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3年2月27日 星期三

相挺

 


安慰


有時候並不是靠嘴說來達成的


 


呼呼式的安慰


一不巧反而成了壓力


 


更有效的


可能是


 


幾顆金莎巧克力


一盤紅豆牛奶加兩個布丁冰


或是一袋熱騰騰的車輪餅


 


再有效的


可能是


 


陪你尬一場鬥牛


陪你聽八遍貝多芬七號


或是陪你流浪到淡水


 


不是呼呼


不必說話


 


因為懂


所以如此相挺


 


也因此


大受安慰


 


--


鄭明析老師很多的面談,是在運動場或是工作中完成的。


 


不見得說什麼,不見得回答問題,但在奔跑中,在行動中,以「我懂,一起做吧」來相挺。


 


很多問題的答案,不就是這個嗎?


 


知道被了解,知道被認同,一切就都可以去搞定了。


 


從相挺得到的安慰,又甜又美。


2013年2月26日 星期二

尷尬的半吊子

 


他們走路的時候,耶穌進了一個村莊。有一個女人,名叫馬大,接他到自己家裡。 她有一個妹子,名叫馬利亞,在耶穌腳前坐著聽他的道。馬大伺候的事多,心裡忙亂,就進前來,說:「主啊,我的妹子留下我一個人伺候,你不在意嗎?請吩咐她來幫助我。」耶穌回答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路加福音10:38-42


 


這時代,也有許多選擇了上好福份的馬利亞,當然也有許多為多事思慮煩擾的馬大。


 


信仰是每個人與主之間的關係,所以也不要簡單地斷言這樣才是好還是那樣才是好,總是都有絕對的條件和相對的條件。


 


然而,不管是哪一種,半吊子就讓人感冒。


 


選擇服侍的馬大,若一直碎碎唸,會讓人覺得「那你還不如不要做!」特別是主都已經教導了,若還繼續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計較的話,就徹底地掉落好幾個等級。


 


而坐在耶穌腳前聽道的馬利亞,若在耶穌證道結束後對她姐姐來個一句:「飯呢?怎麼還沒有弄好?」的話,形象也是崩塌了,也或許她就不會特別被主稱讚是選擇了上好的福份,那麼被記在歷史上了。


 


那上好的福份,確實是從坐在耶穌腳前聽道開始的,但要能持續下去,還有其他接連而來的努力與挑戰,並不是那瞬間的條件達到就萬事OK了。


 


只抓住看到的那部份去做,然後就認為做得好,做得夠了,該也算是一種自我催眠,看在別人眼裡,也不免是一種東施效顰。自認為是馬利亞而輕視馬大的人,最令人無語。


 


要嘛,就要徹底。不夠到位的馬大或馬利亞,都是尷尬。


 



另一篇馬大馬利亞文



2013年2月19日 星期二

見證的理由

 


神、聖靈和聖子主對老師說:「把月明洞建造得美麗、神祕又雄壯吧!」所以老師如此建設了。


然而,很多人卻不知道月明洞為什麼美麗、神祕又雄壯。當初次拜訪月明洞的人問:「聽說月明洞很神祕,是山泉水很神祕嗎?是山很神祕嗎?是湖水很神祕嗎?還是大石頭很神祕嗎?」那時如果回答說:「是我們老師說月明洞很神祕。」這麼一來,就會被否定的理論折斷。


從那時起,自己就會心想:「其實沒什麼神祕的,原來只是說說理論罷了啊!」會有所意識而無法主張並見證月明洞很神祕。


所以老師才叫你們要學習根本。應該要正確地學習根本,才不會被對方的理論和主張折斷。


~20130217主日話語


 


不只是見證月明洞,在見證攝理、見證老師時,也常有因為模模糊糊地見證,而導致別人不信,自己也陷入疑惑的窘境。


 


我想起一件事情,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我才正式成為攝理人不久。有天有人連結了一位男學生到教會來,他喜歡踢足球,於是圍著他說話的人,聊起了足球。


 


知道他喜歡踢足球,有位前輩很興奮,便告訴他:「我認識一位世界上最棒的足球員喔,有機會你一定要認識他。」


 


我在一旁聽了,心想:「哇!是誰啊?我知道韓國攝理已經人才濟濟了,是不是有傳道了什麼世界級的球員了呢?」


 


而那男學生聽了,當然也問了相關的問題,想知道那位最棒的足球員到底有多棒。


 


可惜,前輩說得很模糊,所以最後那位男學生好像就不怎麼感興趣,而我也是一頭霧水。


 


後來,我找機會問了前輩:「你說的世界上最棒的足球員是誰啊?是有傳道什麼職業選手了嗎?」


 


結果,前輩很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瞪大了眼睛說:「就是老師啊!」


 


說真的,那時我無語了我心想:「再怎麼喜歡老師,也要合理吧。世人認為的最棒的足球員可能是A,也可能是B,還有可能是C,那些人各有擁護者,各有主張的理由,誰最棒尚且無法定論,但是無疑的,你想在足球迷面前見證老師是最棒的足球員,得要有明確的理由吧,不然人家鐵定當你腦袋有問題,也更把老師看為有問題啊。」


 


現在我想想,或許前輩自己是有很明確的理由,但是說得不清不楚的,對方怎能心動呢?


 


過了幾年,我聽另一位前輩見證 鄭明析 老師在足球方面的技術,他說:「我觀察了很久,老師在某個距離內,射門幾乎百發百中,我想堪稱世上最準的射門者了。」


 


他這樣說,很明確,我的心被說動了,這也讓我從此更提高層次來看老師踢球。


 


想到 鄭明析 老師的年紀,在那年紀還能那樣踢球的,世上還有誰呢?


 


還有,在足球場上,不是以踢球為唯一目標,而把教導人生、救援生命也放在其中來看待的,除了老師又有誰呢?


 


世上有信仰的足球員很多,他們在場上也感謝神,榮耀神,但是,老師在踢球時,是帶領著全場來感謝神、榮耀神的,層次又是不同。


 


到今天,如果問我在我心目中,誰是世上最棒的足球員,我會毫不猶豫地投教導我人生射門成功的 鄭明析 老師一票。


 


是有原因的,不是光喜歡而已,也不是盲從的關係,可以說的理由,很充份的。


 


真的要正確地學習根本來見證啊。


2013年2月17日 星期日

擊掌

 


上個禮拜主日, 鄭明析 老師提到了一件事:


 


「以前月明洞的聚會一結束,就有一個女人像蜜蜂一樣追過來、像蝴蝶一樣張開雙臂擁抱老師。老師很尷尬,怕有人看到。問她幾歲,那個女人說:『七十八歲。我快要死了,所以要趁我還活著的時候多看看您才行啊!』所以我對隨行的人說:『不要阻擋這位小姐。聽說是小孫子傳道給她的。』」


 


之後並說,最近沒有聽到這位奶奶的消息,不知道人是否還健在,很希望能夠收到這位奶奶捎來的信息。


 


我就想起了另一件事。


 


有一回 鄭明析 老師來台灣,在話語的聚會結束之後,去運動場跟大家一起踢足球。


 


當老師踢進球的時候,不只同隊的人會跑過來跟老師擊掌歡呼,就算是另一方的人,也會因為「受教了」或是覺得「真的很棒啊」而跑過來跟老師擊掌。


 


而不知曾幾何時,當老師踢進球的時候,跑過去跟老師擊掌,不再只是場上球員的專利,場邊的啦啦隊和觀眾,有些人也會抓準時機,巧妙的在一些維持秩序的人還可以忍受的狀況下,快速地跑進場跟老師擊掌,然後再快速地退下。


 


某些時候, 鄭明析 老師也如同一開始那位老奶奶衝過來抱他時,會感到尷尬吧。


 


那一次, 鄭明析 老師自己提到了一個狀況。


 


當時在場邊的啦啦隊中,有一位剛來教會不久的姐妹。她很會跳舞,又很活潑,熱力四射,當場邊啦啦隊再適合也不過了。當老師踢進球的時候,她也衝進場去找老師擊掌了,而且,每進一球就衝進去一次。


 


不過,因為她的身材較為壯碩,所以奔過去的氣勢也較為驚人。對於原本個性是有點木訥的 鄭明析 老師來說,這般的熱情,著實有點招駕不住。


 


在某次進球後,她又衝進場了。看著她衝過來, 鄭明析 老師忍不住在心裡呼喊主:「主啊!她又衝過來了!我怕!」


 


這時主回應:「她也是我的愛人呢


 


聽到主這麼說, 鄭明析 老師轉換了心情,克服了心中的尷尬,欣然地與那位姐妹擊掌。


 


十幾年過去,這位姐妹很努力地過信仰生活,不過在兩三年前,轉換使命的時候,卻沉寂了下來,好一陣子,我沒有她的消息,只是好幾次在夢中見到,夢中的她,仍是舞蹈高手,是被覺得「說到跳舞,怎能沒有她」的角色啊。


 


想到 鄭明析 老師希望能夠收到有關那位奶奶的信息,我想同樣的,老師也很希望能夠收到有關這位當年以驚人氣勢來跟他擊掌的姐妹的信息吧。


 


所以寫下了這個故事,希望,能夠接到故事的主角令人欣喜的回應。


2013年2月13日 星期三

公平



生活當中,有時會碰到雙方有所爭執的事情,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到兩方都氣呼呼的狀況。最近就看到一些事情,我想如果我是審判官,兩造都來我面前陳情的話,各自一定都說對方那樣是不公平、不公義的。


2013年2月11日 星期一

愛的反應

 


因為愛


所以有反應


 


因為愛


所以你對我的反應


那麼有反應


 


因為你不是別人


因為我不是別人


所以我們之間愛的反應


有如核融合般強烈


 


是專屬你的


是專屬我的


是專屬你我的


愛的反應


 


--


話語說,愛是反應。


 


也舉例說,送愛人禮物,會期待看到愛人滿心喜悅的反應,愛人越開心,自己也就越開心。


 


突然想到看過的一些愛情小說,多金的小開對於贈送禮物給女伴,通常不手軟地大方,不過有時候收到禮物的人,要是表現得非常開心,非常投入,反而會使小開心生排斥,甚至開始劃清界限。


 


送禮給人家,為什麼不是對方越開心,自己也越開心呢?


 


啊,要真是愛人,鐵定是對方越開心,自己也越開心的。但是就不真是愛人,所以要是反應越了份際,就反而會使人感到負擔與不快。


 


當你是一般朋友,卻自己晉升為紅粉知己;當你是妹妹,卻自己幻想會 成為 太太;不過是給個普卡,就自己以為是鑽石VIP…反應過了頭,就免不了踢到「我跟你有那麼熟嗎?」的鐵板。


 


撒嬌也要看身份,優惠也得看交情,「愛是反應」這話語,也得是在愛的主管圈中,才會適用啊。


 


而我,是會被注意著我的反應的人呢,所以就覺得自己幸福得不得了啊,哈哈哈。


2013年2月6日 星期三

現實

 


最近有時候,會覺得腦袋有點空空的。


 


那種感覺很不好,好像自己跟主之間,變得疏遠了。


 


心慌之餘,開始檢討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啊,好像是有點閒下來的關係,結果腦袋就生鏽了。


 


之前一直做的一些事工,剛好告一段落了,本想要開始做新事吧,卻沒有什麼明確的新事發生,結果就有點閒下來。


 


很忙的時候,反而在忙碌的當中,因著這件事那件事,更會意識到主,靈感也常常湧現,一閒下來,卻反倒提不起勁去做事,連之前想過卻沒時間開工的事情也啟動不起來。


 


很討厭這樣的感覺呢,所以很想要有所解決。


 


就開始想要做這個事那個事來突破才行,但是進展卻還是很有限。


 


怎麼會這樣呢?發現因為以前做很多事,都是行程內的事,也就是非有人做不可的事,時間一到,就上工,很自然。但是現在想做的事,卻是自己的一些計劃,沒有絕對的時間壓力,結果就緩慢前進。


 


驚覺自己原來這麼不堪一擊,要是沒有行程支撐著,原來我是不見得會努力奔跑的人啊。


 


然後了解到,最近的處境,似乎是主要告訴我,只靠行程和責任感來努力奔跑是不行的,不自燃起熱情,就只能停留在那一般般的層次,達不到新婦的等級咧。


 


看來2013年,想要飛起來,就得面對自己過去隱藏未現的不足,解決這殘酷現實,才能超越層次,帥氣地起飛啊,


 


得更鞭策自己了。


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

早一點

 


你們老師在各方面,如信件、各種批示、禱告、話語等等,全都做到能力所及的程度,而且他在那程度之上稍微多做一點。因此讓與之相當的益處歸到了整個攝理史。


他全都做到能力所及的程度,而且在那程度之上稍微多做一點,連飯都無法好好吃、覺也無法好好睡,如此去做了。一個領域的事情一結束,他就立刻去做另一個領域的事情,所以他只能鬆個 一兩 口氣,然後立刻去做。那領域的事情一結束,他又立刻去做別的事情。


這是因為他得把該傳達給你們的部分全都用郵件寄出去,就算只延遲一秒,也會無法在當天寄出,導致晚一天才傳達給你們而產生問題。他提早一秒去做,等於是提早去做了八萬六千四百倍。他為了能提早一秒去做,而稍微多做一點,結果因著那稍微的差異而做了很多事情。


~ 2013/2/3主日話語


 


雖然只是提早一秒去做,卻因為趕上了當天,而不至於延到第二天,所以算是賺得了八萬多倍。


 


人在溫哥華,但是親朋好友以及工作上會聯繫到的人多在台灣,不得不面臨時差問題的我,對這句真是特別有感觸。


 


因為溫哥華的時間比台灣時間要晚上許多,每次注意到這天是什麼日子時,往往台灣的那天已經所剩無幾,甚至都跨入隔天了,所以常有「啊!時間過了!」的驚愕,也總是來不及及時祝賀人家生日快樂


 


今天也是,因為想要在網路上轉帳處理台灣的一些帳目,結果一不小心,時間竟已跨過台灣的下午三點半了,望著電腦畫面說:「本筆為次日轉帳」時,真有無限的懊惱。


 


幸好不是期限的最後一天,但是總是硬生生地又得等到第二天,所以還是忍不住要說:「早一點趕在三點半前做了多好!」


 


感嘆之餘,也想到話語真是超合狀況。真的,隨時警惕要「多做一點」、「早做一點」,是上策啊。


2013年2月1日 星期五

神準

 


因為比起聖三位的愛


自己的愛小到幾乎看不見


 


因為比起救援者的愛


自己的愛輕到幾乎秤不到


 


因為比起創造者賦予自己可以湧出的愛


自己現在拿出的簡直沒有存在感


 


所以


正因此陷入了困苦而鬱悶當中...


 


然後


完全沒有想到的


 


「來做愛的禱告吧!」


 


果然是神


 


無可挑剔的


神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