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年輕人-死刑宣告(下)




一天,年輕人和村裡的一群朋友一起踢足球。踢到一半的時候,有人過來了。他們是正在服兵役的人,遇到了假期而回家看看,身上都還穿著軍裝。雖然在軍隊的時候很想家,但是真正放假回家了,卻又一下子覺得無聊,所以又相約一起出門去晃晃,看見有人在踢球,便想要參一腳。



「我們一起踢,好不好啊?」

「嗯,好是好啦,多一點人踢也是好玩,但是,你們穿著軍裝,腳上踩著軍鞋,怎麼踢啊?」

「沒問題的,就算是穿軍裝、著軍鞋,我們還是跑得很快的,你們不要小看我們咧。」

「是嗎?那就試試看吧。」



於是幾個軍人就下場加入了戰局,年輕人沒有跟他們同隊,而是擔任另一隊的守門員。



一開始,氣氛還算和諧,雖然都會想贏,但是大家還都規規矩矩地踢球。不過,方才說大話說自己還是跑得很快,要別人不要小看他們的那幾個軍人,畢竟受到軍裝軍鞋的限制,踢起球來有些綁手綁腳,而處於劣勢,就越踢越心急,各種小動作接連出現,場上的氣氛開始變得躁動起來。



在年輕人這隊領先幾分之後,另一隊更顯得急躁,好不容易掌握到一次有利進攻的機會,每個人都像獵豹一般,緊盯著球不放,雙腳也積極地運作著。



終於球被帶到了年輕人守著的門前,年輕人連氣都不敢喘,焦點全都放在那顆球上。對方球員大腳一踢射門,年輕人瞬間撲了過去,把球攔了下來,緊抱在懷中。



射門的人大失所望,其他的人也認為這一球就此結束了,卻沒有想到,一個剛剛跟著射門者後頭追過來想要補上一腳的人,停不下他的腳步,雖然心想要瞄準的是那顆足球,卻狠狠地就踢向了把球護在懷裡而整個身體彎趴下來的年輕人。



那一腳,踢中的不是足球,而是年輕人的頭。



並且那隻腳,穿的不是足球鞋,也不是一般的運動鞋,而是有著鋼片覆蓋著的軍鞋。



年輕人被重重地踢中頭部,身體翻飛了過去,整個人失去了意識。救護車很快地來到,把年輕人送往了鎮上的醫院,醫生研判年輕人的腦部因遭受重擊而嚴重損傷,即便進行手術也不見得能存活。



家裡接到通知後,二哥帶著媽媽,趕往了醫院。媽媽看著昏迷不醒的年輕人,大哭了起來,二哥則是拿到了一張要求簽名的切結書,上面寫著「家人同意醫院為病人進行緊急手術,手術中若病人死亡,醫院概無責任



眼看年輕人就跟死了沒兩樣,二哥傷心地簽了切結書,醫院便開始準備為年輕人進行緊急的腦部手術。



年輕人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但靈卻十分地清醒。看著躺著的自己和在身旁哭泣的媽媽,年輕的人靈非常驚訝。



「怎麼會這樣呢?我真的要死掉了嗎?我就只活到今天嗎?」



這時,年輕人發現,耶穌來了。但是,耶穌背對著年輕人,不肯轉過身來。



「耶穌啊!是我啊!你不是來看我的嗎?怎麼不回頭呢?」

「我真的要死掉了嗎?耶穌啊!請救救我啊!」



耶穌仍舊沒有轉過身來,但是年輕人聽到了聲音:「今天,就是你生命的終點了。栽培了你這麼久,你卻背叛了



聽到這句話,年輕人比看到自己的身體躺在床上等死還要吃驚:「背叛?耶穌啊,怎麼說我背叛呢?我不懂啊,請告訴我吧!」



望著耶穌那心痛至極的背影,年輕人試圖理解自己被判定犯了背叛罪的原因是什麼。這時年輕人看到一幕幕的場景,好像回顧自己人生一般:開始上教會,相信耶穌是彌賽亞,是救援者;努力地讀經、禱告,懇求耶穌親自來教導愚昧不足的自己;耶穌真的出現了,教導自己許多聖經和人生的真理;跟耶穌一起去傳道,跟耶穌一起吃喝,跟耶穌一起挨餓受凍,跟耶穌一起度過的喜怒哀樂,自己說過,要永遠追隨主,做主樂意的事情



然後,是自己開始編織當廣播員的夢想,渾然不覺地把帶著話語過來的耶穌晾在一旁,自顧自的做想做的事情。最後,被踢中頭部的那一幕出現,並有一個像是判官的聲音傳出來:「宣布:『死刑』!」



「啊!我以為,我那樣做,是為了 神的榮耀,結果卻是背叛了主啊!」

「耶穌啊!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懂 神的意念,走上自己想走的路,讓主很傷心了,真的對不起啊!」

「我以後,絕對不會再犯了,我唯有為了主的旨意而活,主讓我走什麼道路,我就走什麼道路,絕對不會背叛。」



想到自己讓最愛的主感到痛心,年輕人的心整個糾結起來,眼淚不斷地流下來,懇求主的原諒。



終於,耶穌漸漸地轉身過來。



「救了你,你會永不背叛嗎?」

「是的!永不背叛!」

「好,我知道了。」



這時,躺在床上的年輕人動了一下。



媽媽很驚喜地呼叫醫生和護士過來,再過一陣子,年輕人甚至醒了!



不可置信的醫生為年輕人再仔細地檢查一遍,雖然感覺自己的醫信會大受打擊,還是不得不宣布:年輕人沒事了,可以回家了。



事情的轉折大到讓人們以為這原本就是件小事,只是大家太大驚小怪而已。只有年輕人知道,他是從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



回家之後,年輕人徹底地把那當廣播員的夢想拋棄,把自己完全地交給主來造就。終於,主把年輕人造就成為傳達新時代話語的世界性使命者,召聚了眾多的人們,真真實實地來到主的面前,相信 神、愛 神來生活。



多年後,已不再年輕的年輕人,將自己曾受「死刑宣告」的故事講給了跟隨自己來相信 神的各國年輕人們聽。



「神想把我造就成為如今這樣的人,可是當時我卻想說要當廣播員,難道這樣 神就會改成讓我當廣播員,在電台那邊榮耀 神嗎?我本來是要教導聖經,要栽培一個一個的人,在過程當中經歷很多辛酸,然後召聚很多人相信 神,是要擔任這樣使命的。 神的意念跟我的意念不一樣,所以判定我這個人走岔就完蛋了,而宣布死刑。



我那時候根本不知道 神有這樣的想法。如果早就知道,想到 神往後要給我這樣的使命,我會做出更好的決定。然而當時的我不知道, 神不會說服我,也不會特別警告我,因為平常 神就講了很多東西,等於都以生命的話語事先警告過了,所以不必再特別說什麼。



我們必須要了解 神為什麼那麼做。了解而去生活和不了解而去生活是差很多的。 神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為什麼要那樣做呢?看起來自己的想法很高貴,看起來自己的行為還蠻棒的,但是到 神面前看的時候,真的很不一樣。自己的想法跟 神的想法根本就不一樣,這樣付出努力有什麼用呢?只是會走在死亡的道路而已。



各位聽了話語要體會: 神的想法和我們的想法不只是有差別,是根本就不一樣。因此,我們一定照著 神的話語生活,這樣一來一定會亨通,可以進入流奶與蜜之地。」



阿們!



關於年輕人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年輕人-死刑宣告(中)

 


「那麼,我要怎麼變得有名、變得讓人尊敬呢?」年輕人開始盤算起細節的部份。


 


「啊,有了!」


 


在年輕人的心中,其實一直有個小小的夢想。


 


在那個年代,又是鄉下地方,人們唯一的消遣就是打開收音機,聽聽那藏在收音機裡的人又要給大家講些什麼新奇的事情。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廣播員,有著神秘的吸引力,靠著每天在空中相見,可是擁有大量的忠實聽眾呢,往往一天在村子裡的熱門話題,就是今天某某廣播員又說了什麼有趣的笑話,或是某某廣播員又報導了什麼新鮮的消息。在年輕人的家裡,那僅有的一台收音機,就像寶物一樣被看待著,平常,只有家中最具威嚴,說起話來像打雷一樣大聲的爸爸,才得以隨意地觸碰,這也讓年輕人更覺得收音機裡的世界很令人嚮往。


 


再加上從小年輕人就有點大舌頭,個性又十分耿直,從來就不是個口才便給的人物,也在說話上吃了不少虧,所以在年輕人的心中,一直覺得能夠當上廣播員,是天大了不起的事情,偶而也會幻想自己有朝一日成為電台的廣播員而廣受歡迎。


 


「沒錯!去當廣播員吧!不要只是想想,我努力去做吧。一旦我成為廣播員,就會變得很有名,人們只要一打開收音機,就會聽到我的聲音。然後只要我在廣播時說:『你們要相信 神啊!』再努力地見證 神的事情,就會有很多人聽到,一定就會有很多人相信 神的!」


 


腦袋像是靈光乍現一般,年輕人興起了一定要努力成為廣播員的念頭,並且肯定自己這樣的想法是很好的,是可以達成 神的榮耀的事情,而感到欣喜萬分。


 


為了成為廣播員,年輕人開始對自己展開訓練。以前上山就是進到洞穴裡面禱告,這時卻常徘徊在樹林之間,把一棵棵的樹當成是聽眾,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話來。


 


「該說什麼呢?講『八福』嗎?還是講『撒種的比喻』呢?耶穌啊,如果是你,你要講些什麼呢?」


「要怎麼講呢?以前我聽過別人講過這個內容,照他那樣講好嗎?耶穌啊,如果是你,會怎麼講呢?」


 


一開始練習的時候,年輕人還會不斷地意識到主,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年輕人雖然還是會意識到主,但是所想的卻不知不覺有了變化。


 


「雖然重點是傳揚福音,不過偶而也要講一點有趣的東西才行吧?」


「如果聽眾不喜歡我的話,怎麼跟他們傳道呢?首先得要讓他們喜歡我吧?」


「要不要唱點歌呢?唱點歌氣氛應該會更好一些喔。」


 


雖然說真的成為廣播員這樣的事情,八字都還沒一撇,年輕人卻完全地沉浸在那樣的情境中,彷彿自己已經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名廣播員一樣。


 


後來,卻出了大事。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年輕人-死刑宣告(上)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 從學校 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每天家人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年輕人卻在凌晨三點就起來洗冷水澡,然後帶著聖經和蠟燭,到山上去禱告及讀經。寒冬中,水缸的水都結冰了,年輕人想到自己跟耶穌的承諾,打破了結冰層,舀出底下的冰水往身上澆,刺骨的寒冷打在肉體上,年輕人咬著牙,承受這一切。因為生活實在太困苦,太想見到耶穌了,年輕人每天呼喊耶穌,痛哭流涕地禱告,然後饑渴般地在聖經中尋找答案。


 


終於在讀了五百次聖經後,年輕人開始理解聖經的內容了。啊,原來聖經是一本大比喻書啊, 神真是太偉大的歷史家及文學家了!年輕人越讀越起勁,每天趕忙把田裡的事情做完,就是回到山上去讀經及禱告,家人都覺得他瘋了,但是年輕人不看人的臉色,繼續他的追尋之路。


 


從讀經和禱告當中得到喜悅與盼望的年輕人想,若是自己能從 神那裡領受到救援,那麼一生要為了 神的榮耀而活,要為了 神的旨意來度過人生才對,所以常常到路邊去傳道,邀請人們去教會好好地相信 神。


 


只是雖然年輕人滿有熱忱,但是願意把年輕人的話聽進去的人並不多,往往一天對上百個人傳道了,答應會上教會好好相信 神的人卻屈指可數。


 


他們總是說:


「哎唷,哪有 神啊?難道說我相信 神就自動有飯吃嗎?」


「去教會喔?那是年老的時候才做的事吧?」


「我有相信 神啊,誰說要去教會、要禱告、要奉獻才叫相信 神的?我雖然沒去教會,也是有相信 神啊!」


 


年輕人覺得很納悶,明明是身為人應該做的事,人們怎麼會不以為意呢?為此想破腦袋的年輕人,腦海中浮現了一個想法:


 


「啊,因為我是個一文不值的無名小卒啊,人們看著微不足道的我,當然不會產生要相信 神的心情了。將心比心想想嘛,一個沒有什麼學歷,穿著又很寒酸,講話也不是那麼流利的鄉下年輕人,哪會有什麼說服力呢?唉,要是我不是這樣就好了。」


 


「如果我是從一流的大學畢業,事業很成功,或是家世背景很好,一說話人們就不得不聽吧。可是,我就是我啊,這可怎麼辦才好呢?」


 


真的很想為 神做些什麼的年輕人,為此傷透了腦筋。


 


「好!我決定了! 神啊!雖然我的出身很平庸,家境很清寒,學歷很卑微,不過,我會努力成為更優秀的人才的,我一定要變得很聰明、很有名,這樣子我一說話,人們就會聽,然後我就抓住機會見證 神的事情。」


 


「只要我變得讓人尊敬,他們就會聽我的話,當我叫他們要相信 神的時候,他們就不會找那麼多藉口了!沒錯!就是這樣!就這麼辦!」


2012年10月23日 星期二

悼別

 


早晨


傳來昨夜離別的消息


 


時差


十五個小時


 


瞬間


感到一陣迷惘


 


為何


今天還不算開始


 


你就


在這夜遠去


 


原來


一個月


 


也是


一種一載二載半載


 


些許


難過與悵然湧現


 


但知


都有高過人的神的意念


 


所以


日後成約城


 


相見


 


--


收到一位前輩過世的消息。


 


因為時差的關係,他那過世的時刻,在我這裡還要大半天才會來到,因此產生了:「我都還沒有去看你呢,你怎能在還沒有到來的時間離去…」的感慨。


 


回想過去一起共事的酸甜苦辣,此刻,也不足為外人道了。


 


與其去探望病榻上的那副軀體,我們,在成約城見吧。


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不給我吃...

 



鄭明析老師在某天的清晨箴言中講了一個小故事:


 


某人去了國外,有外國朋友說要一起吃早餐,所以就去了。對方給了一杯咖啡配幾塊麵包,所以這人就以為那只是餐前所吃的開胃菜。吃了那些之後,以為還會像自己國家一樣再端出飯、鍋、湯及十幾種小菜,然後就等著。可是這時外國朋友卻說:「現在該去上班了,走吧!」因此這人無法理解,就這樣一起出門了。後來,這人對自己國家的朋友提起自己跟那位外國朋友所發生的事,說:「他說要招待我吃飯,我就去了,結果他都不給我吃耶!」就這樣到處說壞話,還說:「那個人不能當朋友。」他一輩子都這樣認為。


 


我想到以前我一位朋友TC跟我說過的親身經歷:


 


有兩年的時間,TC去德國留學。有一天,一位德國同學邀請他到家中作客,TC就很開心地前往了。到了晚餐時刻,同學說:「來吧!吃飯了!」於是TC就隨著同學一家人圍著餐桌坐好。不久有一盤麵包搭配一些起司片上桌了,TC心想:「哇!還有餐前小點啊,真好。」就隨手取用了一點。因為還要等著吃正餐主食,所以TC稍微吃了一些就停了下來。同學說:「再拿點吧!」TC很客氣地回答:「謝謝,已經夠了。」然後就繼續等著主食的來到,而同學聽他這麼說,也就不勉強他。不料,TC想像中的主食(德國豬腳?)始終沒有出現,等到其他的人麵包都吃完了,這一餐也結束了TC驚覺那一盤麵包就是這天的晚餐時,已經來不及了。當天晚上,TC餓著肚子上床睡覺,一整夜輾轉難眠


 


TC是個有人格的人,所以他並沒有到處去說德國人「不給我吃」的壞話,他只是跟我說,那天他有個很深刻的體會:「我相信全世界不管是哪一國的富翁都吃得很好,不過,以一般老百姓來說的話,台灣人真的吃得很好啊!」


 


相較於TC的體會, 鄭明析 老師講這個小故事,又是想提點出什麼來呢?


 


l       如果被一位與自己國家風俗不同的外國人接待,就會因為以為對方國家的風俗跟自己國家的風俗一樣,以致於就算被接待了也不知道。如此一般,肉界和靈界也是不同的世界,因此主就算動工了,人也會因為自己只以肉界來思考而不知道。


l       不要光是想到自己國家的生活,也要瞭解外國的生活才可以。如此一般,聖子主是以靈的法來對待我們的。瞭解的人就會體會,靈的世界並不是肉體的世界。


l       靈界的法必須用靈界的法來理解和瞭解。凡屬乎肉體的人,縱使神靈的世界臨到自己也不知道。即使得到了主的回應,卻以肉體的法來認知,所以才不知道。必須以靈的法來認知,才能在得到主的回應時明確地知道。


 


我很喜歡TC,他是個好人,不過,我不得不說,雖是類似的故事,體會卻差很多啊。


 


真的要神靈才能了解啊。



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年輕人-唯有跟隨主(下)



「這這不是我想要的不該是這樣的啊」年輕人覺得很納悶。



「怎麼會是這樣呢?如果認定這話語,應該像我一樣,走上主開展的新道路,不是嗎?怎麼會是要我過去,去發展他們的勢力呢?」



「我有為了主而必須對這時代做的事啊。」年輕人這麼想著。



「就算有人對我說些什麼來吸引我,或者有人說會讓我興旺而叫我去他們那裡,我怎麼能夠去呢?我是決心走主要我走的路了。」



雖然大成功、大教會、大栽培,真的是很吸引人,一切問題被解決,也是很令人嚮往,但是年輕人搖搖頭,還是唯有跟隨了主,在人們不解的眼光中,推掉了人們想要為年輕人安排的一切,也推掉了讓肉體舒適的日子,那本是從小生活困苦的年輕人,最初開始努力追尋主的目的之一,然而在明瞭主的旨意之後,年輕人咬著牙,撇頭離去。



如果無處可睡,就在街頭、山上或洞穴裡睡覺,甚至也在公墓裡睡過;如果沒有飯吃,就去山上摘果子來吃,或者乾脆餓肚子也罷;如果沒有衣服,就把皮膚當成衣服看待就好;如果沒有錢而無法去澡堂,就進入山中,用溪谷的水來洗澡;如果沒有溪谷的水,淋著梅雨也可以洗澡雖然是人們看來如同乞丐一般的生活,年輕人卻沒有退卻。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聖經中記載的主所說的話語,牢牢地刻在年輕人的心中,因此即便辛苦,還是唯有愛著主並跟隨主了。就算遭遇冤枉的事,聽到各種難聽的聲音,依然不後悔地繼續前進。



最終,主透過年輕人要開展的新歷史,萌芽、生根、茁壯、開花,並結出了果實。



多年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聆聽了主使用年輕人傳揚的時代福音,紛紛地跟隨過來,成就了世界性的歷史。而過去要年輕人過去他們那邊的地方,卻一一地褪色了。



現在已不再年輕的年輕人,對著聆聽了話語而跟隨過來的人們見證:「我一直都緊貼著主來生活,所以成為了主的身軀。唯有主以『言語』緊抓住我,並吩咐我去做該對這時代做的事。因為堅持到底,我領受了話語,那話語就是要傳達給全人類的時代話語。跟隨這時代歷史到一半就不再跟隨的人們,因為沒有跟隨到底,所以無法聆聽到這樣的話語,龐大屬天時代秘密的話語只有跟隨到現在的人才聽到並體會了。必須要走到底,才會清楚地瞭解所有秘密,也才能瞭解這歷史是按照主所說的照樣成就的歷史。」



這歷史現在也正繼續開展著,那是宗教歷史開始以來,人們等待數千年,終於來臨的歷史啊,遇到的人,真是有福啊,因此,像年輕人一樣,唯有追隨主,緊抓著不放吧,那美好的果實,就在眼前啊。






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年輕人-唯有跟隨主(上)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 從學校 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每天家人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年輕人卻在凌晨三點就起來洗冷水澡,然後帶著聖經和蠟燭,到山上去禱告及讀經。寒冬中,水缸的水都結冰了,年輕人想到自己跟耶穌的承諾,打破了結冰層,舀出底下的冰水往身上澆,刺骨的寒冷打在肉體上,年輕人咬著牙,承受這一切。因為生活實在太困苦,太想見到耶穌了,年輕人每天呼喊耶穌,痛哭流涕地禱告,然後饑渴般地在聖經中尋找答案。



終於在讀了五百次聖經後,年輕人開始理解聖經的內容了。啊,原來聖經是一本大比喻書啊, 神真是太偉大的歷史家及文學家了!年輕人越讀越起勁,每天趕忙把田裡的事情做完,就是回到山上去讀經及禱告,家人都覺得他瘋了,但是年輕人不看人的臉色,繼續他的追尋之路,並且因為自己太覺得喜悅,忍不住要跟人分享,所以人常常到路邊去傳道,邀請人們一同來跟隨耶穌。



漸漸的,年輕人不總是孤單的了,有時候,會出現一個叔叔,陪他一起讀經,教導他聖經的內容,年輕人不知道這位叔叔是誰,叔叔也沒說,不過年輕人很喜歡這位叔叔。



隨著日子過去,年輕人年紀也越來越長,奇怪的是,叔叔卻沒有什麼改變。但是年輕人在叔叔的教導下,對聖經的掌握已經越來越好。有一天,叔叔又來教導年輕人。在教導的過程當中,年輕人忽然認出叔叔是誰了。



「啊,你是耶穌。」

「沒錯。」

「為什麼以前不告訴我?」

「如果你沒有水準認出我的話,就算告訴你也是沒有用的。」



之後年輕人繼續在山上跟隨耶穌學習,每當年輕人覺得自己體會很多,想到村子裡跟別人分享的時候,耶穌總是告訴他,這些事情並不希奇,如果跑去跟別人說,一定會被笑的,年輕人聽了,覺得自己真是太孤陋寡聞了,趕緊打消跟別人分享的念頭,繼續努力地學習。



後來耶穌終於同意年輕人出去了,耶穌要他去傳道,並且把在山上從耶穌學到的話語,傳講給世人聽。於是年輕人興奮地帶著話語,到世上去傳講,心想:「耶穌教導的話語真的很棒啊,只要我努力地去傳達給人們聽,人們一定會好好地相信耶穌的。」



然而,事情卻並非年輕人所想的那樣簡單。



如同兩千年前,耶穌首先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年輕人也往已經相信 神的各教派各教會去傳揚話語。但當年輕人去傳達那世人從未聽過的,主為了新的時代而賜下的新的話語時,人們的反應卻大出年輕人的意料。在人們聽了年輕人傳達的話語之後,因為那跟宗教人過去既有的認知大不相同,「你是異端!」「你說了僭妄的話!」這般無情嚴厲的指責,有如排山倒水而來,情況就如同當初耶穌受到猶太人極度的排斥一般。



偶而也有人聽出這話語的寶貴價值,讓接連受到打擊的年輕人終於能感到些許的欣慰。只是,真的願意拋棄自己所有一切來跟隨的人,仍是少之又少,反倒是想要利用、吸收和勾引年輕人的人,卻不在少數。



「你這話語真的很不錯,要不要來我們這個教派發展啊?你來跟著我,我一定會幫助你在這裡獲得大成功的!」有些教派的指導者這樣對年輕人說了。



「你想要牧會嗎?我們可以蓋個大教會,聚集很多的信徒過來,不過你要使用我們的名稱,掛我們的招牌才可以。」也有些教派的指導者這樣對年輕人說了。



「你啊,過來投靠我們教派吧,我們的教會可是遍布全世界呢,如果你過來,我們會以世界性的規模大大地栽培你。我們看得出來,你對證道很有熱心啊,難道你不想成為世界性的佈道家嗎?」還有些教派的指導者這樣對年輕人說了。



「哎唷,你雖然話語講得那麼好,可是生活卻那麼辛苦,還被那麼多人排斥,真是可憐啊。我跟你說,你跟我結婚吧,這樣我就會動用我的財力和人脈來幫你解決一切問題的,你從此就不必過那麼辛苦的生活了。」不只是各教派,還有一些女子也想要影響年輕人。



聽起來都是為了年輕人好,但是年輕人卻聽不進去。

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

你要問什麼?


 


昨天聽到一件事情。


 


有一群人拜訪一個大教會,那教會的牧師抽出時間來跟他們見面,並說:「你們有什麼問題要問嗎?雖然時間有限,不過可以一人問一個問題。」


 


其他的人問什麼問題就不知道了,不過當中一個女生,問這位常在外套上搭配各式胸花的牧師:「請問你總共有幾朵胸花啊?」


 


我想到以前曾聽說, 神特別會垂聽剛來教會的人的禱告,然後也聽到許多剛來教會的人見證說,他們的禱告多麼地被垂聽,不過那很多內容是:「禱告公車快點來,果然很快就來了。」「禱告今天不要小考,果然老師說明天再考。」「禱告說不要下雨,果然雨沒有下下來。」


 


聽多了這樣的內容,我會想:「早點出門就不怕公車慢來,乖乖唸書就不怕小考,不想被雨淋帶傘就好,這不是都自己很輕易就可以解決的事嗎?如果有求必應的機會只有三次,你就這樣用掉了


 


其實不是說問有幾朵胸花是不好的問題,禱告公車快來、小考取消、不要下雨也不是不對的禱告,事實上,這也是很單純地反應出自己當場的感覺與狀況,比起假冒為善地擠出好像更有水準更有格調的內容,這樣可愛多了。只是,若再多想一點,想到只有一次機會,或許行動就會變得不同。


 


以前有機會見到 鄭明析 老師的時候,限於語言能力,還有我自己不夠有自覺,我都只是說出「謝謝您。」「老師辛苦了。」「我會好好做的。」這類簡單又不特別的話,因此老師也只能說:「嗯,知道了。」這樣子很簡單的回答。現在想起來,並不會因為老師的回答很簡單而感到失落,反倒是覺得自己沒有把握機會讓老師因我說的話感受到力量而有遺憾啊。


 


相對於身為弟子的我們會有遺憾,說到抓住機會, 鄭明析 老師卻是頂級高手啊。這個禮拜天的話語就說到,好不容易讓極度疲憊的身體醒來,然後洗澡、禱告時,卻發現主只留下一句話,就要離開了,於是老師馬上以能抓住心情的言語,將主留了下來。


 


我對主說:「我有話要對您說。我愛您,請您不要走。」還說:「我今天清晨得要領受箴言才行,請主全都賜下之後再走吧!」然後我針對主剛剛說的那句話「動物是用牙齒來抓住,人則是用口來抓住。」來跟主對話。我說:「主啊!<動物>是用牙齒來抓住、用爪子來抓住,並不會用言語來抓住,這句話真的沒錯。老虎、豹、獵豹等牙齒和爪子很尖銳的動物在抓住某個東西時,都是用牙齒和爪子來抓住、都是靠身體的力量來抓住的;然而<人>在每個當下都是用「言語」來抓住的,這句話真的沒錯。 神也跟聖靈和聖子主一起以口,也就是用「言語」來創造了天地,不是嗎?我真的體會了。」~20121014主日話語


 


之後主便留下來,賜下了更多的話語。


 


鄭明析老師能夠有這樣的實力,並不是偶然的啊。首先,因為愛主的心有到位,所以能夠站著那份愛的基準上,講出愛的言語而感動主。再來,因為長年以來過著與主對話的生活,因此能夠很熟練地對話起來,也深知如何能夠讓與主之間的對話有效地持續下去。還有,因為過去對話的內容都以著實踐來嵌入了自己體內,因此能夠獲得主的信任,再次賜下更深刻的內容。


 


所以啊,如果想在絕無僅有的一次機會中,說出合宜的話,問出合宜的問題,平常就要訓練。除了去想如果只能說一句話,要說什麼以外,平時待人處事,就以這樣的態度來做,想必機會臨到時,也會因熟練而更能把握。


 


怎麼做呢? 鄭明析 老師教導的「與主對話的方法」,不可不學喔。


 


      在沒有準備好的狀態下,就算主來了也只是呆呆不動的話,就無法緊抓住主,令人惋惜。應該要製造「愛的對話話題」和「緊抓住的對話話題」,也要按照所說的來生活才行。


      第一次見到人的時候,對方不會先講話。必須要先問對方,對方才會回答所問的問題。之後開始進行對話,到那時對方才會講出想講的話。和主對話的時候也是一樣,第一次我們要先跟主講話,主才會以內心回應並回答那些話。


      之後如果跟主連接而進入屬靈的狀態,從那時起因為屬靈的門已經開啟了,所以就算主先講話或主先打開話題,我們也能聽懂主所說的話。


 


很會與主對話的人,與人對話也一定會OK的,覺得自己不太會說話,總是不知道要說什麼話的人,一定要從與主對話開始來開發自己說話的能力吧。



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屬靈或屬肉?

 


前幾天,有人對我述說了自己的苦惱:「雖然知道屬肉的愛和屬靈的愛不一樣,但仍不太能了解這兩者的差異是什麼『不要對主付出屬肉的愛』又是什麼意思呢?其實不太清楚自己的愛是屬肉的還是屬靈的呢


 


幸好,一整個禮拜的話語都是相關的內容,而且,我們也有向主禱告這樣有效的利器,因此,相信苦惱的人若向主詢問,必定會得到屬於自己的答案的。


 


而我,在聽到這樣的問題後,也著實想了幾天,也有在禱告中,跟主報告了這樣的事情。


 


禱告時,我說:「主啊,人有靈、魂、體,三者很分明地存在,但是又環環相扣,密不可分,所以到底要怎樣去分別這樣那樣是屬肉的愛還是屬靈的愛呢?能夠很確切地分別出來嗎?」


 


那時想到一個場景,是我在大學時上經濟學,教授說:「在高速公路上,你想要超車,根據當時的前後車的車速,以及你的加速條件,可以算出要距離多遠你才能安全地超車。這個答案是很明確的,不過就是解一個數學題而已,但是你要是問駕駛人,沒有一個人是在超車時解出這個答案然後去超車的,然而他們還是都可以十拿九穩地超車成功。雖然他們並沒有正確答案,但是他們都有能超過正確答案而落在安全範圍內的感覺。」


 


這要說什麼呢?人們會說很多事情沒有正確答案,而不願接受、不願嚐試,但其實若把所有的條件都代入,還是有正確答案的,而雖然限於現實,能做到的程度有各種限制,使得人們會質疑說沒有正確答案,但是即便如此,還會有個方向出現,而且會有雖不是正確答案,但卻能落在安全範圍的多個答案出現。


 


我想對全能者來說,要清楚地界定出屬肉的愛的範圍跟屬靈的愛的範圍,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對微小不足的人類來說,要算出正確答案,真的是太難了。不過雖然是太難,就像超車的例子一樣,只要想辦法落在安全範圍內,也就安全了,何必太在意那正確的界限在何處呢?


 


可是話說回來,就是不知道正確的界限在哪裡,所以沒辦法判斷自己有沒有落在安全範圍啊。確實是這樣啊,只不過,不管有沒有落在安全範圍內,再多一步地往更高的地方走,還沒過界限的,就距離安全近了一點,已經過了界限,就離危險更遠了一點,所以不管現在處在什麼狀況,就是往前進就是了。


 


人既有靈、魂、體,那麼或許可以這樣來檢視看看,以著自己學過的話語,摸著自己的良心為基準,看看這樣做,是肉體會開心,還是魂體會開心,或是靈體會開心呢,多半自己還是會有感覺的,而越有不確定感,越想要自圓其說時,可能就是多偏向屬肉一點吧,因為真的是到了靈的層次的時候,不只是靈,魂和體也是會感到一定的滿足的。


 


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會問出這樣的問題,表示自己現在正處於不太穩定的狀況,但是呢,內心中又有不願意沉淪的意志,也就是仍有強烈的得救意願,也可以說是醒過來了,所以其實是大有可為的喔。所以這時乾脆就想:「對!到目前為止,我做的還是太屬肉了,所以現在開始,我要更意識主,更意識我的靈來做!我要再多讀幾遍話語!我要再更深入禱告!我要更死皮賴臉地懇求聖靈降臨!主啊!我要抓著您不放!」


 


當自己超越之後,對於是屬肉的愛還是屬靈的愛,能拿捏的能力就又提升了,到時候就會很清楚地感受的。


 


特別是在最近禱告感覺沒有火的人,我們就一起再加把勁更努力吧!


單純

 


因為世代邪惡


人心狡詐


「單純」這一詞


逐漸被賦予高尚的評價


 


然而畢竟世代邪惡


人心狡詐


「單純」這一詞


也常被使用得很不單純


 


不過是隨著自己的情緒起起伏伏


也拿「我只是單純地反應我的感覺」


來美化自己的毛躁


 


不過是按照自己的期望所心所欲


也拿「我只是單純地行出我的想法」


來合理自己的自私


 


說是「單純」


但現實地來檢視


就會發覺那更是「不經大腦,頭腦簡單」


或是發覺那更是「放縱意念,隨心所欲」


其實很不單純啊


 


真正單純的人


會看得出矛盾


更不會打著「單純」的旗幟


而橫行在這世上


 



真正的單純


唯有從天上來


 


也唯有與天緊密連結的人


才配得上這個詞啊


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

年輕人-耶和華是我的愛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 從學校 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每天家人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年輕人卻在凌晨三點就起來洗冷水澡,然後帶著聖經和蠟燭,到山上去禱告及讀經。寒冬中,水缸的水都結冰了,年輕人想到自己跟耶穌的承諾,打破了結冰層,舀出底下的冰水往身上澆,刺骨的寒冷打在肉體上,年輕人咬著牙,承受這一切。因為生活實在太困苦,太想見到耶穌了,年輕人每天呼喊耶穌,痛哭流涕地禱告,然後饑渴般地在聖經中尋找答案。



終於在讀了五百次聖經後,年輕人開始理解聖經的內容了。啊,原來聖經是一本大比喻書啊, 神真是太偉大的歷史家及文學家了!年輕人越讀越起勁,每天趕忙把田裡的事情做完,就是回到山上去讀經及禱告,家人都覺得他瘋了,但是年輕人不看人的臉色,繼續他的追尋之路,並且因為自己太覺得喜悅,忍不住要跟人分享,所以人常常到路邊去傳道,邀請人們一同來跟隨耶穌。



在聖經的各章節中,年輕人相當喜愛的,就是大衛的詩了。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篇23



長年孤獨地生活在山野之中,也時常有不知迎接自己的未來是什麼的惶恐,年輕人覺得,雖是大衛因描寫他自己的心境而留下的詩句,但是非常貼切地符合自己的狀況,因此,越讀越覺得有味道。



「真的,耶和華是我牧者啊。」年輕人這樣肯定著。



看到這樣的年輕人,主出現了,並告訴年輕人:「你如果要相信,就要徹底完美的相信,如果想那樣做,就一定要親近我,要不然,大概大概地過生活就好了。」



年輕人聽了,不假思索地回答說:「我,我想要那樣過生活,我很想緊緊地跟耶穌一起生活,我想要完全按照耶穌的吩咐過生活。但我擔心自己在不知不覺會變得怠慢,所以請不要放著我不管,如果我做得不好,就請打我吧!即使打我也沒有關係,即使打我我也不會逃走,我不會離開的。」



有一次,年輕人因為太忙而很晚才上床睡覺,結果比起平常,也晚了兩個小時才起床,錯過了晨禱的時間,後來年輕人做了個讓心情很差的夢,夢到自己的肚子突了出來,被醫生診斷為患了癌症,到了不動手術就無法活命的地步。



在很差的心情中醒過來的年輕人,細細地思考這個夢:「奇怪,我很注意自己身體健康的,不該是會得癌症的人,這個夢是什麼意思呢?是在講信仰世界的現象吧,那麼想要告訴我什麼呢?」



「啊,清晨的禮拜遲到,就是患了癌症一樣啊,只是遲到一次,也是致癌的行為,要是不趕快動手術,我的信仰就會死掉啊。」



被 神以夢來鞭打的年輕人,感謝主的教導,便趕緊地調整自己的狀況。也更加感受到, 神是那麼地愛著自己,才會嚴格地、細微地教導著自己。



事實上也是,生活中有許多的辛苦、困難、心酸、傷痛,唯有主可以倚靠,可以傾訴,因此年輕人唯有愛著主,把主看為自己心愛的愛人來對待。



「啊,世上沒有人像主這般地愛我、疼惜我、看重我啊。果然,耶和華是我牧者啊。喔,不,對這般愛我的 神,我也應該要以愛來回應,應該說,耶和華是我的愛才對啊!」年輕人做出了這般的告白。



不僅是一次的告白而已,往後的歲月,年輕人都以著這樣的心情來度過生活,直到現在,仍舊不變。



雖然一輩子沒有結婚生子,甚至也沒有跟人談過戀愛,最多也只不過有一次單戀的經驗罷了,這樣在人的眼中算是愛情學分不及格的人,卻因為數十年中唯有服事著主,與主相愛來生活。不是像僕人服事主人一樣來愛主,也不是像兒子孝順父親一樣來愛主,而是成為新婦愛著新郎一般來愛主,也成了被主認定的,在地球村中,最了解愛的世界的人。



因此,在多年當中,盡心盡性盡意地愛著 神,並且也享受著 神賜下的豐盛的愛的年輕人,對著也渴望永恆的、最高的愛,而來跟著自己學習並相信 神的眾多年輕人們這麼說了:



「成為我的愛的 神會對所愛的人花費多少心思呢?如果成為 神所愛的人,不知道 神會多麼為他費心思?多麼地為他著想?多麼地保守他?多麼豐盛地賜予給他呢?這得要當上他愛的對象才會知道。了解嗎?」



「愛人呼喚過去的地方,若一起過去,就是去了天國;愛人呼喚過去的地方,若不肯過去,便墜入了地獄。耶和華是大衛的牧者,叫他去哪裡,大衛便去 神要他去的地方,因此就達成了天國。耶和華是我們的愛,叫我們去哪裡,我們便去,天國就會達成。」



這時刻, 神也仍透過不再年輕的年輕人,呼喚人們來到 神愛的世界。



過來,就是天國啊。

 關於年輕人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乃縵將軍(八)

 



乃縵帶著一切跟隨他的人,回到神人那裡,站在他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神。現在求你收點僕人的禮物。」以利沙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受。」乃縵再三地求他,他卻不受。乃縵說:「你若不肯受,請將兩騾子馱的土賜給僕人。從今以後,僕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惟有一件事,願耶和華饒恕你僕人:我主人進臨門廟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我在臨門廟屈身的這事,願耶和華饒恕我。」以利沙對他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乃縵就離開他去了。~列王記下5:15-19


 


「將軍!您的皮膚好了呢!」


「大痲瘋不見了,真是太好了!」


 


隨從們衝向剛上岸的乃縵,一邊協助他著裝,一邊不敢置信地嚷著。


 


雖然身為人,總有喜怒哀樂的情緒,但是自從當了將軍,乃縵已經好多年不茍言笑,總是一副拘謹嚴肅的樣子,這時因為看到在自己身上發生的神蹟,還有看到隨從們真心地為自己開心的樣子,不禁有了多年已未興起的激動,這讓乃縵有點不自在起來。


 


但是真的很開心啊,所以乃縵也就不說話,不想打斷這歡欣鼓舞的氣氛。


 


等到大家的情緒都較為平復之後,乃縵宣布:「我們這就回去向先知道謝吧。」


 


於是一行人帶著禮物,再次回到了以利沙先知的屋前。


 


這回以利沙先知沒有避不見面,親自來應了門。他看著乃縵將軍微笑,顯然也很滿意在乃縵身上發生的結果。


 


「先知啊,現在我不得不承認,除了以色列的 神,萬軍之耶和華之外,再沒有真神了。」乃縵很誠摯地這樣告白了,然後又轉身示意隨從們把禮物獻上來。


 


「實在是太感謝 神和先知了,這裡有我們從亞蘭帶過來的薄禮,相較 神偉大的動工,這些禮物微不足道,但還希望先知不嫌棄,予以笑納。」


 


以利沙搖搖頭,拒絕了乃縵:「我指著所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絕對不會拿你的禮物的。 神定意要施行的事情,非人手可以左右,在你身上發生的事,是 神要對你動的工,與我何干呢?我斷沒有理由收受你的禮物。更恐怕人說,我是為了你的禮物,才會你禱告懇求 神,這樣更是褻瀆了 神的名啊。」


 


乃縵再三勸說,以利沙先知就是不為所動,乃縵知道以利沙先知不會改變心意,於是向先知做了一個請求。


 


「先知啊,您的堅持我了解了,雖然我只是想要表達感謝,但也不能強人所難,禮物我就帶回去了。不過請先知賜給我一些以色列的土帶回亞蘭放在家裡,讓我能藉此與以色列的 神有份。」


 


「好,我會請僕人為你準備兩隻騾子馱得動的土,讓你帶回去。」


 


「從今天起,我只會把燔祭或平安祭獻給耶和華 神,不再獻給別神。不過有一個狀況,還請 神能寬恕我,就是當亞蘭王進臨門廟叩拜的時候,我得攙伏他,不得不也跟著在別神面前屈身。身為亞蘭王的臣子,這是我不得不做的事情,還請 神能饒恕我。」


 


「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 神應允你了。」


 


乃縵將軍便辭別了以利沙先知,帶著以色列的土,回到了亞蘭。知道乃縵得到醫治的人,無不嘖嘖稱奇,將讚美歸給耶和華 神。


 


建議乃縵去以色列見先知的小女子也被大大地稱讚:「果然是個好好相信 神,又聰明有賢慧的女子啊。」


 


小女子把一切的榮耀都歸給 神,這個故事,也成為佳談,而流傳在歷史當中。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收尾

 


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在房上的,不要下來拿家裡的東西;在田裡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當那些日子,懷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禍了。你們應當祈求,叫你們逃走的時候,不遇見冬天或是安息日。因為那時必有大災難,從世界的起頭直到如今,沒有這樣的災難,後來也必沒有。若不減少那日子,凡有血氣的總沒有一個得救的;只是為選民,那日子必減少了。~馬太福音24:16-22


 


禮拜當中,原本應該要專注於聆聽話語的,但是在聆聽的過程當中,竟想到了數年前的一個畫面。


 


那是某一年的年底,那天在教會裡有三個人要受洗,在攝理,受洗通過不僅僅像是重新出生一般的日子,更進一步來說,那可是下定決心把主當成新郎,自己是那新婦,舉行婚禮的時刻。


 


那時刻,總是令人感到喜悅與感動的,又哭又笑是很普遍的情形。


 


三個人站在前面,見證著他們的改變與決心,我看著他們,卻痛哭了起來。


 


那不是感動而落的淚,是內心不知道什麼被扯動了而衝出來的淚。


 


坐在我旁邊的女孩,很聰明,很敏感,但是也蠻懂得裝傻,那時她定是感受到了什麼,所以就問我:「姐姐,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嘴裡就迸出了:「你通過的時候,也是三個吧?」


 


說了之後我自己感到很驚訝,而聽了這句話,那女孩也痛哭了起來。


 


跟那女孩一起通過的兩個人,那時都已經離開了。


 


那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台上的人,台下的人,都不知道有這段插曲。而很遺憾的,當天在台上的三個人,後來也只留下一個人。另外兩個,有一個因為生活所逼,早不知避走他鄉到什麼地方去了,另有一個更是誇張,當天她在台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見證 神在那陣子對她和她的家人動工無數,讓弟兄姐妹感動得連連哈利路亞,但是從第二天起,我卻再也沒有見過她,讓那些令人感動的見證變得格外使人感到尷尬,對我來說,真是開了眼界,原來人的感動和行動,是可以沒關聯到這種程度的。


 


為什麼想起這個事呢?我想是因為,令人心焦情急的,那收尾的時候就到了。


 


而寫下這個故事,是在對誰述說呢?我想,也不是只為當年坐在我身邊的那個女孩吧。


 


只剩下一個人,難免孤單,而且內心受傷,有時候,也難免會有軟弱,而想要逃避的時刻。


 


但是,沒時間了,所以不要再想東想西了,這時候,唯有救自己吧,我們都不是救援者,在末世的時候,我們都只有讓自己被救的力氣罷了,千萬就不要再追過去理會那些會讓自己變慢、跌倒、癱坐的人事物了。


 


不要回去拿衣服,不要留戀那些只是遮蓋外表的東西了。奶孩子和懷孕的是不得已有禍了,而算是自由身軀的人又何苦要揀取包袱來背呢?


 


任憑自己裝傻、躲避,拿要拯救別人、幫助別人為藉口,讓自己遊走在灰色地帶,還要到什麼時候呢?又還能到什麼時候呢?


 


要收尾了啊!快點讓自己就定位啊。下了最後的猛藥,以後再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今天,原本該把乃縵將軍寫完的啊,但內心激動地,又寫了令自己感到驚訝的內容。不知道,這文章的對象是否能了解。


 


願都在天國相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