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攝理教會回憶錄之哪邊是贏的那一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十一月初的聖靈聚會中,攝理復興講師鄭朝恩牧師提到了「拔河」。



拔河啊
……呵呵,我有過跟攝理人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一起拔河的經驗喔,只可惜,我是在身為對手的那一隊啊。


那是在1994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訪韓的時候。輾轉奔波到了月明洞,已經是深夜,月明洞卻熱鬧得不得了。(延伸閱讀:有人在為你祈禱


當時是夏季靈修會期間,正在徹夜進行體育活動。說實在的,到底是哪個部門的靈修會,進行比賽的是哪些人,剛到達的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現場的熱血氣氛,感動了我。


以前,是覺得話語很好,也認同這是 神在這時代要開展的歷史,也樂意就這麼成為攝理人走下去,然而,那時台灣攝理就那麼點人,而且多半是苦哈哈的學生,多少會有底氣不夠的感覺。


但那天,一進到月明洞,人,很多;氣,很足;火,很旺。而我,化了。


然後就在自己都還釐不清感動有多深的時候,被拉去了運動場中間,說要拔河。


拔河?好啊,拔河,不是困難的運動嘛,只要使出吃奶的力氣就好了,這個我可以做到。


兩隊就定位時,老師過來了,當然,馬上兩邊都邀請老師:「請加入我們這一隊!」


老師只有一人,於是就先幫了另一隊。


這個嘛,有跟老師一起運動過的攝理人,若是處於對手那一隊時,應該都有過這樣的心理交戰:「要贏?還是不要贏?」唉,雙方交手時,要是想著輸,那還交什麼手?總是想著贏嘛!但是,他是你非常尊敬的人呢!你希望他贏還是輸?所以,又希望自己贏,又希望老師不要輸,著實好生為難,最後,只能完全交給聖靈來感動啊。(呃,要有實力贏的人才有資格這樣為難啦,沒實力的反正就是上去當撿場,沒什麼好想的……)


比較起來,拔河算是比較沒那麼掙扎的項目,因為很快就結束了,而且技巧雖也有高下,但沒有其他運動那麼明顯,或許在拔河之前內心有那麼一點點掙扎,不過開始之後,腦袋裡大概就只剩下:「拉呀!」


很快地,勝負已分。第一回合,老師幫的那邊贏了。我想,老師有老師的實力與天運,而跟老師同一隊的人,恐怕也是比另一隊更會興奮地分泌出更多腎上激素吧,所以,贏了真的是有道理吧。


沒關係,第二回合,老師會幫我們!


然而,雙方再度就定位時,老師卻,又幫了那一隊!結果,我這隊,又輸了……


怎麼會這樣呢?那時一句韓文也抹拉油的我,過了很久才搞清楚了為什麼會這樣。


原來,第一回合後,雙方換了邊,但是老師不知道(要知道在換邊的空檔中,有多少人會藉機過來跟老師打招呼、請教問題、拜託這個那個的啊),所以稟著「這次要幫另一邊」的想法,就走去了另一邊。


應該要跟老師一起贏一次的,就這麼沒了……


回想到這段故事時,忽然有個念頭閃過腦海:「那時雖然沒有跟老師一起贏一場比賽,但是,到現在,我跟隨著老師一起奔跑歷史呢。」


應該到我們這隊的,卻陰錯陽差地又去了另外那隊,或許有人會因此覺得失落,因此覺得有疏離感,因此覺得老師「不是很神靈嗎?怎麼會搞錯?」但度過多年的攝理生活,我要說,在時空之間,有很多人們不知道的前因後果,我並不知道當時老師是得到了什麼樣的感動又走向另一隊,但我肯定,當時另一隊的隊員,比我待的這一隊,該是更加懇切。 神讓老師又走向那一隊,也一定是合宜的。


人或許會看為誤差, 神卻看到旨意。


而當時,抓著同一條繩子的人,不管是贏的那邊,還是輸的那邊,又有多少,還堅持著這條道路呢?


在輸的那邊的我,還在呢!因此,我流下了感謝的眼淚。


是誰,贏得勝利呢?


曾經,老師問過我們一個問題:「你們說, 神在哪一邊?」


神啊,就在 神那一邊。那就是,贏的那一邊。



Photo by Anthony DELANOIX on Unsplash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