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3年6月29日 星期六

猶大(三)

 


撒馬利亞人,早就已經跟異族通婚混血到一點都不是純正的以色列人了。國勢再怎麼不利,政治再怎麼被別的民族轄制,猶太人總還是有著一直堅持下來的宗教與血統可為驕傲,這可是不容易的事,不守得緊一點,怎能維持下去?因此,那不純正的撒馬利亞人自然也被視為是外邦人一樣,不被猶太人置於往來之列了。


 


但是耶穌,卻不是那麼在意這些事,他雖然曾對一個迦南婦人說:「不好拿給兒女的餅給狗吃。」藉此表達了宣揚福音事工的首要地點並不在外邦,但事實上,願意跟隨著福音的,不管是哪裡人,耶穌都接納。


 


猶大是有些矛盾的。一方面,因為耶穌給予每個人機會,這讓以往在猶太人那裡總覺得受到不甚公平對待的猶大感到安慰,而且,說實在的,那些之前猶大避之惟恐不及的外邦人,有的相處起來,倒也熱情又和善的,這讓猶大對外邦人的觀念,有一些些地改觀。


 


但是另一方面,那些人畢竟是不被歡迎的外邦人呢,因著跟那些人接觸,議論紛紛的聲音就更多了。被人議論可不是件愉快的事,雖然有些外邦人並不壞,但有必要為了他們被劃上紅線嗎?再說,少一些這方面的麻煩,不是更可以把福音在猶太人中間傳開嗎?


 


相較之下,彼得他們看來倒是能心無芥蒂地跟那些人相處,猶大不了解他們是如何能做到的,或許真的是個性不一樣吧。


 


「也罷,既然他們能完全地接納外邦人,那麼有人來質疑的時候,也就由他們去面對就好了。我就安靜地待在後頭就好了。」感到頭痛的猶大,暗暗地決定了如此來應變。


 


然而,這一天不是遇見而已,是來到了撒馬利亞人的區域呢,越靠近就越覺得尷尬的猶大,很希望耶穌不要在此地多加停留。


 


只是,耶穌卻在井邊坐下了。


 


其他的人說要進城去採買食物,猶大原本不想去,城裡人來人往的,想要明哲保身,是多麼困難呢?但是,管錢的人豈能不去呢?要是直接把錢交給其他人去花,不知會怎麼胡亂使用了,這點管錢的權威,猶大可不希望被丟在地上踐踏,於是他也只好跟著一起進城了。


 


沒想到回來的時候,就看見猶大很不想見到的畫面:耶穌正在跟一個撒馬利亞女人說話!


 


而就在大家都還來不及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那女人居然把手上的水罐子丟掉,往城裡跑了!


 


猶大就怕這種事情,一個撒馬利亞女人呢,傳出去人們會怎麼說啊?那有著幾分姿色的女人還一副驚惶的樣子跑掉了,難不成是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想想流言會有多難聽啊?


 


雖然大家都一臉問號,但耶穌卻笑笑沒說話,其他人也沒開口問,因此猶大也只能心頭發悶,當做這一切都不干自己的事,靜待事情的發展。


2013年6月26日 星期三

你是誰?

 


有個朋友要結婚了,透過Facebook,他請無法去參加婚宴的親朋好友們錄段畫面或是語音給他。


 


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反應是:「呃


 


雖然認識很久,不過已經好幾年沒見面了,這人又是一輩子不走入婚姻我也不覺得驚訝的類型,問我的話,我會覺得他是戀愛OK卻不見得想要婚姻的人。但距離知天命不過兩三年的時候,卻說要結婚了。


 


而說到要我們錄影或錄音這回事,因為我已經結婚十幾年了,很清楚婚禮再怎麼浪漫隆重、別出心裁,終究也就是那一天的事情,所以現實地覺得簡單的公證,然後公告「我倆已完婚」也不失為漂亮的作法,因此當還大我好幾歲的人提出錄影或錄音的請求時,我的內心中充滿了「不搭!不搭!不搭!」的感覺。


 


再者,要說什麼啊?好幾年沒見了,多年前的幾段戀史還稍微知道,但現今為什麼要結婚,跟誰結婚,一點頭緒也沒有,能講出什麼呢?


 


「恭喜你要跟,呃,一個我不知道是誰的人結婚了!」???


 


腦中就是無法浮現出很恰當的花瓣紛飛,滿天粉紅場景,說些言不由衷的話又很假,所以不錄也無情,錄了也無情,這真是傷腦筋啊。


 


不禁跟主抱怨:這強人所難嘛,我連他跟誰結婚都不知道呢!


 


這時腦海裡卻出現一個想法:


 


如果愛和功績不足,就算主把你帶去天國,舉辦屬天的婚宴,前來祝賀的眾多天軍天使,即使很努力地想要給予讚美與祝福,卻只能很尷尬地說:


 


「恭喜!恭喜!啊可是你是誰啊?」


 


所以,達到100,超越200,晉升300,成為名符其實的新婦,真的很必要啊。


 


因著一個讓我覺得為難的請求,有了這樣的體會。


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直走多好

 


直直往前走就是答案,卻因為往旁邊走,所以才是問題。~ 2013/6/21週五禱告會箴言話語


 


聆聽禱告會的話語中,不知為何想起了一個人。那是令我感到鬱悶,令我感到殘念,甚至令我有些感到憤怒的一個人。


 


他走的時候,不是明顯地走的,而是如同佈了一個局一般,似乎是因為情非得已,似乎實在是身不由己,所以無法出現,然後漸漸地淡出,不著痕跡地讓人到現在都無法說出「他離開了」這樣的字眼。


 


但是事實是,他就消失許久了。


 


為什麼鬱悶呢?為什麼殘念呢?又為什麼憤怒呢?是因為,在他走的那時,他在各方面的事工做得挺好,對 鄭明析 老師也很有感情,怎麼想他都是「自己人」,所以有被背叛的感覺啊。


 


因為會心痛,所以多年來還是偶爾又會想起他,也會想,到底為了什麼呢?


 


最直接的答案,就是他的心裡,一直住著一個人吧。那個人,悄悄地,始終住得很穩。所以,當那人又出現時,他就偏向了。


 


我想,在他努力奔跑攝理的時候,那一切,也是真誠的。然而,或許因為他的內心有不為人知的保留,所以 神 和 老師以及攝理,也未曾完全擁有他的內心。


 


總之,現今的狀況,就是使得當時做得很好的事工,以及當 時對 老師和攝理豐富的感情,即使是真誠的,也變得像是浮雲一般。


 


聆聽話語中,微微走神地想到了這個人,心也又微微地痛。然後,這句箴言出現了。


 


直直往前走就是答案,卻因為往旁邊走,所以才是問題。


 


啊,是啊。直直往前走,多好呢?竟從奔跑天路的行列中脫落,變成了與天無關的人。


 


或許在今天,他已經後悔當時的偏向,也或許到現在,他都拒絕有這樣的想法,然而,事情都那樣成了。


 


直直往前走,多好。


 


唉,為了這樣的人,我又哭了一次。


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花語

 


教會大廳裡的花瓶,插著一大束香水百合及海芋,是一位姐妹在上個禮拜放置的。清晨要晨禱的時候,發現又有一朵百合開了,我讚歎著花的美麗,感覺到主也是覺得賞心悅目。


 


到了晚上,卻突然瞥見早上那一束令人讚歎不已的花,竟都垂了下來,失去了生氣。


 


「天啊,是花瓶裡的水都蒸乾了嗎?」我趕緊把花瓶搬去廚房。果然不透明的花瓶裡,已經沒有一滴水,乾渴了幾個小時後,有些花和葉子已經呈現凋萎的狀況。


 


早上那麼美麗的,此刻卻缺水這種令人扼腕的理由而變得如此不堪,真令人傷感啊。有點遺憾自己早上沒有多注意的大意,也有點納悶在這幾個小時間來來往往的人都沒有注意到嗎?但總之木已成舟,我只能剪去一些看來沒救的花和葉子,然後邊向主懇求,也邊向花兒叮嚀著,而在花瓶裡注入清水。


 


「加油!好好地吸飽水份,再活過來吧!」


 


第二天清晨要晨禱前,我先看了花的狀況。並沒有復原到我夢想的那種狀態,但是已經明顯地有比之前好了。


 


到了中午之前,大概恢復到八成左右,然後就停下來了。說不遺憾是騙人的,但是能夠從死而復生到這樣的狀態,真的很感謝了。


 


想到上禮拜的一則清晨箴言:「沒有喪失核心時就會成為章魚,一旦喪失核心就會淪為小卷。若復歸就能成為魷魚。(20130613)活生生的,又是一個寓言在眼前。


 


持守住的,真是有福。


 


復歸的,萬幸啊。


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兩極


 


不是0,就是1


不是善,就是惡


不是醒著,就是睡了


不是認定,就是否決


不是屬靈,就是屬肉


不是上升,就是下落


不是天國,就是地獄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


不是惡這個,愛那個,


就是重這個,輕那個。


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馬太福音6:24)


 


每天


看著兩極


在刀刃上掙扎


想要往主那邊邁進


 


因為得掙扎


所以很辛苦


 


然而


不是這個,就是那個


想要這個,不要那個


 


因此


每天還是掙扎


 


雖然辛苦


 


但是


真是做得好


好得不得了啊



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扭曲

 


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想起了一件已經超過十年的往事。


 


那時,有個三歲多的小女生,在還沒有上幼稚園的時期中,每天跟著在教會服事的爸爸一起待在教會裡,接觸著每天來往教會的眾多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們,不知不覺中,她養成了一個習慣。


 


教會附近是熱鬧的街市,有很多賣小吃和飲料的商店,許多人來教會時,總是隨手就帶著一杯飲料過來。說話越來越溜的小女生看到時,免不了好奇地問:「那是什麼?」


 


對一個小女生來說,問那是什麼,固然有想知道那是什麼的成份,多少也還有想要喝的渴望,但是媽媽的教育是不可以隨便跟別人要東西,所以不敢開口要。然而被問的人通常也可以感受到那份渴望,因此看著可愛的小女生,多半除了回答那是什麼以外,還會自動問她:「你要不要喝呢?」


 


漸漸的,在小女生的腦袋中,產生了一種扭曲的認知:問那是什麼,代表不是跟人家要,但可以喝到東西。


 


直到她遇上了我。


 


看著我手上的飲料,小女生問我:「那是什麼?」而我回答她:「珍珠奶茶。」然後就停下來了。


 


小女生很困惑,又問我一次:「那是什麼?」我仍舊回答她:「珍珠奶茶。」就又停下來了。


 


我看著陷於「怎麼會行不通」而感到迷惘的小女生,弄清楚她在困惑些什麼之後,很認真地跟她說明:「問人家『那是什麼?』是用來知道那是什麼,不是跟人家說我想喝的意思。如果是想要喝的話,應該要問說:『我可以喝嗎?』但是你不可以隨便跟人家要東西吃對不對?所以你要問人家:『我可以喝嗎?』之前,要先問過媽媽可不可以才行。」


 


當然三歲多的小女生沒那麼容易聽懂,經過一段日子持續地教育,她才修正了她的習慣。


 


為什麼會想起這件事呢?因為看到、想到有些人也有類似的習慣,說話時不清楚地說出意圖,但等待對方聰明伶俐地了解一切而自動把事情完成。如果對方沒有自動推進,就再繞一圈,再試一次。要是對方一直沒按照自己等待的去做,就免不了陷入困惑、不解,甚至惱怒中。


 


為什麼不清楚地說出意圖呢?特別是為什麼會到成為習慣呢?我覺得,或許本人不自知,不過這似有逃避責任的關係。


 


就像問「這是什麼?」就能喝到飲料一樣,並沒有向別人要喔,是對方自己給我的喔。不是正面地說出自己的意圖,而是講一些讓對方可以進一步探知道自己想法的內容,然後等對方因禮貌或是因熱心而自動幫自己達成目的,這並不是要來的喔,是對方自己給的呢,如果之後有什麼差錯,也不能算是我的責任喔。


 


這真是不舒服的感覺啊,久了這種不坦率的作法也會讓人怯步。但想想這問題是出在哪呢?說這麼做的人有心機嗎?有這樣的心機,也得有眾多太體察心情、洞悉眼色的而自動幫對方達到目的的好心人們來協助,才能養得起來哩。


 


我想,不論是對自己或是對別人,都別造就成扭曲的樣子,而是好好地養育吧。


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

猶大(二)

 


這天,耶穌的行程是要往加利利去,途中,經過了撒馬利亞地,來到了敘加城。


 


一向猶太人不跟撒馬利亞人來往的,但耶穌卻帶著弟子們進入了撒馬利亞人的區域,這讓猶大覺得心裡有些不舒坦。


 


從小,猶大就想成為在相信 神這方面,非常受到肯定的人,他很清楚在他們的民族中,宗教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因此,在猶大的心目中,在這方面成功,就是真正的成功。


 


為了成功,猶大付出了努力,他小心嚴謹地守著祖先傳下來的典章律例,並積極地尋找可以出人頭地的機會。在跟隨耶穌之前,他曾試著要歸為其他教派的門下,但那並不容易。摩西從 神那裡領受了誡命及律例頒布之後,經過世代流轉,要成為宗教核心圈的人,困難重重,那不是像猶大這麼一個普通身份的小伙子可以輕易達成的。不管猶大仰望著神職人們,再怎麼努力,卻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怎麼也無法跨進他渴望參與且被認定的範圍內。


 


這時,耶穌出現了。


 


他是多麼地與眾不同,同樣是年輕人,同樣是家世普通,同樣不是會被既有的宗教核心圈認定的人,耶穌卻大放異采。他熟稔聖經,講起道來氣勢十足,又會行異能,雖然他所傳講的話語,跟既有的宗教人士說法有所不同,但是卻不可否認地具有強大震撼人心的威力,再加上耶穌靠近人群,不像其他的宗教人總是高高在上,因此許多人們聚集過來,形成了一股新興勢力。


 


看到這樣的耶穌,一直不被猶太宗教人肯定的猶大內心搖動了。


 


「或許,我可以在那邊成功


 


懷抱著這般的想法,猶大成了耶穌的弟子。「要做就要做最好的。」從小個性嚴謹的猶大總有這般的信念,既然跟隨了耶穌,自然也不能只安於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小跟隨著,他勤奮地跟隨著,比大多數的人都要來得努力,而不同於過往被猶太宗教人漠視的情況,這次猶大終於得到了一定的肯定。


 


不過,耶穌真的跟其他的宗教人太不相同了,所以猶大一些從小為了成為成功的宗教人而養成的習慣,不時就會與耶穌的行事有些牴觸,而在猶大的內心中,揚起或大或小的風浪。


 


對於傳講大有威力的話語、施行令人稱奇的異能的耶穌,猶大由衷地感到敬佩,甚至到了崇拜的地步。然而,非常遺憾的,耶穌在其他的方面,卻有著令猶大感到難以消受的部份。


 


比如說,跟猶太人不願來往的撒馬利亞人接觸。


2013年6月6日 星期四

猶大(一)

 


「一、二、三十五、十六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伴隨著規律的數數聲,被倒在桌面上的錢幣,一個一個被丟進了袋子裡。


 


數完錢的男子,露出滿意的微笑,快速地收拾了一切,就準備往外走。


 


「猶大!快一點!夫子要出發了!」突然之間卻跑進了另一名男子,大聲地催促著。


 


猶大皺了一下眉頭,心裡有些不快,這雅各總是像這樣大聲嚷嚷,毛毛躁躁的,就怕別人不知道天都要塌下來了似的。


 


「正要出去了呢!」猶大抑制住內心的情緒,儘量熱情地回應著,同時心裡暗想:「下次,動作要再快一點,別讓他再有機會來嚷嚷,別人聽了會以為是我拖拖拉拉的


 


出到外面,看到被人們圍繞著的耶穌,猶大正要出聲跟耶穌說自己過來了,沒想到雅各又搶了個先,在大庭廣眾之下喊著:「夫子!猶大來了,我們可以走了!」


 


瞬間所有的目光都投射過來,看著眾人各色的表情,猶大漲紅了臉,感到些許不自在,內心再次被雅各的舉動微微地激怒:「這小子!我又不是在偷懶!我可是在做事所以才沒辦法陪在夫子旁邊的!」


 


這時耶穌開了口:「猶大啊,錢都算好了吧?管錢是不容易的事,辛苦你了。」


 


因著耶穌的一句話,眾人中原本以為是猶大延誤了耶穌的行程而表現出不友善的,很明顯地就轉換了態度。耶穌的體貼和眾人的轉變,讓猶大愣了一下,回神後趕緊對耶穌說:「是的,都算好了。謝謝夫子關心,下次我會再加快速度,好不影響到夫子的行程。」


 


「嗯,好。那麼,我們走吧。」做了指示的耶穌,邁步往外走,眾人跟著,就怕落了隊,猶大也加快了腳步,不著痕跡地,從最後面漸漸地追到了落在耶穌後面兩個人的位置。


 


緊跟在耶穌旁邊的,是彼得和安德烈,以及雅各和約翰這兩對兄弟。比起他們,猶大還要晚跟隨耶穌,那時,這兩對兄弟就已經隨時黏在耶穌的身邊了。猶大很羨慕他們在耶穌眼前及心中的地位,也曾思考自己要如何才追上那位子,甚至取而代之,但卻發現那並不容易。畢竟,最早認定並跟隨的這份情義,是別人怎麼也無法擁有的條件。


 


那麼,就得用其他的條件讓夫子看得見自己吧。猶大在了解現實之後,雖然偶而還是會對這兩對兄弟有不正面的情緒,但總是很快地就克制住,而是轉為勤快地去做著自己能做好的各樣事工。


 


很快地,認真積極的猶大也成為了核心弟子中的一員。


2013年6月1日 星期六

體會

 


耶穌到了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耶利米或是先知裡的一位。」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馬太福音16:13-16


 


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當下門徒回來,就希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只是沒有人說:「你是要什麼?」或說:「你為什麼和他說話?」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約翰福音4:25-29


 


腓力找著拿但業,對他說:「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眾先知所記的那一位,我們遇見了,就是約瑟的兒子拿撒勒人耶穌。」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腓力說:「你來看!」耶穌看見拿但業來,就指著他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裡是沒有詭詐的。」拿但業對耶穌說:「你從哪裡知道我呢?」耶穌回答說:「腓力還沒有招呼你,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了。」拿但業說:「拉比,你是神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約翰福音1:45-49


 


所謂體會,就是自己了解。


 


到底一個人,能夠體會多少呢?該體會哪些呢?為了體會而禱告,最終又是體會了什麼呢?


 


這個問題,讓我心慌了起來。


 


我自己,了解了什麼?了解的,是發自內心的了解,還是知識性的了解,亦或,是形式性的了解?


 


我發覺,我根本就沒有慧根體會些什麼,我現今所有的一切,要不是學來的,要不是被賜下的,我哪有本領了解呢?既沒有修道了數十年,也不是什麼神靈的體質,曾有的奮鬥努力又微不足道,哪有條件去自己了解到深而又深的天的秘密呢?


 


想到剛開始聆聽三十個論時,總有人對我說,他在聽到某課時體會了、他在聽到某課時痛哭流涕了我很好奇,我會在何處有體會呢?我會在哪課痛哭流涕呢?我很認真地注意著,然後,直到上完三十個論,這樣的戲劇性卻沒有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想,或許是我有問題吧。但我,雖然是如此,還是一直留下來了。


 


我所遇到的 鄭明析 老師是什麼人呢?我所遇到的是什麼樣的歷史呢?我所知道的,是學習後相信的,真要說我體會了什麼呢?沒有什麼是我自己體會的啊。


 


是有那麼一點遺憾的,怎麼,就沒有像彼得、像撒馬利亞女人、像拿但業那樣,很帥氣地體會呢?唉,要是我生在兩千年前,會跟隨得了主嗎?


 


然而,當時跟我說他體會了、跟我說他痛哭流涕的,多有不知何時就失去了蹤影的。我不想說他的體會是虛假的,也不想說他的痛哭流涕是作戲的,我想他們當時的感動必然也是聖靈給的,只是,曾幾何時,他們就離棄了所體會的,而走了自我想法的路。


 


所以,我甚願我能有所體會,我也會繼續為了體會而努力,不過我很慶幸,即使不是自己體會,我仍學習並認定了該認定的東西,而繼續奔跑攝理路。


 


或許,這就是最棒的體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