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年輕人-活著回去(上)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 從學校 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每天家人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年輕人卻在凌晨三點就起來洗冷水澡,然後帶著聖經和蠟燭,到山上去禱告及讀經。寒冬中,水缸的水都結冰了,年輕人想到自己跟耶穌的承諾,打破了結冰層,舀出底下的冰水往身上澆,刺骨的寒冷打在肉體上,年輕人咬著牙,承受這一切。因為生活實在太困苦,太想見到耶穌了,年輕人每天呼喊耶穌,痛哭流涕地禱告,然後饑渴般地在聖經中尋找答案。


 


終於在讀了五百次聖經後,年輕人開始理解聖經的內容了。啊,原來聖經是一本大比喻書啊, 神真是太偉大的歷史家及文學家了!年輕人越讀越起勁,每天趕忙把田裡的事情做完,就是回到山上去讀經及禱告,家人都覺得他瘋了,但是年輕人不看人的臉色,繼續他的追尋之路,並且因為自己太覺得喜悅,忍不住要跟人分享,所以人常常到路邊去傳道,邀請人們一同來跟隨耶穌。


 


到了當兵的年紀,年輕人不可避免的,也入了伍。聽說自己的部隊是要被派往戰場作戰的部隊,年輕人打從心底不想去送死,於是拼命地向 神禱告,拜託 神讓自己從去戰場的名單上刷下來。


 


原以為 神一定會垂聽自己的禱告,結果,年輕人卻生了一場大病,病到快死的年輕人最後體會到,原來 神的旨意是要自己上戰場,於是下定決心順從 神,病才奇蹟似地好了起來,年輕人也就這樣去了戰場。


 


剛到戰地的時候,為了讓他們熟悉環境,年輕人的部隊並沒有就立即上場作戰,而是等候了一個月,才與別的部隊交接。


 


在交接之時,年輕人看到那些已經在這地方作戰過一陣子的士兵,一個個沉默不語,臉部緊繃著,但又掩飾不掉疲憊無力的神情,頓時對於戰場竟如此地消磨人們的精神,感到十分震驚。


 


「請問,你來這裡多久了?」年輕人問了一個跟他們進行交接的士兵。


「快要一年了。」


 


「那麼,請告訴我,這裡實際的狀況是如何呢?」


「實際的狀況?嗯該怎麼說呢」士兵吞吞吐吐的,似乎年輕人問了他一個大家都不願意面對的問題。


 


然而年輕人,因為太想知道實際的情況了,所以也顧不得對方是否不願提起,還是追問了下去:


 


「這樣說好了,一個分隊是九個人嘛,那麼你的分隊到目前為止,幾個人不在了呢?」


「啊,幾個人不在了啊到目前為止,已經死了六個人,還有三個人存活」士兵終究是緩緩地說出了答案,那聲音,還帶著微微的顫抖。


 


「什麼?死了這麼多人?」年輕人感到非常地驚訝。


「唉,這種程度,還算是蠻多人活下來了呢!有些分隊,是集體陣亡了啊。像是某某部隊,他們還有某某部隊,他們」雖是不願提起的話語,但一旦觸及,就好像悶燒了許久的鍋子,一口氣終於吐了出來一樣,士兵也就打開了話匣子,繼續說了下去。


 


那士兵將各種傳聞講給年輕人聽,但是年輕人卻再也無法專心把他所說的聽進去,腦海裡只是不斷地閃著:「已經死了六個人只有三個人存活有的是集體陣亡了」這些字眼。


 


「哇,死了三分之二以上啊,而且還是稀鬆平常的事哩這樣,我能夠活著回去嗎?」想到這裡,一股面臨死亡的恐懼和恐慌便籠罩著年輕人,也就更可以理解為什麼那些士兵完全失去神采的模樣了。


 


好不容易稍微回過神來的年輕人,又問了士兵一個問題:「那麼,你什麼時候可以回家了呢?」


 


霎時那士兵又像冰凍了一樣,說不出話來。過一會兒,他才哽咽著說:「還要再移動到別的地區作戰一個月,然後我才能回去但是,我沒把握能幸運地度過這一個月而活著回去啊


 


看著噙著淚水的士兵,年輕人問他:「你有沒有相信 神和耶穌呢?」


 


「沒有。相信 神和耶穌,就會有用嗎?」


「如果我幫你禱告,讓你能活著回去的話,你一定要相信喔!」


 


年輕人的態度非常認真,那士兵愣了一愣,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中,人人自危,根本沒有人可倚靠,這時年輕人卻那麼斬釘截鐵地告訴他,要為他禱告,讓他活著回去,這讓士兵感到又驚訝,又感動。


 


「你保證,你會為了讓我活著回去而禱告嗎?」


「我絕對保證!所以你也要相信喔。」


「好,因為你這麼說,我真的會相信喔!」那士兵如此答應了年輕人的請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