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1月11日 星期四

信仰的天份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一位韓裔的姐妹A約我吃飯,她是今年度我有列名在內的一個部門的部長,不過她英文不好,我韓文不行,所以A找了另一位英文很好的韓裔姐妹J作陪。


因為是部長,所以即使她英文不好,我韓文不行,還是想找我聊聊,她還說,雖然語言不通,但覺得我們兩人的信仰style很像,所以就更想找我聚聚。


我是不覺得我們兩人的style很像啦(我對於我是怪咖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不過我們兩人年紀相近,信仰資歷相近,經歷的事情相較於同部門其他的人,確實也是比較相近的,所以講起事情來親近感是比較多的。


聊著聊著,她問我:「有沒有覺得自己有信仰的天份?」


欸?信仰的天份?我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呢。


說實在的,若問說我這個人有什麼天份,我自己還說不上來呢,很多事情好像做得還不錯,但也沒有到出類拔萃的地步啊。更何況,我真的沒想過,信仰是不是有天份之別,所以,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很難。


有時候,感覺我好像可以很快地抓到或跟上話語的脈絡,但是有時候,也是覺得果然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完全想不到啊!這樣,到底是有天份還是沒天份呢?


在我努力地想在短時間內判斷到底信仰有沒有天份之別以及那我到底有沒有信仰的天份時,坐在我面前的兩位,倒是不約而同予以肯定的回應:「我覺得你有。」


是喔?怎麼說呢?我覺得很有趣。


這時J說了一件事。她說去年二月間,鄭明析牧師讓美國一位巡迴師來溫哥華,那次我們部門的巡迴時間中,巡迴師讓每個人分享自己想說的部份,那時候J因為要照顧幼女,所以沒能在現場,但是後來她聽錄音,在聽到我的分享時,哭了。


我想起那時我所分享的內容。我說:「自從我成為攝理人以來,想要離開的念頭,一次也沒有過,也從來沒有對鄭明析牧師是 神所使用的使命者、攝理是 神在這時代開展的歷史這信念動搖過。我很感謝 神,我覺得這是 神給我的祝福。」


啊,如果說有這樣的信念是信仰的天份的話,那麼,就是有了。從小,在我還不認識 神的時候,說不出理由的,我就很自然地,覺得我的將來一定是一片光明(雖然是對會怎麼樣個光明法一點概念也沒有……),當我遇見攝理時,這樣的感覺並未減少,還更加穩固地存在著,因此,很理所當然啊,有什麼好動搖的呢?


當然我在攝理中,也遇過失望的事情,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弟兄姐妹間不同的看法與作法而產生的糾紛。我很清楚,是人讓我失望,但不管是 神還是鄭明析牧師,卻從來沒讓我失望過,都是給我的比我付出的還不知多多少。然而我也從來不會因跟人之間的問題而想離開,想想,如果我因某人某事受試探,禱告反省之後,覺得是自己的疏失,不是應該要認錯,也不該再受試探,那幹嘛還要離開?而如果我禱告反省之後,覺得還是對方的錯誤,那麼,若有人該離開,絕對不是我,而是對方啊,不是嗎?我又不是輸了!


再說,我又沒有犯什麼該被趕出去的罪,「離開」就不是我的管區嘛。是吧?


但與其說這是天份,我更覺得,這是福氣啊!是 神給我的祝福啊!哈利路亞!感謝 神啊!


而這樣的福氣,其實,每個攝理人都有的。有,是一定的,接下來,只是看如何掌握而已。


真的,信仰的天份,每個人都有。


懂得與主一起走到底,就是天份高。而能夠與主一起走到底,就是屬天天才的證明啊。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2 則留言:

  1. 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天才,但是因為努力去做的關係,堅持到現在的人都稱得上成功勝利者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呢,堅持到底就是勝利呢^^

      刪除