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噎在心頭上的陰影




在兒子讀小學的時候,發生過一件事。



某天,他到我面前來,給我看他的「好
成績」。


一看,這個「好成績」是七十幾分。


我不是個很在乎分數的媽媽,自己一路讀書讀上來,很清楚地了解到分數的意義有時候並不大。不過,也因為自己一路讀書讀上來,知道憑兒子的聰明,以小學的考試來說,他要拿更高的分數並不是難事。我看他在那方面不像用心太多的樣子,所以拿七十幾分算是理所當然,我也沒有任何的奢求。太理性的我想藉機告訴他的是,分數是一個參考,盡力就好,並不是一百分才是了不起,但炫耀七十幾分也是有點over,我不希望他成為一個對分數斤斤計較的孩子,但也不希望他成為一個輕易就自滿的孩子。


然而那時,我說錯了話。我說:「你爸媽在小學的時候,很少不是一百分。」用以希望他對自己的好成績可以再嚴謹一點看待。我的邏輯是:親愛的兒子,你應該了解我很愛你,我想給你我覺得對你好的建議與見解,而因為我在分數上有過很多有的沒有的經歷,所以我告訴你的是值得參考的結論,你一定可以理解的,對吧?


但我忘了,我跟我的孩子,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經驗和思考邏輯,以及內心深處的喜好與渴望,是不一樣的。



所以,我的孩子受傷了。


當時他只是露出「騙人!怎麼可能有人總是一百分?」的表情,讓我覺得很好玩,並且在帶他回外公家的時候,把這件事情當成有趣的事情跟外公說了。


外公聽了,跟他說:「你媽媽以前成績是很好的!」還把壓在櫃子抽屜深處的模範生獎牌挖出來給他看。


我以為那時候,在孩子臉上露出的表情是因為外公幫媽媽背書了,不得不服氣的彆扭樣,幾年之後,才知道在那不得不服氣之下,更多的是埋下了自暴自棄的陰影。


後來孩子在生活和信仰上,遇到了一些困難,在為了解決問題的掙扎中,他把這個打擊說了出來。


他以為,媽媽的意思是,一百分是應該的。當遇到困難時,覺得自己這個也做不好,那麼也不怎麼樣,就更在這個一百分的陰影下,覺得自己做什麼都會失敗,真是糟透了。即便有被稱讚的地方,也不覺得那能改變些什麼。


第一次聽到他說這個時,我的反應是:冤枉啊!大人!我不是這個意思啊!你怎麼會這樣誤解呢?但解釋也沒用,陰影已經造成,槍已經開了。


之後每再聽到一次,我的內心就像是被鞭子抽了一樣,再疼痛一次。


前幾天,在禱告中,想到這件事,我問了:「 神啊!我在承受刑罰啊!我以著我的邏輯和想法,想給他最好的,他也以著他的邏輯和想法,想要我給他最好的。但很可惜,我們兩個的邏輯和想法,就不是一樣啊。我想給的,跟他想要的,就不一致啊。是我錯得離譜嗎?我想給他的,難道不對嗎?他想要的,才是對的嗎?」


禱告當中,有個感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我要給的是錯的,也不是他要的才是對的,但我確實是犯錯了。


如果說,我是很能適應這個世上的凡人,我的孩子,就像是困在這世上的精靈。誰想得到從我肚子裡生出這麼一個特別的孩子呢?


我認為我比他要了解 神,打著我很愛他的旗幟,我認為我做的是出於愛他而給的應當的教育,但事實是我並沒有了解他想要的是什麼,甚至更進一步來說,我就是沒有掌握到 神要給他的是什麼,然後我卻理直氣壯地行動了。


明明我確實地學過「 神創造每個人為『個性的王』」的!


我應該要去了解,他跑來我面前展示他的好成績的來龍去脈,我應該要了解,他想從我的回應得到些什麼,更應該要了解, 神想怎麼樣回應他。


固然孩子有孩子的責任分擔,所以他的誤解與鑽牛角尖,也是讓他吃盡苦頭了,不過身為父母,身為信仰的前輩,不理應要多承擔一些嗎?


應該要更細膩,更有耐心,更有愛心地處理的。


孩子啊,真的很抱歉,讓你受傷,受苦了。


攝理人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在證道中說了:


總是只有<需要的人>才會等待、尋找、著急或喜歡。
不論是什麼事物,如果自己不需要,
就不會等待、不會尋找、不會著急也不會關心。



不就是這樣嗎?以著我的邏輯和想法而給的,就不是不同邏輯和想法的孩子需要與喜歡的。


要配合他們的生活來對待,
如此注入<福音>才對!
要在生活中幫助他們所需要的部分,
如此注入<信仰>才對!



說的是信仰,但其實對待孩子,不也是如此? 神是給我答案了。


噎在我和孩子的心頭上,仍在化解中的一百分,是教訓,也是要跨越的成長課題。


傷口雖尚未癒合,卻因有主,有屬天的話語,所以有復歸的希望。


我會努力的,親愛的孩子,一起加油吧!


透過我的慘痛經驗,父母們,更細膩地對待孩子吧!還有孩子們,請對父母多點信心,父母可能會說錯話,但絕對不是想要打擊你,如果有心情,當下就說出來吧!奉主的名懇求, 神會在那時就幫忙化解的。


讓不必要的,噎在心頭上的陰影,連形成都不要形成,就消散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