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從此幸福快樂


生活在世上,多多少少會期待著,從此幸福快樂。


希望考上讓自己幸福快樂的學校;希望找到讓自己幸福快樂的工作;希望遇見讓自己幸福快樂的對象,希望結識讓自己幸福快樂的朋友;希望抓住讓自己幸福快樂的機運……


抱著這樣的期待,人們在希望實現或落空當中,起起伏伏。


因為想要幸福快樂,人們做了許多選擇,做了各種嚐試。


可能對許多人而言,相信 神,也是一種想要從此幸福快樂的嚐試。


我想到十幾年前,有一天有一位在其他教會聚會的太太,突然跑到我們教會來。那一陣子,有媒體片面性地做了關於攝理的報導(對我來說,那不是「報導」,而是「誤導」),為了回應,我們甚至開放了禮拜現場給各電視台SNG連線,三不五時被偷拍、被「硬是採訪」,一直到媒體覺得無趣為止。


那位太太過來,並不是來慰勞我們的,而是劈頭罵了我們一頓,她說攝理是「異端」,說攝理「以有趣的活動誘拐年輕人,讓年輕人沉溺在唱啊跳的快樂中」……我不知道她是否是某個會員或新生的親朋好友,我想應該至少有些關聯,不然不會這麼熱血吧。


聽她所說的內容,就知道她對攝理的了解也只是聽說來的那樣膚淺與錯誤,但我們沒有跟她對嗆,只是因為她一直傾向把「快樂」視為負面的,所以我問她:「這位媽媽,難道相信 神不快樂嗎?」她愣了一愣,回神後以理直氣壯地態度回答說:「相信 神哪是都快樂的?辛苦忍耐的時候甚至更多!但你們卻以逸樂來讓孩子被吸引!這樣怎麼可以!」


像快閃族一般,她罵了一頓後就走了。聽她講了一堆的我,卻很鬱悶想著:「相信 神,不快樂嗎?要是相信 神,卻不幸福,不快樂,那麼相信 神到底是什麼道理呢? 神又為何要吃飽太閒地創造出一個信了反而不幸的世界呢?不相信 神的人大放厥詞便罷,相信 神的人這麼講,不是很奇怪嗎?不覺得矛盾嗎?」我想,會鬱悶,除了因為被莫名其妙地罵一頓,更是因為, 神很鬱悶吧。


如果說幸福快樂,講的只是一種當下的甜蜜感覺,那麼,就如那位太太所說,辛苦忍耐的時候也是有,哪能時時都幸福快樂。


而一般人,以為的幸福快樂,是這樣的吧。


相信 神的以色列人,在跟著摩西出埃及的時候,應該也是以為從此就要擁有他們心目中的幸福快樂了。但是情況卻不如自己所想,所以開始抱怨、詆譭、示威、作怪,然後就離幸福快樂更遠。


糾纏著先知撒母耳說要立王的時候,以色列人也是以為這樣就能朝向他們心目中的從此幸福快樂前進吧。


那時, 神對撒母耳先知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撒母耳記上8:7-9)」


厭棄 神而選擇了自己認為可以邁向幸福快樂的道路,結果是以色列人的期盼並沒有實現。


到底,怎樣才能從此幸福快樂?


或者,在這個問題之前,應該先釐清的,是「到底什麼才是幸福快樂?」或說,該知道, 神認定的幸福快樂是什麼?


聖經當中有一卷「傳道書」,是相當有意思的存在。寫下傳道書的,是以智慧聞名,在位時是盛世,擁有世上榮華富貴與權勢的所羅門王。該算是人生勝利組中的勝利者,品嚐過各種人們想要的幸福快樂才對,但卻體會並寫下「凡事都是虛空」這樣的內容。


一樣在聖經中佔有篇幅,留下許多膾炙人口詩作的所羅門王之父大衛王,則早年被掃羅王追殺逼迫,當王之後,也經歷過幾次兒子爭位的傷心傷神,還因參與的戰事過多,手染了血,所以想幫 神蓋聖殿也被否決,就是一個風風雨雨、多有崁坷、辛苦的時候比舒服的時候要來得多的人生。然而,大衛王卻沒嘆人生虛空,只是不住地提到 神,抓住 神,跟 神黏在一起,說:「耶和華是我的福分。(詩篇119:57)」


從 神留下的種種記號來看,原來,從此幸福快樂,不是講一種當下的感覺,而是在講一個永恆存在的關係。


在 神說了:「他們乃是厭棄我。」的時候,就已經隱含著說:「因此,你們也就厭棄了從此幸福快樂。」


相信 神,那從此幸福快樂的關係就開始了。


愛 神,那從此幸福快樂的關係就確實了。


所以教導我人生,教導我信仰,被攝理人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在處於極度艱難的狀況下,因為有 神,感激感謝地說出人們無法理解的:「我很幸福。」


這是我的老師在實踐後,最最真實的體會啊。




果然是如 神稱讚:「你是了解到『幸福』而生活的人。」


啊,甚願眾人,了解到幸福,了解到快樂。


從此幸福快樂。


另一篇有關幸福的文:「驚濤駭浪中也有一絲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