童女就如同瘋狗亂吠一樣地叫著說:「為什麼不借給我們油?你們沒有愛!」


 


--


其實,不需要到那日來臨的時候。十幾二十年來,留在攝理史的人,早不知聽過多少次離開的人說:「你們沒有愛!」


 


他們說:「你們沒有愛!都沒有好好照顧我!」


他們說:「你們沒有愛!我不在攝理,就不把我當朋友看,對我不理不睬!」


他們說:「你們沒有愛!聖經不是說要愛人如己嗎?你們卻沒有如此對待我!」


 


唉,真的沒有愛嗎?


 


固然我們也有修造未完全的部份,不過要說我們沒有愛,也實在太苛刻了。有智慧的五童女要是真沒有愛,愚拙的人還會有機會成為新娘候選人嗎?這一路,可是因著愛所以有很多的包容與等待的。


 


因為愛主,知道主也都一直給予機會,一直在等待,因此也同主一起這麼做了。


 


因為愛弟兄,所以也願意所有的人到最後為止都有進入天國的機會。


 


然而,是誰終止了這一切呢?與其說是主,說是那不借出油的人,真不如說是長久得到機會,卻仍沒有預備、沒有造就的人啊。


 


不是沒有愛,但失去真理的愛會墜入墮落,那越過真理之線的愛,我們給不起。


 


不是不愛人如己,但在這誡命之前,還有一條更大的是「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


 


不是不要把你當朋友,但是,既然你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如何能同謀呢?


 


被這樣說,其實是很委屈的呢。但是,我們無法因這樣的事停下腳步啊。如果還是想說我們沒有愛,那麼,也只能任憑你說了。


2012年2月7日 星期二

頂級pro的世界



昨天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搭著小船,沿著一條河行走。


一開始,河面是寬廣的,卻不甚乾淨,岸邊的建築華麗但沒有什麼秩序可言,那華麗無法掩蓋掉四周氣氛中很濃厚的混濁感,並且到處充斥著各式不同的神明偶像,讓人感到混亂,也感覺很不舒服。


小船繼續往前行,河面漸漸變窄,岸邊的景像也越來越明亮,越來越簡單但清晰,不論是屬肉或屬靈的感覺都越來越乾淨。


然後好像參觀蠟像館一般,岸邊出現了一幕一幕不同職業的場景,每一幕的人都只有 一兩 個,但是卻都是頂級的專家。那時聽到一個聲音:「不是pro的人,無法進到這個世界來。」


我心想:「啊,天國是頂級pro的世界啊。」之後醒了過來。


之前聽過一個去靈界見習的見證,說見到所羅門王在天國負責管理箴言,那是喜歡讀書,也寫下眾多箴言的智慧之王所羅門向神要求的使命。


聽到的當下心裡覺得很欣喜,啊,在天國,會按照個性和喜好,去做自己永遠也不會覺得疲倦,唯有感到滿足和喜悅的事情呢,真是好有盼望啊。


做了這樣的夢,是一種呼應吧。


「天國是頂級pro的世界。」



想到鄭明析老師是在信仰上、對 神的愛上、領受話語上、寫詩寫箴言上,還有許多其他的方面,都做到頂級pro的地步,還有這個禮拜的主日話語說要完全地預備,具備該具備的部分,就更覺得這句話真是好貼切啊。


是的,朝向pro來前進吧!


--
Pro = professional 專家,內行

2012年2月5日 星期日

這般的美麗


因為知道給了


你也是想著我會怎麼做而使用


所以我放心地


把全世界都交給你


 


因為知道你賜下的


總是為我想過千遍萬遍的最好


所以我不疑地


說聲阿們而接受所有的一切


 


不言而喻


心有靈犀一點通


這般美麗的交通


是從誰先開始的呢?


 


是賜下的先賜下


還是交出的先交出呢?


 



到了這樣的程度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美麗就是美麗


硬要釐清就破壞了氣氛啊


 


「耶穌啊!我們去別的地方吧!」


「好,我們走吧!」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這一體的美麗


就是美麗啊


 


--


從話語中,感受到主與 鄭明析 老師之間深厚到已渾然天成的情,心想,真的好美啊,而這般的美麗,是哪一方先開始的呢?


 


固然要釐清的話,總是可以說出從這個角度來看,是主先開始的,而從那個角度來看,是 鄭明析 老師先開始的,然而,已經進入渾然天成的東西,硬要去釐清,就不美了啊。


 


因而想著想著,寫下了這些文字。


2012年2月2日 星期四

手機自殺



 


之前有個主日禮拜的話語,提到名畫家梵谷在生前不受賞識,鬱悶之餘,拿起手槍自殺了。在他死後,人們才對他的畫作打開眼睛並趨之若鶩,連只是練習用的畫作,都價值連城。


 


話語提到這個,是要說明即使現今許多人都不認定攝理,不看好攝理,但主所帶領開展的攝理史確實是價值非凡的,在日後昌大之前,現在就來的人們,就如同在梵谷未成名前,以低價買進他的畫作,這是積效驚人的投資啊。


 


主日結束的第二天,我們復習了一些主日話語的內容,在提到這一段的時候,講道的人一時口誤,把「結果梵谷以手槍自殺了」說成了「梵谷以『手機』自殺了」。一說完,大家哄堂大笑,講道者自己也忍不住笑開了,連忙更正。


 


不過這卻成了一個梗,那天兒子動不動就問教會的哥哥姐姐們:「你有手機嗎?要小心喔,不要拿手機自殺喔。」


 


雖然是個笑話,不過說實在的,我覺得現在很多人,正在以手機慢性自殺。


 


在公車上,捷運上,甚至路邊站著的人,特別是年輕人,幾乎都低頭把玩著手機。禮拜結束後,許多人也是馬上拿起手機端詳一番。有一天,我們去朋友家吃飯,吃得差不多的時候,就見一個一個的,拿出手機來目不轉睛地盯著,彷彿在說那裡面的世界比同桌共餐的人更加重要。


 


我的同事告訴我,有一天他們家和朋友一起去一家日本料理店吃飯,當天有「坐吧台送主廚特製小菜」的活動,所以他們十個人把吧台坐滿了,但是一長條很難聊天,所以他們就開始互傳簡訊來聊天原本日本料理店的吧台座位有提供客人和師傅對話的功用,但是這一群人卻只是低頭盯著手機,後來吧台裡面的師傅很不高興,要他們不要再玩手機了,我想如果是遇到頑固老爹,大概就拿菜刀趕人了


 


到底那裡面的世界有多吸引人,有多重要呢?其實絕大多數是看了也不會對人生有多大益處的東西。人們以為那樣是跟資訊連結上,然而那裡面的許多資訊並不重要,只是消耗掉了許多時間與心力,同時也減損了人與人之間實際的相處。並且養成習慣之後,變得不看就好像要去掉半條命一樣,好像中毒一般,被手機給下了蠱。


 


我覺得,那是一種慢性自殺。就跟沉迷在看電視、打電動是差不多的,只是打著「智慧、通訊」這樣的名義,多穿了一件冠冕堂皇的糖衣罷了。


 


你有手機嗎?真的要小心,不要以手機自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