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不聽話

 


清晨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去拜訪了某個教會,那裡有許多我認識了二十年的攝理人,也有我不認識的新來的人。


 


有個年輕的男孩子,見到我很高興,抓著我說話。


 


他是我分辨不出來在現實中是什麼人的男孩子,感覺他很有藝術或是技藝方面的才華,在教會中是個被重視的人,或說似乎是有點被捧在手心上的人。


 


一個紅人這麼熱情地找我說話,真是受寵若驚啊。


 


而他對我說了好一陣話後,話題轉到他新收了兩個弟子。但是這兩個弟子在某些部份很不聽話,特別是戒不掉抽煙喝酒的習慣,讓他很不高興,而跟我訴苦。


 


他說著這些那些,感嘆弟子不聽話,他身為師父很不高興,但是莫可奈何。我感覺他很想聽我說:「這樣啊,弟子這樣子真令人傷腦筋啊,你真是辛苦了啊。」然而我只是聽著。


 


我轉頭看看四周那些我認識的人,他們也在進行他們自己的小組聚會,但我感覺他們同時也在注意我和這個男孩子對話的狀況。


 


原本我聽著這男孩子不斷地說,不過聽久了脾氣開始上來,覺得不耐,突然間,我不但沒有安慰他,還爆出了:「Stop!! 不用再說了。你的弟子不聽你的話,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你也不怎麼聽主的話!」


 


頓時所有的人都安靜了,我感覺我說出了他們都心知肚明,但卻始終沒對那男孩子說出口的話。


 


醒來之後,我回想這個夢,我還是不知道這個男孩子有沒有象徵特定的某人,我想也許有,也許那根本就是我自己


 


自己不聽主的話,所以別人也不會聽自己的話,很扎心的敘述啊。


 


扎心之餘,就把這樣的夢境給寫了下來。


2013年5月25日 星期六

蠕動

 


飛不動,就跑。


跑不動,就走。


走不動,就爬。


爬不動,起碼要蠕動。


 


蠕動的話,人們會知道你還活著。


蠕動的話,人們會看見你的辛苦而幫助。


 


若一動也不動,人們會認為那是一具屍體。


因而害怕、鄙棄,並且離去。


 


所以


飛不動,就跑。


跑不動,就走。


走不動,就爬。


爬不動,最起碼也要蠕動。


 


不要小看蠕動,


蠕動就能得到因蠕動而來的報酬,


而使人得以存在。


 


--


很久很久以前, 鄭明析 老師就告訴過我們這樣的話語。現在因為經歷多了,再次聽到,感動更深。


 


在教會中,或在生活中,總有人意氣風發,但有人卻倍感吃力。吃力的人免不了要羨慕飛揚的人,也免不了要對自己感到失望而想放棄。


 


然而,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情況,也不是說意氣風發的人就一定勝過倍感吃力的人。救援,說起來是每個人與主之間一對一的事情,不是別人得救,就會擠掉自己的名額,也不是看來那人很好,自己卻不怎樣,就是他有份我無緣。


 


對自己的不足產生羞愧感,有時反而是促進變化的動力,然而若過了頭,淪為自暴自棄,就是不智了。


 


有一天,一個姐妹跟我分享了一個事情。她說有一陣子她對教會的一些狀況感到不滿,累積到一個程度後,就在禱告中向主抱怨,把所看到的令人鬱悶的這人那人、這事那事,全部倒給了主。


 


倒完後,主說了:「這些人,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是克服著自己的障礙,來奔跑攝理的


 


姐妹說,聽到這句話,超感動的。再想起這人那人、這事那事,就突然都覺得很可愛,也覺得都可以理解了。


 


我聽了,也超感動的。


 


帶著數不盡的不足,哪怕是掙扎而已,主都認定是英雄。人不會知道,因著自己那會覺得丟臉的蠕動,而不是放棄,主會有多欣慰,因而會賜下多少祝福與幫助啊。


 


主都那麼大方了,為何要自我設限、自我放棄?


 


不足,會有,但是,那不足以在此刻就斷定些什麼。因為不足,所以超越,然後就提升,只要認定這點就好了。


 


我曾經想過一件事,後來也確實聽到了這樣的話語:「空中提升是祕密,所以『誰已經空中提升、誰還沒空中提升』是祕密。直到最後都不會說出來。」(20130517清晨箴言)


 


所以,既然如此,那麼與其費腦袋在猜測自己沒跨過基準線,與其花心思在惶恐自己無法空中提升,乾脆無條件地認定自己會空中提升,然後有良心地去做該做、該償還的事,這樣更有價值吧。


 


即使只是蠕動,就在主面前,有自信地、有良心地展現吧。


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翻轉

 


在我自封為「頭痛日」或「痛苦日」的那天,


主賜下了甘甜美好的事物。


 


頭痛的事仍舊發生,


痛苦的狀態還是來襲,


原本只是想著應該要超越,


如此來自我安慰。


 


但沒想到最終大賺紅利,


因主所給予的寶藏,


鬱悶全被踩在腳下,


心情一整個翻轉而飛上了天。


 


內心喜悅如山鳥雀躍,


甚至會想,


有這個「頭痛日」真是好啊。


 


我的主,


怎麼這麼愛我呢?


 


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


每個禮拜二是被我封為「頭痛日」的一天,因為這天一起工作的夥伴很少,我常一個人要頂很多角色,連休息時間都不得安寧,是讓我感到最緊繃的一天。


 


所以除了呼喊主來讓自己加添力量外,就是更加提起精神,並且認命地去面對每件事情。


 


這個禮拜二,一樣是緊繃的一天,但是平安落幕了,而且回家的時候,跟一個很棒的生命談到話,道別後內心好開心,一直跟主說:「主啊!很喜歡他吧!下一次要再怎麼進一步呢?」


 


這時想到,因著這件事,「頭痛日」整個翻轉了命運啊,也想到若沒有這個「頭痛日」,也沒這等好事咧。


 


哈哈哈,真是一整個讚。


2013年5月18日 星期六

說不停

 


有時候我不喜歡說話,特別是在不太熟悉的場合,我總覺得,說多了,就露陷了,自己都還不了解狀況,卻就把自己的資訊一直輸出,怎麼想就不太划算。


 


好像在動畫片UP裡面的那個小男生,不就是因為興奮地東說西說,所以就惹來麻煩了嗎?


 


人生本來就不是躺著就能順利過完的事,攝理人生也不是坐著、走著來過的生活,總之,少點因嘴快而惹來的事端,這是我覺得較佳的選擇。


 


因而,看到有人不停地說話,對我而言,是蠻多問號的事情。


 


不說不行嗎?


 


當然,以經濟學的觀點來看,必定是那人覺得當下迸出那些話是效益最大的,所以才會說個不停。而且,神創造人百百種,要是每個人都惜字如金,這地球,豈不成了沉默的世上?


 


只是,真的非得要講個不停嗎?靜默有時,言語有時,不是嗎?


 


那麼,反方向看看好了,我自問,不講的人,為什麼不講呢?


 


突然有個想法:除了本來就不愛講話以外,也是因為內心篤定的感覺,不會因為不講而失去吧。很清楚了解,很清楚擁有的關係,所以費勁地主張是根本不需要的,對於別人的天花亂墜,甚至可以一笑置之。


 


這樣看來,一直講的人,除了天生愛講話以外,也是因為內心不是那麼篤定,一直想要跟人取得共識,這樣講著講著才會有安全感的關係嗎?


 


啊,或許自己不知道,但是講個不停的人,是很寂寞的嗎?我這麼思考了。


 


可是,其實根本是擁有很多的呢,只是自己沒有看清楚,沒有正確地認定罷了,這真是很令人覺得惋惜的狀況哩。


 


雖然有點頭痛,但是似乎去幫助這樣的事情,也是有待完成的功課呢。再面對一直講不停的人,我好像有新的認識了。


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上車



五十個人搭乘巴士時,讓全體都搭上車所花的時間是五十分鐘。然而,不要只想著有五十分鐘!自己能夠搭上巴士的時間是一分鐘。把別人的時間當成自己的時間來算,如此悠悠哉哉到後來就無法搭上。~20130510週五禱告會箴言


 


禮拜五時去了新竹一趟。買了高鐵自由座的票,看好時間,預定搭518分的車。因為沒有逛逛的念頭,所以大概4點半,就刷了票進到候車區坐著。


 


太久不是俐落的台北上班族了,不管台北車站裡的人潮是普通、多、很多、非常多、爆多,反正在我眼中都是多多多,所以沒有想到這天不但是要迎接週休二日的禮拜五,並且這個週休二日還包含了母親節。


 


幸好我是提早進來了,所以當廣播請要搭518分列車的旅客往月台候車時,馬上站起來加入候車人龍的我,位置還OK,直到我到達自由座車廂前,看到已經等著上車的乘客有多少時,才驚覺要是我動作慢一點,恐怕是沒位子坐的。所以一上車,也不挑位子了,就往離我最近的一個位子坐下。


 


果然不一會兒,座位全都滿了,再進來的人,往來穿梭想要找到位子,最後只能死心。而在板橋和桃園上車的人,有不少只能擠在車門附近,月台上也都還留有上不了車的人。看得我心慌慌的,想說早知道就買對號座,沒差幾塊錢,這下子不知道下車時下得去下不去啊。


 


到了新竹,有點艱難地下車了,並且看著等著上車的人,努力地往上擠。眼看車就要開,那幾列自由座車廂是怎麼也上不去了,有些人便往前跑,衝進對號座車箱的車門。


 


我不知道在平時這樣做行不行,不過母親節咧,怎能阻擋回家的遊子呢?所以這麼做的人,終究為自己掙得了一條路。而在走出站的路上,我聽到廣播宣布說,當天所有南下的對號座位已經售盡,建議乘客買自由座,並開放某些不是自由座的車箱供自由座乘客上車。


 


總之現在習慣悠哉行動的我,搭這一趟車有點被驚到:不能悠哉悠哉的咧,時間算得剛剛好的話,結果會是上不了車喔所以出站後,我馬上買了回程的對號座車票


 


想到幾天前做了一個夢。夢裡我要搭捷運,已經相好要上第一節車廂而在門口等著,沒想到車門打開後,有輪椅擋在門口,不是那麼好進去,所以我就移動腳步,往右側的其他車門走去,但是第二個車門那邊,也不是很通暢,所以我又往右移,按照以往的經驗,時間應該是足夠的,不過當我到第三個車門前時,車門卻開始關起來。大吃一驚的我,當機立斷:「我要上車!」所以我動手用力拉車門,那時車子已經開始動了,不過我心想:「開玩笑,這班車不搭上不行!」就更用力地把門拉開,然後人閃了進去。進去後,車廂內出現廣播聲:「乘客請勿阻擋車門關閉」一向非常守規矩的我,聽了當然會不好意思,不過心裡仍想:「管你的,我已經上來了


 


夢到這樣上車,其實不太光采。醒來後想想,如果是依照往常我的個性,看到車門關了,應該是會大嘆時運不繼,然後鬱悶地等下班車吧。但是,如果那是末班車呢?絕無僅有的一班,無論如何,有一絲希望就要努力吧?


 


然後禱告會的箴言,就出現了這一句。我大嘆:「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啊!前面若排了一大堆人,就算上車時間有五十分鐘,但排太後面的人就是上不了。還有,就算已經等在車門前,但是有可能仍會有阻擋,也可能因為自己ㄍㄧㄥ而錯失瞬間的機會咧。」


 


啊,動作得要加快,而且不要亂ㄍㄧㄥ而壞事啊。願大家,都能平安地上車。



2013年5月9日 星期四

傷心



從兩方面看看聖子的內心吧!一方面是喜悅,另一方面則是悲傷。~20130510清晨箴言


 


是的


我會傷心


也會流淚


 


然而


我是誰?


不要錯看我


 


我不是凡人


即便傷心是事實


卻不會因此而淪落


 


所以來到我面前


那並不真是個


讓人滿意的好理由


 


你當然可以因為怕我更傷心而留下


也可以因為想安慰我而過來


 


在我寬大的胸懷


這些都容得下


 


可我始終計量的


你該知道


唯有你的愛


 


所以


我會傷心


我也會流淚


 


但你啊


忘記這些


唯有帶著你的愛過來吧


 


正主兒出現


過客就退去


 


傷心


也不過


就是這麼一回事


 


--


「你不要再讓主傷心了!」


 


多年來,對這樣的話並不陌生,前幾天,也又聽到了一次。聽到的當下,我卻想:「這真是一句有意義的話嗎?」


 


有時我的腦袋裡迸出的想法,感覺很大逆不道啊。


 


怎麼說,這句話都有主詞有受詞有動詞有形容副詞,是個很完整的句子,並且,情操很高尚的。而我,卻在想它是否有意義。何況,我自己可能也說過這句話不少次吧。


 


只是反骨的我,那時聽了覺得刺耳,就自個兒辯論了起來。


 


主是全能者呢!不要小看主,主是會傷心,但主再怎麼傷心,也不會崩潰,主會傷心,就表示主都承受,不必對他感到傷心的人,主也不會傷心,所以不要拿主會傷心來當理由,不要像可憐就要昏厥過去的人一樣可憐主,這是徹底地表錯情!


 


果然我是個恰北北的人啊


 


但我當時真的覺得,主是會傷心啊,但主不是要用祂的傷心捆住人,主所要的,是愛啊,所以如果在乎主的傷心,那麼就把愛挖出來吧,因為愛所以在乎的,不是嗎?如果只是一味地注視在傷心這點上,該是過客的傷心就一直霸佔著不走了,這很無奈啊。


 


看到主悲傷的一面後,就不要黏在傷心這話題上了,而是把愛抬出來吧。


 


所以寫下了這些文字。


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原味



最近鄭明析老師給了一個教會新名字。


 


那名字很好,以韓文唸起來,對我來說,感覺說不出地棒。拿到名字的教會非常開心,然而那名字如果直譯的話,感覺好像有點卡卡的,因為在中文中,比較少會這樣用。


 


為集思廣義,於是就在教會內部進行了教會中文名稱的推薦活動。一時間各式各樣的建議名稱如雪片般飛來,有的人喜歡直譯,有的人喜歡意譯,有的人則特別去找具有相似意思的字,就希望能有個合乎信達雅又讓人拍案叫絕的名稱出現。


 


我個人,是喜歡直譯。原來想要分享我喜歡直譯的原因,不過因為身份是客,不希望太攪擾主人們的決定,所以之前沒有特別表達。


 


現在結果出爐了,最終大家選擇了直譯,跟我喜歡的一樣,所以就在這裡講個故事吧。


 


在我剛來攝理時,我擔任了一件事工,就是記錄主日話語。同樣是主透過鄭明析老師傳達的話語,但是當時不像現在有精良的各式電腦技術和網路服務,在台灣的我們,靠的是從韓國傳真過來的上週話語筆記,要有親朋好友在現場死命活命地抄,然後做些整理,再以慢到不行的傳真,送過來台灣這邊,我們才有話語資料可以用,只要一個環節失誤,靈就等著餓肚子。而在台灣這邊,沒能到教會聽到話語的人,有的或許可以來教會聽錄音,但沒辦法的人,也只能靠親朋好友分享他抄的筆記而已。


 


後來開始有人把筆記打入電腦,有時間的話甚至會邊聽錄音帶,邊將內容打下來。一方面為了儲存,一方面也方便提供給不在現場的人參考。某天我到教會,看到有人在做這個事,看了一會兒,我說:「我打得比你快」於是就開始了我記錄話語的事工。


 


一開始,還不是那麼熟練,台上在證道,底下要把內容就打出來,往往只能聽到什麼就打下什麼,話語結束後,看似記錄也結束了,但是那內容是很粗糙的,有些地方不合文法,有些地方虛字太多,有些地方不知所云所以都還要再修訂過,才能成為像樣的稿件,沒有時間的話,也只能改改錯字而已。


 


後來我功力進步,抓住話語脈絡的速度變快,所以有時在證道中,打字的同時就可以邊修辭,到證道結束時,一篇像文章一般的初稿也就出來了,為此,當時我也算小具名聲。


 


然而,當過一段日子,我拿出這些話語來複習的時候,我很驚訝地發現,當場沒有修改,直接打下來的話語,比我修得漂漂亮亮的文章,更加有味道,更加打動我的心。


 


因為,那些不合文法的,虛字太多的,不知所云的種種,其實像在演戲一般,把實境給敘說了出來,把那些修掉,就只剩下文字,而且,是按照我的實力與我的心情去修的,結果,呈現出來的是被我抝過的東西老實說,察覺到這一點時,我受到很大的驚嚇,有種「人們說我做得好,但我到底做了什麼啊」的羞愧。


 


從此,我便挑戰無論如何,盡量聽到什麼就打下什麼。在跟兒子做韓中翻譯的時候,我也儘量在讓人看得懂的情況下直接翻譯,如果我們要做的是文學,或許就要很講究信達雅,但是很多時候話語的翻譯,更重要的是讓人儘早了解這話語是什麼意思,主又為何講這話語,所以我覺得越能呈現原汁原味越是好。


 


所以,即使中文裡好像不太會這麼用也不要緊,氣勢與潮流是有主同在就創造得出來的,那名字,每講一次,就感覺到主與老師的愛與期待,是大有氣勢,又讓人感動的名字啊。


 


恭喜了,主大明教會,大放主的光明吧。



2013年5月4日 星期六

僵化



話語說,心裡很想做,但是卻力有未逮,總是做不到,往往是因為腦已經僵化了的關係。


 


對照這幾天的生活,真的,我的腦僵化了


 


很想要很有效率地在一個下午辦完的事情,硬是花了兩天的時間,想來那在各行政機關間來去自如的狠角色,已經退隱了。


 


已經習慣公車很準時,準時到沒出現就是那一班取消了,所以站在街頭等著那不知為何遲遲都不出現的15路時,已經僵化的腦,就產生了被拋棄的感覺。


 


看到陣陣摩托車從車旁呼嘯而過,才想起馬路上還有這類勢力,僵化的腦開始冒冷汗,覺得馬路真是超危險的。


 


興致沖沖地吃了以前很喜歡的小雞飯,已經好久沒吃這類炸物的胃,居然就很僵化地消化不良了。


 


回來台灣我很高興的,不過,好像做不太到我預想的乾淨俐落。


 


啊,僵化了啊。


 


沒辦法。


 


希望,從此是對好的事情、義的事情僵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